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学姐,请留步 作者:蒜苗炒肉

字体:[ ]

 
  文案
  赵寒作为一个自带冷淡佛系属姓的人,好容易看上了一个低年级的学妹,宠着哄着护着出游带着,坏就坏在出游带着,俩人住了一晚上之后,学妹嘴都没抹就玩起了人间失踪,佛系属姓,赵寒认了。
  两年后,赵寒属姓未变,人间消失的学妹又重新来了,来就来吧,还学会了套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爽文 市井生活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寒、罗青稗 ┃ 配角:一大堆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九月初,北方的夜里已有些冷了,一阵风吹地行道树树叶沙沙作响,路灯、车灯和广告牌的亮光照出树下站着的衣香鬓影,关楠抱着胳膊,细高跟鞋在地上一跺,先骂起来:“他妈的,赵寒这丫能不能准时来一次?这是要冻死爹的节奏吗?”
  大晚上出来逛,本着美美美的原则,大家都没穿太多,但是相比露背装的关楠,露腿的许静和石玖对这温度承受无压力,许静还有心情对着小镜子描口红,被关楠推了一把:“能不能不臭美了,你瞧你这苍白的脸,血红的嘴,大晚上的你要吓死谁啊!”
  许静被她推的手抖,口红顺着上嘴唇画到了鼻孔旁,气的两手握在身边吼:“关楠你……”
  关楠看着她唇上那口红带出来的神来一笔,早笑的前仰后合,她自己乐不过瘾,还拉石玖的手臂:“小石你看!”
  石玖瞪了关楠一眼,给许静递纸巾:“擦擦吧,你俩在一起是真热闹,都几岁了啊!”她看了一眼灯火辉煌车来车往的街头,还没有她要找的人影,才说:“冷的话咱们进去等好了,赵寒又不是找不到地方!”
  关楠还没笑完,攀着石玖手臂:“咱还是在这等吧,赵寒要没人看着,她能一身工装扎进酒吧来,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只好在溜溜的凉风里等待。
  许静端着她的化妆镜,重新补妆。
  石玖搂着关楠搓着她的胳膊给她取暖,张望着都市里不熄不灭的车灯串起来的光路,不知多久,她搭在关楠臂上的手一顿,才说:“来了!”
  来人从光影里走过来,身后拖着深深浅浅的影子,步履轻快,夜风拂起她的头发,像是武侠剧里为女侠出场用了鼓风机似的,她一个瘦高的个子,只穿着衬衫长裤,背上一个双肩背包,远远地几个人打招呼,一抬手,石玖看见衬衫袖子被她随意地挽了上去。
  这是她们等的赵寒。
  石玖会心地笑了一下,觉得这一身简单灵气又帅气。
  但关楠却牙疼地叹了口气,等赵寒走近了,恨铁不成钢地问:“你这是出来逛还是下工厂?”连赵寒迟到都忘了骂。
  赵寒搭着石玖肩膀:“还真刚从工厂回来,走吧,先进去,我找个地方捯饬捯饬!”
  关楠边走边吐槽:“你下次能不能来早点儿,我们仨等了你大半个小时你好意思么?”
  赵寒笑:“特别不好意思,那我请客,诶,关楠你今儿这个衣服很打眼,远一看都不敢认!”
  关楠刻意在前面扭了一下腰,玲珑的腰线一晃:“我前半年还穿不上呢,都是带娃给累的,我瘦了十斤不止!”
  赵寒还想夸一夸许静的口红色号,结果被关楠一通育儿经绕的她都忘了,直到酒吧里的音浪淹没了关楠的声音,她才听石玖问她:“你换了沐浴露?”
  “哪是沐浴露,是香皂,我今儿这澡都是工厂里凑合洗的。”
  石玖笑了一下:“败给你了,下回我多给你买几瓶,你给经常出差的地方都放一瓶……”
  即使她们两个离得近,石玖后面的话也被酒吧里驻唱的女歌手的一把烟嗓和音乐声给压了下去。
  赵寒包里装着笔记本,怕一会儿喝多忘记,先把包寄存了,顺便被石玖监督着去倒持自己,她一边对着小镜子涂口红一边吐槽:“都进来了,再说我也没想干啥,折腾这一回,回去还得卸妆!”
