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悲催小白 作者:笔墨迹象

字体:[ ]

 
文案:
大概,一个人最后的结束都是死亡,可总有那么些意外的人呐,是那么的,突然的穿越了。
“周季,这是什么?”一位大婶轻声的说着。
周季非常的无奈,面前这个大婶说的是什么啊!完全听不懂。
作为一个意外穿越者,听不懂方言,又不会说的现代小白画师,周季表示这是有多么的悲催啊。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季”“梁诺” ┃ 配角:“牧琴”“周良” ┃ 其它:周伶
 
 
 
第1章 第一章
  扶着头顶上编制的草帽,周季一路拉扯着笨重的竹篮,叹气了一声,嘀咕着说了句,天气怎么这么热。
  踩着被晒得干瘪瘪的土地,算算日子,来这个鬼地方都有两三个月了,天呐!
  路过池塘,看着旁边那正在洗衣服年轻的妹子居然都有两个娃了!周季,一下的担心起了自己的未来,虽说目前也不是太着急这事,毕竟这身体年纪就摆在这,大概,顶多小学一年纪。
  踩在长着茂密的草丛上,入眼的全是田地,交错的田梗连接这一片地区的田地,甚至更远的地方。
  田梗又长又细,边上还种着什么菜,不过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叶子脱水的枯萎,低垂着。看着看着,周季觉得有些头晕眼花了,吐槽的想,不会这么倒霉,中暑了吧。
  把竹篮放在脚边,手揉了几下眼睛,好像没什么太多变化,叹气着,卖力的提起竹篮,里面的碗嗡嗡的碰撞着,瞥着自己倒映在田里的带着草帽的小身影,怎么都想不通,自己怎么就从一个现代大学生变成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破小孩。
  胡思乱想着,也总算走了一大半的路,这田梗交错的堪比全国交通公路,因为草帽有点大,视线被挡了大部分,实在是麻烦,闷着头走着,直到忽地听到有人叫,停了下来,抬着头,看着面前晒的深深的麦色的大叔,恩,有点眼熟,周季才想起这个好像是这小身体的爸爸吧?
  “来,丫头,给我,下次别又走错了。”大叔接过竹篮,说着,周季是一点也听不懂的话,只好直愣愣的看着大叔。
  看大叔叹息了声,嘀咕了句什么,坐在田梗上,打开竹篮,里面有两个瓦罐都放了一种奇怪的草,大概是防中暑的。味道,周季喝了几口,差点把中饭吐了。还是老实安分的喝点水,这个地方吃的主食是一种混合食物的饼状混合物,咬起来不是特别硬,就是颗粒感特强,周季吃一次就拉肚子一次,都有些怕了。
  无聊的四处看着,大部分人都忙在田地,田梗上小孩也不少,大部分都是来送吃的,目测起来,自己这身体大概是这地方年纪比较小的了。稍微大的女孩提的东西都是自己两倍,男孩倒是挺活泼的,就是晒的有点黑,周季,扶了下自己戴着的草帽,还是预防下比较好,虽然邋遢,但是爱美之心还是要有的。
  好一会,那个大叔吃完了,把东西放在篮子,其中一个瓦罐里还有大半部分水,周季看着大叔提着竹篮放在另一边,疑惑的看着,这大叔回过头,张口说着什么,后伸手往刚才自己过来的方向指着,虽然一个字都没听懂,猜想着,应该是让自己回去,看着放在一边的竹篮,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用手指了指竹篮,大叔摇了头。
  好吧,沟通无效,还是按自己猜想的那样,回去,那竹篮应该是大叔有用吧。
  回头,自个走着,没了笨重的竹篮,悠闲自在的,远远的就瞧见有几个小孩有说有笑,应该也是往回走,手里还甩着草编制的花编,留着几条纤细的鞭子,单从手工上讲其实这种还挺复杂的,
  大概是无聊的,看的太久,其中一个女孩停了下来,身旁的几个人也都停了,要不是周季在现代也已经有二十一岁,差点就被这架势吓到了。
  好吧,这女孩不说话,周季又不会这本地语言,真心想抬头仰望天空。
  “喂,你过来。”
  这一声召回在走神的周季,纳闷的看着,没办法,听不懂,只知道她在说些什么,真是神交流。
  为了表示友好,周季还是和蔼可亲的走过去。意外的是,穿越第一件重大事情就是被群殴吗?
  一不留神,好吧,其实是周季根本就没想到这小女孩看起来轻飘飘的一下,直接推的自己半个身子躺在田地里,粘着滑溜的泥巴,身上湿漉漉的,实在是,不爽!
  还没瞪着眼看那恶作剧的小女孩,周围的一群小孩,起哄似的笑着,嘴里说着的话,周季不用想都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
  好不容易把自己这身小胳膊小腿从泥泞里扯出来,那群小孩早就哄闹的走远了。
  唉!好吧,认命,看自己这身板,打架,单挑,是不可能了。回头打算走的时候,瞥见不远角落有个女孩往这边看着,周季,还以为自己这样子太吓人了?
  低着头,脱掉满是泥巴的小布鞋,卷起裤腿,踩在软软的青草上,路还没走多少,身上的泥巴倒是干的差不多,粘在衣裤上的还好处理,手臂,腿上,脚丫子里的泥巴,有些快干的沾在身上,不舒服,还弄的皮肤还有点疼。
