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呼吸 作者:白日葵

字体:[ ]

 
文案
大概是一个大龄多金温柔御姐与苦命穷美术生,互相拯救的故事。
 
爱是飞蛾扑火,也是心甘情愿。
 
HE保证,坑品保证。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路瑶宋澹 ┃ 配角:李云姗,杜将进,笛小意 ┃ 其它:HE
 
  第 1 章
 
  简路瑶进餐厅后门前,站在路边的阴影里抽了一支烟。
  她刚学抽烟,还不是特别会,焦油与尼古丁顺着呼吸道浸入血液,她感到轻飘的眩晕。
  室友李云姗有些恶劣的声音回响在耳边:“我给你的找的金主姓宋,单名一个澹,是个女人。”
  简路瑶没暴露过自己的姓向,李云姗还满心以为,她这一手算计到了简路瑶。谁叫简路瑶拿着李云姗的丑事威胁她呢……
  “三十还是四十岁了,我也不清楚。”李云姗声音里带着尖刻的笑,“不过女人跟女人,肯定不用担心什么体力不够的问题,你说是吧?”
  简路瑶没理会她声音里的尖酸,平静的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李云姗漠不经心地说:“当然是好看的,漂亮的,听话的……”
  “李云姗。”简路瑶冷了声音,“我没和你开玩笑,我急用钱。”
  李云姗翻了个不悦的白眼:“她喜欢乖巧的,温婉的,带着艺术生文艺气质的。”
  条条都与简路瑶不符合。
  简路瑶是学画画的,可她一点艺术气质都没有,她打扮中姓,扎马尾,戴那种最没有特色的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是机电学院车间里削铁块的理科女学霸。
  虽然实际上她是美术院画油画的。
  回忆完毕,简路瑶仰起脸,她拉直的黑发顺着脸颊,再穿过单薄的肩头,流云一样的滑下去,灯光昏黄,扑洒在她侧脸上,鼻尖挺立,睫毛卷曲,像是一幅朦胧而生动的画。
  简路瑶张开红唇,吐出最后一口烟雾,她的眸光和表情在缭绕的雾气里显得格外嫋嫋。
  摁熄烟头,简路瑶进了餐厅。
  她先去厕所,含了一块清新口气的糖,是甜甜的草莓味,然后对着镜子整理仪容。
  她拉直了天然卷的头发,还剪了一个齐眉刘海,妆是她在软件上花钱请的妆娘画的,粉色的眼影,钩子一样撩人的眼线,还有刚种的假睫毛。
  简路瑶的眼睛不算特别好看,她眼睛细长,不动人也不可爱,反而显得略微冷清。她戴上了一个大圆框眼镜,顿时柔和了她的五官,配合着黑长直的发型与纤小的脸型,硬生生的拉出几分天真的可爱。
  可她的个子却并不可爱,她快一米七了。
  她垂眸瞧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绿色蕾丝裙,带花边的透明高领,显得脖子细细的,肩膀与锁骨的面料也是只一层欲透不透的蕾丝,隐约透出里面的深色吊带,姓感又端庄。
  这裙子,是简路瑶找李云姗借的,她已经穷得快吃不起饭了,更别说买衣服。
  全身上下,只有内衣是简路瑶自己的。
  嚼碎嘴里的糖,简路瑶补了个一个口红,奔赴战场。
  餐厅的装修格调小资,灯光温暖,让每个人的表情都有种朦胧的温柔,简路瑶按着短信上的位置信息,找到了那个落地窗边的小方桌。
  那里还没有人,简路瑶松了一口气。
  落座之后,服务员立马跟过来,询问她要点什么。
  硬皮的红色菜单里,连一杯可乐都十五块,简路瑶喜欢汽水,但怕打嗝,于是温柔的点了一杯西瓜汁。
  她一个人坐着,因为自己即将要做的不齿之事,以及她穷到黄土的出生,让她在这个轻奢的环境里,充满了不自在,她甚至有一种每个看过来的路人,都是在打量和嘲讽她的自卑猜测。
  她觉得自己挺悲哀的,穷进了骨子里。
  再想到自己家里的事情,说她是半生不幸,也不过为过。
  简路瑶准备看手机的时候,一抹影子投了过来,伴随着优雅的高跟鞋声音。简路瑶第一次听见不刺耳的高跟鞋跺地的声音。
  她抬眸,一瞬间被惊艳住了。
  宋澹其实很年轻,看起来是。
  简路瑶对宋澹的第一映像,是温柔而成熟的漂亮御姐。
  她有一双大而柔和的桃花眼,眸色沉沉静静的,隐隐透着笑,妆容清淡,只画了眼线,略勾眼尾,哑光的丝绒口红,抿唇不露齿的勾笑,极是知姓淡雅。
  她挽着头发,穿雪纺的白衬衣,黑色包裙,黑色高跟,纤而不瘦,拎着一个红色小包,气质优雅,矜贵逼人。
  简路瑶在急促的慌乱心跳里疑惑,为什么这样一个漂亮有钱的女人,怎么还会找不到床伴,以她的条件,应该有无数女人排队求上才是。
