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素女书[GL] 作者:歌逝(上)

字体:[ ]

 
文案:
怀夏在鸟笼般的深宫中安安生生地呆了八年
直到她遇见了那个人
 
那个人扰乱了她的四季流转
拨开了她早已沉寂的不甘
教她爱,教她恨,教她如何去追,她想要的一切
 
嘉朝大公主何怀夏,原本乖巧听话毫不起眼,忽然有一天遇到了一个胆大妄为的姐姐何念新。
从此,姐姐习武妹妹学文,两个小丫头文武合璧,成为了嘉朝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郡主当将军,公主要登基!
 
阅读指南:
① CP属姓是力大无穷的暴力叛逆分子攻×曾经是一枚乖巧萝莉后来变成女王的受
② 因为被问了几次统一回答一下:两主角同宗,是宗亲,但攻家是领养来的没血缘关系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怀夏,何念新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零壹 怀夏
 
  初夏。
  轻薄纱衣披身,乃是鲜嫩的鹅黄,上绣花团与蝴蝶。小小身影正襟危坐,端正地仿若泥尊菩萨旁的玉童子一般,不似个娃娃。旁有四位身着宫装的女子紧随,个个低垂着头,不与小小娃娃多言半句。
  半晌,才有年长一些的女子躬下身子,低声劝言道是:“公主,日头大了,您该回去歇着了。”
  女孩点了点头,默然地起身,往回返去。
  女娃娃乃是当今圣上的长女,名唤作怀夏。甫一降生,今圣初为人父,喜极,当即敕封为清平公主。小小一团的娃娃便有了自己的封号与封地,此后的哪个皇子皇女可都不再有这等的恩宠。
  彼时怀夏还不记事,只是这八年如一日地被身后跟随之人耳提面命着要感激父皇,也渐渐地刻入了怀夏血里肉里髓里。
  但待怀夏越是有了自己的思绪,却越发艳羡起另一件似乎人人去得,唯有她去不得的事来。
  不过才八岁的怀夏已然学会了缄默,这等艳羡只打碎了吞进肚子里,半点不曾表露出来。
  清平公主怀夏的生母乃是玉鸢宫一宫之主的贤妃。
  虽位于四妃之中,而如今后位空悬,也是这后宫里数一数二的主子了,贤妃却一向是个谨慎之人。她出身平平,外家父亲已经致仕,兄长还任着小小侍郎,同样是不挑眼的角色。因而,贤妃也教导着怀夏在这外表花团锦簇,实则波涛暗涌的宫闱之中明哲保身的道理,便是少说、少做,少沾惹是非,待到了年纪,有了驸马,出宫建了公主府,便随了她这封号所愿,能一生清平了。
  幸而贤妃只得怀夏这一女,只要她母女二人不主动惹事,倒也不会有谁来招惹这二人。
  被唤回殿内,此时这一宫之主的贤妃正如寻常人家的妇人一般,抱着件小衣裳拆拆缝缝。见怀夏回来了,女子便招招手道:“怀夏,来母妃这儿。”
  怀夏端着大宫女教导过的步子踱过去,福身,唤道:“母妃。”
  贤妃也不提教女儿在自家宫中可以松散些许,反倒是满意于怀夏始终如一的小心。将手中的衣裳抖开,披在怀夏身上比量几分,点头道:“倒是正合身,迎露,你带公主去将衣裳换上身试试。今晚宫宴,便穿身新衣裳去吧。”
  贤妃身后便有人应声,紧接着上前,迎着怀夏往偏殿里去。
  ***
  怀夏这身新衣,水绿色打底,上头绣的花样是暗色云纹,往小蝴蝶似的公主们那里一站,仿若是融了进去似的,保证谁也不会一眼瞧见这大公主在哪儿。怀夏却也没多说什么,叫迎露服侍着换好衣裳,摸了摸那顺滑的料子,知道母妃又将这座玉鸢宫中最好的料子留给了自己,心头也是一暖。
  今日乃是立夏时节,当今太后是个爱热闹的,喜欢寻个由头叫宫妃们带着皇子皇女去小聚。几日前太后宫里的小太监便来传话,道是立夏这天有场小宴请玉鸢宫的主子了。
  怀夏与这位祖母虽无嫌隙却也并不亲近,是以只打算在母妃身边安生待着。
  如今这宫中已有六位皇女,三位皇子。其中两位年岁稍长的皇子已然是开蒙的年纪,皇太后一见他俩便心生欢喜,忙叫人带上前来,细细考校着二人这几日都学了些什么。
  怀夏瞧着,鼓起勇气,想问问身畔的母妃几句。四下一扫,却见周身却有不熟悉的人,便抿了抿唇,咽下了声音。
  太后正问罢两位皇子,满意地赏赐下了些金玉。身畔的几位嘴甜的宫妃忙凑上去打趣,而贤妃只是堆着笑,迎合几句。
  殿外的太监却在此时传道:“贤王妃、安河郡主到!”
  “瞧哀家,这都快忘了,贤王前些日子回京里来了,哀家今日叫贤王妃也带郡主来聚聚。”太后道是,点了位置叫人领贤王妃上来座,便就在她老人家身侧。
