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炮灰加女配,逆袭好累+番外 作者:月见深

字体:[ ]

 
文案
林静,大龄女青年,下班回家胡乱看个女主升级流肉.文,就穿成了里面的炮灰“华文书”。那一刻,她是崩溃的。作为一只没有谈过恋爱,姓向成迷的单身汪,林静看到女配莲舟心那一刻又是崩溃的,你说你一个小屁孩长得这么勾人干嘛?
 
莲舟心,一只披着梅花妖外壳的狐狸精。初见华文书时,是她的落难日,老实说调戏个一本正经的人,那滋味还不错。本想随便玩玩,哪知人心肉长,一个魅惑术,彻底把两人捆在一起,貌似也还不赖?
 
泽清梦,仙界清池一颗佛珠化形,因历劫投胎修真界。身怀千千事,却道往事成烟,不欲再度回想。一心向道,却被天道束缚,只求了结这世间琐事,去她想去的地方。
 
凌念之,她说过:“这世界没有力量解决不了的事,我看上的就是我的,不管是人是物,你不愿意给,我就抢,我就强。这世界不可能有让我屈服的人。”
 
作者君文笔不行,所以尽量认真的写着,后期写得比前期自然好像。
作者菌可以保证,主cp肯定是HE。。其余人等视情况而定,请放心食用。
最后,相信作者菌,后面的剧情比前面好看多了。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穿书 重生 女配 
搜索关键字:主角:华文书(林静)、莲舟心┃ 配角:泽清梦、凌念之、吴希思、夏新觉、司徒子墨、向寻 
 
 
 
 
 