  周季低头看着这身衣服,出来时,这身体的妈妈,还特意整理着,看样子,这样不知道,会不会被当作贪玩的坏孩子被骂,心好累。
  往四周看着,心想好歹找个池塘,稍微洗一下也好。又走了一段,回到刚才那个池塘,下来后,踩在池塘边的石块上,好烫,踮起脚走着,瞄了下池底,想着应该没多深,不过保险起见,还是捡根木棍来试试深浅。
  放在几个地方,试了试深浅,确定没什么危险,才踩进去,洗了腿和手,想着,反正身上衣服也都这样了,还是全洗了算了,反正太阳也大,穿着衣服泡在凉凉的水里,凉快多了。
  头往岸边看时,那个女孩突然的冒出来,吓得周季连忙把头埋进水里,气都没的及换,可还没抬出头,身体一下的就被拽出来,像个落汤鸡的被拉扯到岸边,气喘的急,被呛着了,周季脸都急红了,看这女孩好像要来帮忙脱衣服,周季,那里还敢多想,吓得赶紧跑,管她在说什么,反正跑了再说!
  气喘的不行,才停了下来,躲在树丛里瞄了好一会,确定着她应该是走远了,这才敢走出来。
  往回走时,却意外看见池塘另一边,有一群牛,集体低着头,喝水,然后,走进池塘,悠闲的泡在里面。
  内心相当复杂的周季,拿起泡在水里的鞋。禁不住的,闻了下自己的胳膊,淡淡的青草味,有点腥。
  越想那画面,胃翻滚的,好想吐,周季赶紧深呼吸着,
  安慰着想,没什么味道,别介意,这可是大自然最亲切的味道了。
  好吧,心理暗示,好像还是有点用的。
  兜兜转转的总算回到这村子里了,衣服也干了,推开门,进了院子,这身体的妈妈好像出去做事了,回到屋子里,坐了下来,手槌了槌小腿,眯着眼,瞥着窗外刺眼的阳光,不知不觉,困的睡了过去。
  醒来时,迷糊的感觉身上盖了被子,好像院子里有人在说话,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了。
  睡是睡不着了,坐了起来,看着身上盖着的被子,应该是这身体的妈妈盖的,应该是晒过太阳,暖暖的很舒服,就是,好重!
  起床,活动活动小胳膊小腿,往院子瞄,那个人正坐在院子里,摘着什么,动作很快,颗粒的豆子就落在另一边竹编宽篮子里,是个很勤劳的人,对自己也很好,真的是个很好的妈妈,虽然周季也不知道这身体之前是发生了什么。
  可这几个月来,这个人真的是很好,而且让自己做的事情也不多。
  正在自我感动当中的周季,旁边那位大婶以其相当独特的嗓子,说了句什么,紧跟那个人也看了过来,放下手里的活,走近,却又有些客气的说了几句,大概是看自己没反应,又没再说什么,只是进了旁边的小屋,就是厨房。
  看这个人熟练的生火,倒入水和难得见的米,很快就出锅了,一碗类似稀饭又放着青豆,捧着碗,放到面前,周季肚子确实是饿了,真像个小孩似的跟着。
  周季拿着勺子,迫不及待的吃,味道很淡,不过周季吃的很快,旁边的这个人一直看着,反倒让周季紧张的不行,毕竟假冒伪劣产品,还是怕被发现。
  好在,只是吃完后,这个人收了碗,外面院子的那大婶好像在叫,这个人就又出去,周季,反正也没事索性坐在门槛边看着。
  那位大婶看了下周季,凑近了那个人耳边说着,“哎,周嫂,你家这个娃,是不是真傻了?”
  “不知道,不过身体还行,每次都能吃一碗。”
  “就是,不爱说话,也许是怕生,这孩子,也许过一会就会好些。”
  “哎,你说这也奇怪,当初过继来,这娃都没事,怎么生了场病,就这样了。”
  “你说,周嫂,当初是不是有,他们什么隐情没说?”
  “算了,我这多嘴,不提了,这娃能活着,就不错了。”
  “恩,是啊。这孩子也很乖。”
  “对了,你肚子,还没动静?”
  “恩。”
  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只是看那个人回了几句,好像就不怎么乐意说了,院子也就安静了下来。
  周季手托着脑袋,看着太阳慢悠悠的往西边转着,气温好像低了些。
  等到那大婶走了,那个人,站了起来,看样子打算把这豆子都收起来,好像还要提出去,因为太多,看起来不太方便。
  周季犹豫着,还是走了过去,伸着手,提着袋子另一边,这个人讶异的看着,笑着,又继续做着事。
  周季,却别扭的低着头,心想,这不是要做个好孩子的印象吗?弄得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不行,要淡定。
  帮忙提着小半袋豆子,跟着,一起出了门,沿着路走着,碰见做事回家的人,都要打招呼,虽然听不懂,可周季也不能自个先走。
  看这个人提的费劲,走了好一会,把豆子给了好几个人家,猜想着应该是亲戚吧,不然平时自己站在远处,这个人也不会特意拉过来,好像有种,像别人介绍自己的感觉。
  其中有个老人家的态度真是不好,周季,看这个人的脸色也不怎么好。好在豆子也分的差不多,剩下自己的小半袋,走到村子几家最里边的一家,房门紧闭着,敲了好几下。
  沉重的木门,被打开,是那个女孩。周季愣了下,缩在这个人后面,默念着,最好看不见,记不住。虽然听不懂说什么,不过听这个女孩的声音,很轻。
  应该是个好相处的女孩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文章剧情有点慢热,如果喜欢,请各位耐心看。
 
