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作者:染墨东篱(下)

字体:[ ]

 
第140章 我还嫁给你
  乐敏呆呆的坐着, 她的神色有些迷茫和无措。
  君戏九用灵力把滚烫的热水降温以后才递过去, 防止她在精神恍然之间没有注意到温度直接喝水会烫伤。
  待她接过去后,他也转身顺势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 温和的开问道:“乐老师,你的事情, 我会认真听的。”
  乐敏回过神来后端着水杯抿了一口,温热的水入喉驱散了体内的寒气,她深呼吸了几下调整心态,然后开口诉说。
  “我最近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前世。”
  君戏九听了开头的这一句并没与感觉到惊讶,前世今生同一个灵魂, 有些事情并不是孟婆汤可以完全消除掉的。
  不过能看到前生需要很大的机缘和巧合。
  乐敏是国大的毕业生, 之后她选择留下来当了助教。这次来找君戏九是被偶然知道一点内情的周玟瑄介绍过来的。
  周玟瑄在君戏九帮她解密了一体双魂的真相,在和逝去的哥哥相见告别后, 便因自身感兴趣开办了一个灵异社团。
  偶尔也会遇到了一些真的受灵异困扰的人,她会自己事先调查一番确认不是恶作剧后,解决不了,再酌情介绍过来。
  乐敏能找上门,诉说的事情应该是真的。
  在说完这句话后乐敏下意识的看了眼君戏九的神色,那双眼里只有认真, 对视之后,内心的紧张之情也轻松了很多。
  莫名的心安。
  心情宁静之后, 她接着说道:“在梦里, 我的前世一生都很幸福。孩童时代无忧, 少女时代无虑,出嫁也嫁了个对她很好的丈夫,中年更是顺遂,老年儿女子孙也孝顺。”
  这真是个很梦幻而美好的梦。
  乐敏梦醒的时候其他事情变的有些模糊,唯独梦里在石榴树下像她告白求婚并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后来夫君的脸。
  那张脸很清晰的记得。
  她醒来时只是稍微惆怅羡慕了一下‘前世’自己的真幸福之后就没有放在心上了,毕竟梦只是梦,她还身在现实。
  “我有个好友结婚,邀请我去当伴娘。”
  然后梦成真了。
  在看到新郎伴郎团中的其中一位时,乐敏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的脸,简直跟她昨晚梦中的夫君一模一样,就连他唇边的那颗小痣的位置都相同,还有笑起来时颊边的梨涡。
  梦里的他一身青袍,现实中他西装革履。
  有种穿越时光的错觉。
  她想,不会那么巧合吧?
  乐敏心里很诧异,这个巧合的概率有多大?昨晚才做梦今天就见到。更加巧合的是,新娘扔手捧花的时候,她原本没有争抢的意思,那束花却落在她手里,还有另外一只手。
  那个伴郎在手捧花快落在她手里时拦截住了。
  为了结婚后有个好兆头,新娘的手捧花是用石榴花和其枝干制作而成的,在中间位置还有两颗未成熟的小石榴果。
  伴郎笑了下松开了手:“这花,还是赠与你吧。”
  乐敏呆愣住,脑海中又浮现出梦中的那一幕场景,在石榴树下,少年和少女站在其下。突然,那个一脸羞涩的少年郎折下了一支盛开的石榴花,上面也挂着两只小石榴果。
  他把石榴花簪在少女的头上,说:“这花,赠与你。”
  “愿它为你带来美满。”
  【我会为你带来美满。】
  两道相似的声音和话语,梦境和现实中的画面高度重叠在一起,让乐敏一瞬间有些分不清两者到底是真是假。
  现在人祝福别人都是用‘幸福美满’这个词,或者单独用‘幸福’,很少直接拆开单独用‘美满’来做祝福语。
  乐敏轻声重复了遍:“这太巧合了。”
  之后婚礼结束,新婚夫妇送客。
  她来时是搭公交再坐婚车一起过来男方家的,现在天色已经晚了,公车也已经下班。她的好友不放心她一人独自打车回去,就想在现场找个开车过来还顺路的能稍她一段路。
  然后巧合的是,那个伴郎竟然跟她住在同一个小区。
  更加巧合的是,那个伴郎竟然是对面新搬来的邻居。
  在各自回家的时候他突然说了一句:“虽然你可能觉得我这个搭讪很老套,但我还是想说,我好想在梦里见过你。”
  乐敏低头绞着手指:“这份巧合让我心动。”
  在那个瞬间,她心跳的很厉害。第二天又在学校偶然听到几个学生谈论前世今生的话题,她因此就上了心。
  随着相处的时间变长。
  乐敏顿了下,然后轻声道:“我很快就喜欢上他了。”
  她开始不再晚上出门逛街和在办公室加班备课,而是想尽快赶回家。因为那个人的生活很规律,晚上会准点回家。
  如果机会创造好的话他们能在同一时间相遇,并且一起共同爬楼梯回家。
  她是为了减肥,对方是晕电梯。
  他们住在28楼,期间可以独处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乐敏拿起水杯准备再喝一口的时候,被只手阻拦住,她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伸手阻拦她的君戏九。
  君戏九用指尖轻轻碰了下杯壁,乐敏感觉冰凉的杯壁在瞬间转为温热,他微笑着解释了句:“水凉了。”
  乐敏并没有被这神奇的一幕惊到。
  此时她脑子里第一时间想的是,在一次爬楼梯她因为口渴就打算取包里剩下的半瓶冰凉的矿泉水解渴,然后被他伸手阻止,并且在第二天就送她一个小巧能随身携带的保温杯。
  【女孩子,最好不要喝凉水。】
  乐敏端着杯子喝了一大口,温热的水刚好入口。
  “有一天,他突然向我告白。”
  那天她很矜持的说要再考虑考虑,然后回到家之后就像个疯子一样的在床上蹦来蹦去,把床垫的弹簧都踩坏了。
  “我们很快就陷入了热恋。”
  他跟梦里的那个夫君一样好。
  虽然为人不苟言语,不会说很动听的情话,但会竭尽自己所能的对她好。在他‘强势’的温柔体贴关怀下,她的一些坏习惯和不健康的生活规律也因此改了七七八八。