  这贤王乃是手握重兵的人物,常年驻守边疆封地,无诏不得入京。也不知这回贤王是被叫回来做什么,连家眷也携上了。如今贤王年岁不大,又与贤王妃难得恩爱,并无侧妃、侍妾,与贤王妃育有一女,以封地为号,封安河郡主。
  殿门开,怀夏顺着众人目光才向门外瞧去。那贤王妃倒与娉娉婷婷的诸宫妃不同,步子迈得大,有骨子边塞之气。
  身侧的小郡主也不同于养在深宫中的皇女,一身打扮倒跟男娃娃似的,不着纱裙,能跑能跳。
  怀夏瞧见,隐隐有些艳羡,不敢表露于外。
  刚将神色敛回来,却忽然感受到一股灼灼的目光盯来。怀夏猛地抬头,正撞上那郡主不加掩饰的好奇打量。两人四目相对之时,那安河郡主咧开嘴,冲她露出了亮晶晶的大门牙。
  众人倒是没多去管两个小孩子之间的事,与贤王妃也是泛泛地攀谈上几句便作罢。
  谁都知道,贤王乃是纯臣,与诸位宫妃的外家均无牵连,否则今圣哪里敢将兵权释出。有皇子的那几位倒是起了几分心思,掂量再三,也只得徐徐图之,不敢冒进。
  贤王妃直来直往,一股子莽劲,也不知是真没听懂还是装得,硬是将宫妃暗藏的意思全撞了回去。
  太后当前,也未有人敢太造次,只能作罢。
  这时,才有人瞧见那安河郡主一直在盯着清平公主看。
  还是太后开的腔:“念新这是与怀夏投缘?”
  “太后,我瞧着公主这般眼熟,仿佛是曾经在哪里见过呢。”安河郡主何念新道是。
  “哈哈,你俩哪儿曾见过?”这二个女娃娃,一个未曾出过宫闱,一个未曾出过贤王封地,太后也不拿何念新的话当真。
  何念新倒是琢磨了片刻,又笑道:“没准是前世见过,今生才修得共作一席间再会呢。”
  那贤王妃听了这混话忙暗中一拧小郡主的胳膊,只提着皮掐,劲用的不大却叫人吃疼。而后赶紧跟太后赔罪道是:“太后莫怪,念新打小爱听老贤王讲些稀奇古怪的故事,故事里的道理没学明白,净学了些油腔滑调的。”说罢还瞪了自家女儿一眼。
  其余宫妃自未曾见过那老贤王,只是略有所耳闻,那位主儿在还只是个世子的时候便是个出格的,荒唐事可没少做。而后领兵打仗,建功立业了,家也搬去了封地,京城里倒是也没人再提他那些疯言疯语。
  老太后倒是回想起了些什么,止不住笑道:“倒叫哀家想起老贤王还在京里的时候了,这孩子,随她祖父。”
  唯有怀夏,是半点也不知道那老贤王是何许人也,算着等会儿回玉鸢宫,需得好生问母妃才是。
  也不知母妃是否肯告知一二。
  ***
  果不其然,贤妃思沉片刻,便只道是:“你只需知晓,莫要与那郡主走得太近便是。”
  贤王走得是纯臣的路子,贤妃也并不打算与王妃攀交情,免得给宫外的兄长平白沾惹上是非。太后见惯了一个个被教导得正经端庄的皇子皇女,猛然见着安河郡主这么个活活泼泼的,喜欢得很,立时便留了贤王妃与郡主在宫中多住些日子,想来近些日子,怀夏与那个小郡主还能再见上几面。
  贤妃正揣度着进退,却不料便在当夜,那小郡主便摸到了她这玉鸢宫来。
  宫外有巡夜的侍卫,宫内也有守夜的宫女太监,贤妃又一向不显山露水,是以这玉鸢宫是过惯了太平日子的。这一夜公主窗边忽地一响,亦吓得浅眠的公主警觉地张开了眸子。
  “嘘——是我!”翻墙而入的正是安河郡主。
  小丫头仗着内宫护卫较之宫外稍显薄弱,又凭依自己身量足够小,躲藏起来不易瞧见,悄悄地翻墙而过。
  怀夏警惕地坐直了,一张玉一样白净的小脸紧绷,不搭腔。
  “你的宫女我已经打晕了,没事儿,没人听得到咱们说话。”安河郡主道是,殊不知话一落,只叫公主更害怕了。
  她抓抓自己的后脑勺,颇为困扰道:“爷爷明明说,见到喜欢的小姑娘,只肖说‘这个妹妹我曾经在哪儿见过’,就会很快跟她熟起来的。”
  “你……”怀夏已经在念头里想起了迎露吓唬她的一百多个故事了,都是那些歹人闯入宫里为非作歹,生怕这个小郡主下一刻便掏出刀啊剑的出来,“你半夜闯入玉鸢宫,是要做什么坏事?”
  “哎?只是觉得今天宴上人太多,没法多跟你聊几句,来找你聊天呀。”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当成坏人,何念新一脸怅然。不是说夜半翻墙,乃是有情/人的私会吗?
  爷爷误我!
  “……你要聊什么?”小公主小心问道。
  “我瞧你有心事,不妨说与姐姐我听。要是有谁欺负你,姐姐帮你打过去!”小郡主笑了笑,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嘎吱作响。虽是虚长怀夏两岁,那手掌却得有怀夏的小手两个大了,一瞧便是极有气力的模样。
  怀夏:“……”
 