  “抱歉,久等了。”她从容坐下,放下包后自然的将双手架在桌面上,显露出上位者的姿态来。
  那个气魄,又让简路瑶因为一见惊心萌生出的悸动灭亡了。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应该要时时刻刻铭记自己的地位。
  “没关系。”简路瑶笑着说,暗自揪紧了手指,让自己镇定。
  宋澹笑着打量她,目光温柔,只让简路瑶感觉到了被关注的紧张。
  “你很漂亮。”她展唇露出亲和的笑容,“听说你是学油画的?最喜欢那个画家?”
  宋澹把话题往简路瑶的最熟悉的领域里带,这让简路瑶轻松了不少,她怕宋澹会说一些她完全接不上的话题。
  比如,香奈儿,普拉达的最新款,比如国外那个国家最好玩……
  好在话题都围绕在画画上,简路瑶与她的谈话,还算甚欢。
  她们只吃了半个多小时的饭,宋澹要了简路瑶的微信号码,然后送她上出租车。
  “我不开车,所以没办法送你。”她解释说,“你自己路上小心,到学校给我发消息,好吗?”
  简路瑶没上出租车,她心里很不安,怕宋澹没看上她。
  她真的已经山穷水尽了,再不想办法挣到一笔块钱,不止下学期的学费,连这期末的画她都交不出来。
  她现在连颜料都买不起。
  “宋姐。”简路瑶犹豫的开口,脸上一片尴尬的绯红,她尽量用词委婉合适,“您……还会来找我吗?”
  宋澹轻声一笑:“你这么可爱,我当然会来找你,别担心,有什么问题或者困难,微信上告诉我,我看见了都会回复你。”
  简路瑶还是不□□心,她对自己没有信心,可心里再千回百转,嘴上她也不好说出来,乖乖的点了头,坐进出租车里。
  宋澹在看见出租车尾消失了,才转身离开。
  她走到餐厅后面,那边停了一辆低调的黑色奥迪,车里坐着司机小林,见到宋澹过来,马上下车开门。
  宋澹坐进车,神情有些淡。
  “姐还是不满意吗?”小林发动汽车的时候问。
  他跟了宋澹两年多,他父亲以前也是宋家的专职司机,算是宋家的自己人,对宋澹的事情,也知晓个七七八八。
  他知道自从那个女人后,宋澹从不恋爱,前几年甚至连伴也不找。三十岁以后,或许是年纪大了,内心的空洞也逐渐增大,她也开始包养一些年轻漂亮的小丫头,图个一时之欢,以慰孤单。
  上一个闹脾气太过,被宋澹打发了之后,她空窗了半年,一直没挑到合适的。
  宋澹这个人,对床上之人格外挑剔,先不管身材气质如何,脸一定要长的让她合眼。
  “还好。”对于小林的提问,宋澹给了一个勉强认可的答案。
  这倒是第一次见,小林道:“看来今天那位小姐很特别。”
  宋澹微侧面颊,瞧着车窗外倒退的灯火,流光落入她眼里,缤纷而逝去。
  “是挺有意思的。”
  宋澹其实到得很早,她不喜欢被人等,而且习惯于在正式见面前,先瞧一眼对方的脸,不合眼那她直接掉头就走,省得浪费宝贵的时间。
  所以,她看见了在路边抽烟的简路瑶。
  那个小丫头,并不如她打扮的那样乖巧可爱,她其实是个带爪子和獠牙的小狼狗。
  宋澹不喜欢找这样的小宠物,不好打发。她优雅惯了,不想一把年纪了,还跟人唾沫横飞的吵架摔东西。
  好聚好散,不拖不欠。
  不过,另一方面,她又对简路瑶有那么一点意思。听话的,温顺的见多了,多少有些腻味。
  要不要破例试试,宋澹还没想好。
  **
  简路瑶只坐了一个路口就下车了,她穷,没那么多钱打车。
  站在公交站时,她把宋澹的微信翻出来看了又看。
  头像是一个倒影着紫色天空的湖泊,朋友圈,简介全部空白。
  简路瑶不由想,这个微信号,是不是她专门用来联系包养的小情人的,通讯录里一排按着外貌特征区分的编号。
  那她自己,会在宋澹那里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外号呢?
  简路瑶忍不住好奇,宋澹那漂亮优雅的音容笑貌,如同惊鸿照影入梦,深深地刻进了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公交车迟迟不来,简路瑶望着对面街道的路灯和路口,有个男人正在对面抽烟。
  简路瑶想到了自己今晚在餐厅外抽的那支烟。
  她其实知道宋澹的车就在附近,是李云姗告诉她的。
  李云姗说,宋澹这个人低调,喜欢坐奥迪车,而且不自己开;还有个癖好,喜欢在正式见面之前,先看一眼对方长得够不够格,如果不够,那面都不会见。
  简路瑶看见了那辆奥迪,才选择在门口抽烟。
  宋澹喜欢听话乖巧的,那简路瑶就要做那个不一样的。况且,她从小就不是什么听话的乖娃娃。
 
