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火影之南北+番外 作者:百里丶(上)

字体:[ ]

 
  文案
  洗白晓!洗白晓!洗白晓!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全部人物OOC,不管是‘晓’还是其余一众!
  纯粹是发泄之作!不要认真!
  PS!黑雏田,黑宁次,黑鸣人,黑佐助,黑木叶,正派形象全都黑了!!!黑到没边!承受力不好的不要点,不要点,不要点!!!
  黑雏田!!!黑宁次!!!黑鸣人!!!黑佐助!!!黑木叶!!!
  唉,其实我觉得真不是故意去黑,只是形象有些颠覆罢了~
    内容标签: 火影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更木北,小南 ┃ 配角:晓,长门,大蛇丸,带土,晓一众 ┃ 其它:木叶一众。
 
 
第1章 
  宇智波鼬第一次看到更木北的时候是加入晓不到一年的一个黄昏。首领说要最近组织任务不积极,有必要重整一下组织风气,故此将散落到各地的组织成员召回雨忍,准备搞一次团建活动。这样一来,鼬才有机会在加入晓数月之久后得以进入位于总根据地雨忍村。
  和外界传闻不一样,外面说雨忍村连年战乱,百姓民不聊生,鼬做足了小心提防的准备,却没想到进来之后是个格外祥和的村子。村子热闹,即便下着绵绵细雨,街上行人仍有往来,自己这个外来者竟然或多或少受到不少人的尊敬,甚至吃团子的时候倒是受到老板的过多关照,免钱倒不至于,但价格至少打了一半的折扣。
  宇智波鼬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同行的搭档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按照首领指示说的,前往最高塔楼的最高层,鼬瞅着这大概有几十米高的建筑来来回回找了几个圈也没找见电梯,和鬼鲛在唯一的一条楼梯口看了半响,抬步开始爬楼。
  宇智波鼬这一辈子走的最长的楼梯就是雨忍村这个高塔的。
  爬了半个小时,鬼鲛闲着数了一下台阶数,六百多节。就算忍者爬上楼也累的有些气喘的。
  诚然,鬼鲛和鼬都是气喘的。
  鼬爬到顶楼之后,不出意外看到了不少的红云黑袍,意外的是看到有两个人没穿。假装成阿飞的宇智波斑一身黑衣服在角落里耍宝卖萌,然后便是一个女人了。
  一个很让人舒服的女人。
  她在一群红云黑袍的装饰中,一身白衣真的是非常的与众不同,正如那一头如雪的白发。那女人穿着白底浴衣,浴衣下摆处有少许墨竹图案,这白色真的很衬托那头及腰的雪白长发,正如围在颈间的蓝色围巾真的很衬那碧蓝双瞳。
  很蓝,蓝到让鼬想起了多年前有一面之缘的四代,除了那双眼睛让鼬有些挂怀之外,其实她的五官并不出彩,不过当它们柔和在一起的时候,反而是看上去让人觉得比较舒服。
  如果说别在腰上的双刀证明她不是一个弱女子的话,那么挂在腰侧的雨忍护额就证明着她的身份。
  雨之国叛忍?不,新雨之国的忍者。
  这位新雨之国的忍者在晓团建的时候在这里干嘛?显然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鼬一个人的问题,也是鬼鲛的问题。
  而且,这个一看便与此处格格不入的女人,正坐在靠近塔楼边缘的木箱上,手举一听啤酒和组织里脾气极为不好的男人坐在一起。大概这个脾气不好的程度到了只要一不顺心就杀人的地步吧。
  角都,相谈甚欢,且言语是向来不曾多言的角都。在宇智波鼬的印象中,某次和角都的任务途中,对方至少有三次对自己动了杀机,当然几次交锋未分胜负,若非自己确实够聪明机灵只怕自己可没命爬这六百多节的楼梯。
  “来了。”赤砂之蝎的声音一如既往轻微且富含童音,据说他在十五岁的时候将自己改造成傀儡,而后容貌音形皆停留在了十五岁。
  算的上和善,只能算的上是正常?大概……
  这句来了,顶多算是对于后生晚辈的招呼,蠍根本没有想着得到回答,又或者说是不在乎一个十三岁小鬼的回答,径自走到角都二人身边,自然而然的从一个便携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从那易拉罐外面的湿度看来,应该是凉的,唔,便携冰箱里面应该含有大量的冰。
  鼬仔细观察这个平台的情况,刚刚过于专注那个女人以至于忽略了眼前的情况。与其说这里是天台倒不如说是未完工的顶楼,至少四面八方都是开放的,只有几根柱子支撑上楼上可以挡雨的厚重楼板。面积大概有四百来平,算不上太大,却也算不上太小,除了少许的积水之外,还有一些木箱子摞在一起的木台。就像是角都和那个女人坐着的那个。架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什么武器凶物,是个炭烧架子,上面烤着不少的肉类,蔬菜也不少。角都说着什么的时候,还不时的用夹子翻弄着烤板上的肉类。
  所以说,晓的团建是露天烧烤么?
