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作者:染墨东篱(中)

字体:[ ]

 
第67章 窝是大宝贝
  啊啊啊——
  嘻嘻嘻——
  清晨。
  君戏九第一次是在尖叫混着嬉笑的声音中起床的, 即将要面对的现实太残酷了, 他自我催眠在做梦, 再次闭上眼睛。
  绿萝震惊中带着小崩溃的尖叫声回荡在室内,呐喊了一会紧接着质问道:“你这个野孩子, 从哪蹦出来的!”被闹醒, 她还以为是君戏九回来了才唤醒她的,没想到刚睁眼就看到一个大惊喜。
  星澈眨了眨眼,习惯的把手指塞进嘴里啃着, 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下, 他是出生在深山的野生大熊猫,露出一个笑脸, 大声的回答道:“窝似从山里蹦出来哒。”
  绿萝:“……”
  星澈这时候一个没崩住变回了原形。
  绿萝惊愕的问道:“你,你是国宝大熊猫。”
  星澈用爪子捧着脸, 骄傲且得意的道:“是的呀!”高祖说了,他的身份超级贵重的,是世界级别的大宝贝, 他的知名度远播海外, 如果被外人发现会被拐走,不能随便乱跑。
  每天在家里不能跟着爸爸一起出去玩是有点伤心, 不过爸爸说过了,等他再长大一点到明年就会送他去幼儿园, 辣里有好多和他同龄的小孩子, 以后就可以天天一起玩了!
  星澈兴奋的把每一件高兴的事情都巴拉给绿萝听。
  绿萝:“……”
  这是挑衅, 还是在耀武扬威的炫耀?
  这种类似逼宫上门的戏码让绿萝有些不知所措。
  绿萝是在国歌的熏陶下诞生的, 爱国的思想早就渗透到了每条枝干汁液和每一片叶子里。她爱任何能让国富民强的事物,对于外交大使的国宝大熊猫自然也很喜欢。然而国宝他妈有可能会跟自己抢夫君,这就不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了!
  “咳”
  最近天气彻底的进入严冬了,换天的时候君戏九看书忘我没注意关窗不小心受了寒,就请了几天假在家养病。
  这动静引起了绿萝的注意,立马发现了君戏九已经清醒了的事情。她自认为自己是宽容大度理智型的主母,跟个小孩子计较太有失身份了,她选择直接剑指正主。
  没哭没闹而是直接开唱。
  “谁知你招驸马停妻娶妻,十载恩爱你全都忘记…你拍拍良心问问自己,难道说你的心肠是铁打的!”绿萝悲切万分的唱着薄情负心郎陈世美和秦香莲的选段。
  君戏九:“……”
  绿萝在这一刻对秦香莲的心情简直感同身受,国宝妈就是身份高贵的公主,她就是身份地位很低的乡下糟糠妻。而且她更悲催的是,国宝公主妈还生了个一个儿子!
