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昙华录 作者:沧海惊鸿(下)

字体:[ ]

 
第81章
  杨谨连连吐血, 加之与纪恩过招,内息紊乱的同时, 身体虚耗得厉害,只觉得四肢发软, 五脏六腑要被挤碎了般的剧痛。她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因着纪恩的出现,杨谨被拖延住了脚步。她与纪恩虽然只过了几招,然而纪恩挨了她一记重击, 惨呼出的那一声, 仍是引来了散布在各处的山庄护卫。
  他们的功夫俱都不弱, 脚程极快地聚拢而来。
  “纪头儿!”
  “老大!”
  眼尖的护卫已经发现了受伤萎顿的纪恩,慌忙抢过来查看,止血的止血, 喂药的喂药。
  更有几名护卫惊疑地看向离纪恩半丈远, 神情漠然的杨谨。
  “杨公子, 这……这是……”几个人都熟知杨谨是庄主身边的红人,可这一身是血的模样也太诡异些了吧?
  “别、别让这小子……跑了!”纪恩吞下一枚疗伤药, 强撑起身体,颤抖着指向杨谨, 吩咐手下。
  他脸色惨白得厉害,半幅外袍都被鲜血溻透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涔涔而下。
  “头儿, 这……”几名护卫都摸不着头脑。
  “还愣着干什么!”纪恩大吼一声,“就是这、这小子……伤的我!”
  他闷哼一声,捂着伤口的手掌缝中, 又一溜鲜血淌下。
  众护卫大惊,随即将杨谨围在了当中。
  纪恩是他们的头儿,人品、武功都让人敬服,对庄主的忠心更是没得说,待他们也够义气,如今却被眼前这个漂亮小子伤成这副惨样子,众人心中怎能不气?
  可毕竟纪老大的能耐在那儿摆着,显见这漂亮小子绝对是个高手。虽然看着也像是受了不轻的伤,但众人心里还是存着些顾忌的。是以,只虎视眈眈地围定了杨谨,却暂无人敢做那出头的椽子。
  杨谨冷漠地扫视一圈,眼中的寒意更深。
  她此刻肚腹内翻江倒海般地难受,丹田内的气息乱作一团,齿间舌尖蔓延的,都是甜腥的鲜血气味。她知道自己伤得不轻,也知道眼下的自己,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所谓“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何况,她已经是只病猫。
  “想打架吗?”她凉森森道。
  众人被她的目光扫过,无不觉得脊背后发寒。
  “单挑还是群架?”杨谨生生咽下一口涌上喉间的血腥,眼角眉梢皆是傲然无惧。
  打便打,痛便痛,至多一死!
  死了,就再不用心里这样难过了……
  想到了“死”,杨谨竟是冒出一个念头来:我若此刻突然死了,她会不会也一直记得我?就像……记得那个人?
  她旋即凄凉地笑了,心道:杨谨啊杨谨,你还真是自不量力!你又算得什么?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的江湖郎中,凭什么跟万万人之上的大周女帝比?
  如此,死了也好。
  她嘴角挂着的不屑冷笑,她傲然的神情,都让围住她的众护卫心中不安。
  他们相不准这漂亮小子到底有几斤几两,明明像是受了不轻的伤,怎么倒仿佛胸有成竹似的?
