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掰“直”末将需谨慎 作者:萝卜楚

字体:[ ]

 
  文案:
  向来胡作非为的楚子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娶妻,对象还是那个打小喜欢用爱慕眼神盯着自己的小不点…
  楚子成何德何能,为了让她尽早脱离自己这片苦海,成亲当夜,楚子成恶言相对,甚至是夺门而出…
  再见面时,这小丫头失忆了,变得毫无规矩,举手投足不堪入目,那双眸子却灵气逼人。
  楚子成甚至怀疑她在变着法子勾引自己。善读兵法的楚子成在你来我往间,与她打起了“长久战”,也不知谁俘了谁的心。
  杜皎儿表示自己穿越了…夫君除了长得好看,是个死给以外…还喜欢欺负人…腹黑属姓展漏无疑…
  怦然心动之后,杜皎儿决定管他gay不gay,掰直了再说!
  结果双方坦诚相见之时…杜皎儿晕厥了…
  她大概有罪,把人掰弯了…并且成了名副其实的gay(les!)…
  楚子成啊楚子成,你说你除了有点胸肌以外,哪点像女的???
  实用指南:
  一个是女扮男装逛青楼与小倌共处一室被误以成有断袖之癖时不时想杀人的腹黑版大将军。
  一个是穿越在冬天爱好叉腰闲着没事撒撒娇一不小心就落泪并想要把大将军掰直的现代版长公主。
  主视觉大将军,暴躁脾气总会因为不敢惹不好惹不能惹慢慢磨平…
  前期慢热,He,不坑,放心实用。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打脸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子成,杜皎儿 ┃ 配角:胜衣,董诉,白如意,白芊云等等 ┃ 其它:女扮男装,穿越时空
 
 
第一章 班师回朝
  仲冬之际,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随着金鸣,长达五年之久的呈筑之战以西平骁饶大将军楚子成大破丰阳关,占五城正式告终。
  临近奉都(西平主城),高头大马上的楚子成右手一扬,示意休息片刻,紧接着便拽着阚贲(副)将军江健进了一旁茂密的小树林,留下一群楚家军面面相觑,倒是军师林路低咳一声,缓解了尴尬。
  下了马还没来得及栓绳的江健被楚子成拽的打了个滑,还未等有所反应,便在白茫茫的小树林里昏了头。
  “大将军,你要干嘛?”江健这一口气下来,眉毛都发了白。
  楚子成顺手替他抹了把,看他紧张兮兮,一副双手蔽体的模样,楚子成锤了他一拳,“放心,我还没那么饥不择食。”
  江健吃痛,揉了揉肩膀,刚要松一口气,便听楚子成问道:“江健,你我行军打仗这么多年,我待你如何?”
  江健看他摆弄起腰间大刀,毫不犹豫,“大将军视末将如手足,若不是大将军…”
  这话楚子成听的太多。她摆了摆手制止江健继续说下去,反而开口唠起了家常,“不知你是否还记得一年前吉塍城破…”
  江健一听,立马回道:“大将军有话直说!”
  吉塍的事,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那时吉塍破,兵荒马乱,待江健与楚子成到达吉塍主府时,城主早跑了,仅剩平日里用来玩弄的小妾一枚,那小妾正是十八好年华,心里怕的要死,就褪了衣服床上勾引,想让二人饶自己一命,楚子成心无旁骛,倒是江健一看那白花花的肉体,眼都直了,鼻血一瞬间流了出来。
  自此以后江健每听到吉塍二字就脸皮发麻,这可以说是他为数不多的耻辱了。
  *
  “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放轻松点。”
  楚子成拍了拍江健的肩膀宽慰,说出的话却如一把利刀扎在江健心头:“未出战时我与陛下有过口头约定,若我能在十年内打赢此仗,便许我休沐三天。”
  “大将军是想…”江健有种不详的预感。
  楚子成点了点头,“我想在入宫前办一场大事,换轿时需要你帮我掩饰一下。”
  这事也是楚子成犹豫许久才下的决定,她此时名声大盛,军中职位亦是有一无二,若这次回去,西平皇杜任俭定要嘉奖一番,小的说黄金玉器绸丝缎,大的说封土授爵子孙后代衣食无忧,按理来说楚子成前前后后功勋合起来,加上这场胜仗,得个爵位也是应当应分,偏偏她有个断袖之癖,受尽百官唾弃,因此这次她若上了朝,大殿之前难免有一番恶战,说实话…楚子成砍人头砍惯了…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楚子成自主选择帮杜任俭解决难题。
  简单点来说,以功补过。
  “大将军,你这是在难为末将…
  难不成末将最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将军?”江健一脸菜色。
  “陛下是明君,不会滥杀无辜。”楚子成重新把玩起大刀,“这么多年的兄弟,你就说帮不帮吧!”