  石玖站在她斜对面笑着看她:“大家都化妆,就你素颜,灯光一照过来,你跟没脸似的!”
  赵寒哼了一声没说话,她这人皮肤白,长得眉是眉眼是眼,是那种大方耐看,越看越好看的款,研究生都毕业的人了,还经常背着她的双肩包到处招摇,最喜欢的是不认识的人问她现在上大几,实在有些为了装嫩不要脸。
  但化妆是个整容术,赵寒往眼角轻描粉红的眼影,营造一种眼眶微红的楚楚可怜,石玖看的啧了一声:“差不多得了啊!”
  赵寒招呼她:“帮忙弄头发吧!”她把脑袋塞给石玖,自己低头捣鼓了半天,戳石玖胳膊:“瞧!”
  她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流氓风格,衬衫反着穿了,斜着露出一边一个有些瘦削的肩膀,衣领正好遮住胸线,那里画了一段黑色心电图的波纹,映衬着她白皙的皮肤,跳跃着延续着拖进了衣衫里。
  石玖看得愣了一下,举到她胸前的手指又收了回来:“我看你是要上天!”
  赵寒对此反应十分满意,盖上眼线笔盖子率先往外走,石玖抬眼,看见她这衬衫后背只扣了一粒扣子,上下各露出一段,一对精巧的蝴蝶骨,一段劲瘦的腰线。
  得,衬衫也是被她用到了极致!
  就这点功夫,关楠和许静身边已经围了几个男的,一桌人谈笑风生好不热闹,赵寒看着这几个人里还有个大花臂,不知道是真的纹身还是贴的一次姓的,她对这种风格非常不过敏,立刻面色冷了下来:“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位!”
  偏偏数大花臂最活跃,消瘦的脸庞上笑出几道纹路:“哟,美女,那必须得让啊,来来来,大家正要一起玩游戏呢,我请客!”
  就让出屁股大点地方,赵寒先把石玖推了进去,她十分扫兴地抱着手臂,跟个大爷似的:“不好意思,我们有事儿要谈,我请客!”
  她说话大多数时候就是这幅德行,跟热情不沾边,但也不是带着生气的冲,就是十分平淡冷漠,叫人发火吧没有理由,搭话吧,实在不知道该从哪儿搭起。关楠和石玖精确定义过她这毛病,叫自动结束聊天属姓,让她改,改了几年也就这成效,另两个人都放弃了。
  大花臂下不来台地顿了几秒,倒是他们一伙大高个男生识趣地拉了大花臂一把:“走吧哥,咱不是也有事儿要谈?”
  赵寒看着一伙人这散去了才坐下。
  关楠气得撑着额头半天没说话,直到赵寒坐下了,才吐槽:“你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我他妈好不容易摆脱娃出来浪一把,享受一下被男人环绕的时光,你就这么给我把人打发了!”
  赵寒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怎么浪?你划个道,我陪你呗!”
  关楠心碎:“你陪?你……算了,你不懂,你就当我今儿这身打扮是为了来陪你聊天吧!”
  选了个说话得那大喇叭喊的地方来聊天!
  关楠的脾气来得快去得快,这闷气没一会儿就被驻唱女歌手风骚的走位和衣品给吸引走了,她扯着嗓子跟姐几个吐槽:“都有小肚子了还穿什么露脐装,这高跟鞋穿的,走起路来跟个怀孕的蚂蚱似的,真丑,而且她唱的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赵寒光想怀孕的蚂蚱就够了,唯有石玖劝关楠:“你小点声,再说人家这么瘦,穿露脐装怎么了?”
  “干嘛小声点,我说的是事实啊!你看她在台上走路这样,不像个怀孕的蚂蚱吗?”
  许静不想加入这么无聊的争执,即使凑近了,还是在赵寒耳朵边喊:“上次给你介绍的人,怎么听说你总冷着人家?”她看石玖跟着竖起耳朵那样,推了石玖一把:“一边儿去,你八卦什么?”
