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两极影后[重生] 作者:风回

字体:[ ]

 
文案:
顾祯在娱乐圈里打拼半生,被爱人背叛后又被人捅了一刀
两眼一黑双腿一蹬再睁眼:咦?重生了。
一堆话筒推到她跟前:薛灵小姐,请问前天拍到的你和xxx恋爱的消息是真的吗?
薛灵下巴一抬嘚瑟道:瞧瞧这脸,多好看!谈屁恋爱!这么美只想和自己恋爱!
第二天热搜头条“薛灵想和自己谈恋爱”“薛灵疯了”“薛灵公开出柜”
薛灵:等等,记者怎么看出我是弯的?
江慑:难道不是吗?
薛灵一把扑过去:你说是就是(ー`?ー)
烂演技金酸莓奖影后X真材实料天赋型双料影后
 
食用指南:
①1v1,主受,he
②爽文无逻辑
③实力派重生成招黑体质流量烂演技小花
④前世今生单线暗恋→双线暗恋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灵 ┃ 配角:江慑 ┃ 其它:
=================
 
 
  ☆、第 1 章
 
  夏季白昼里的炙热在入夜时并未完全褪尽,躁动的空气中还有隐隐拍浮的热浪侵袭着人的每个毛孔。
  顾祯站在黑暗密闭的空间里,身子却冰凉一片,同她的手掌一样冰凉的是她跌到了谷底的心,似是被泡在深海的冰冷海水中,向那无边的黑暗中不断下坠。
  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开了一条门缝,有一束光线透过这条缝穿进来,打在顾祯的脸上,在她纤长的睫羽上投下一层浓厚的阴影。
  原来外面谈话的两个声音已经消失,一阵脚步声过后的沉寂提醒着顾祯,房间里现在只剩周意一个人。
  她搭在门把上有几不可闻的颤抖,可是她的目光却是一派清明,那漆黑的瞳孔中并没有暗氵朝翻涌,有的只是一片死寂般的镇静。
  房间里传来一阵哼歌声,轻盈婉转,带着少女的娇俏,从前顾祯就是喜欢周意这样的声音,还有她向自己撒娇时的口气以及望着自己时澄澈到一丝杂质也无的瞳孔。
  可是如今听在顾祯耳里,只有无尽的嘲讽。
  想当初周意是她们公司里新来的新人,而顾祯在娱乐圈打拼六年说不上大红大紫却因为过硬的演技混到了二线。
  在公司的年会以及其他一些节目上她遇见了周意好几次,公司的后辈自然要提点一下,再加上周意这个人活泼可爱很会讨人欢心,工作上顾祯不仅教她如何演戏,工作外也十分照顾她。
  日子久了,两个人在一起似乎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得不说,顾祯是真的很喜欢周意。
  周意的单纯周意永无止境的乐观,使得顾祯在娱乐圈这个五味杂陈的大染缸里感受到了一丝美好和激情。
  所以六年前在剧组吊灯脱落砸向周意时,顾祯不假思索地就冲了出来推开了她。
  而正在事业上升期快熬到一线的顾祯,脸被玻璃碎片划得鲜血淋漓,腿也被砸断送进了医院。
  那次的重伤使得顾祯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一年,一年后顾祯接受了公司安排的整容手术,整容后重归公众视线的顾祯收获了巨大的同情。
  可是山不转水转,舆论的导向也不会因为顾祯见义勇为的事迹而对她手下留情。
  顾祯复出拍摄的几部片子全部扑街,网友们恶评如氵朝:哎呀,整完容脸都僵成这样了还怎么演戏啊,反正这么多年钱也捞够了,赶紧退圈吧。
  从天堂到地狱,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一夕之间,顾祯从全网同情的对象变成了全网diss的焦点。随之原本是正能量热点的顾祯突然被黑的负能量满满,粉丝们为她的辩解在无尽的黑评浪氵朝中也被湮没无声,再也激不起一点水花。
  人气的下滑已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渐渐的顾祯真的黯淡在公众的视野中。
  过气后的顾祯全心全意地利用自己从前在圈内积攒的人脉为周意铺路,毕竟她还年轻,她应该有更多的机会。
  比如这次电视剧的拍摄,也是顾祯跑了好几次腿替周意争取来的,在昨天,顾祯还陪导演在饭桌上喝酒被灌得烂醉如泥。
  醒来后的顾祯第一件事就是来探班周意,顾祯打听到了他们剧组下榻的酒店,周意还在剧组拍戏没回来。
  顾祯向经纪人要了钥匙躲在房间里等周意,想要给周意一个惊喜。
  大概二十分钟前,顾祯为周意整理了一下杂乱的桌面进卫生间洗手,灯泡闪了几下就寂灭下去,沉顿空气中随之响起是开门声。
  顾祯关了水龙头,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男人带着轻佻笑意的声音在屋内响起,“宝贝,这么急的吗?”
  那一瞬间,顾祯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就凝结了起来。
  “哈。”只一个简单的音节,就能让顾祯确定,这是周意的声音。
  那一刻,顾祯觉得自己从没有那么冷静过,她镇定的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在打开了一条门缝,透过那道罅隙,她看到了两个在床上交叠纠缠的背影,听到了她最熟悉不过的曾经在她耳畔无数次响起的细碎的勾人的□□声。