  “呦吼~蠍大叔,我回来啦,嗯!角都先生,这种辣椒成不成?”
  声音未落,骑着大鸟的迪达拉浮到了空中,鼬回想起了那六百多节台阶,面色极为不好。
  “啊,你们也来了,最后一个到的,收拾垃圾,嗯!”
  迪达拉还算是热情的打着招呼,鼬脸色更不好了。
  鬼鲛耸肩,为了不失名为叛忍的面子,硬是硬着头皮说了一句不大那么好听,且讽刺意义十足的话。
  “真让人大开眼界,晓这么悠闲么?”
  露天烧烤什么的,鬼鲛这辈子都想不到让人闻风丧胆的晓组织是这么不体面的人。好歹去个烤肉店,他们又不是花不起钱的人。
  “别装B,吃。”
  蠍说的,而且说得也不是那么好听。不过行为倒是友善,他递来了两瓶啤酒。
  鼬刚要去接蠍递来的啤酒的时候,对方又收回去了,结果只有鬼鲛拿到了啤酒。鼬脸黑了,而后递到眼前的是风靡忍界的酸橙汁,据鼬所知,味道真的不是一般的赞。
  “这小鬼成年了吧。”角都这么说了一句,刚把熟了的肉挑到不是那么热的烤架上,迪达拉顺手就夹起来塞到嘴里,还含糊的说,“没呢,比我大一岁,嗯,唔,好热。”
  “是么,吃不吃辣,你们两个?”
  角都这话是对后来的鬼鲛和鼬说的,鬼鲛表示无所谓,满满的烤肉,不是他所爱,也不是他所厌恶。鼬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些好,于是说,“无所谓。”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迪达拉把买来的辣椒粉倒了一半在烤板上。和辛辣油腻的烤肉相比,鼬更喜欢清淡点的东西,幸亏来之前他吃过团子了。
  说是一一落座,却也是没什么座可以落的,无非就是递来几个木箱子,围着烤板前坐下,挨得很是紧凑,若是不然怕是坐不下这位置。唯一有些空隙的就是坐在角都旁边的那个女人的位置,在她右侧还有些许的空位,只是在她右侧的蠍,好像并不大愿意再坐过些。
  鼬发现众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一点都不凶煞恶神,也一点都不像叛忍,他们鲜少聊任务,不过这也对,每一组都在不同的国度接受的是不同的任务,若说是机密也是不为过的。提及的多是一些趣事,一些有意思的战斗,一些看似有趣的恐怖活动?或许是该称之为恐怖活动的。
  晃神之际,鼬便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抬眼望去,看到的便是那看上去极为舒服的女人。她搁下了手中的啤酒,在对自己比划着什么。从动作上看不是什么机密暗号,倒像是手语。鼬自认为精通多种暗号,但是对手语确是有些不懂。
  “说起来,你是谁?”替鼬问出这话的是鬼鲛,晓的成员他全都见过,但是没听说过组织里还有一个哑巴实习生。
  “对了,还没给你们介绍呢。”蠍说,看向女人道,“干柿鬼鲛,雾忍忍者,宇智波鼬,木叶忍者。”他说完看向二人,又说,“雨忍忍者,更木北,算是组织的实习生吧。”
  更木北……更木……一个不怎么好的姓氏。
  鼬想,微微点头,垂下眼睑,面上无甚起伏的说,“多多指教。”
  “有意思。”鬼鲛说,然后自然而然的问,“更木能成为忍者么?”
