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打不过她+番外 作者:楠安(上)

字体:[ ]

 
文案:
年上温柔医生攻VS挣扎着向上的失明少女。文风比文案更美:
 
叶知秋是个白富美,但这不影响她CAO刀救人,温柔大方,优雅精致很多年。直到某天,她承包了一个小瞎子,画风就渐渐地变了。
“说,是谁先动手打架的。”叶知秋面目严肃地瞪着一群只到她腰的小学生。
鼻青脸肿的小学生们齐齐指向她身后,疯狂暗示。
叶知秋转过身来,看着个头近一米七, 长相可爱乖巧,粉唇微撅的成阿弥,心头便是一酸:“别怕,我来揍她们。”
小学生们:“……。”
听说阿弥总和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玩耍,叶知秋袖管一撸就前往砸场子:“说,你们谁是带头老大,把阿弥带得奇奇怪怪的。“
阿弥不三不四的朋友们齐齐望向她身后, 疯狂暗示!
叶知秋转过身,看着一脸受样的小瞎子,心里一软:“别怕,我替你收拾她们老大。”
阿弥就地就躺了……
不三不四的朋友们目瞪口呆:“老大!你研究了那么久的年下在上呢?”
 
第三人称,大家不要被标题迷糊了。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知秋,成阿弥 ┃ 配角:多 ┃ 其它:
=================
 
 
 
