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素女书[GL] 作者:歌逝(下)

字体:[ ]

                   
  第65章 圆伍 安排
 
  贤王本不欲在两个小辈面前多说长辈间的是非, 刚想开口道是从老九那儿借点兵却可一试, 就见两个孩子眼睛都亮了好几分, 一副迫切想听的模样。
  明明二人间血缘上并无多大关系, 但贤王却硬是瞧出了两人的相似,恍惚间似是明白了一点, 为什么自家这跳脱的女儿会同这么恬淡的公主交好。
  她们还是有共通之处的。
  他只好两三句解释道是:“老九那人,因着封地挨得近, 我们二人倒有些往来。他脾气比较直, 虽是……看不惯你父皇的手段, 却因小时候承他照看,也不宜多加指责, 左右为难, 干脆便退守封地了。”
  怀夏点了点头,何念新却哼了一声,原本单手托腮斜歪着身子坐着, 这回哒哒跑到了怀夏身边去,低声对怀夏道是:“我父王讲故事可无趣了。”
  说是压低了声音, 贤王却还是清晰地听到了。何念新也不惧被他听去, 反而冲着贤王笑了笑, 才假装正经问道:“那咱们接下来再召集人来具体商议一下?谁去澜城,谁去九皇叔那儿,带哪些人打回去。”
  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接下来要做的事可还真多呢。
  贤王点了点头,此事宜早不宜迟, 再拖下去,蛮子还不知要做些什么。
  想了想,贤王道是:“你们二人也留下吧。”颇为认可。
  何念新却不领情,反而很奇怪地问:“父王,我们二人这么能干,你不会才刚还打算把我们丢到一边吧?”
  贤王闻此言,上下打量了何念新两眼,好笑道是:“哪有你自己夸自己的道理?”
  “我说得是实话。”一边说着,她一边还拍了资。源。整。理。未。知。数拍怀夏的肩膀,“我宣布,这便是本未来的大将军未来的军师了。”
  贤王好气又好笑,摆手打发何念新去跑腿叫人,不多同她计较。
  被喊来的俱是贤王手下的几个将领,一进门便瞧见了坐得端端正正的公主,一个个面色古怪。
  怀夏倒也目不斜视,将身子挺得更直了些。
  等何念新跑了一圈回来,便见偏厅里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干脆往怀夏身边挤了挤,坐在了同一张椅子上,催促道:“父王,早些解决吧。”
  尽管瞧见了手下人古怪的神色,贤王也不费唇舌解释什么,点点头,便说起了正事。
  都是与蛮子有血海深仇之人,一听说有了打回去的法子,诸人无有不应的,纷纷包揽自己力所能及之事。
  等到安排得差不多了,贤王转而对怀夏道是:“最后便麻烦清平和新儿去一趟九王爷那里吧。”
  “那我门中师兄、师姐们,可需留下?”何念新问道是。
  池崖门的少年们能打还肯冲,只是着实不好约束。若是有折损在这儿的,却也不好向他们师长交代。贤王想了想,还是摇头道是:“不必了,你带他们一同前去吧。”
  自家女儿倒是意外能将这些人好生管束住。
  一切商议妥当之后,贤王便左右扫过几眼,问:“诸位可还有异议?”
  便见一个将军山眉紧皱,问道:“王爷,恕属下直言。这位公主说此间事毕后便要为您正名,她有何能耐,敢说此大话?世人皆知,是今上不贤,才使您受这冤屈。只要那人还在那位子上坐着,这小公主能有什么办法?”
  这位将军闻说和亲一事,倒没有想得太多,反而觉得安抚好蛮子后,倒能多给他们争取些喘息机会,好养好了,伺机打回去。没想到自家郡主居然胆大包天地把人给抢回来了不说,这小公主还坐在男人们商讨要事的地方,被王爷托付重任不说,还说什么要给王爷正名的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觉得愤懑,声音便越提越高,最终甚至吵嚷了起来。
  何念新有些生气。
  怀夏却不急不躁,端着茶盏,抿了口白水,泰然道是:“父皇这番作为,除却在凉城这儿的卑鄙手段外,左不过也是欺王叔在梁京里没有口舌为他争辩。”她略加分析,声音不大,倒字字清晰。那做将军的原本还不服气,闻言却也得承认,怀夏说的有几分道理。