  ***
  好说歹说,软硬兼施,江健可算是答应了。
  出了小树林,楚家军见阚贲将军失魂落魄,骁饶大将却精神抖擞,心里一阵唏嘘,有的甚至不敢跟楚子成对视。
  楚子成也不介意他们误会,爬上了马,大手一挥,“出发!”
  许是闻不到血腥味,马儿也悠闲了,不紧不慢的走着。
  到达奉都已是申时,天已有些发黑,大老远的,楚子成便看到了明晃晃的轿子,一时头痛,这也是她不想现在入宫的第二个原因。
  楚子成是个低调的人,不想大张旗鼓的,更不想坐什么轿子,可偏偏奉都街道上除了国庆、成婚、围猎、祭祀等大事,平日里不许骑马,只因有一年马儿发情,一连踩死了二十来个平民百姓,大概踩过瘾了,顺脚踢死个皇亲国戚,从那时起,不管是百官、还是皇亲国戚,就连杜任俭自己,在奉都街道上都必须坐轿子。
  楚子成下了马,与前来接待的小官寒暄了几句,上了轿子,脱下铠甲,在江健的掩护下成功逃离,眼看着八抬大轿,吹锣打鼓,沸沸扬扬的入了奉都,楚子成才从石堆后面走了出来,她此时已是一身锦衣,看起来华贵无比,哪里还有战场杀戮的大将军模样。
  她倚着石头呆了会儿,算计着时间,离着楚家军几百米远才进了城。比起城外白茫茫的萧条,城内明显热闹很多。楚子成进来的及时,很不巧的听到些老百姓的窃窃私语,也便左耳进右耳出了。
  一路缓行,最终,楚子成的脚步停在百媚亭前。
  或许最近正在整治,百媚亭外并没有明目张胆的站着招客的烟花女子,楚子成垂头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花花绿绿,也不知道会给胜衣一个什么印像。
  楚子成吐了口冷气,步了进去。
  *
  五年前市井传言,多次在百媚亭见到骁饶大将军宠信小倌胜衣,偏偏这胜衣比漂亮女子还要好看几分,自此便说她有断袖之癖。
  清白自在人心,楚子成不可能与胜衣发生任何关系,正因为她是女人。
  这也是她不想入宫的第三个原因,若是一不小心真的封爵了,位置越高罪越重。日后太平盛世,大不了娶个男子回家做夫人,届时被弹劾了,大将军官职一丢,最坏不过发配,总比欺君大罪好上百般。
  *
  楚子成进去时,胜衣正在抚琴,一首《乌夜啼》,听起来有些心殇。
  楚子成刚找好位置,便听琴声一铮,她抬目一看,胜衣的目光穿过人群,与她有所触碰,其中滋味百般,最终归于平淡,只听他曲调一变,别有一番风味,楚子成不禁沉浸其中,再回神时,胜衣已经上了二楼。
  楚子成赶忙起身,随了上去,还未等入门,便被一长相俊秀的女子拦了下来,这女子一身大袍,脸上却画着淡妆。
  “百媚亭规矩,没有约定,没有银两,不得入门相见。”
  她说这话时,语气里带了些烦躁。
  楚子成退后一步,询问道:“阁下是?”