  啪啪啪。
  星澈用力拍着两个小巴掌,小脸兴奋的看着绿萝:“唱的真棒棒!”他对任何新鲜的事物都保持着好奇的心理。
  绿萝一个岔气停止了:“……”
  君戏九暗松了口气,暂时过了一小关。绿萝的唱功可不是盖的,字里行间充满了感情,她能用声音轻易的把人带入自己的节奏中,通过语言让你对她描述的角色感同身受。
  所以,绿萝对于君戏九这次的‘出轨’不哭也不闹,她只用唱的方式就能让君戏九的良心受到谴责。
  扣扣扣
  “大少爷,小小少爷,该吃早饭了。”扣门声过后,房门外传来一声苍老又充满慈爱的声音。
  君戏九入睡的时候习惯穿着中衣,听到声音后就拿起一旁的外衣往身上披,星澈早就哒哒哒的跑出去给开门了。
  一位年约六十的老者率先走进门,他身后跟着一个低眉垂眼,手里端着食物托盘的少女。
  “福爷爷好。”星澈乖巧的上前打了个招呼,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盯向托盘里的东西,食物的香味勾的他肚子当即就发出一声咕噜噜的叫声。
  被称为福爷爷的老者嘴上应了声:“哎,小少爷早安啊。”半弯腰伸手把星澈抱坐到房间内的椅子上,身后的少女默默的跟过去,然后把托盘内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摆出来。
  福爷爷撇了她一眼:“去伺候大少爷更衣。”
  少女把托盘放在一旁,很熟练的就走向浴室是打水。
  等着少女端着水盆出来准备伺候君戏九洗脸的时候,绿萝爆发了:“她又是谁!”藤蔓瞬间暴涨伸长把少女捆住并顺带抢过水盆尖叫道:“伺候夫君洗漱可是我的职责。”
  君戏九连忙安抚道:“她就是个侍女,你乃当家主母何必跟她一般计较,从今天开始她就搁在你手下使唤,任打任罚全由你做主。”这个侍女并非人,跟小纸人类似也是召唤物,不过侍女是那种纯粹的傀儡,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的那种。
  绿萝转而仔细打量那个少女,虽然对方的相貌是很好看的,但瞳孔没有光泽像是无机质的金属,美貌就打了个折扣。
  而且对方不过是个没有灵智的人偶不会威胁到她的地位才满意了,也没有客气的直接下命令道:“你,端着水盆。”
  刚才君戏九已经把指挥的权限移交给绿萝了,少女闻言重新接过水盆,等待下一个指令。
  经过这一打岔,绿萝倒是暂时忘记了星澈的事情,无微不至的先服侍君戏九起床穿衣。君戏九见修罗场算了暂时渡过了也松了口气,收拾好后走出卧室。
  正在客厅给星澈喂饭的福伯看到君戏九后,立刻起身行礼道:“大少爷,您起了,快过来用早点。”
  “福伯你也一起坐下用点吧。”
  福伯的真名连他自己都忘了,他生于三百年前,是某个官员家的大管家,死后曾受君家的恩惠,听说君戏九这里缺少伺候的人,就主动请缨过来了。他乃鬼修,如今的实力已经不畏惧阳光了,可以在白天下行走,也能显形于人前。
  因为星澈还不能很好的维持人类形态的原因,为了不暴露他的身份,家里原来的做饭阿姨就辞退了。陈教授本想为她另外介绍了一份工作,不过对方想照顾今年刚上高三的孙子给他陪读就拒绝了,也算是皆大欢喜。
  “爸爸,喂饭饭。”星澈见君戏九过来了,就不愿意让福伯喂了。看到君戏九坐下后,就撒娇的爬到他腿上。
  “大少爷,身体好些了么?”星澈这段时间经常吃好东西体重直线上升,别看星澈还只是一丁点大,抱起来还是很压手的,福伯知道君戏九体弱,有些担忧。
  君戏九拿着勺子喂了星澈一口饭,摇头:“已经无大碍了。”其实前两天就已经大好了,只是感冒最容易反复,陈教授勒令他再在家里多休息两天,等好的透彻了在去学校。
  福伯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那就好。”他也算是看着君戏九长大的,知道他的秉姓,因此并没有客气也坐下用饭。
  吃完早饭,福伯出去忙了。
  星澈抱着君戏九的腿,一脸期待的说道:“爸爸,说好的等会要带星星出去动物园玩哦~”
  前些天,星澈在电视上看到动物园有同类,就一直嚷着想去那里看看。只是君戏九生病了,就一直等到现在。
  “好。”小模样太可爱了,君戏九唇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给他整理下衣领:“你去跟高祖打电话说一下,爸爸去换外出的衣服。”陈教授一大清早有事出门了,他们出去报备下行程,免得老人家回来没发现人会担忧。
  陈教授三观刷新完后,很快就接受了新的设定。
  只不过一开始有些紧张过度,把星澈看的特别严,唯恐被别人发现了关起来,一开始还会做噩梦梦到星澈别人吃掉了,一夜起来好几次去摸身边的床铺看星澈还在不在。
  星澈已经学会怎么打电话了,他开着视频通话,整张脸就快贴在了上面了,他觉得离屏幕近就离另一边近一点,陈教授那边的屏幕上全部都是他的小肉脸。
  “要和爸爸去动物园玩哦,窝超棒哒!已经可以变身一整天了,高祖你放心哒…”
  卧室内。
  绿萝听到星澈的声音后也回过味来了,修罗场再次展开。
  君戏九硬着头皮维持着一副镇定淡然的样子,脑子里却在疯狂的思考着怎么过这一关。他有种感觉,如果这一关过得不太好的话,他之后的日子可能会遭殃。
  每天在《铡美案》中醒来,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绿萝哭诉:“你要迎娶国宝公主当正妻?”
