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火影之南北+番外 作者:百里丶(下)

字体:[ ]

 
第140章 
  温润少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暗红头发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为雪白。猩红鼻血淌下,咸腥了唇舌。
  这是术发动的过程,当绿光完全没入已经死去多时的卡卡西体内之后,长门松开了结印的手。
  鲜血就此咳出,身体虚弱到连站立都是不稳。
  撑住他身体是更木北,而后源源不断的查克拉涌到了长门体内,来自于更木北也来自于小樱。
  小樱见识了超越S等级的禁术,也见识了一个人的复生。死寂的胸膛逐渐开始起伏,冰冷的身体慢慢有了温度。
  只是未醒。
  长门拒绝了小樱继续输送查克拉的动作,喘息的说道,“你,你先治他,我,我没事,他失血过多,即,即便用了轮回天生,若不治疗,也,也活不过来,我,休息一下便好。带土,给,给我查克拉,小北,你停下。”
  “好,好好。”
  带土忙不迭的说,抬手间大量的查克拉输入长门体内,轮回眼之力再度发动,以极快的速度吸收着属于的带土的查克拉。干瘪的身体在逐渐充盈,消失的力气,也缓慢恢复,只是除了那一头不再鲜红的头发。
  一直到带土冒出了汗,一直到以他精十的量都有些气喘,长门吸收的动作才就此停下。底气恢复了些,身体也有少许恢复,只是发仍旧似雪。
  “能不能活就看卡卡西的命,轮回天生虽然能复活死人,但是不代表身上的伤口也能完全恢复,若是来不悉心救治,照样会死。”
  长门说,虽不至于气喘,却也说着需要架住更木北的肩膀才能勉强站立。
  小樱点头,极为认真,“我知道了,我会全力救治的。”
  长门不再说什么,只是架着更木北,淡淡的说,“走吧。”
  更木北不言,更木北撑着他的身体转身向外。带土红了眼眶,看着那头雪白愧疚万分。
  “对不起,还有,谢谢。”
  对不起是因为弥彦,谢谢是因为卡卡西。长门回想从带土假冒宇智波斑开始到现在的,这个人在自己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后,无奈至极。
  “闭嘴吧你,我不想听你说话。”
  门关上的时候,长门是道了一声长叹,叹的是这后遗症着实厉害,叹的也是这逆天之力确实不好驾驭。尚未来得及自嘲几句,入目的便是冷清站在一侧的小南。
  长门呼吸微滞,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更木北也看见了,也停下了脚步。
  小南面色无恙,一双眼睛古井无波,任谁都看不出起来其中异样,正如此时此刻不管是更木北还是长门都无法看出她心底究竟埋藏着什么样的怒火。
  “小南……”
  步履虚浮,身体沉重,若说虚弱至极也是不为过的,哪怕这声音也不过是外强中干。
  “我——”
  数个小时之前还信誓旦旦的对她说,带土沦落至此是活该,他绝对不会去救的,数个小时之后,轮回天生释放成功,换来的是长门虚弱无力。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
  小南说,冷漠上前,搀扶起虚弱冰凉的身体,缓步前行。
  长门闭口不言,更木北抿嘴,开口小声道。
  “小南,长门也是——”
  “你也给我闭嘴。”
  长门,“……”
  更木北,“……”
  ……
  其实卡卡西所做的选择,堪称微不足道,六代火影希望卡卡西能够告知他知道的关于宇智波带土的所有情报,甚至六代火影还怜悯他,准许他不用参与围剿宇智波带土的行动。但是旗木卡卡西给出的答案是自戕。
  只有他死了,才不是背叛木叶,背叛火影的命令,也只有他死了,才不会背叛带土。
  不过真没必要如此,就算他旗木卡卡西把带土的情报全都告诉了六代火影,以带土之能,六代火影也奈何不了他,不管埋伏多少暗部也不管用,在绝对强大的敌人面前,人数根本没什么意义。
  但是卡卡西誓死不说。
  更木北想起了多年前自己曾经问过卡卡西关于带土的事情,那个时候的他,也是誓死不说。
  “卡卡西前辈是一个很有厉害的人。”对于卡卡西的行径,鼬是如此评价的,而后他对小樱伸出了手。小樱脸上一脸挫败,从狗头钱包里掏出了十两递给了鼬。
  更木北一脸困惑。
  “我和他打赌,佩恩会不会救卡卡西老师,他说会,我说不会。”
  鼬美滋滋的把十两塞到口袋里,然后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棒棒糖塞在嘴里。小樱为了报复鼬此刻的小人得志,非常粗暴的拔了给鼬输液的针管,细小的血珠溢出,鼬满脸都是委屈。
  更木北,“……”
  是她错觉么?这小丫头怎么越来越熟悉习惯晓的生活了,长门到底给她说了什么?不对,他们竟然拿这件事儿打赌,这样更木北很气愤。抱臂,冷看二人,开口,威严无比。
  “你们是很期待佩恩为了救一个木叶人而身负重伤喽?”
  小樱气息微凝,这问题实在刁钻,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鼬十分诚恳。
  “从我的角度来看我希望佩恩能救。毕竟对于我来说,卡卡西算是我的前辈。若思换位处之,我不会救。”
  小樱听得云山雾罩,不过没忽略给鼬的针孔上抹消毒水的动作。
  更木北觉得他说的倒也有道理,如何反驳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若是就此说起别的,又觉得这口气真是有点不舒服。
  “半身力量换一个卡卡西,我觉得不值。”
  鼬摇头,坦言道。
  “对于佩恩来说,救与不救不是值与不值的概念。往大了说,是放下仇恨的开端,木叶之于佩恩是痛苦,他既然能救卡卡西,那就证明过往当真烟消云散。”
  鼬果然坏掉了,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更木北想。
  “一天到晚想这些有的没的,能不能想点正事儿,你这病还有多久能治好?”
  “那得问她。”
  鼬说,一指小樱,笑的甚为调皮。
  小樱对此表示,“再治个两三年吧,少用万花筒,还有你,北姐,问别人前先问问你自己,你现在在凝聚百豪印,不要随随便便用光查克拉,这对你的身体只有负面影响,练不成不说,还有可能会恶化你的病情。”
  提及病体,小樱异常啰嗦也异常‘凶残’。
  更木北‘虚心受教’,为了避免让她念上一个下午,又马上问了别的,“佩恩的身体你看过了么,没事么?”
  小樱摇头。
  “无碍,查克拉透支,恢复几天就好,我给他开了药,至于折损寿命的事情,需要长期观察,你放心,旋涡一族的体质极为顽强,据书上记载,旋涡一族人柱力在尾兽被抽出来之后还能存活一段时日,这样的禁术对那一族的副作用也会相对减弱。”
  如此便好。更木北想,又多问了一句。
  “卡卡西呢?”
  “卡卡西老师失血过多,不过伤口已经处理过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能醒,也没事。”
  这么说着的时候,小樱拔掉插在更木北手上的输液管,更木北的治疗进入了第二阶段,小樱尝试给她注射些合成药物中和她体内的毒素,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目前还没有出现排异反应。
  “对了,我现在手上没事儿,让他们得空来我这里做体检。”
  小樱如此说,更木北倒是有印象长门让小樱给众人做检查的事儿,不过看来这个任务的推进效率实在是不高。以更木北对他们的认知去推测这项任务的展开,她觉得小樱大概这辈子也等不到晓成员上门做体检。
  嘛,算了,反正那是小樱的事儿。
  “有机会会说,还有小樱,虽然卡卡西一事儿耽误了行程,但是要不了多久,晓就会攻入木叶,你怎么想?”
  记录数据的手顿了一下,一闪即逝而后是正常自如。
  “我会去的。”
  唔,其实更木北真的很好奇,长门到底给她说了些什么。
  ……
 