  在她印象中,可没见过这么个穿着打扮的怪人。
  只听她道:“新来的鸨母。”
  最后二字可谓是咬牙切齿。
  楚子成一愣,难怪没看到阿巧,看来百媚亭外没人站街,也有眼前这人的一半功劳,转念一想,阿巧不在也好,省着她身上一口胭脂味,回去后没法跟大姐交代。
  楚子成摸了摸腰间,这才反应过来,下了轿子,自己身上根本就没带什么银子。
  钟祈见楚子成摸完腰间后,面有难言之隐,便知道他身上肯定没带什么银两,再说这人穿着花花公子,却是一脸正气,定是有什么大身份,钟祁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了,立马出拳攻去,企图引起对方怒气,一举拆了这百媚亭。
  常年打仗,楚子成直觉惊人,在钟祁出拳之前便已经躲了过去,一连几式,楚子成正想着该怎么出口解释,便听门内胜衣轻声说道:“钟姑娘,放他进来吧,这位算是我的恩客。”
  “好。”钟祁应了声。
  楚子成见她出手也快,收手也快,毫不拖泥带水,除了自己,楚子成在国内还很少见有如此女子,也便没有生气,反倒有些敬佩。
  感受到楚子成眼神里的敬佩之意,钟祁抱了抱拳,别扭的扭着身子离开了。
  心里却忍不住怒骂,如此良机,丢了可惜,对方面相看着不算温和,怎么就不发怒呢…
  楚子成见她僵硬的扭动着离去,略微有些辣眼,眨了眨,才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门内胜衣已经换了一套轻纱,坐在七弦琴后,炉火悦动,映的他的身材若隐若现,楚子成忍不住皱起眉头,却没有多说,只是道:“弹首曲子吧。”
  在她脑海里,胜衣虽是柔弱,却极为坚忍、倔强,在她离开这五年里,都发生了什么?他…还会像以前一样,是完璧之身么?
  ***
  西平皇宫内:
  满殿的大臣看着堆在地上的铠甲跳眉毛,江健正跪在天子脚下,满头的冷汗,这时似乎只要有一个人说一个字,大殿内便会引发一阵铿锵的文字战争。
  这种低气压让常年混战的江健极其不舒服,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答应楚子成,江健宁愿被他一刀砍死…
  事实上,杜任俭现在脸色很不好,他知道只要自己稍有怒色,底下那群豺狼虎豹定会将那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贤弟撕碎不可。
  杜任俭看着地上叠在一起的铠甲,很不明白,那人为什么总是不按自己安排的路走下去,这次只要他第一时间回来面见自己,虽然会有一些周折,但自己定可以给他封土授爵。
  可他没有,他是不信任自己,怕自己将来会怀疑他对这皇位有不轨之心,还是觉得自己搞不定底下这群迂腐的大臣?
  “陛下…”
  江健一听礼部尚书说话了,想他可能要问罪了,急忙开口先发制人,“陛下,不知陛下是否记得,在大将军出行前,陛下与其有过口头约定。”
  礼部尚书收到户部尚书的眼色,又把话咽下了,大殿之上,再次安静下来。
  杜任俭这才将目光一一扫向众人,许久之后,他沉声说道:“朕记得。五年前朕曾说过,只要骁饶大将军能在十年内荡平战事,便许他休沐三天。”
  杜任俭微微一扬眉,一旁的老太监便附耳上去,紧接着便将话传给等候已久的翰长,翰长听了打开卷轴,读出一串的奖赏,唯独没有提及骁饶大将军楚子成。
  赏毕,礼部尚书刚动了动嘴皮,便听杜任俭道:“若没什么事,都退下吧。”
  礼部尚书只能规规矩矩的随着大队人马行了礼——看来惩戒骁饶大将军这事今天又泡汤了。
 
 
第二章 望君归
  江健偷偷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也没听见自己刚刚都得到了什么赏赐,他行了礼后悄声退下,不见任何人,还未等出宫,便被个小太监拦下了,小太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弓着身子喘了会儿道:“阚贲将军,随咱家走一趟吧,陛下有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