  “公主,你莫不是要做替我们王爷分辨的那张口舌了?”那将军气哄哄问道。
  怀夏却摇了摇头:“口舌长在百姓身上,我倒是可以做一个引导之人。”她说完,顿了顿,先是看过身周这些人的神色,见还有人不服气,也只略微一笑,十分郑重地道是,“一年不行便十年,此事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便绝对不会放弃。”
  “此事无需再争辩,本来我等持戈,也只是为了戍守故土,不受外敌侵扰罢了。”贤王先是向怀夏点头,而后却制止了那几个心腹,只道是。他本也不指望今上还在位时便能洗刷冤屈,那恐怕只会引起那一位的变本加厉罢了。
  他更看重的是怀夏的这份心意。
  何念新想了想,倒是口出狂言:“……那便等那人不在位的时候咯。”她一边说着,双脚离地,随意地摆了摆。
  众将军倒抽一口凉气,赶紧道是:“天都黑了,该去吃饭了。”
  何念新这才觉得似乎偏厅里暗了不少,便掌了一盏灯,毫不客气地要拉了怀夏先走,一边走还一边跟说着这山庄中有什么别样风味,比如说切成大块的肉。
  怀夏一边点着头,一边比划了一下。但真正见到那锅炖肉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盖子一掀开,便有冲鼻的香气扑面而来。等那热气氲开,怀夏才终于见得了炖肉的模样。每一块都有她半个拳头大,半肥半瘦,炖熬成了汤汁的颜色。何念新给她捞了一块,盛在碗里。
  怀夏拿筷子挑了许久,还四下张望着别人的吃相。见别人都是大口咀嚼,她还是不太好意思,用筷子夹断了,小口吃掉的。
  唇齿上便侵染了这等霸道的香气。
  怀夏没吃过这样的炖肉,一块下肚后便觉得撑得不行,放下了碗筷,只在一旁等何念新,听她一边吃,一边道是:“现在也就这儿能吃得上肉了,都是练武的,天天吃素的根本不顶饿,所以庄子里养了很多猪。你得躲着点儿,可臭了。”
  “……我没见过。”怀夏眨眼,还挺好奇。想了想,又可惜道是,“明日咱们就要出发了,见不到了。”
  “……”何念新却略一思索,“要不咱们今晚去看一眼?”哎呀,她一边说着,一边心底里感慨了一句,怀夏虽然嘴上没说,但露出这种想看的表情来,她还真没法拒绝呢。
  何念新赶紧匆匆扒完了碗中的饭,又牵住了怀夏,往外跑了。
  就坐在不远处的林秀儿又在偷瞄二人,等她们走了,才戳了戳身边的钟萍萍:“哎,钟师妹,你说何师妹和那个公主怎么感情这么好呀。”
  钟萍萍想了想,却回答了一句很奇怪的话:“兴许,咱们不该老公主、公主地喊……她叫怀夏是吧?”
  “那怎么叫?”林秀儿很奇怪地问道。
  钟萍萍想了想,她倒是有个已经成家了的大师兄,下山后带了个女子回来,自己一般见了那女子,也只唤一声师姐便行。于是道是:“也叫一声师妹吧。”
  林秀儿被弄得一头雾水。
  何念新带着怀夏在山庄里转了一圈后,便找到了那猪圈所在。不用旁人提醒,隔着很远便能闻到牲畜身上的臭味。怀夏便止了脚步,捂着口鼻。何念新却是笑得极开心,又带着怀夏转身走了,一边走一边道是:“好吃的肉得来可不容易呢。”
  “那等地方能进得去人吗?”怀夏小声嘀咕。
  “必定有人需要以CAO劳这个为生。”何念新说着,却察觉了手心里攥着的怀夏的那只手抖了下,于是又笑嘻嘻地道是,“可是怀夏不必做这个,怀夏只要当个聪明又厉害的公主就好了呀。”
  怀夏没说话,只在何念新的掌心里轻轻挠了两下。
  何念新觉得有点痒,于是就恣意笑了出来:“哈哈,你是厉害的公主和我的幕后军师,我是大将军,我们一起,天下无敌!”
  她举着自己的胳膊,连带把怀夏的胳膊也拽了起来,冲着月亮一指,仿佛真的要一飞冲天了似的。而后何念新便美滋滋地品味了一会儿那句“我们一起”,心想,这样真好呀。
  何念新品完了之后便暂且将这件事放下了,她想再缓上一缓,如今手边的事有些多,等到清闲了一些,她便好好地跟自家怀夏妹妹说。
  说她想跟怀夏守一辈子。
  想到这儿,何念新伸手摸了摸袖子里藏着的那柄折扇。怀夏妹妹带着自己给她的扇子,自己也带着怀夏画的那柄,真好呀。                        
 
