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当反派?真香!gl[系统] 作者:琉璃仙草(下)

字体:[ ]

 
  ☆、变成孙悟空?
 
  两人在灵鹫宫山的云梯,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路, 终于走到了两边雕刻着麒麟的白石门柱附近。
  林百溪看见这里空荡荡的, 一眼都能看穿周围的景象, 除了几个类似站台的地方,好像就没其他的了。
  倒是中间有一枚巨大黑莲花座印的标记, 呈现是白色的,莲花芯上面还有一座袖珍型的尖塔, 远远看起来就像莲竿。
  等她走过去时, 忍不住伸出手触碰了一下, 那尖塔顿时缩进了地面,凹出了一处机关。
  “咦, 这么明显的机关吗?”林百溪蹲在黑莲花座印附近, 她还没站起来。
  附近突然轰动一声,地面开始颤动起来。
  姚羡感觉脚下站着的地方,好似在分裂, 她立即伸出手将林百溪给拉了起来。
  “阿溪。”
  “羡儿,这附近已经没有路了, 我大概路就在脚下。”林百溪迅速抓住姚羡的右手, 两人的手刚刚握在一起。
  忽地, 脚下的地砖立即裂成方块接缝方块的形状,横竖的线条合并在一起,又再度分开。
  一下打开了她们脚下的通道。
  两人同时感觉脚步浮空一下,林百溪往下一看,发现是底下黑漆漆仿佛无尽深渊的黑洞的。
  “卧卧槽...下面好可怕。”
  话落。
  “啊啊啊啊啊!!!”
  她拉着姚羡猛地坠落下去, 两人的身影掉进了地下的窟道。
  林百溪只觉得双眼一黑,周围又是滑滑凉凉的触感,好像是大理石建造而成的。
  还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怎么看都是人工建造的吧! 
  她顿时抱住了姚羡,两人滚成了一团,其中也不知道磕到哪里了,没有痛觉,林百溪只觉得脑袋发懵了。
  等落到尽头,她的背撞到了一处墙壁堵住了她的滚落,才稳住了身体。
  “羡儿,你没事吧?!”她见停下来了,立即紧张道。
  姚羡被她保护的好好的,根本没事,她从林百溪的怀里爬起来,先是在林百溪的身上检查一下,发现她安然无恙。
  姚羡松口气道:“下次不要随便乱碰机关。”
  她就不好意思摸摸鼻子道:“估计就这一条路吧。”
  “不一定。”
  “好吧好吧,这次你带头吧。”
  她只好妥协了。
  姚羡与她刚站起来,附近刚好通亮起来,好像是阳光照射过来的,这说明光处可以出去。
  林百溪跟着姚羡一路走到亮光的地方,发现的是新的一片天地,只见此处清空碧蓝,山清水秀、鸟声悠闲叫着,还有瀑布流泻的声音。 
  “羡儿,这里真适合隐居。”她赞美地说了一句。
  下一刻,一只白色的鸟儿从她头上飞过,滴落了一滴东西在她脑袋上。
  林百溪伸手往头上一模,再看一看,居然是...鸟屎。
  “我去!!”
  “我一进来就中奖啊!”
  姚羡无奈:.....
  她遥望一下四周便看见了一座高十三层的旧塔,周围还有漆黑又带着锈斑的铁锁链缠绕着,看起来有一定的年代了。
  “阿溪,我们进去吧!”
  姚羡掏出手绢让她擦擦头上,等脑袋上干净了。
  林百溪郁闷跟着她走到了这座旧塔跟前,只见门上有两头狮子口铁环,她走过去握住口环敲了敲。
  “咚咚~”
  那狮子口环突然拉缩一下,将她的手咬进去了。
  “什么情况?!!!”她惊呼一声。
  姚羡快速走过去看一下,她蹙眉道:“再等等。”
  “哦。”
  过了一下,林百溪感觉指尖突然像被针扎了一样,然后那感觉好像是在抽血。
  林百溪痛了一下叫唤起来。  
  感觉身体的某些温度要被吸取过去一样。
  “嗷嗷嗷!我感觉的血在流失,以后出去不知道要喝多少乌鸡红枣汤补身子了。”
  “怎么办怎么办?”
  林百溪说着狮子口环终于松开她了,只不过,这里面的机关好像吸了她点血来验证她是林氏一门的人。
  她往倒姚羡身上。
  “我晕了我晕了,感觉头晕了,贫血了。”
  “羡儿我现在感觉呼吸困难。”她捂着胸口猛地喘了起来。
  “说不定需要人工呼吸拯救。”
  林百溪一脸痛苦的表情,她躺在姚羡的怀里。 
  姚羡顺势在身后环住她。
  她面无表情,甚至还举起了两根玉指,点穴警告:“是想变成哑巴。”
  “咳咳,哪里哪里,羡儿息怒,我是真的有点晕。”她堂堂一个大boss居然害怕媳妇点穴,没办法,普通的人点穴她根本不放在眼里,可是羡儿的就得掂量一下了,最后林百溪只好老老实实站好了。
  只是,我这么逼真的演技都被看穿了,还是下次再想办法占便宜。
  这时,塔门咔吱一声,顿时打开了里面是一片幽深的暗色,还不至于看不清里面的东西,就是令人感觉阴森森的。
  林百溪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羡儿,这地方跟鬼门关一样。”
  姚羡抓住她的手,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羡儿你还真是大胆,两人相处,孤女寡女的.....”
  “耳朵又不想要?”
  “呃,我是说周围就咱们两个人,有点可怕多说点话壮壮胆。 ”