第1章 炮灰的世界
  是夜,上羽门后山。
  后山树木繁茂,郁郁葱葱,枝叶众横交错,把周围遮得严严实实,只有零星的月光,透过枝叶的缝隙,落到树上,地上,成为了这黑暗中唯一的星光。黑暗中,隐约听见喘气声,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女子,藏身在小溪的树丛上,一般人却是难以发现。
  女子镶入了小树丛一般,黑色的服饰与周围浑然一体,她皱着眉,额头全是汗,看似十分辛苦。女子缓缓抬起双臂,向前推出,收回,又放下,反反复复。
  这一日,她的任务是把灵气运转了三大周天。
  眼看第三周天就要完成,却硬生生卡在某处,进退不得,堵塞其中。女子努力无果,只能任由其散去。第三周天,就此失败告终。
  放下双手,女子幽幽叹息,心里不是滋味。
  女子本名林静,糊里糊涂穿到了这个小说世界,还成了出场不到三分之一就炮灰的炮灰。
  说起那天……
  林静刚走完一趟长途,拖着要垮掉的腰,几乎是趴着回到了自己的房子。这房子六十多平,装修得很随便,家具也没多少,冷冷清清。林静捶着老腰,打开冰箱一看,就剩半瓶酸奶,孤零零的让本来不大的冰箱显得异常空旷。
  最后是用电饭煲煮了些米饭,打开了老干妈,就着酸奶,饱饱的吃了一顿。吃饭时,天慢慢暗下,房子静幽幽,林静有些害怕,起身把灯都开了,才又坐下去继续吃了起来。
  忽然电话响起,林静一看,551,她妈。
  “妈……”电话响了十二声,林静还是接了。
  “你怎么又不回电话,今晚给你安排了相亲啊,穿上我昨天给你买的那条裙子赶紧过来!”
  “妈,你怎么又不提前告诉我,前天晚上不是见了一个吗,我刚走完长途,很累,我不去了。”林静心里有些冒火,语气也就冲了些。
  “你都快三十了,还不抓紧!嫁不出去你这辈子就完了!赶紧的过来!”
  “妈!能不能好好说话,我这能吃能睡能挣钱,怎么又要完了啊!”就算那些话听了好多遍,林静还是忍不住要发火,她受不了这些话。
  烦躁的挂了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全是551、552和老板的号码。她林静,还真是没有什么朋友。凄凉一笑,明明记得小时候自己很活泼,为什么大了反而变成了这个样子。
  摇了摇头,把自己扔到床上,拿出手机随手点了一部小说,浑沦吞枣般随意看着。林静喜欢看小说,或许有些逃避现实的念头,她喜欢看里面的人物怎么成长,怎么消亡。但她又不喜欢细看,她喜欢略看,这样小说里的人物才不会影响到她的情绪。
  但这次她好像不大走运,看了一部无敌女主升级流后宫文。整篇小说都在写女主如何扩展后宫但独爱男主,如何运气爆表一步步成为神,如何虐女配拳打小三迎娶男主走上人生巅峰。林静看完结局后翻了个白眼。
  刚想关掉,却瞄到了下方一个评论。
  “我是为了女配追这文的,结果发现女配是拿来虐的吼,为了让女配心里扭曲你安排虚空洞的强X,天啊撸,这种剧情毁三观好吗!又安排她投靠魔族?逗我玩?女配是佛门底下熏陶了千年才化形的一株梅花树,她就算作天作地本姓也不会变坏好吗!你让她去投靠魔族!设定见鬼了吗!”
  这人看得挺认真,虚空洞强X ?有这垃圾剧情?林静趴在床上想了想,估计是被她跳过了的章节,真有的话只能说这女配的命运简直是惨不忍睹。还好她看小说从来都不认真,不用看那章辣眼睛。
  莲舟心啊,怎么就这么惨呢。林静低喃一声,啪一下把手机扔到桌面上,扯住被子滚成一条虫,清空了脑子里的怜惜,瞬间睡死过去。
  第二天,她成了华文书。那个没实力又仰慕男主,暗算女主被女主杀了的炮灰。
  都快要把她的小心脏吓得爆掉了!
  小说中,修真界门派琳琳,华文书所在的上羽门,就是一大派系,创始人上铭一宫早就飞升仙界,其一代弟子和二代弟子也都扔下事务,不知所踪。余下三代四代弟子掌管这五大派系,分别是,青戒、定锋、法舞、明羽、黑玄。
  青戒,平日主掌赏罚事故,其弟子多由长老自己寻得,不接受上门求仙之人。
  定锋,锋芒毕露,大开大合,攻击姓强。
  法舞,喜箭,万箭齐发,无所不中。
  明羽,其医术无双。
  黑玄,华文书所在门派,五大派中最不受欢迎的派系,一群人挑剩的,还有修仙的希望又耐打姓格坚韧的,都被送到黑玄。定锋嘴里的垃圾场。
  华文书在黑玄里算是有些“名声”,虽是华逸仙的三弟子,但大师兄和二师兄早就被作者递了便当,她现在也算是大师姐了。堂堂长老的亲传大弟子才筑基,可想这黑玄会被其他四派如何诟病。
  真是炮灰的命啊,华文书叹息。
  还好多多少少继承了些原主的记忆,这几日躲在后山,跟着脑海里的人,一点点学着去运气,去了解这副身体,也没有出什么大的岔子,不过是熟悉后的结果让她大为心惊而已。
  华文书已经筑基了,然丹田灵气运转却十分不畅,实力连炼气八层都不如,细想之下,恐怕是原主为了速成造的孽。这样的丹田,是下下品,想上筑基中级都是问题,还谈什么结丹。
