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当反派?真香!gl[系统] 作者:琉璃仙草(中)

字体:[ ]

 
  ☆、暗疑与白发
 
  “系统, 你果然又出错了。”
  “怎么回到重楼宫后, 你一直有故障的迹象, 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林百溪反应过来, 她拍拍砰砰跳的胸口道。
  “叮——本系统时好时坏,可能滴滴滴滴滴卡.....”
  林百溪:.....
  你特么又卡了。
  “叮——手动修复还差一步, 请宿主前往重楼宫外,在附近溜达一圈。”
  “叮——请配合表演。”
  林百溪:.....
  “应该是行动才对吧!你又用错形容词了。”
  “你说, 你刚刚说的唐左使对我一心一意是不是也临时出错了。”
  系统:“= =有这个可能。”
  “请宿主配合。”
  “那好吧!她只好继续配合了。”
  林百溪用轻功像只披着红毛的小燕子, 在附近飞窜, 溜达,能踩的点都踩了。
  期间系统还是出现了卡顿, 不管在哪都出现网速超慢的感觉。
  她有些无语了。
  本来还以为, 或许在怡心殿才会如此吧!
  对啊!怡心殿。
  那个熟悉的佳人,熟悉的语调、甚至熟悉的令人怦然心动的感觉。 
  想到这里。
  林百溪的凤眸逐渐复杂几分,她缓缓叹气一下:“还是任务要紧。”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她凭借内力爆发出来的轻功, 节省了不少力气和时间,或者天下很少人像跟她一样, 把轻功用内力推进到如此至臻入化的地步吧!
  待巡遍了附近的地区。
  她回来时, 已经接近傍晚时分, 重楼宫附近已经有地方开始开始缓缓冒出了袅袅炊烟。
  吃完饭的时间到了,系统已经检查完了吧?她擦擦汗道。
  “叮——搜索完毕,初步鉴定,应该是外物的影响,从明天宿主可以配合系统从人的身上开始排查。”
  “叮——另外, 重楼宫防卫并未bug。” 
  “叮——最后,宿主要保持本心。”
  “切,多事!!!”林百溪不屑道。
  她一跃飞到了屋顶上,然后一举飞跃到自己的宫殿去了。
  一道血衣倩影,宛如疾速闪电般,瞬间消失在附近。
  旁边巡逻的弟子们,这堆青青草原早已习惯宫主神出鬼没的身影了,他们照常巡逻。
  唯一明显的变化就是,弟子们那眼神中的多了一种崇敬的情绪。
  .....
  重楼宫西侧殿,住着的是左右护法两兄弟,因为左护法重蓝嫌弃弟弟太吵,所以拒绝他住在一起。
  而弟弟重雨,因为哥哥太啰嗦搬到了南殿去了。
  此刻,南殿又多了一个人物,那就是韩冰搬过去了。
  因为一些误会,她搬到了南殿。
  等夜空上的半月,逐渐露出圆圆的半角时.....
  西侧殿大殿前,走出一道绿长袍高大的身影,他手里还有一个罗盘,看着罗盘的指南针不断旋转,表示着自己已经失去了判断的方向。
  同样预示重楼宫附近的山头,有什么大自然的变化。
  “方才主子一直在大山附近转悠,莫不是也发现了奇怪的变化?”重蓝孤疑一声道。
  因为他从来没见过那么懒的主子,突然间漫无目的地上蹿下跳,现在想想,八成是这个原因。
  只希望,不会有事。
  明天该是机关布控的时候了,那个唐左使,呵呵...如若不符合传闻,就凭借我的手段,让你吃不了兜着。重蓝收回了罗盘。
  他负手走回了大殿,等用过晚饭后,他特地去寻了主子,却发现主子根本不在重楼殿,也不知道去哪了?
  随便抓了一个弟子,都问了不知道了。
  重蓝只好负手回去了。
  而这会儿。
  重楼宫怡心殿内,寥寥的敲击声响起,像是碗筷撞击的声音。
  “叮叮当叮叮当~”
  “叮叮叮当~”
  “叮当叮当叮当~”
  音调感甚差,连普通的三岁孩童都不如,真是吵得姚羡她扶额,开始头疼起来。
  这人,难道一点没有眼色吗?
  她抽搐着嘴角,盯着身边坐在的红衣倩影,她颇为自恋地哼哼调子,一副沉迷在乐海之中的表情。
  其实难以入耳,偏偏还不自知。
  姚羡素来爱琴爱古乐,不管是高山流水、还是十面埋伏的危机感、梁祝化蝶的悲恸感,无一表达了一定的境界。
  可是现在她第一次听见这么不成调,甚至还跑调的音律,十分的刺耳。
  她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捏着一块糕点塞进了林百溪的嘴巴里。
  “唔唔唔唔唔”【我哼的好听吧!】
  “还...好。”佳人违心评价道。
  “唔唔唔唔唔【真的吗!】”
  “吃完再评。”
  林百溪将糕点咽下去了,她美滋滋道:“我的音律感还可以吧!”
  姚羡艰难道:“略...好。 ”
  “真的真的,那以后你可要好好教我了。”她激动地一把凑过去。
  闻到佳人身上的那清爽的药香味,她显得心旷神怡。
  姚羡有些无奈起来。
  她该用些什么办法,让她有点自知之明呢?
  随即。
  佳人道:“主子,用过晚膳便回去吧!”
  “好了,好了,知道你唐左使习惯早睡。”她也识趣不再打扰了,于是便走了出去。
