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 [参赛作品] 作者:楚柒墨(三)

字体:[ ]

 
第123章 彼留之子
  雨下的不是很急,小小的,细细的。
  女童拿着还剩最后一个山楂糖葫芦,一路跟着夏歌,两人淋着雨朝着破庙的方向走。天气暗沉沉的,即将落下白日的帷幕。
  “你是哥哥,还是姐姐呢?”
  女童问。
  “哥哥。”夏歌道。
  “嗯,哥哥。”
  女童重复了一遍,小小的手握在一起,很温暖,她问:“哥哥现在要去哪呢?”
  “去找人。”
  “找谁呀?”
  “找……”
  夏歌的声音,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不远处凄厉的惨叫!
  “哥……”女童的嘴巴猛地被捂住,那双浅灰色的玻璃眼珠茫然的睁大。夏歌僵鬼影迷踪发动,带着女童就窜进了破庙旁边的小树林,两人躲在一处丛林后。
  女童感觉不对,耳边此起彼伏的惨叫和血腥味让人浑身战栗,可是她并不觉得很害怕。
  只是哥哥在发抖。
  天色暗沉,不见微光。
  破碎的肉体,实体化的恶鬼,撕碎人类的恶魔。
  是残酷的盛宴,是漫天血色中盛开的残忍的,通往黄泉彼岸之花。
  漫天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夏歌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屠杀。
  曾经一起乞讨过的小伙伴,此时满身血色,一半的身体被漆黑雾气的恶鬼撕扯开来,迸溅的鲜血染红了破庙外的土地,撕心裂肺的惨叫几乎让人忘记什么是呼吸。
  “救命啊——”
  “啊——”
  他们惨叫着,痛苦着。
  夏歌只能缩在角落里,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无能为力。
  看见别人就这样死在自己眼前,无能为力,真的是,太痛苦了。
  女童感觉,捂住自己嘴巴的手,微微颤抖,松开了一条缝隙。
  因为太过僵硬,好像陷入了什么梦魇中,连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了一样。
  “……哥哥。”楚衣小声的问,“……你看到了什么呀。”
  看见了……什么?
  鲜血,屠杀,带着笑的恶鬼,还有死不瞑目的同伴。
  ……恶鬼营。
  “花。”夏歌蒙上了女童的耳朵,将她抱在怀里,声音柔软, “那边,有很多很多的花。”
  弥漫在鼻尖的血腥气,刺耳的惨叫,还有恶鬼的狂笑隐约可闻。
  但哥哥的怀抱很暖。
  女童顿了顿,随后乖巧问:“……很漂亮的花吗?”
  夏歌声音嘶哑,浑身冰凉:“嗯,很漂亮的花。”
  她抱紧了女童,第一次觉得,真的太好了。
  这个孩子看不见。
  真的,太好了。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
  那群恶魔们结束了自己的屠杀,最后浇上桐油,一把火放上去,毁尸灭迹。
  不远处通天的火光映得漆黑的天色泛起了红泽,连雨水都没办法冲刷。
  很苦。
  舌尖发苦。
  那日老人言犹在耳。
  ——“你只是力所不及。没人会责怪你。”
  如今一片火海,吞噬一切。
  可是,好苦啊。
  苦的都快要哭了。
  有温热的水滴在脸上,女童仰起头,她看不见,听不到。
  但是她知道,一路走来,打在身上的雨是凉的。
  而落在脸上的水,是热的。
  她悄悄的尝了尝。
  有点苦。
  “……哥哥哭了吗?”女童声音小小的。
  “没有。”夏歌轻声道,“我不会哭,就是觉得这花真的太好看了。”
  好苦。
  两个孩子躲在树丛后,在冰凉的雨水中依偎在一起,汲取着对方的温暖。楚衣想了想,小心摘下了手里糖葫芦剩的最后一个山楂,然后伸手摸夏歌的脸蛋,从眉从眼,鼻子,最后摸到嘴巴。
  一手温热的水液。
  楚衣尝了尝,咸的,还有点苦。
  哥哥骗人了。
  楚衣想,只有觉得苦的时候她才会流泪,所以哥哥一定是觉得苦吧。
  夏歌只是怔怔的望着不远处的火光,任孩子冰凉的小手在脸上摸来摸去,自己一动都没有动。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残忍的事情。
  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小手缩了回去,然后一颗裹着糖衣的甜山楂,被小心又坚定的塞到了夏歌的嘴巴里。
  女童塞完山楂,踮起脚尖,稚嫩的臂膀抱住了夏歌的脖颈,软声道:“糖葫芦都给你,哥哥,不苦(哭)。”
  甜腻的糖衣在舌尖化开,夏歌无意识的咬了一口,酸楚的山楂味道弥漫在嘴巴里。
  小骗子。
  那么酸,一点都不甜。
  ——你相信这世上有因果吗?