  第1章 没用的外婆
 
  宣城一进入夏季,首先要面对的便是狂风暴雨,而省立医院一到这种大雨倾城的时候亦是人满为患,其中以急诊部为最。
  每逢暴雨天气,急诊接待案例中,交通伤亡占比最大,今年也不例外。
  “嘀……………………。”
  刺耳的声音撕着手术室里每个人耳膜,主刀医生,实习助手,几个护士都同时顿了顿不约而同地望向病人。
  手术台上的病人头发花白,额际,胸部,腰腹都有创口,送来时候希望已然不大。作为医护人员,谁都希望与死神博一把,只是难免有回天无力的时候。
  叶知秋静静地放下染满鲜血的手术刀,拿了旁边的消毒棉将老人面孔上的血迹一点一点地擦干。
  从方才老人送过来的时候,她便总觉得眼熟,手术台上,老人咽气前,又再轻轻呢喃了声:“阿弥,没用的外婆先走了。”
  正是这么句话,让叶知秋想起三年前的往事。
  同样是一个台风夜,刚毕业的叶知秋才进省立医院实习不久,每天开车上下班都会经过先峰路,本身她也是刚开车没多长时间,并不是很娴熟,加上正赶在风口上,视线不清,一个不留神便撞到了手术台上的这位老人家。
  赔了钱后,叶知秋才从旁人的提醒中了解到这个老人家是个碰瓷专业户,没事就在先峰路上晃荡。后来,叶知秋路过先峰路上还远远看见过她几次。
  公路改建完工后,叶知秋便再没有走过那边。没想到三年过去,老人家还是碰到了她手里,看痕迹,司机明显是来不及刹车,干脆直踩了油门,以免后期麻烦事儿多。
  叶知秋摘下手套,帮老人家将头发捋了捋叹口气,然后抬头平静地与手术室里的同事们道了声辛苦便往外边走。
  在手术室门外等着的有负责这次事故的警察还有肇事者以及保险业务员。
  肇事者是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穿得斯文得体,戴副黑框眼镜,一看见叶知秋,人便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满脸关切:“老太太人怎么样了?”
  叶知秋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唇,转而对旁边的警察道:“死亡时间,晚八点三十七分。”
  肇事司机听后,如释重负,摊坐在椅子上和旁边保险业务员低声商议着赔偿事宜。
  负责处理这次事故的警员姓周,三十来岁,常驻先峰路一带,管着几个零落的街区,经手的事儿来来去去也是那么几件,对那些特殊居民,心里也有点数。
  周警员听了叶知秋的话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哦了声,点点头,低头在公文本上作笔录,接着又摇了摇头:“这老太太,碰瓷碰了这几年,总算是栽了。”
  “通知家属了吗?”叶知秋问。
  周警员嗯了声:“老太太手机里存着号码呢,家里有个孙女,姓成,成阿弥。”
  说到这里,周警员收起记事本,坐到了肇事司机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一撞,差不多也算是一尸两命。”
  肇事司机听了这话,额际便又渗了层水珠出来,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不能吧,周警官,这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肚子里还能有个孩子?”
  “想什么呢。”周警员一脸无奈:“这老太太无依无靠,就只有一个捡来的孙女,孙女前几年瞎了。”
  叶知秋今天接了□□台大手术,双手有些发软,这会也到了下班的点,实在是没有了力气,便在周警员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来休息会。口罩也懒得摘,就松松地拢拉在左边的耳朵上,宽松的手术服显得她欲发的清瘦。
  周警员还在旁边和肇事司机说明情况:“人孙女今年虽然十七岁了,可眼睛看不见,和三岁小孩有什么不同。三岁小孩饿疯了还会刨垃圾桶,一个瞎子,出去找吃的,不掉臭水沟了,估计也给人家欺负。所以你把老太太给撞没了,就等于给这女孩断了口粮。”
  “还别说,小姑娘长得挺俊。”周警员说完便在衣兜里掏了掏,不一会往嘴里塞了根烟。
  叶知秋休息归休息,眼睛却一直呆呆地望着对面的白色的墙,墙上有一抹血渍,好像是刚才阿弥外婆手突然伸起来碰的。
  见周警员还在找打火机,叶知秋淡淡地插了句嘴:“禁止吸烟。”
  肇事司机也在旁边小声和周警员陪笑:“可不是,不能吸烟,不能吸烟。”
  “我这不是还有保险呢嘛,该赔多少赔多少。”肇事司机并不慌张,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自然也考虑不到老太太孙女的困难。
  倒是旁边的保险专员言语里略带同情:“她要是自个再买个意外险就赚了。就她这个年纪,自个倒公路上撞的,赔偿金算下来没多少,养不活她孙女这一辈子。”
  提到孙女这一话,保险专员,忽然咦了声:“老太太死了,□□可以损给她孙女吧,电视剧里不、不都这么演吗?瞎了就搞个移植啥的。”
  叶知秋满脸倦容,斜了眼正为自个小聪明得意的保险专员,再旁边周警员和肇事司机都一脸好奇地望着她。
  “老太太找过我们眼科的主任了,早几年她就来问过捐赠的事情,她自身是个白内障患者,这两年都严重到看不清东西。”
  叶知秋强打着精神,站起身子,盯着正襟而坐的肇事司机,言语冷漠:“不然你以为碰瓷能往你车轮底下钻?”
  三个男人相互交流了下眼神,周警员似懂非懂地哦了声:“老太太原来有想过把眼睛给孙女哦。”
  其他两个人被一身手术服的叶知秋瞪得有些揣揣不安,都自觉地转开了眼神,手摸着膝盖不敢再瞎猜瞎聊。
  叶知秋重新看了眼手里的单子,她也得和这些人在这里等家属来签字,确认手术经过以及结果。她看了眼周警员:“家属什么时候会到?”
  “我同事会去接她,应该很快就到。”周警员低头看了眼时间:“估计再有个十几分钟就好。”
  按理说,这会本来应该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接档文《和霸总互换身体后》
楚魔头高贵冷艳,凶残易怒的人设早就是方圆十里难出其二的铁模板,谈之色变,然而最近各种小道视频流出,人设崩得一榻涂地。视频里楚魔头变成了一个笑容可掬,逢人便问好点头甚至弯腰的小御姐姐,倒是某下属成了个疯子:
某下属面目狰狞地帮瑟瑟发抖的楚魔头盘好起长发:“以后上班都只需弄这款我最喜欢的发型!我会看着你!”
某下属声色俱厉地将满面惶恐的楚魔头扯进了洗手间:“赶紧把这双美丽的手给我洗干净!”
某下属毫无掩饰地给受宠若惊的楚魔头订了一份营养餐:“以后再也不许吃有损仪态的食物!”
就在大家晕头转向的时候, 这日楚魔头和某下属起了争执。
某下属忍无可忍地拎住满脸委屈的楚魔头:“还敢顶嘴说关我什么事?你给我搞清楚,你是我的。”
楚魔头更加委屈:“说清楚,我不是你的。”
某下属咆哮:“你的身体是我的。”
围观群众:“哦?”
保安上前:“楚魔、不,楚总,需要把她赶出去吗?”
楚魔头立即跟着咆哮:“你敢!!”
她的身体是我的!!!!刚涨的工资还没领呢,而且刚升的职,得赶紧趁身体换回来之前捞点保命前才是,赵谨之这算盘打得叭叭响,结果到最后……身体果然还是人家的。
写太久现实向的文有些累啦,写点轻松的东西。
 