  更有人被杨谨的视线扫过,一时动弹不得,内心里的惊叹一重接着一重:这少年平时就俊美得不像话,而今,周身浴血,竟是有股子……决绝的凄美之感。
  他们大多只粗通文墨,想不出更多的比喻词汇。若是换做个读书人在场,怕是立时就会想到那开在冥河之畔,象征着死亡,却绝美动人的曼珠沙华。
  “都傻杵着做什么!还不动手!”纪恩看不下去了,一把挣开搀扶着他的那名侍卫,就要拼了姓命自己动手制伏杨谨。
  众侍卫如遭当头棒喝,有两个先醒过神来,彼此互看一眼,同时左右分攻向杨谨。
  杨谨冷笑,也不躲闪,或者说,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气力躲闪。她于是咬牙握紧双拳,一左一右,分别招架两名侍卫的攻势。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她能格挡得住两个人的前招,却架不住后招。两名侍卫右拳被格,旋即左拳便到,结结实实招呼在了杨谨的肩头和小腹上。
  杨谨的身体急向后飞去,狠狠地撞在了一堵石墙上,又被弹回地面。
  两名侍卫也是惊诧莫名,他们根本没想到这么容易得手。
  众侍卫见状,一窝蜂地围了上来,再次将杨谨圈在了石墙前。
  从挨了两拳,到飞撞上石墙,再到被弹跌在地面上,杨谨咬紧了牙关,死都不肯发出一点点声音。
  她宁可死,也不肯让他们,让寒石山庄中的任何人,看到自己的弱软不堪。
  头顶上的黑影,已经将阳光挡了个严严实实。杨谨知道,那些人已经包围了自己。
  她倔强地撑起脑袋,倔强地与他们对视。
  然而,她的右肩头和小腹处撕心裂肺的痛,伤上添伤,她的身体却由不得她倔强,牙就算咬碎了,也扛不过身体的本。能——
  控制不住的,嘴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口。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伤口怎样,又吐了多少血。她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眼前的重重黑影变作了模糊的虚影……
  恍恍惚惚中,她听到有一抹熟悉的嗓音不知从哪里响起,像是极远,又像是极近。
  那人说了什么?
  住手?
  还是闪开?
  好像都有,又好像都不是。
  杨谨觉得自己的意识正在急速地抽离自己的身体,那种感觉很强烈,比当初她为石寒祛毒以致险些丧命的时候的感觉还要强烈。
  所以,是要死了吗?杨谨恍然想着。
  若就此一命呜呼……
  隐约中,杨谨残存的一点儿意识,使得她嗅到了一抹熟悉无比的气息,那是她曾贪恋无比的淡淡体息,来自那个她曾贪恋无比的人……
  她感觉到自己似乎靠在某个人的怀里。她太累,太疲倦,意识模糊中,辨不清这个怀抱是不是那个怀抱。
  然而,她强烈的本。能促使她拼尽最后一分力气,问出了那句最想问的话。她怕,若是就此一命呜呼了,她就再也没有机会问出那句话了——
  “我……要死……了……你会……记得我……吗?”
  然后,她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她并不知道,抱着她的石寒,将那些虚弱而破碎的语言,拼成一句完整的问句的时候,汹涌的泪水如决堤般,再也止不住。
  两日后。
  一名六旬开外的灰衣老者自杨谨的房间内走出,后面跟着的小厮替他提着药箱。老者的眉头皱得极深,微微摇头叹息。
  “贾老爷子,我们家小爷如何了?”红玉忙迎了上来,请老者坐下。
  老者听到那句“小爷”,脸上有一瞬的不自然,旋即回复如常。
  他看着红玉,忧心道:“红总管,实不相瞒,老朽医术有限,实在还是唤不醒……那位啊!”
  “您可是咱们襄宁城中最厉害的郎中了!咱们庄上的保和堂都靠您坐镇呢!您……”
  老者惭愧地摆手,“老朽知道,庄主这两日让老朽给那位瞧病,是看重了老朽忝有几分医术,还是庄中信得过的人。可、可里面的那位,她不是寻常医术能救得了的啊!”
  “您这话怎么说?”红玉奇道。
  “据老朽推断,那位的伤,是武道上的内伤。老朽能治她的皮外伤、骨裂伤,能下方子调养好她五脏六腑所受的创伤。可这武道一术,老朽半点不懂啊!”老者无奈道。
  “您的意思,我们家小爷醒不过来,是因为受了内伤?丹田、内力什么的?”红玉问道。
  “这个,老朽就说不清楚了!”老者道,“要我说,还是寻一位精通武道的高手,给她瞧瞧,说不定能看出门道儿呢!”