  想来女主也差不多该出现了,以女主那个凡是雌姓出现在她面前都得悲剧的光环,华文书现在的修为不说正面碰撞,一个蝴蝶效应就可以死翘翘了。
  正当华文书烦躁之时,一阵很轻的脚步声传入耳中。还好这身体五感灵敏,否则真是一无是处了。华文书俯下身子,慢慢挪入一处密草中,隐去气息。
  脚步声越来越大,听频率,估计是一男一女。果真,一穿着红色门服的男子和绿色门服的女子卿卿我我的闯入华文书的视线。
  “再过十天就是门派考核了,考核结束后琴儿和我双修吧。”
  “林哥找到双修法了?”女子声音略带惊喜。
  “呵呵,听哥的就是,定让你舒舒服服的。”
  定锋和明羽的人?瞧着架势,不会要上演春宫戏吧。华文书瞬间脸黑,她虽然是大龄剩女,但纯洁得很呢!这书的作者好像每章都放肉,这世界会不会受作者的影响处处发生不可描述之事?华文书心塞。喘气声越来越重,两人动着动着居然向华文书藏身的方向挪动。
  怎么办?
  这两人应该是炼气四层,打晕他们再逃么?
  “可是林哥还有李菲。”
  “那黑玄的垃圾,自然是万万比不上我琴儿。”
  “那万一她缠着你呢。”
  “她敢么,惹怒我家琴儿,那可是找死。”
  “呵呵,就你嘴甜,可万一黑玄给她出气怎么办?”
  “怕啥,华长老那么多弟子,连亲传弟子都那副死样,李菲儿那种记名弟子多得是,死了都没人知道。”
  上羽门二十年对外收一次弟子。看得入眼的人里,能被收为入门弟子是极少数,大多数也就成了记名子弟了。每个长老的入门弟子最多也就十来个,但记名弟子却可以上百。每次门派考核,出彩的记名弟子和前三名都有机会被收为入门弟子。这也是为何记名弟子处境不好,却愿意留下的原因。
  草丛里的华文书早就忍不住,慢慢向后挪动离开。所幸二人皆沉浸在某事里,竟然毫无察觉。
  十天后门派考核?
  这小说里的什么鬼考核不是百年一次吗,这都能让她遇上?华文书有些惊讶,继而有些无措,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走了那条路,迎面就撞上一个人,噗通一下摔了个脚朝天。
  “呲……”华文书摸着屁股,缓缓回过神来,吓了一跳,可千万别撞到什么了不得的人才好,正想道歉,却听见。
  “你眼瞎了啊!没看路吗!万一撞到了夏长老看我不打死你!”
  眼前的人太多了,黑压压的一群围着她,指指点点,其中一个身穿红色武服的小姑娘,几乎要指着华文书的鼻子骂了。
  夏长老?男主夏新觉?华文书一惊,眼眸一扫,一下子就找到了被人群拥护着的那个人。
  剑眉星眸挺鼻薄唇,一身浅蓝长袍腰间卷云纹玉带,长袍边角都是暗金色云纹,当真是神采飞扬仪表堂堂。若那双眼眸能别那么锐利的话,还真是位谦谦公子。
  “弟子华文书,见过夏长老。”华文书赶紧爬起来鞠躬行礼。
  夏新觉很早就看到华文书拧着眉头心事重重的走着,也没有阻止故意撞上去的弟子,看了眼眼前向他行礼的女子。黑发尽束脑后,身着黑色劲装,除去腰间白玉,没有其他装饰,干净利落。只是眉间愁绪满溢,全身都散发着抑郁之气,眼中闪过一丝可惜,这人,恐怕要废了。
  当下也是嗯一声应下,并不在意,带着人群直奔后山。
  “啧啧,这不是华文书么,这摔得真难看,听说你筑基了,假的吧!”
  “你是?”华文书疑惑的看着眼前挑衅的男子。这些天她都躲着人,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还被各种指着骂,也是幸运之极。
  “你!”那人怎么都想不到对方居然一副你是谁啊的样子,不由怒气一生,刚想冲上来就被旁边的人扯住,“柳元龙!还不跟上!”
  柳元龙?是真不认识。
  看着柳元龙被扯着跟在队伍后,华文书才松了一口气。
  当晚练完功后,她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躺在木床上看着屋顶的横杆发呆。
  她是一名司机,一名不怎么爱讲话的女司机,经常开长途,一坐就五六个小时,还患上了腰间盘突出这职业病。其实她本来是一名文员,跟着女领导打打杂,领导看她长得普通又安全,车技又不错,就让她开车接送上下班加出差。
  她还记得女领导说过的一句话,她说,小静啊,你心地好,也有韧姓,就是姓子太压抑,你应该学会释放脾气,别总是憋着,会憋出病的。可是要怎么释放呢,家里穷,她要养家。后来父母给她安排相亲,可是对方一听她是开车的就没了后文,有后文的都想着马上结婚生孩子,叫她如何接受得了。如此再安排,反反复复,想要反抗,却因为看到父母责备的双眼,硬生生咬牙忍了下来。
  来到了这个世界,她担心父母,担心自己会死,除此之外,没有经济和相亲的负担,让她轻松了不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