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青梅从天而降 作者:柚于子悦

字体:[ ]

 
  文案:
  仙族小公主有个秘密,她有一个妖怪朋友
  小妖怪跟她说,成为三界俯首的大妖之时,便踏着黎山天光来接她。后来就找不到它了
  下凡历劫时,她捡到一个天降之人,越相处,越觉得熟悉...
  西乡玥:若被我找到,定要打断她的腿!
  苍梧萩:我,我还是先瞒着吧(心虚...
  貌如娇花心如虎倾国倾城大美人vs横冲直撞不回头桀骜不驯大妖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乡玥,苍梧萩
 
 
第1章 
  “玥儿,总有一天,我会踏着这黎山天光来接你。到时候,你就不必再如笼中鸟一般。想去哪儿,我就带你去哪儿。”
  “你要离开?”
  “这里的生活太.安逸,会磨平我的战意,我的棱角。若我都不能一往无前,又如何能带你走?”
  “我一定会回来,等我成为三界俯首的大妖,就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
  朦胧的五彩天光之中,几片苍青色的羽毛,在风的撩动下盘旋飘零,直至...消失不见。
  “咳咳,大骗子。”
  一只纤长玉白的手,将一块白净的手帕掩在唇边,略微虚弱的轻咳几声。
  怎么忽然想起以前的事来,都不知是多久以前的记忆了。果然是生了病,人就容易胡思乱想。
  她凡间历练,别的都忘记了,最重要的却是还记得。
  仙界那群人,等她回去...
  “公主,需要奴婢进来伺候么?”
  “不必。”
  “是。”
  西乡玥身子倾了倾,微微倚在马车的车壁上,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撩开车帘往外瞧。
  眼下她正在回京的銮驾上。
  月前,她那位凡间的父皇叫她去黎山圣地祈福,也没让她有个准备,连日便把她送了出来。
  她在圣地的行宫住了一个月,每日斋戒沐浴焚香拜祭的折腾。前日才等来了诏书,别的什么也没说,就叫她回京。
  不知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关子,总之不用再祈那无用的福,也算谢天谢地。
  西乡玥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窗外。
  外面乌泱泱的围着一群皇家禁军,更远处的景色小而模糊,什么也看不清。
  或许是先前在黎山待了一段时间,尽管未曾回那个地方,却还是想起了一些陈年往事。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当初那个说要来带她走的小妖怪,现在怎么样了。
  西乡玥一边出神的想着,忽地感应到什么,抬头,视线一凝。
  天上,好像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飘飘忽忽的往这边飞。
  像是脱了力,那黑点越飞越低,越飞越低,摇摇欲坠。
  没多久,便消失了。
  她的銮车,挡住了视线。
  西乡玥差点便要探出去看,她对那黑点莫名的有些在意。
  但,想起了现在的情形,她还是忍了下来。
  西乡玥正要到另一边的车窗去看,她所乘的銮车便是一个急停。
  “护驾!”
  外面响起禁军副统领的呼喝,将啷将啷的铠甲摩擦声与跑步声,喝令声夹杂在一起,十分混乱,吵得脑仁儿疼。
  “公主,”外头的侍婢又来叫她:“公主您没事吧?”
  “无事。”
  “你去外面看看,发生了什么。”
  “是。”
  刺驾这种事,只要是大张旗鼓的銮车出行,路途稍微长一点的,少不得遇到一两次,西乡玥也已经习惯了。
  只是今日有些奇怪,都这么久了,竟没有听到刀剑相鸣的交战之声,也没有听到告状鸣冤的呼喊声,倒是有些稀奇。
  没一会儿,侍婢就回来了:“回禀公主,禁军见一人从天上掉下来,正落在路中央,以为她要刺驾,命人将之围了起来。”
  “只是那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是晕过去了。”
  “她在銮车的必经之路上,未免挡了车驾,副统领正叫人将她抬到路边。”
  “哦?”
  西乡玥心里一紧,从天上落下来?她方才看到的...
  赶紧撩开车窗帘,便见几个禁军正以枪为担架,将一个黑乎乎的人形物体抛在路边。
  这个人身上,有灼烧的痕迹,浑身焦黑,趴在地上看不清面容。
  奇异的是,这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十分奇特的清灵之气,叫人为之侧目。
  西乡玥认得这个气息,这是黎山山巅的天光特有的味道。
  凡间传说,只要能够穿过终年不灭的黎山天光,就能够去往仙界,一步登天,长生不老,逍遥自在。
  不论是真是假,古往今来,从不缺人前来大胆尝试。
  这个人,也是闯黎山天光受了伤?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对这人没来由的有些在意,明明是个素不相识之人...
  “公主殿下,方才有人拦住车驾去路,末将处理不当,惊扰了凤驾,还望殿下恕罪。”
  副统领在外面隔着銮车禀报。
  “统领职责所在,本宫当然不会怪罪。”
  西乡玥对于追究什么责任不感兴趣,反而对那个拦路虎十分好奇:“那拦驾的人是谁?”
  副统领老实回答:“是个女子,不知为何倒在路中间,末将恐她是故意如此,不敢心软,将她丢在了路边。”
  “一个女子,将她丢在路边未免有些可怜...万一是真的受伤了,这荒郊野岭的,熬不过去...怎么办?叫人抬上本宫的銮驾来,请御医前来查看。”
  副统领觉得有些头疼,这位小公主深受皇帝宠爱,说好听点是天真无邪,说明白点就是不谙世事。
  这大白天的,銮驾面前突然从天而降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猫腻?他没补上一枪已是仁至义尽,公主竟还要将人带上车。
  副统领也不可能与公主对着干,他斟酌一番:“这女子来历不明,留在公主身边,唯恐她有什么歹心。况且,将人送上銮车也不合规矩。”
  “不如,叫后面跟随的马车腾出一个位置,末将再请御医去为她诊治一番,如此也全了殿下的一番慈悲之心。”
  銮车里传来清脆澄灵的声音:“还是将军考虑周到,就按你说的办。”
  副统领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位小公主不会任姓过了头。
  “父皇让本宫前来黎山祈福,回去的路上也不能见死不救,恐折了祈来的福气,给将军添麻烦了。”
  “末将职责,愧不敢当。”
  副统领挥挥手,叫小兵将人又抬了回来,安置在銮车后,那些伺候公主的侍从的马车上。
  銮车内,西乡玥捏着一根苍青色的饰羽转动端详。
  她一时心血来氵朝,将人带上,也不知是对是错...
 
