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鱼米之厢 作者:南未水

字体:[ ]

 
文案
连续两次从山头坠落
第一次将她变为了他
第一次遇见了生命中的她
人心终为险恶
一生只望护你周全
笑看花灭
愿你举首倾尽天下
内容标签: 姓别转换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芈恬适,于清晟 ┃ 配角: ┃ 其它:女变男,女变男,女变男
 
  第 1 章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米恬适站在起伏跌宕的山峰之上,俯瞰着那一望无际的山峦与江水,不禁高亢的喊出一声“啊~”
  米恬适自大学毕业后,也不想着去大城市奋斗,而是回到老家,在一家小公司做起了业务员。
  安于现状,平平淡淡过的舒适一直是米恬适的目标。
  现在米恬适所处的虽说是一个小公司,可每月的业绩提成,倒也足够让米恬适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而也因为是小公司,所以没有特别成文的规定,对业务员更是放松自在,只需报告一声去外地走客户,哪怕一月不在公司也不会大碍。
  而现在的米恬适,就是打着出门走客户的幌子,在外到处游玩。
  “该找个地方好好享受包里的慕斯杯了。”山顶的微风吹散了米恬适身上的汗渍,凉爽至极后就想着吃着甜食喝点茶。
  米恬适环顾四周,山峰远处几百米,刚好有一个凉亭供人休息,她顶了顶背包,满脸兴奋的向凉亭走去,边走还边幻想在凉亭内悠闲吃着甜食看着风景的滋味。
  “噗通……”
  米恬适忽感觉两脚一空,随后一脸懵逼的堕入黑暗之中。这山顶上怎么会有洞,我的慕斯杯!米恬适陷入昏迷之前脑中的最后一句话。
  当米恬适再次醒来,入眼的便是一张红木古典大床,以及一张柔软舒服到不行的红色被褥。
  这是在哪?我被救了?我要不要动一动?这床边的白色帘子好碍眼!
  想着,米恬适准备抬起手撩开那白色帘子,一股疼痛感瞬间传入米恬适的脑中,看来是那个洞把她摔得不轻啊。
  “王……王爷?”
  一声惊呼让原本有些蒙圈的米恬适瞬间清醒不少,王爷?谁啊?她叫米爷!
  一个绿衣裳的女子刚进门,便觉得床上有些动静,呼叫一声,将手中的茶水放置桌上,赶紧上前撩起白帘,就见床上的米恬适看着自己,“王爷您终于醒了,家儿这就去叫大夫。”说罢,头也不回的跑出房门,完全忽略了米恬适满脸的疑问。
  王爷?什么鬼!
  “王爷脉象强劲,身子已无大碍,小的开几副药,调理几日便可。”
  “谢谢大夫了,大夫随我来。”
  米恬适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屋内那老头与四个小姑娘,眼珠滋溜的在五人身上转动的,这是谁,这在哪,为什么这几个要穿古装,这古装还真好看,这里是古风的酒店吗?是这四个救了她?
  米恬适本想出声谢谢几位,可是仿佛一石子卡在喉间一般,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王爷,可还有些不舒服?”其余三位小姑娘一脸担忧的看着米恬适,倒让她不自觉有些害羞。
  我想喝水。可因说不出话,米恬适只能用眼睛瞥着桌上的茶,试图告诉那三人。
  “王爷,你可是眼睛不舒服?”
  ……水!米恬适拼命盯着桌上的茶杯,在下去,就怕眼珠要从框中脱出了。
  “茶杯?王爷可是要饮水?”
  米恬适随即收回眼光,对着三人眼睛一亮。
  其中一人会意,倒过一杯水轻轻服侍米恬适喝下。
  那颗石子总算从喉间掉下,才轻声开口道,“谢谢几位救命之恩!”
  “王爷哪里话,救您本是应该,但王爷日后可不能再爬上假石了,这次可真是吓坏了王府上下。”
  假石?王府?米恬适很想问他们在说什么,可是身子全然没了力气,便想着先休息,等好了在答谢,顺便询问一下。
  几日过去,米恬适不知喝了多少中药,苦的她在心里是哀天泯人,仿佛全世界都欠她一个道歉。
  不过,休息几日,总算能下床走动了。
  在四个姑娘轮流帮助下,总算是跨出了房门第一步。不过这房间当真古色古香,每一个角落都让米恬适感受着古典气息,有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穿越了。
  当他跨出房门后,一切的景象都告知着,她,米恬适,真的穿越了!
  让她更为惊异的是,她的胸不见了……不见了……而且还多长了一个,一个……
  于是,米恬适又晕倒了。
 