 
第2章 第二章
  好在没说多久,那女孩接过这个人手里的豆子,感觉这女孩并不是爱说话的人。
  周季抬头瞥着这天,已经暗了不少,大概快要黑了。一不留神的被这个人抱在怀里,这下可好,正面对视。
  吓得缩着脖子,恨不得把头埋起来,虽然并不怎么管用。她们又聊了几句,貌似,应该这个女孩没有说那件事吧?
  好在这个人的脸色看起来还好,应该是没有说,毕竟如果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外面被欺负,而且小孩子一个人在池塘里,怎么说,都是非常危险的行为。
  很快,四周都暗了,这个人也就没再多聊,抱着自己,转身走。
  瞥着那个站在门边的女孩,应该比自己这身体大四五岁左右,毕竟身高差距挺大,要不是那时一下跑的快,不然还真不一定逃的了。
  隐约闻见那个女孩身上和她家都弥漫着药汤味,大概是家里有人生病。所以,在田地的那时候,她是一个人。
  再回神时,也快到家了,被抱着的周季,才意识到身为一个成年人,居然还被抱着走路,想想,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想想这个人应该也就二十五六吧。
  唉,这结婚也太早了吧!
  吐槽归吐槽,周季动了下脖子,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心安理得被抱着。这个人也感觉周季的小动作,像是安抚似的摸了下头,轻轻的,又说了句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