 
  第66章 圆陆 求援
 
  马蹄印留在沙地上, 没过半晌, 有风吹过, 便将之抹去。
  何念新把怀夏劫回去之后便担心蛮子找来, 干脆安排了值夜之人,果真抓着了几个探头探脑的家伙。山庄的主人家倒不怕惹事, 径直将人给扣下了。
  何念新被喊了起来,守在柴房外, 朝被抓的那两个蛮子看了几眼。两个家伙脸色铁青, 嘴巴里说的话她也听不懂, 干脆听都懒得听了,反正在这个节骨眼找来也不会为了别的什么事。
  她摆摆手便去休息了, 约好了第二日出发, 还得攒足精神。
  马匹是山庄借出来的。
  主人家颇为豪气:“虽是江湖人,也是本朝子民,自然也要为守家卫国做些什么。”
  贤王自不会推辞, 如今这正是急需的东西,不是他假客气的时候了。一行人兵分三路, 贤王等轻兵入澜城请求陈将军支援, 何念新带着池崖少年们去九王爷封地, 其余人马则是小股地去骚扰敌军了。
  马匹有限,自然是把那些健壮的优先分给真正要交锋的。其余人等多是两人合乘一匹,何念新他们都未曾例外。
  只有怀夏是向来没骑过马的。
  不过怀夏嘴巴上也不埋怨,只是求助似的往向何念新。那眼神,看得何念新心颤, 二话不说,便托着怀夏,先将她送上了马背。
  何念新到手的这匹马年纪比较大了,姓子倒还温顺。只是猛地被人骑上,难免要挪动两步。怀夏便赶紧抓住了马缰绳,将整个身子崩得紧紧地,两腿死死夹着这老马宽厚的脊背。
  何念新见她害怕,自己赶紧翻了上去,然后让怀夏在自己怀里靠着,调整一下姿势,教她尽可能地放松身子,稍微舒服一些。
  尽管如此,一路下来,怀夏还是觉得腿根处火辣辣地。她整个人在马上摇摇晃晃,若是没有何念新搀着,恐怕就要跌下来了。但四下看了一眼,却见周旁人一个个生龙活虎地,她便没开口说话。
  只是将自己的手攥在何念新的手心里,一晃身子,颇为狼狈地从马匹上半掉下来。
  何念新稳妥地将人给接住了。
  “念新姐姐,咱们还需几日路程?”怀夏问道。
  “快的话,还得用上两三日功夫吧。”何念新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稍微没搀扶一下怀夏,紧接着便见怀夏差点摔倒在地上。
  怀夏咬着唇,心下其实对自己颇有些不满了。心想,骑马这件事,还得更加努力适应才行啊。
  幸而何念新眼疾手快,倒是稳妥地把人给接住了。正想问怀夏是怎么了,忽然听一旁宋师姐喊了一声:“何师妹,接着!”
  说着,便有个巴掌大小的瓶子飞了过来。
  许是跟同门中那几个用暗器的比对时练出来的,何念新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自动地去将那小瓶子给接住了,另一只手则把怀夏护在了身后。这才打量了一下手里的瓷瓶,问宋师姐道是:“师姐,这是什么药?”
  反正,宋师姐掏出来的东西,不是药就是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