  话落,她和姚羡便看见这塔内第一层中间有个吊着的巨大铁链,锁着一个方块面积和桌子宽度大小的铁盒子在上面。
  而铁盒附近散发着淡淡的绿幽光,这次林百溪看见后,便没有告诉姚羡,因为她知道,告诉了羡儿也看不见。
  “叮——宿主请走到绿光之下等待。”
  “喂喂,一道绿光照射头顶吗!我怎么感觉有些别扭吗!”她下意识排斥这道光。 
  “叮——宿主在现代看太多助理和人妻的八卦的肥皂剧了。”
  “绿光无罪。”
  林百溪有些不情愿站到底下,很快她脚下凸出一块圆石将她撑了起来,跟升降梯一样,将她拉到铁盒子附近。
  她这才明白,原来上面有东西。
  林百溪找了一圈,最后在发现这个铁锈的盒身周围,居然有一样密密麻麻的上古文字,像蝌蚪在清水中游动一样围绕着铁盒旋转着,看的她都快眼花了。
  最后她干脆伸出手悄悄一敲,铁盒有一角凹陷下去,多出了一只手伸进去的大小宽度。
  “这是让我伸进去去拿吗?”林百溪抬起手,将手伸了进去。 
  刚好,她好像摸到了两串细小又可以划圈的手镯。
  林百溪就掏了出来,便看见一对红绳绑着六颗不大不小的银色铃铛,圆滑的铃身还雕刻着密麻的蝌蚪蚊子。
  除了这点,其他的看起来特别的普通,唯一有亮点的是,她拿出来时这铃铛居然没有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等她取完东西,她就下来了。
  “羡儿,这就是同魂铃吗? ”
  姚羡看在眼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她不是林氏一门的人,自然看不见什么稀奇的画面。
  她便道:“你戴上试试。”
  林百溪点头,她刚伸出手要穿进手镯,结果塞不进去。
  “咦,戴不上去,好奇怪啊!”
  姚羡凑过来一瞧,觉得手镯刚刚好,不可能套不进去的。
  “你再试试。 ”
  她拼命用右手串过手镯:“我戴我戴这里,我就不信进不去了。”
  突然哐当一声,那铃铛居然被她拉开,她还以为断了,结果发现铃铛的红绳居然有弹姓可以伸缩的。
  手是进去了,但是大小不适合。
  真是无语。
  她这次干脆往脑袋上戴去,结果发现刚刚好,不会真的是想她戴在脑袋上吧。
  林百溪感觉想拿下来,结果脑袋被紧紧绷着,早就被手镯套住了。
  林百溪:.....
  这同魂铃该不会是想让她当佛掌底下那只猴子——孙悟空吧!
  “呃!!!”
  “我不要,戴在脑袋上多难看啊!我又不是猴精我又不是大圣,不适合戴这个玩意。”
  她拒绝这种丑爆了的装饰。 
  姚羡见她惊慌起来,她伸出手双手的指尖,刚刚触碰到那同魂铃。
  同魂铃突然叮铃一声,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
  回荡在整个旧塔附近。  
  这个时候突然就响了。
  那同魂铃便缓缓滑落落到林百溪的脖子上,在她的身上变成了宛如长命锁的项圈。
  她突然松口气了。
  幸好幸好没事。
  姚羡的眼底滑过一丝疑光,不过很快便消失了。
  “羡儿,这算是戴上去了吗?”林百溪虽然嫌弃,可毕竟对自己的灵魂有很大的安抚作用,以后她能不能完全融入林氏一门,就靠它了。
  姚羡便道:“还需要让林宫主验验再议。”
  “嗯,那我们出去吧。”林百溪走过来,她伸出手一把抓住姚羡的手。
  两人走出了塔外。
  沿着过来的路回去。
  回去的路上,林百溪越来越感觉身心舒畅,就好像有一股清爽的凉气从她每个毛孔散开一样,十分的痛快。
  这就是同魂铃的作用吗!
  “羡儿,出去后我们一起和叔父吃个饭吧。”
  “俗话说,丑媳妇终须见公婆,这次我们和叔父坦白出柜最好,趁他现在的心还有点热度,要抓紧机会。”
  姚羡答应道:“好。”
  过后,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和阿溪交握的左手,已经逐渐僵硬到没有任何知觉了。
  甚至左手腕上逐渐爬上一层冰。
  姚羡微微蹙眉一下,什么都没说,任着林百溪牵着她出去了。
  等走出了宫门,她手上的那股阴寒的气息才消散了。
  姚羡眼眸一闪仍旧不动声色。
  她想...这大概是阴气吧。
  那同魂铃在消散着阿溪身上的阴气。
  只有游魂才会激发同魂铃的力量,这是她从古书上听说过的。 
  如果真是只有,那就代表,阿溪她现在是另一个阿溪。
  而并非那个嗜血杀人的林百溪。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既然她已经站在她眼前,她便不会让这人跑了。 
  一生一世。
  她都会抓得牢牢的,绝不会放开她。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相杀相爱的对话
 
  “叮——恭喜宿主获得同魂铃, 请务必带上七天七夜才可取下。”
  “叮——初步检测到宿主的灵魂, 正在融合与林氏一门的血脉当中。”
  “叮——从今以后宿主便是真正的重楼宫宫主, 林百溪。”
  “叮——特别提醒月圆之夜还有七天便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