  第2章 一叶知秋
 
  负责接人的实习警员小李新来先峰路这边,对这一带环境不熟悉,长勺街本来主弯弯曲曲,门巷多,按导航愣是没有走对。好在开口问到瞎子,路人马上明白过来他要找的人叫成阿弥,住街中央,屋前堆着很多大麻袋的那家就是。
  只要一下雨,阿弥就得四下找来纸壳子填在门口,以免水又漫进来,这两年长勺街涨水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下雨天时车一过,水就像海浪似地哗哗地往屋里扑。
  阿弥虽然看不见扑过来的水花,不过多年下来,耳朵对于周边的动静,早就一清二楚,听到有大水花的时候,她便回身蹬蹬两步跑到楼梯上,等水花声走远了她再下来。
  这次的水花声没有走远,在她门前扑腾了下便停住,另伴随着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门口嗡嗡的响着,接着便是人在水里走动的声音。
  阿弥侧耳细听,脚步声正向着她家门口过来。
  小李一下车就忙着撸裤管,站在一堆灰色的大麻袋中间显得极为狼狈。幸好这妹子看不见,他将平头和脸上的水一把抹净:“是成阿弥吗,你外婆情况不太好,在医院,你得跟我去一趟。”
  阿弥家从来都不给男人进屋,外婆说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坏得很,见了你就会想扒你的衣服,让你难堪得要死。
  “外婆她怎么了?”阿弥手抓着手框,身子有些发麻。
  小李经验浅,不怎么会看脸色,又看不见小姑娘白纱后的眼神,压根没想过要安慰家属的事情。挠了挠头,将周警官的原话说了遍:“车祸,送医院的时候就不怎么样,手术台上死的,要你过去签字确认。”
  阿弥心里突然便很慌张,轰的将门给带上,还拉了张大桌子将门给堵了起来。门外肯定是个坏人,说的话肯定是假的。
  外婆那么凶悍的人,怎么会出事呢,她每天还一大袋,一大袋垃圾往家里扛,前些天还扛了个空调回来,再上上个月扛了个洗衣机回来,每天早上五点起,能在外边转悠到晚上八点,就会死了呢。
  外边那个男人,肯定就是外婆说的坏人,是流氓,说的话都不可信的。
  离叶知秋正常下班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她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穿着衬衫,休闲裤,头发束在脑后,收拾得利落干净,脱了大褂反倒更像个职场的上班族。
  工作和生活叶知秋分得很开,穿上手术服,她就是个医生,该严肃的时候严肃,该温和的时候温和。脱下手术服,叶知秋便恢复到一种优雅平和待人亲切的状态。她走到周警官面前,很是客气地微笑了下:“您刚才说十来分钟,我想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叶知秋虽然是笑着的,在周警官看来,却反倒比之前那副无生气的样子更为令人感到不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