  第2章 零贰 夜谈
 
  怀夏瞧着这不大的郡主,没来由地便觉得她靠不住。这般行事作风,半点也不似她往日里被自家母妃所教导的明哲保身之道,一瞧便是个能招惹是非的。是以纵是被点名了她怀有心事,怀夏也并不敢将那心事同何念新言明。
  小小女娃咬着自己的下唇,她纯色偏粉,嫩生生地,在月光下甚是好看。
  何念新却哎哎两声,压低了声音道是:“你别咬呀,看得人怪心疼。”
  “……”怀夏少与外人打交道,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局促地将眸子瞥向一畔,不出半点声音。
  “哎呀,我好不容易跑过来见你,你倒是同我说说话,好是不好?”饶是胆大包天,何念新也不过是个才十岁的女娃娃,瞧怀夏不打算理人的模样,犯了愁。
  她将自己的身影好好地藏在床边阴影里,保证任谁也无法打眼便瞧见她自身所在,才转了转眼珠子,揣测道:“我瞧你,不像是有朋友的样子。我想当你的朋友,才来找你的。”
  “……‘朋友’是什么?”何怀夏闷了半晌,这才小声问道。
  小公主在人前极少做声,是以何念新这也是才在这般寂静的夜里捕捉着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像是极细的丝作弦,拨弄出的三两音调,沁入心扉。
  只是何怀夏所问,倒是大大出乎了何念新所料。
  她哪里知道,小公主长到这个年纪,身周无非便是母妃、宫女与太监。偶或能见着父皇、太后,同龄的更是只有弟弟妹妹们。至于命妇们偶或带入宫中的娃娃,却是因着何怀夏外家不显,也并不同她来往。
  怀夏还真的从未有过朋友。
  何念新只好苦思冥想,该怎么解释朋友呢?“朋友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嗯,就是我有了好东西要带给你,学了好东西要教给你!”说到这里,何念新猛然想起什么来,赶紧猫着腰去,先将窗户掩上了,才从怀中掏出来,在怀夏面前晃了晃,“这是今天太后赏我的夜明珠!好看吗?送你了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