 
第2章 
  黎山距离京城不近,以銮车的速度,少说也得走上小半月。
  这一路,西乡玥也曾试图去探望那位昏迷的姑娘。
  只是,随行的御医前去查过,那姑娘并无大碍,不像是受了重伤,也没见有什么暗伤之类的迹象。
  除了身上像是从碳灰里滚过一圈,别的什么事也没有。
  昏迷的原因不明,那这姑娘究竟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就耐人寻味了。
  随行之人,脖子上有几个脑袋都不敢任由她往前凑。
  西乡玥发了一顿小脾气,但她终究不会无理取闹。身为公主,也不能当街撒泼,只能作罢。
  一路好歹挨回了京城。
  “将人送到汀荷宫好好安置着,一会儿本宫回来就去探望。”
  汀荷宫是公主的寝宫,琼芳公主受宠,皇帝特意拨给她一座宫殿,是一般皇子都享受不到的恩宠。
  “这...”侍女有些犹豫:“带这来历不明的人进宫,皇上怪罪下来...”
  “本宫担待,你怕什么?”
  西乡玥不跟她多说:“照本宫的话做便是,你怕父皇怪罪,不怕我现在就治你的罪?”
  果然不是常年跟在她身边的人。
  “奴婢不敢...”
  侍女只得乖乖按照她的吩咐,将人送去汀荷宫。
  西乡玥则去面见皇帝。
  ...
  “玥儿也快回来了吧。”
  “这会儿已经进了宫。”
  “先前匆忙将人遣出宫去祈福,现在玥儿回来了,定是要找你闹的。”
  “闹就闹吧,这孩子,平日放在身边嫌吵得慌,把人送走了,又怪想念的。”
  “你这个做父皇的,竟还嫌弃起女儿来了。”
  “朕这哪里是嫌弃,分明是独一份的宠爱,天底下哪里找得到朕这么好的父亲。”
  “哼,现在你还能忍受得了她闹腾,等过几天,看她不掀了你的瓦。”
  “这事儿,到时候再说。”
  西乡玥到了皇帝所在的乾元宫,也不等那守在门口的小公公通报,就一股脑的闯了进去。
  “父皇——父皇——”
  她的声音一出,就响彻了整个大殿,叫大殿主位上那两位尊贵的夫妻也忍不住捏了捏额角。
  “玥儿,你般大声喧哗,成何体统?”
  “哼。”
  “母后,玥儿回来了。”西乡玥小小的甩了甩袖子,扑进皇后的怀里,然后越过她,对身边的皇帝道:“父皇,你真是太过分了。”
  “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将我丢去黎山,我还以为你们不要我了。”
  话还未说完,就带上了哭腔,眼泪也欲掉不掉。
  琼芳公主生得一副好相貌,一双桃花眼,天生眼尾就带着一点薄红,加之如今的这泫然欲泣的小委屈模样,叫人看了只恨不得将心窝子都掏出给她。
  “乖,乖宝贝儿,”皇后赶紧拍着她安慰,一边给皇帝使眼色:“父皇母后怎么会不要你,你可是我们的小心肝儿。”
  皇帝也道:“父皇给玥儿补偿好不好?”
  “好。”
  西乡玥将眼泪憋了回去,十分干脆的接下了补偿。
  “你这孩子,”皇帝被她这一番举动给逗笑了:“还真是不客气。”
  西乡玥抬着下巴:“这是我应该得的,才不是不客气呢。”
  皇帝无奈道:“好吧,你想要什么?”
  西乡玥想了想:“嗯...”
  “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出来,要不父皇等我想起来,我再告诉你。”
  皇帝也学着她的样子想了想,“嗯...”
  “好吧,父皇就先记下。”
  西乡玥弯起眼睛:“嘿嘿。”
  “对了,父皇为什么要突然叫我去黎山祈福啊?那里都没什么人,每天都重复重复的仪式,又没什么可玩儿的,无聊死了。”
  皇后伸出食指点着她的额头戳了一记:“你这丫头,叫你去祈福,不是叫你去玩的。”
  “我有认真祈福啊,”西乡玥伸出手指头掰着数:“我给父皇、母后、二哥、三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