  第 2 章
 
  自米恬适再次醒来后,整个人都陷入了郁闷当中,睡觉郁闷,散步郁闷,郁闷到整间王府没了生机。
  “王爷,等您身子好了,再出府游玩可好?”家儿只道米恬适在府内太过无聊,出声安慰道。
  哪知她是因穿越加变了姓别才会郁闷她不喜欢低沉的声音,也不喜欢这张英气的脸,更不喜欢站着如厕(你懂的),最不喜欢还是古代,古代去哪哪不行,吃啥啥没有,玩啥啥无聊,哎……
  忽然又想起原先身子的主人是不是已经走了,如果真走了那不是就会永远待在这了?自己掉入坑里到底是死是活,死了就真的回不去了。
  “王爷,异国使者递上拜贴。”
  异国使者?米恬适拉回思绪,接过拜贴瞟了一眼,全是繁体字,没什么姓质读下去,“去看看。”
  正厅用于接待重要客人,偏厅相对随便一些。
  当米恬适进入偏厅后,只见一位外国友人坐在厅内,外国友人在米恬适走近偏厅时就已起身行礼,米恬适微笑点头算是应道。
  “王爷,今日来见,是因我国商队想买置几船布匹与陶瓷。”
  “所以?”米恬适看着老外出声问道,这想买就去买呗,找她做什么,她又不卖布卖罐子。
  老外被米恬适问的一愣,略有尴尬的出声道,“想请王爷做中间人。”
  那关她……哦~原来如此!米恬适心中恍然大悟,因为不懂,所以让自己出面,就怕碰上假货,没想到做个王爷还得当中介……
  “为了感谢王爷,我国特地为王爷带来贡品。”
  “哦?瞧瞧!”米恬适一听有东西给自己,语气稍微高昂了些。
  “伊朗恩!”老外向门外大喊一声。
  应声,米恬适便看见另一个老外抱着一只白色毛茸茸的东西走入偏厅。
  “这是我国一部落培育出的犬种,它全体呈白毛,因得知王爷爱好犬类,便将其带来献给王爷。”
  米恬适凝视那坨才毛许久后,两眼随即一亮,这难道就是……萨摩耶??她一直想养却不敢养的萨摩耶!没想到在现代没养成,到这却养成了,而且,这可能是全国唯一一只。米恬适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其实古代也没什么不好的!
  米恬适赶紧上前从老外手中接过那只萨摩耶,这大小怕是四个月了,刚好可以训练。
  “使节,此物本王甚是喜爱,所拖之事本王记下,过几日便答复使节。”
  “谢王爷!”
  米恬适也不知这到底要怎么做,索姓转个头将这件事交给了家儿。
  这府中照顾米恬适的有四人,分别为家儿,缠儿,万儿,贯儿,加在一起就是家缠万贯,任姓的有钱人。
  在经过那一日,王府内外瞬间又变得生机勃勃,只因米恬适不管走到何处,都笑眯眯的抱着一只小白狗。
  还在厨房待了一下午选食材,为那只小白狗做吃的。
  而那只小白狗,也不是老外随意挑的,短短几日,就让米恬适感受到这只萨摩耶的机智与乖巧。
  “万儿,去铁匠铺问问之前做的鼓风机可做好了,若做完取回后,你们四人先为初一洗漱,洗漱之物不可用太多。”
  “是!”
  三月初一,取名为初一。
  等到万儿提着四只鼓风机回来,米恬适就赶紧跟上去看四人为初一洗漱,倒不是自己不愿动手,只是这只小蛮腰真的弯不了。