  更木北微楞之后,立刻便笑笑点头,又开始比划着什么的时候又想起来眼前的二人并不懂手语。刚欲拿出纸笔,便听角都说道,“我给你翻译。”
  更木北点头,一通动作之后,角都如实解释。
  “机缘巧合吧,发生了很多事儿,现在雨忍村是可以的。”角都说着的时候看向鼬,问道,“她问你没胃口么?怎么不吃?”
  鼬一怔,没想到角都,不,或者是更木北如此一问,然后撒了一个不是很成功的谎言,“不是,等凉一下再吃。”
  烤熟的肉早就被挑出来的,如果再凉下去就真的不好吃了。
  更木北的表情是有少许变化的,不多不少真的只是一瞬,鼬自知失言根本没敢去看更木北那堪比四代火影的碧蓝双瞳,故而也错过了那一闪而逝莫名情绪。但是鼬不会察觉不到来自于四面八方的视线,那种被注视着的感觉透着一股子的怪异,让他想忽视都不行。
  “嗯?你干嘛去?”蠍如此一言问的是更木北。更木北摇摇头,晃晃啤酒简单比划。
  ——你们吃,我等下再吃。
  角都和蠍面面相觑,迪达拉手语还没有厉害到能看到这种单手‘缩写’疑惑的问,“蠍大叔什么意思,北姐你干嘛去?”
  “没事儿。”阿飞说了一句,他倒是没吃就是坐在一边举着一听啤酒,等他喝酒的时候就扭头向后,看上去像是极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的样子。
  更木北笑着摆摆手,晃晃手中的啤酒确实不再表示什么。
  迪达拉仍是不懂,扭头看向蠍,刨根挖底的问,“北姐刚刚那是什么意思啊,手语还能单手玩啊,我还没看到单手呢。”
  “她说等下再吃。”蠍简单的说,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鼬,并未多言。
  鼬以为自己会受到多少的为难,但是事实上并没有。只有角都一边烤肉的时候一边说了一句,“你们木叶在意这事儿?”
  “谁不在意。”鬼鲛说了一句。
  蠍想说一句雨忍村,瞄了一眼站在远处倚在天台边缘看雨的更木北又把这话咽下去了,换成了别的。
  “你们血雾里有么?”
  “有几个。”鬼鲛说,灌了两口啤酒缓解了口中的辣感又问,“你们村有么?”
  “有。”蠍说的干净利落,然后又补充道。“没别的意思,说句公道话,无聊的世俗观念而已。”
  话题沉重了些,至少这并不适合在吃露天烧烤时候该讨论的事儿,蠍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晃晃手里的啤酒说,“算了,喝吧。”
  “啊,先烤蔬菜还是先烤海鲜?”
  “海鲜吧,角都先生很擅长料理啊。”鬼鲛说,阿飞连忙点头,十分赞赏的说道,“角都先生可是做了几十年料理的男人!”
  其实鼬是想说一句,他没有别的意思的,他也不歧视贱民,木叶也没有贱民的,还想说一句生命是平等的,只可惜这远离了沉重气氛的露天烧烤,他还真不好意思再把那股子压抑气氛勾回来。
  ……
 
 
第2章 
  管理层在团建活动上晚到一会儿并不算什么不合适的事情,鼬看见小南上来的时候,更加不开心了,因为作为管理层也没爬那六百多节台阶,纸翼震动,在双脚落地的时候,查克拉纸尽数没入体内,动作利落优雅,真不愧为天使大人。
  “你们也来了,吃的还习惯么,角都的手艺很棒的。”小南说,少了往日的清冷,多了几分柔软,至少在鼬看来,当日加入组织时看到的小南和此刻的小南两相对比一下像是两个不同的人。不管是搭在肩上的手臂,还是颇为靠近的身体,都熟络的让鼬有些不习惯,就算是在木叶的时候都没有人敢对他做出这种举动。鼬是想说点什么的,鬼鲛也是这样想的,但是面对上晓的管理层,不管是鬼鲛还是鼬都有点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