  顾祯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背叛。
  下一刻,顾祯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床上奋力纠缠的两人丝毫没注意到他们已成了活春宫的观赏对象。而那一幕幕- yín -靡的画面,也都被手机记录了下来。
  顾祯躲在黑暗的空间里,闻到下水道传来的氵朝湿中夹杂着腥臭的恶心气味,可比这股味道更冲击她鼻腔让她反胃的是外面的画面,那阵曾将她撩的心痒痒的声音,却听得顾祯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
  男人只简单整理了一下就离开了房间,他离开之前顾祯瞥到了他手上的那块倒三角的黑色手表,觉得有些眼熟可具体的却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
  周意在男人走后从床上爬了起来,灯光下,她□□的身子还能看到旖旎的痕迹,在灯火的耀目下又萎靡又纵情。
  周意点了一支烟,斜靠在沙发上,似乎还没有进洗手间清理的意思,也或许是这种事发生了太多次,她已经习以为常。
  周意在房内吞云吐雾,顾祯这才发现她居然抽烟,过了一会儿,座机响起,周意随手摁了免提,一个声音从里面响起。
  “小意,我向我的副导演朋友探过口风了,她说顾祯是江慑指名的人,换角的事恐怕有点棘手。”
  周意嗤笑一声,“这卫梓言是有毛病吗?顾祯脸都僵成那样了,我平时看着都恶心,还怎么演戏,我不比顾祯强一百倍?这个死女人是想砸自己招牌吗?”
  “小意你别气,我让我副导演朋友再想想办法。”
  周意嘴里又吐出一个烟圈,冷笑一声,“哼,靠你我还等什么,我刚刚和秦昊说好了,这部电影他出了钱,他会去找卫梓言谈谈把顾祯换下来让我演那个角色。”
  听到这里顾祯猛地想起那块手表还有戴着那块手表的男人,原来是秦氏集团的小少爷,周意也真是有本事。
  “小意你又去找秦昊了,你——”
  周意打断她的话,“魏珊,做好你份内的工作,其他的别多管,知道吗?”
  电话那端沉默下来,还不等沉默后的回答,周意便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顾祯这才知道,周意和秦昊床不是第一次,而这一次,竟是为了抢走自己好不容易拿到的角色。
  其实顾祯不是不能再演戏了,刚刚复出那年,顾祯刚接受了整形手术,并没有完全渡过恢复期。
  公司为了趁着那段时间的热度给她接了好几个戏,阔别演艺界一年的顾祯在这种情况下的确演技大打折扣,可是也没有当初喷她的那些人说的那么不堪入目。
  后来之所以发展成那样势不可挡的趋势,完成拜只看几个被剪辑过的视频就跟着无脑黑的路人所赐。
  顾祯这些年虽然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周意身上,可是她并未退圈,只是因为她是真的热爱演戏。
  周意明明知道顾祯最喜欢的导演就是卫梓言,无论是六年前她还在娱乐圈有一席之地,亦或是过气的如今她都真心的希望能有机会和卫梓言合作一次。
  这次卫梓言导演的《刺心》主动找上顾祯时,顾祯高兴的做梦都会笑醒,可是周意竟做出这样的事情在背后捅她一刀。
  正在顾祯推门出去时电话又响了起来,周意不耐烦地接起,“喂——”
  电话那头传来魏珊急切且慌乱声音,“小意,我刚刚听王哥说半个小时前顾祯去你房间了。”
  周意猛地回头,见到了一脸阴郁的顾祯,电话从她手中滑落摔在了厚重的地毯上。
  “喂——喂?小意,你怎么了?喂?”电话另一端魏珊正向周意的房间方向疾走,只闻“啪——”一声电话被挂断了,只剩下一串的盲音回荡在魏珊的耳畔,她忧心忡忡收起了电话,快步向周意的房间跑去。
  魏珊跑到周意门口急促的摁了几下门铃,捂热应答后,她重重地拍了几下门,“小意,开门!”
  她拍门的动静引来了同层的隔壁的剧组人员的注意,魏珊从着开了一条缝前来看动静的人微微一笑摇头示意没事,对方这才又合上了门。
  魏珊四下扫了一眼确认走廊里空空荡荡的,这才将耳朵贴上了门,隔着门她听见里面隐约传来争执声,魏珊有些心慌,但是她很冷静,酒店的整层楼都被剧组包了,她给前台打了电话,核对了信息后服务员送了钥匙上来。
  魏珊打开门的一瞬,正看见顾祯拽着周意的头发,另一只手抡在半空中还没有落下,魏珊关了门像只被激怒的野兽似的冲了上去,与顾祯打斗起来。
  混乱的场面里,撕叫声被每个人刻意压制着,突然——
  一道白光带着势不可挡的愤怒与杀气一闪而过,空气在那一瞬沉寂下来。
  顾祯捂着下腹跪倒在厚重的地毯上,嘴巴开始涌出鲜血,站在她眼前的是一脸惊慌失措的周意,还有拿着水果刀一脸扭曲的快意的魏珊。
  魏珊手中沾着血的水果刀掉落在地上的一刻,是顾祯双眼模糊倒下去的身影,咚一声,她的脑袋撞击在地面上的一刻居然不痛。
  顾祯沉入无尽黑暗中的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没事的,珊珊,这不是你的错,我们赶快找个地方把尸体处理一下。”
  呵。
  