  走前,她深深看了佳人一眼。
  而姚羡心里逐渐升起一股难以言喻复杂的情绪,今天的她,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不管如何,她现在都会留在她的身边。
  随后。
  等林百溪离去了。
  她才关上殿门,熄灭掉了蜡烛的烛光。
  早早地睡了。
  这个习惯是原本的唐疯子拥有的,为了更像点,只能照着对方的生活作息了。
  她清楚地知道,即便是奉为唐左使,亦仍不被信任。
  人心便是如此的复杂。
  事实上。
  西侧殿的重蓝,确实从来没信任过现在的唐左使,只有明天布置了机关才能完全信一层。
  只不过,除了主子,他左护法从不信任何人,哪怕是弟弟。
  观察的怎么样?
  一个弟子跪在地上恭敬道:“唐左使,已经就寝。”
  “是吗!那你下去吧!明天后,按照我的指示再去打探,切莫打草惊蛇了。”
  重蓝漫不经心吩咐一句,他对着长榻上的棋盘,看着被围攻的黑子,他下了一个白子,故意让黑子翻了一盘,解除了危机。
  再自己和自己下了几盘后,时间飞逝。 
  此刻。
  夜已深了。  
  重楼宫的守卫以后巡逻,换了好几批人了。
  唯独重楼殿内还未熄灯。
  不过,人好像还没睡。
  同样西侧殿的也没有熄灭蜡烛。
  只是。
  重蓝已经打算就寝了,他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比宫主还要忙。
  随即他放下了黑子,直接弃了局。
  本来想熄灭蜡烛,却在这时,殿外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大风,吹得旁边的木窗,一关一合砰砰作响。
  “嗯?云稀星繁,这种时候何来的刮大风下雨?”
  重蓝奇怪地走到窗边,刚要关上门。
  忽地。
  身后的蜡烛被猛地吹灭了,黑暗降临在面前,只剩下笼罩在周围的阴影。
  重蓝眼神一厉,他迅速转身。
  刚好前面黑暗的地方,伸出一只惨白的长手,五指并拢在一块,只有手掌能清晰被月光照亮,而手掌以上的位置,皆被深邃的阴影给笼罩着。
  看不见,摸不透。 
  重蓝瞳孔一缩下意识退后一步,他抽出腰带间的软剑,宛如蒲絮那边轻薄,划向了那只诡异的手。
  剑刃的寒光直逼,那惨白的大手。
  结果那手突然缩回了黑暗之处。
  “你到底是何人?装神弄鬼、擅闯重楼宫,简直找死!!!”
  重蓝猛地钻进了黑暗的房间,他迅速气息开始找人,再点燃蜡烛时,烛光照遍了整个大殿时,却没发现一星半影。
  “奇怪,人呢?”重蓝打开门,才稍稍转身。
  忽地,一道身影仿佛鬼魅般,诡异地站在他身后。
  那稀碎的月光打在那那道身影的轮廓上,只见对方一袭银白长发,披散在身后,那修长的身躯和领口微微袒露的胸肌,无一不表示对方是个美男子。
  他冷淡又阴戾道:“她呢!”
  重蓝顿时要做出反应,他稍稍一动手上的剑,要攻击。
  回答他的是比重蓝快十倍的速度。
  “找死!!!”
  一掌猛地拍向重蓝的背部。
  “噗!!!”重蓝朝前方大吐一口鲜血,整个人好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最后倒在了殿门口,拼命撑着,打了一个烟火信号。
  最后人才晕了过去。
  只见夜空上,嘭一声!烟花仿佛伞一样散开。
  重楼宫的护卫们,一个个反应迅速,开始朝这边走来。
  而那道白发长影却不屑道:“哼,防卫还算可以。”
  话毕。
  他的身影已然消失在西侧殿。
  ......
  怡心殿外。
  一道未关的木窗,侧侧地开着一条五公分距离的窗缝。 
  只见。
  一只蓝蝶翩翩起舞的身影,缓缓飞出去,好像是想肆意飞舞,出来活动。
  可惜没飞多久。
  黑空擦破过来,咻一声。
  一颗石子瞬间打了过来,直接弹在那只蓝蝶身上,蝴蝶没飞一会儿,便掉在地上,随着一阵殿外吹来的晚风,将它吹走了。 
  而黑暗中那道身影,一只在阴影的笼罩下,使得人看不清对方的身影。
  唯有一点只知道,对方是从屋顶上悄然离开了。                         
 
 
  ☆、被发现了?
 
  “你没事吧!?”
  重蓝醒来时, 发现主子已经在床边站着, 面色担忧看着自己。
  他扶着脑袋要坐起来。
  重雨立即扶着他靠在床边, 再塞个枕头让他靠的舒服点。
  “哥, 你是怎么受伤的?”他语气有些紧张道。
  重蓝摸着脑袋,他皱眉摇头道:“对方袭击我时出手太快, 我根本来不及看见他人,只看见了手, 然后一招都不敌, 直接被对方打晕了。”
  说罢, 他看向了那道红衣倩影。
  只见。
  林百溪她摸着下巴,开始深思起来。
  重蓝继续道:“对方很强, 我几乎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而且甚至来来不及拉开距离,对方的速度很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