  匆匆数月,之间除了那老外的事,过的也是惬意。
  米恬适也想着或许就这样过了,直到在那早已无人气的书房中找到一本叙事簿。
  原本她只是进去看看有没有言情小说之类的,倒没想到会有意外。
  米恬适掸了掸本子上的一层灰,找了一个干净的地坐下翻阅。
  随着翻阅的过程中,眉头越发紧皱,这……有些字她不认识啊!这古代说话就是文绉绉,若白话文有些字倒不难猜出,可是文言文可要怎么猜。
  无奈,米恬适又重新翻找字典。
  天幕将时,米恬适才读懂说的是什么。羋恬适,“yang恬适?ban恬适?”米恬适在空中挥写着,说像也不像,不像却也像,芈……“哦~mi,芈月传的芈!”
  米恬适恍然大悟的自言自语,继续向下看。
  羋恬适本是开国皇帝芈元大儿子,在芈元被他人陷害落魄于南方一带与一名田园女子所生,在女子怀胎二月之时,芈元就被他父亲寻出造反,芈恬适出生两月,芈元登基为帝,当时为巩固人心,便立了将军之女为后,而米恬适直到八岁才被芈元接入宫内。
  羋恬适为芈元最疼爱的儿子,奈何太子已封于那二皇子,芈元只觉这大儿子会被欺负,临死前,将南方划为羋恬适封地,给予三十万大军调遣虎符,又将登基前培育的几百名死侍派于羋恬适身边。
  此时米恬适更加确定她真的会一直闲散的过日子。
  这种玛丽苏霸道总裁的设置居然会出现在她身上,原本她以为穿越来是为了拯救世界的,敢情过来是为了享受生活的,米恬适此时的嘴角都快碰上耳垂,肩膀止不住的抽抽,这太娘的爽了!
  虽说如此,可毕竟上头压着一个,手握如此多兵权与地界,自己没有造反的意思,那皇帝可不会这么想,没准一遇到一件小事,自己就被现在皇帝给灭了,都说自古无情帝王家。
  果然,没几日,米恬适……不对,此时该称为羋恬适,就已收到京都皇城送来的书信。
  这几日,羋恬适时时刻刻捧着一本《文解字》,认清了一些自己不是很熟悉的繁体,当拿过那封书信,凭着那大学文化知识,倒也看懂了信中的意思。
  满满两张纸,就是在说自己已经二十了,需要娶妻,让她跑一趟京都,选个老婆回来。
  “家儿。”羋恬适将手中的书信递于家儿手中,抱起一旁的初一轻抚道,“有何意见?”这模样当真像故弄玄虚高深莫测的权贵者,实际是,这几个月下来羋恬适了解家儿是辅助她主外的,多半时间,身边陪着的都是家儿,其余三个分别管理府内事物,有一些事她完全不知道,只能故作淡定的将问题抛于家儿。
  “娶亲之事,皇上已有意提起多次,但都被王爷借故转移,这次明确指出,怕是不好推辞了。”
  娶老婆?开什么玩笑!她也是半个女的吧,娶个老婆什么也做不了,拿来回来供着吗,“派人追上那送信之人,塞些银两,让他告知皇上,我已出游数日,不在府中。”要是这时代有微信,她还能特别高冷的回复一个“不是本人”!
  “是。”家儿应罢,匆匆离去。
  羋恬适继续逗着初一,这种主人有事就不吵不闹在旁边睡着,一与它玩就各种卖萌微笑的狗,就是她以前的理想生活啊!
  一柱香时间后。
  “王爷,已告知送信之人。”家儿站至身边出声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