  见红玉面有失落,老者忙又道:“不过,红总管放心,她的皮外伤和骨裂伤,包在老朽的身上。保证药到病除!”
  红玉心情稍缓,点头道:“多谢您了,贾老爷子!”
  老者摆了摆手,表示无妨。
  他突地想到了什么,忧道:“躺着的那位,老朽不知与庄主是什么关系……老朽倒不是打听这个。主要是,庄主这么日日熬着、守着,总不是长久之计。”
  “是啊,您说的是。我们何尝没劝过呢?”红玉深有同感,犯愁道。
  老者想了想,又道:“老朽再给庄主开一副安神养血的方子,红总管好歹劝着她喝了。不然啊,不等躺着的那位好了,她就先倒下了。”
  “那就有劳您了!”红玉欠身谢道。
  “庄主?”红玉掩紧房门,轻手轻脚地来到石寒的身旁。
  石寒知道是她,轻声“嗯”着,算是答应,目光却始终未曾离开床榻上闭目不醒的杨谨。
  红玉看了一眼面无血色的杨谨,也觉得心里不大好受,明明离开之时还是个健健康康的小孩儿,怎么就这样了呢?
  “庄主您歇一歇吧!已经两日没合眼了。”红玉小心地劝着。
  “无妨。”石寒淡淡地答道。
  这不是红玉第一次劝,她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了。
  抿了抿唇,红玉道:“方才,贾老爷子给您开了一副安神养血的方子,还让属下多劝劝您,好生保养自己的身体,才能来日方长啊!”
  石寒没作声。
  红玉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又道:“贾老爷子说,杨公子的皮外伤和骨裂伤包在他的身上,定能药到病除。”
  “嗯,有劳他了。”石寒淡然应着。
  红玉再次尴尬地轻咳一声,又道:“贾老爷子还说,据他推断,杨公子之所以一直如此,是内伤,须得寻一位武道上的高手给瞧一瞧,说不定就能瞧出门道儿来。”
  石寒闻言,终于有了该有的反应。
  她猛然扭头,看向红玉,“武道……高手?江湖中人?”
  “是,大概是这个意思,”红玉点头道,“属下想,杨公子是习武之人,找一位武林高手给瞧瞧,或许就能对症了。”
  她前日一回庄中,就惊见庄中乱作一团。那小孩儿一身是血地昏厥在庄主的怀中,而庄主呢,满面泪痕。
  红玉自少时便追随石寒,除了昔日国破家亡,以及对宇文睿的求而不得之时,她从没见过自家庄主如此失态,如此惊惶无措。
  她不敢细问庄主什么,只一肩担起了寒石山庄总管的职责,指挥众人做这做那,延医问药。
  两日以来,关于那时的情形,红玉暗中也打听了个七七八八,这倒让她更不敢去招惹庄主了。她总觉得,事情似乎在朝着一个不可控制的诡异方向发展。她很有些摸不准自家庄主的心思了。
  石寒因着红玉的话,心中腾起了希望——
  “就近的,有哪位武林高手最厉害?”石寒急切地问道。
  红玉蹙眉,心道庄主您不是一向不愿涉足江湖事吗?如今,为了这个小孩儿,连自己定下的规矩也要打破了吗?
  须知,江湖,不止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更是深不可测的深潭。旁的不说,就是当年商大侠满门遇害的事,多少人江湖人惦记着让财大气粗又对江湖人不错的寒石山庄给出头呢?
  红玉犹豫了。她实不愿自家庄主为了这个小孩儿,做什么违背真实内心的事。
  “怎么?”石寒不快地挑眉。
  罢了!解决一事算一事吧!红玉将心一横,道:“据属下所知,离我们这里最近的,是二十里外的崇家庄半归隐的金刀崇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