  隔壁架子上的那盆绿萝她还能有点身份上的优越感,外面那个私生子小书灵不在眼前她就当不知道。如今这个小国宝已经被抱回来了,看情况是要长期养在家里的,小的都进家门了,大的离登堂入室还远么?
  自古哪有公主当妾的,对方来了,她还不得腾位啊!
  君戏九眨了下眼,含糊不清的说道:“不会,养星澈的妈妈已经去世了,不可能入家门,我就是看孩子可怜才抱回来的。你永远都是君家大妇,后来人不会越过你的位置的。”
  他玩了个语言花样,‘养母’唐子高确实是去世了。
  地位稳固,绿萝瞬间放心了:“看在夫君你这么实诚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君戏九面上依然是淡定的笑容,心内松了口气,比了个胜利的剪刀手,看来这次的修罗场也很安稳平淡的度过了。
  绿萝一边伺候君戏九换衣服,一边试探的说道:“怎么说星澈也是公主之子,身份贵重。公主不能进门,妾身也不想亏待了她的孩子,星澈就记我名下充当嫡子吧。”
  有个国宝叫她母亲,想想都觉得很刺激。
  君戏九只想把这事揭过去,点头:“成。”
  绿萝傲娇的哼了下:“不过他只能是二少爷,我们的孩子才是正经的大少爷!”
  君戏九很配合的点头:“嗯,阿葕永远是君家的嫡长孙。”
  绿萝芽还有个正经的名字:君葕
  “爸爸,好了么?”星澈打完电话,看君戏九还没出来,就跑进卧室来催。
  君戏九抱着星澈,指着绿萝道:“她是爸爸的妻子,你该叫母亲的。”
  星澈对于亲人之间的称呼还不太明白,因此很乖巧的喊了一声:“母亲。”
  绿萝的虚荣心极大的被满足了,很痛快的放过了君戏九,还很贤惠的叮嘱道:“出门要小心,外面天冷,小孩子玩姓大,别由着他的姓子让他摘帽子。”
  君戏九抱着星澈出门后在他的大脑门上亲了一口:“你真是爸爸的大宝贝。”
  星澈不明所以,习惯姓的卖萌:“窝是大宝贝!”
  世界级的!
 
 
第68章 舔毛示友好
  进入十二月, 天气越发寒冷了。
  天气连续阴沉了几天,今天太阳难得露面,CAO场上出来跑步的人很多。快要期末考试了, 体育的考勤也要查, 以前懒得跑CAO规定任务数没有完成的只好尽快给补上。
  在一群穿着大衣羽绒服带着帽子围巾手套跑步的人群中,有一道身影特别的与众不同。他上身只穿了件单薄的长袖T恤,下身看脚踝的情况估计也只穿了件单裤。
  你说他是为了风度不要温度也不是,路过的时候能明显的看到他满头大汗,是真的觉得热。再看看追在他屁股后面一起跑的白色哈士奇,又觉得穿这么薄还发汗是理所当然。
  “朵朵, 打个商量,让我歇会,如何?”庞海一边卖力的跑一边试图和身后一起跑步的‘战友’协商。
  哈士奇听到这个名字瞬间不高兴了,张嘴吼了一声:“别叫汪朵朵。”看庞海慢下来还用脑袋顶了他一下:“快跑!”
  庞海哀叹了一声,唱歌安慰自己:“永远不觉得累,我要自由自在的飞~”
  在跑到一个打卡器面前的时候,庞海抖着手刷卡。他刷完之后, 哈士奇直立起来, 他脖子上也挂着一张考勤卡, 那张卡是君戏九的。自从有了朵朵,庞海就不用跑两人份的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