  夏歌想。
  原来不信,现在,有点信了。
  因为她遇到了这个孩子。
  所以她才能在这里,继续在这条刀山火海一般的路上走下去。
  “……谢谢。”夏歌将头倚在女孩的肩膀上,凝视着远处的火光,哽咽, “谢谢。”
  还好有你。
  火海滔天,血腥味弥漫,两个人紧紧的拥在一起,好像这样,就可以融入彼此的生命,生死相依,此生不离。
  楚衣想。
  真好。
  这个人,现在是我的。
  ——我一个人的。
  兴风作浪完毕的恶鬼们正打道回府,却听到树林里出现了细微的动静。
  像是有人在哭?
  “谁在那边!!”
  = =
  白梦穴。
  “……哥哥?”
  女孩的声音柔软清和,“你在想什么?”
  夏歌回过神来。
  记忆里的一片火光和恶鬼狰狞的面孔被白梦穴的云雾吞噬,所有的痛苦和悲伤似乎都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磨灭的没有半分痕迹。
  白梦穴的云雾依然弥漫,雨神庙的幻境已然消逝,她摇摇头,“没什么。”
  楚衣道:“明明哥哥离我那么近。”
  近到肌肤相贴,呼吸可闻。
  她的双臂慢慢收紧,“……为什么我还是觉得那么远呢?”
  身体的距离连咫尺都没有,心的距离却远若天涯。
  白梦穴的云雾幻境消失了,夏歌背着她:“可能是我们走得路太短了吧。”
  又短,又苦,又痛。
  楚衣想。
  你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该有多好。
  夏歌背着楚衣往回走,走了一段,眼前却多出了一条岔路。
  两条路。
  刚刚走过来的时候是没有这条路的。
  左边的是她们刚刚的来路,沿着一直走会遇见那头绿蛟。右边的路是新出现的,也许是白梦穴的新花招。
  她想了想,走了右边的路。
  楚衣:“不回去吗?”
  虽然有绿蛟在,但是那个洞穴里延申了八条路。
  “不回去了。”夏歌道,“不想看见那头蛟了。”
  楚衣弯了弯眼睛。
  没走多久就走到了头,漆黑的洞穴,有两扇发亮的门,一黑一白,边缘纹着复杂的法纹,显得古朴大气。
  白色的门有锁孔,黑色的门没有,好像一推就能打开。
  夏歌眼里绿光一闪。
  【回溯之门:可以回溯到过去的门,里面有生门的钥匙。】
  【生之门:白梦穴的出路,开门钥匙在回溯之门。】
  左边的黑色的门是回溯之门,白色的是生之门。
  她去推生门,一动不动。
  需要钥匙。
  系统道:“难怪都说白梦穴可以回溯过去,原来回溯之门在这里。”
  夏歌:“什么意思?”
  系统:“进入回溯之门,就可以回溯光阴,见到过去的一些事情。”
  过去的一些事情……
  “怎么才能拿到钥匙?”夏歌问。
  系统:“……这个不知道。”
  夏歌:“……”
  楚衣问:“这是什么门呀?”
  “回溯之门和生门。”
  夏歌伸手要开回溯门:“听说进去就能看到过去的事情。”
  “生门的钥匙在里面。”
  楚衣顿了顿,搂紧了她,轻声问:“……出去的话,梦就结束了吗?”
  夏歌推门的手微微一顿。
  楚衣道:“……别去。”
  过了半晌,她开口:“不,那是另一个梦的开始。”
  黑色的大门被一下推开,一片灿烂的光芒闪烁,背上的人不见了,光影迷离,她一个人出现在了一个阴森黑暗的城市里。
  夏歌仰头望着暗沉的天空和铺着青石板的官道两边的枯树,想,真的是回溯到过去了。
  不然,也不会再次来到鬼都。
  那天,恶鬼营火烧破庙,她和楚衣被发现,一路奔逃,精疲力竭。
  夜夜噩梦。
  她和楚衣躲在了一个小村子里歇脚。
  “我说……这样会有蝴蝶效应吧,不应该被抓走的人被抓走了,不应该被我遇见的人让我遇见了。”
  叶泽不应该被抓走,遇见楚衣的应该是叶泽,不是她。
  系统回她:“存在即是合理,剧情如果因为意外被改变,那就再改回来就好了。”
  她怀里的女童听见了她的自言自语,揪着她的衣服问她:“蝴蝶效应是什么?”
  求知若渴。
  夏歌胡说八道:“蝴蝶效应是一种特别好看的蝴蝶。”
  “特别好看的蝴蝶是什么样子的?”楚衣想了想,“有我好看吗?”
  夏歌苦中作乐:“就是你这样的,你比它好看一万倍,小蝴蝶。”
  死亡和痛苦折磨着她。
  那些天,她梦见过豆豆,梦见过老乞丐,叶泽,一起乞讨过的伙伴,甚至现代面容模糊的父母,还有相依为命很多年的弟弟。
  真的夏无吟。
  “……哥哥在找的人,是夏无吟吗?”
  夏歌:“……”
  女童:“哥哥梦里一直在喊这个名字。”
  夏歌:“……”
  “哥哥有名字吗?”
  “……”
  “哥哥为什么不说话?”
  “……没关系,小蝴蝶会一直在哥哥身边的。”
  “……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