  “在上周,他像我求婚了。”
  “我答应了。”乐敏低下头,有些失神的看看空荡荡的无名指,在一周前,她的手指上还带着戒指的。
  他自己做了烛光晚餐,她取出了珍藏很久的红酒,那晚因为高兴就把一整瓶酒都喝完了。
  那是陈酿,后劲大,很醉人。
  她的酒量很好,还算清醒,看到对方醉了就扶着他去床上睡,期间他各种的说胡话,她有些东西根本听不懂。
  “你救了我,我要报答你,我会陪你一生。”
  乐敏对他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就问了句:“我什么时候救过你?”当时还想,原来他们的缘分早就已经结下了。
  “他酒后吐真言。”
  说自己是狐妖,当年渡劫受伤力量衰弱被迫恢复成本体的模样,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车撞伤。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没人停下来,只有乐敏把他送往宠物医院包扎救治。
  又说:梦是假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前世今生,那场美好的梦是他求南柯蚁为她编织的,想给她一生幸福美满做报答。
  乐敏瞳孔放大:“他是妖怪。”
  她当时以为他是不是小说看多了在说胡话,内容也太玄幻了,什么狐妖,什么南柯蚁的
  就笑着说:“我不信,你变个狐狸让我看看。”
  然后,她亲眼看着对方突然变成了一只狐狸。
  “我当时惊恐的逃走了。”乐敏双手紧握着杯子,“第二天他来找我,我因为害怕就让他离我远一点。”
  之后,他果然离开了。
  君戏九听完了故事,他问:“那么,你的愿望。”
  乐敏陷入了沉默。
  对方即使消失了,他的一切依然留在她心里。前世的梦是假的,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却是真实的。不论喜欢的引子是什么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
  良久,她抬头:“我想问他一句话。”
  她要亲自当面的确定一件事。
  君戏九闻言站起身,拉开窗户,对着一颗大树的后面喊了一声:“出来吧,她想和你说话。”
  乐敏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她就看到开着的窗户窜进来一团白色,是那天她看到的狐狸。
  狐狸跳下窗户,化作一位青年,赫然就是她熟悉想念的人。
  乐敏上前一步,狐狸后退了一步。
  一瞬间内心复杂。
  狐狸看她眼里流露出一抹受伤,顿时有些急切的解释道:“你,让我离你远一些的。”他犹豫了下,又后退一步贴着窗户边的墙根站着。
  乐敏呆愣了下,想到什么后问道:“这几天,你都我身边不远处,是不是?”最近她总觉得他在自己的身边,只是怎么都找不到人。
  狐狸点头:“嗯。”
  原来不是错觉。
  乐敏的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来。
  她冲过去抱住他。
  狐狸有些不知所措,想遵守离得远一些的诺言,又舍不得推开她,急的耳朵和尾巴都露了出来。
  乐敏抬头,脸上带泪,表情却是笑着的。
  狐狸伸手帮她擦眼泪,乐敏的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他耳朵和尾巴一直在抖动:“别,别哭,我离你远一些。”
  说着就想推开乐敏走开。
  乐敏扣紧了双手,语气恶狠的道:“我们的婚礼已经通知了亲戚好友,你突然跑了,到时候我一个人怎么办?”
  狐狸呆住了。
  等理解了她的意思之后,满脸的惊喜,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你还要跟我结婚么?”
  乐敏的眼泪止住了,她笑着说道:“结婚证都领了,请帖也都发出去了,你可不许反悔。”
  狐狸张了几下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抱着乐敏转圈。
  乐敏尖叫,锤他肩膀:“笨狐狸,放我下来!”
  转的太快,她有些晕,想吐。
  狐狸停下来,帮她整理弄乱的头发,他犹豫了下期期艾艾的说道:“梦是假的,不过我会遵守诺言的。”
  乐敏愣怔了下,又想起那个梦。
  她晚年垂垂老矣,在临死之前突然想去看看那颗让他们结缘的石榴树。他的身体也不如年轻时硬朗了,不过还是任姓拒绝子孙帮忙的请求,亲自背着她一步一喘气的走过去。
  乐敏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
  那天的天气很暖和,太阳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
  石榴花开的特别的美。
  等到了石榴树下,她回光返照的站起身,他似乎也想起了那天誓约的情景,折了一支石榴花插袋在她的发间。
  她脸带笑容的抚着发间的石榴花,自我打趣了句:“我已经老了,没有青春年少时戴着好看了。糟老婆子戴红花”
  他打断道:“很美。”
  执起她的手,神色真挚炙热,一如当年那个像她发誓定会让她美满一生的少年郎:“你在我心中,永远很美。”
  “下一辈,我还会去找你,再娶你。”
  乐敏搂着他的脖子:“下辈子,你找我,我还嫁给你。”
  踮脚,吻上那双温热的唇。
 
 
第141章 高坡和平地
  晚自习时分, 庞海过来找君戏九。
  君戏九现在已经不在自习室上晚自习了,而是在一个废弃的储藏室内, 这里只有他和庞海有钥匙, 不受打扰很安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