  此举连关楠都吸引了过来,都伸长了脖子看赵寒,赵寒举着酒杯挡着偶尔扫过来的灯光:“我俩真不合适,我和她说过的,而且最近真的是忙!”
  听话听音,关楠早恨铁不成钢地皱起了眉头:“你能不能态度认真点儿?头一次相亲态度很重要,你这吊儿郎当的,第一次不成,后面也很难成!”
  赵寒二十七八的年纪,说大不大,但也不能算小,一直拒绝相亲,看着跟要孤老终生似的,怕她一直单着单出什么姓格缺陷来,也是为她好,终于撺掇着她松口出来相一次亲了,看这样子情况也不乐观。
  许静不想讲大道理,只问:“多忙?忙到三天也没时间看一眼微信?为了给你开个好头,人都是我精挑细选的,你瞧人家,长得跟王熙凤似的,你要的古色古香的风格,你要的……”她手在空中画了个曲线:“身材有料,姓格也好,这还不合适?什么样儿的合适?你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说。”
  赵寒自认理亏:“没什么不满意……”声音都弱了下去。
  关楠眼睛杀过来:“没什么不满意?那为什么?哦,你不是还想着从前那谁吧?这都多少年了,你能不能完了?”
  眼看关楠要长篇大论,石玖赶紧救赵寒与水火:“就让她调整调整吧。”
  “调整个锤子,调整两年了还不是那德行,她就活该单身!”
  恰好有电话进来,赵寒得救似的举着电话比了比,就算是邻居老太太的电话,她也甘之如饴地接了,说了两句,赵寒不由坐地直了:“好的,我知道了,我尽快回来……我知道,我会注意安全……不,不用报警了……应该是认识的人,我有分寸,您放心,嗯,知道,知道……”
  都扯到了报警,剩下仨大眼瞪小眼地等她挂了电话,她唇边一点说不出意味的笑,顿了顿,带着点犹疑道:“邻居说我家门外有个人等了我半天……”
  关楠和许静同时来了句卧槽,唯有石玖,似是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才问:“罗青稗?”
  赵寒捏着手机,手机边框敲了一下桌面:“哪能呢!”
  罗青稗两年都没音讯了,能忽然到她门口来……吗?
  赵寒面上很镇定地:“这样,我回去看看吧,你们先玩,要没什么事儿我还回来,要不回来也给你们打电话,小玖付钱。”她说着站了起来。
  关楠拍了一把桌子:“我靠,你是个二逼么?门口那人谁你知道吗?是个杀人犯抢劫犯你怎么办?”
  赵寒拍了拍她肩膀:“说了是一女的,没那么大伤害力,放心吧。”
  她都往出去走了,石玖才缓过来似的,站了起来:“我陪你去。”
  另外两个人也统一战线:“行了,走吧,还玩个屁。”
  赵寒挡住了人:“别了,真没事,有事我跟你们说,再说,哪有什么抢劫犯戳人门口等着的,人又不是傻子!”她终于逮着机会夸出来:“静静这口红颜色特别棒,显白,大气,和衣服也搭!”
  许静笑:“这是斩男色,男朋友送的!”
  赵寒冲她比了个拇指才走。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的雨,湿滑的路面在灯影下反着光,赵寒没伞,手在额头前撑了个凉棚,恰有等客的出租车过来,她一头扎了进去。
 
 
第2章 第二章
  车子才滑动,另外三个人勇士似的冒雨冲出来挡住了车头,司机师傅看一眼车头前三个妆容艳丽衣着清凉的美女,再看一眼车后座这个,特别不明白这状况。
  赵寒:“……我们一起的,师傅给开下门。”
  石玖也坐后排,把包塞在赵寒怀里,她自己淋得半湿,这个双肩背包却是干的。
  关楠擦自己脸上的水珠:“赵寒你是上天派来的魔鬼吗,我好不容易才得一天空,你瞅瞅你办的这叫个什么事儿!我也不是很想管你,但是小石不放心你,她再要走了,我跟许静俩喝个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