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 [参赛作品] 作者:楚柒墨(四)

字体:[ ]

 
第180章 走投无路
  痛彻心扉,也不过如此。
  但是疼习惯了,也就不疼了。
  顿了顿,他声音低低的,轻轻的,“我无法原谅你。”
  这个声音,像风一般,飘到夏歌的耳际。
  他没有办法原谅她曾经犯下的血与罪,但同样,他也没办法化身复仇的审判者,让自己的剑冰冷的穿透她的心。
  哪怕他清晰的知道,当年向着叶家拿起屠刀的那个人,就是她。
  他曾生在那样高贵的家族,父亲德高望重,母亲高贵温柔,甚至腹中还怀有未出生的弟弟。不过一夜之间,只因为眼前这个人的一句话,一切灰飞烟灭。
  当年的一幕一幕,像是毒,死死的锥在他的心里,日夜纠缠。
  然而,看着她身败名裂,看着她走投无路,看着她一无所有,他觉得难受。
  他知道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也知道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们也曾经把酒言欢,一路扶持,同甘共苦,他为难之时她曾经舍命相救——曾经同样一夜无眠,言笑宴宴,对酒当歌,好不快活。
  然而轻易放过,他又心有不甘。
  痛就痛吧。
  当年的一切,他做不到一笔勾销。
  “就当是我的报复好了。”叶泽抬眼,漆黑的眸子里什么都没有——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要有什么了,“我要揭开所有的真相,不是你做的事情我不会冤枉你。”
  不是她做的事情,不会冤枉她。
  夏歌想,这大概是她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她忽然很想对他说,其实她什么都没做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她想了想,笑了,“然后呢?你还要什么?”
  他死死的攥紧了拳头,眼睛里隐约泛起了热意,“我想要你身败名裂,要你一生流离,要你这辈子都痛苦,要你……”
  “要你这辈子都为你当年犯下的错赎罪!”
  夏歌扯了扯嘴角,眼里一片漠然,“那我要恭喜你了。”
  叶泽自嘲的笑了笑,“恭喜我?”
  她说,“恭喜你得偿所愿,我已经生不如死了。”
  身份暴露,师姐醒过来,也会知道一切的吧。
  不过还好,她已经什么都不求了。
  夏歌想。
  只要师姐醒过来就好了。
  和叶泽说话的时候,她老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
  灼热的,有些贪婪的目光。
  她下意识的抬眼望过去,却看见了毛晴。
  少女望着她,目光忧切温柔,好像在担心她。
  之前那股被人死死盯着的感觉消失了。
  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夏歌却觉得违和。
  她默默收回了目光,抬眼望着和她对峙的叶泽。
  “你说你要揭开所有的真相。”夏歌说,“希望那个时候,你不要后悔。”
  不过,真相那么扑朔迷离,就算说出去,谁会信呢。
  夏歌是夏歌,秦双是秦双,她是她,却也不是她。
  真相……
  也许根本就没有那一天。
  众人像是看戏一般看着这一切,直到一头银发的老人持着棍,慢慢的走了进来。他们的表情才严肃起来。
  闻言,叶泽心里一揪,撇开眼睛,没有说话,慢慢让开了身。
  常蓝躬身,恭声道:“掌门。”
  老人满脸皱纹,一双眼睛却是锋芒毕露,她走到人前,盯着夏歌,声音苍老。
  “夏无吟。”
  是菱溪峰闭关多年的掌门。
  夏歌说:“您叫错人了,我叫夏歌。”
  夏无吟已经被逐出师门。
  沉重的威压陡然压下!
  下一刻,镇魂和天诛绫的威压陡然散发,牢牢的将夏歌护在其中。
  夏歌瞳孔微微一缩!
  地阶高级!
  她现在穿着镇魂,直升一阶,本来也只有地级的实力没有地级的心境,但好在丹术突破了地级,万法相通,算起来总体实力也稳定在了地阶低级,她并不担心叶泽还有其他人能把她怎么样。
  但是面对地阶高级强者——
  上了地阶之后,差一级,那就是天与地,咫尺天涯的差别!
  两只上古衣魅撑在前,生生抵住了掌门的威压!
  除了镇魂和天诛绫,似乎还有一股暗中的力量,将她护下。
  只是夏歌笼罩在两股衣魅的保护中,并没有察觉。
  老人目光一利。
  这是魔教的灵力波动……果然和魔教有所牵扯!
  此子不可留!
  老人冷笑一声,“倒是好本事。”
  夏歌没有说话。
  掌门声音冰冷:“不管你叫夏歌还是叫夏无吟,现在,脱下镇魂,交出掌令,离开菱溪峰,不许踏入半步!”
  闻言,叶泽猛地攥紧了拳头。常念下意识的想要出去,结果被常蓝单手拦下。
  常念急声道,“兄长!”
  常蓝冷声道:“知道我是你兄长,就闭嘴看着。”
  常念:“……”
  夏歌抿起唇,脸色微微苍白,“您这话就过分了,真相如何,不去管吗?”
  恶灵山召唤恶鬼和傀儡的人不是她!