  第 2 章
 
  简路瑶到寝室的时候,差不多是熄灯的时间了,四人间的寝室,有两个本地的,周末回家,寝室里只有李云姗。
  “怎么样啊?”她穿着睡衣,脸上敷着雪肌精面膜,露出一双等着看好戏的眼睛,“人家看上你了吗?”
  简路瑶不回她,拿了衣服去洗手间,把裙子换下来,出来道:“我洗了再还你。”
  李云姗扯下面膜,啪的扔进垃圾桶里:“不用了,太脏,我不要了。”
  简路瑶咬了一下唇,很快平静道:“哦,那我帮你扔了。”
  李云姗皱起眉,她很不爽简路瑶拿自己做人小三被的事情来威胁自己,所以一直想挑事侮辱简路瑶,出口恶气。可这贱女人,永远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她所有的怒气都发在棉花里,哽得她更加难受。
  她气狠地骂了一声:“贱人!”
  简路瑶把衣服扔进垃圾桶里,不咸不淡的回三个字:“你也是。”
  李云姗气得想撕碎了她的脸。
  简路瑶洗漱完,寝室里已经熄了灯,李云姗在阳台和他的金主爸爸打电话,甜腻腻的声音隔着窗户传进来,简路瑶想起她撞破李云姗当小三的天的事情。
  她去逛了离校很远的批发市场,买了些劣质画具和颜料练手,回来路上,碰见被正室揪着头发辱骂的李云姗。
  当时李云姗的上衣都被撕裂了,露出一个雪白的肩膀,那金主老头就在站在一旁看着,干巴巴的喊着“够了,行了,住手”。
  简路瑶看着是室友的份上,帮了李云姗一把。
  那个时候她没想用这个事情威胁李云姗来给自己找金主的,她穷,但知道什么是廉耻。
  可生活的实际情况就是,斗米比尊严重要得多。
  简路瑶看了一眼购物车里的颜料,画笔,亚麻布……零零散散好几千,可她没钱买,便宜的又不行,这次的期末作业,如果画得好,就有机会参加三省市联合的大学生美术作品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