 
  ☆、第 2 章
 
  跌落在黑暗中的顾祯听到了涓涓的水流声,像极了她儿时看见菜市场屠宰案板上屠夫手起刀落宰杀牲畜时,毫无反击之力的牲畜被割破喉咙流出来的声音。
  她的意识非常混沌,可是她能非常清晰的捕捉到到这是她的生命伴随着止不住的血液流逝的感觉。
  当顾祯的意识寂灭的一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并没有出现人们常说的往事如走马灯在脑海中一一放映的画面。
  顾祯唯一能感知到的是汹涌的恨意与悔意,是她的愚蠢以及对爱情不切实际的追求让她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前程,葬送了自己即将攀到的梦想的巨大遗憾。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
  滴答——
  耳畔传来一滴水声,顾祯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壁顶,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刺鼻的很,她不自觉皱了皱眉头。
  难不成是周意良心发现报警救了她?
  不对。
  顾祯很快打断了这个荒谬的念头,她清晰地记得她在失去意识前听见的那句“处理尸体”,她还没死就已经被周意当成了尸体,周意怎么可能好心救她。
  顾祯想要坐起身子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她只微微侧了侧身子就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碎了,四肢百骸痛楚难忍。
  她咬咬牙,又将身子移了回去,这时候她才听见一阵匆忙地脚步声向她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有些面熟的戴着黑色边框眼镜的男人又惊又喜的脸,“灵姐,你终于醒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