  她虽然并不在意这些非议,但是……
  她也希望,菱溪峰能给她一个清白。
  ……这些且不谈。
  但凭什么让她留下镇魂?
  “众所周知,镇魂是我菱溪峰老祖之物。若你没有被逐出菱溪峰,我自不会强求,但你既已不是我菱溪峰弟子,此物留在菱溪峰自然是理所应当。”掌门声音冷漠,“至于真相……”
  她嗤笑一声,“若你没有勾结魔教,暗修傀儡术,我自然可以去寻找真相,还你清白!”
  夏歌怒道:“我没有勾结魔教!”
  顿了顿,“而且没有证据,您怎么知道我修傀儡术?”
  “哈。”掌门冷笑一声,随手一挥,空间一瞬间撕裂!夏歌瞳孔微微一缩,她感觉到了奇异的波动,指尖上一直隐身的流银戒指一下亮起来,下一刻,撕裂的空中,落下了一根玉笛。
  玉笛摔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到夏歌脚边。
  玉笛温润,玉质中流淌着细细的血色。
  流银戒指的空间竟然被撕开了!
  众人大惊!
  “这不是……召唤恶鬼的那只笛子么……”
  “难道说,夏无吟为了炼成万魂丹,故意放出恶鬼……?”
  “……这太过分了,死了多少人啊。”
  “……”
  也有人窃窃私语,“掌门出关后,裂空手倒是又精进了不少……”
  “……”
  掌门声音淡淡的,“这是召唤傀儡的八荒笛,想必当时去过恶灵山的人都认识——你可还有话说?”
  夏歌闭了闭眼,没再说话——她没什么话好说,只是觉得很冷。
  她虽然是傀儡师,却从未用傀儡术做过哪怕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叶家二百多口人,也不是她杀的。
  她只是借着这具身体,苟延残喘的孤魂野鬼。
  可是没有人会信的。
  信你的人,你什么都不说她都会信,不信你的人,解释一万遍,也不会信。
  毕竟,事不关己的人,只愿意相信他们想相信的。
  一边看着的碧玺很急,她想要站出来说话,但想半天,又不知道说什么。
  掌门敲了敲拐杖,刚要开口让人把夏歌拿下,然而话未出口——
  “真有趣呀。”
  少女的声音轻巧的响起来,“只是因为不是菱溪峰的人,所以,无论真相如何,都不管不顾了吗?”
  夏歌一愣,抬起了头。
  众人目光各异,夏歌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盈盈笑眼。
  是毛晴。
  毛晴出来看她,少女一袭丹枫素衣,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她走到夏歌面前,躬身捡起了地上的八荒笛,放到了她手中。
  八荒笛的触感冰冷,少女指尖蹭过她的手心,隐约温热。
  毛晴的声音,轻柔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这是你的。”
  随后又笑。
  “自己的东西掉地上了,要学会去捡起来呀。”
  ——这是你的。
  她默默在心里说:“你是我的。”
  夏歌拿着笛子一动不动,望着她,不知为何,毛晴的声音明明很好听,她却像是被一条毒蛇缠上了一般,浑身冰凉。
  她说不出话来。
  毛晴——或者说,苏缠怜悯又可怜的望着她,像是在看一只雪地里找不到方向的猫儿,天诛绫被她踩在脚下,她的手轻柔的摸上了夏歌的脸颊,声音轻轻的,“你很难过吗?”
  夏歌动了动唇,却发现自己怎么样也说不出话来。
  毛晴……毛晴不是毛晴……是……
  “你是谁?!”掌门一眼就看出了毛晴的不对,压抑着愤怒,声音冰寒如霜雪。
  “你看上去快哭了。”毛晴的声音轻柔,“告诉我,谁欺负你,谁让你难过了?”
  对于掌门的问话,毛晴却连看都不看,只是望着夏歌,唇角的笑容浅浅的。
  细细的,温柔的。
  前世的夏无双在她股掌之中,这一世的夏歌,也是她的掌中之物。
  只是,上次她放手了,这次,她不会再那么傻。
  是她的,就是她的。
  真好。
  她密密的织网,让这个人走投无路。
  她唯一的信徒,不可以去爱别人呀。
  毛晴轻轻的问,“谁欺负你了,告诉我呀。”
  夏歌一动也不动。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叶泽,又看了看眼前温柔的少女,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太巧了,刚刚好,她从李流那里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真相之后,师姐没多久就被移到机关重重的养心殿,这个人肯定知道她会夜探,叶泽也好像是知道了什么,可是明明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的叶泽为什么突然看破了她夏无吟的身份?
  不,不对,她是夏歌,她为什么要背负秦双的一切,这本来就不是她的错啊,她……
  桃花流水。
  师姐的声音似乎又在耳畔。
  她摸着她的脑袋,眼角眉梢染着温柔。
  她说。
  ——“又长高了。”
  ——“我会长更高的!”
  ……
  她用秦双的身体,偷来师姐的温柔和爱。
  所以……?
  她忽然觉得很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了,她下意识的就想要回头看看,回头看看师姐在不在后面。
  师姐在哪里?在后面吗?她快找不到路了,快牵牵她的手,快告诉她路在哪里,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