 
第141章 
  尾兽被流放之后,或许这个世界上查克拉最多的就是被称为无尾尾兽的干柿鬼鲛了。长门在把他‘吸’干了三个来回之后,因为施术之后的不适感总算是撤底从身体里消失。只是这满头白发,很让他头疼,顶着一张娃娃脸却生出了满头白发,这违和感让他接受起来很辛苦的。
  “现在觉得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
  小南说的冷嘲讽热,这种态度持续了数日,长门十分能理解,不怪她甩脸色给他看,是他自己前脚刚保证绝对不会救,后脚就啪啪啪的打脸。换做是他,他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心情的。
  不过就算小南这样说,还是把加了补药的浓汤盛给了长门,当然更木北也没有少。
  长门决定默默喝汤,什么都不说,更木北也决定默默喝汤,虽然她没有在此掺和一脚,但是‘知而不报’在小南看来就足以打进十八层地狱。
  唯独舍人一脸呆萌,完全不在状态。他体内银针已经被拔出,之前在木叶受到伤业已修复,只是那八根锁针尚未取出,月亮之上多数工具都需要查克拉催动,无法提炼查克拉的舍人可以说连家门都进不去,故此也只能在雨忍逗留。白天找香磷和水月他们玩,晚上和长门住在一起,舍人乐天派的姓格,哪怕是失去视力和查克拉,也仍旧乐天。对于晓在发生着什么事儿,对于外界的腥风血雨,木叶的暗流涌动,舍人一概不知。
  “南姐你生气啦?”
  冤有头,债有主,惹恼小南的是长门和更木北,舍人活的完全不在状态,但是这不影响小南的迁怒,只是瞅着连眼睛都没有了的舍人还能笑的这么心大,那迁怒的成分实在是发泄不出来。
  “我生什么气?有人自己作死,关我什么事儿?”
  舍人不是很懂,想要深究的时候,长门还是小声的说一句,“别废话,喝汤。”声音极小,可是在家中的餐桌上就这么点地方,就算再小声,该听见的人也还是能听见。
  诚然小南气息一凝,长门连头都不敢抬,大口喝汤。
  好吧,是他错了,他不该前脚骗完小南,后脚就去救卡卡西,至少也得等隔一天再去不是?
  更木北觉得这气氛实在是压抑,其实在带土把卡卡西带回来并嚷嚷着要救他的时候,更木北就有预感,带土会求长门用轮回天生,她只想到了长门会把眼睛借给带土,但是没想到长门会决定亲自救他,这一点确实出乎她的意料,不过事已至此,再继续深究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故此,更木北决定发挥一下自己的作用。
  伸手拽了拽小南的衣袖,更木北表示。
  “你,你要不要喝汤?”
  小南,“……”
  长门,“……”
  长门知道更木北不会哄人,但是他万般猜想也没想到她会说这话。这说话水平的,还不如是个哑巴呢。
  小南觉得自己没被原地气爆炸真是她脾气太好了。甩袖离去,房门应声而关。
  “嘭!”
  舍人大气都不敢出,客厅静默几秒之后,长门无奈的笑出了声。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更木北挠挠头,没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在她看来,生气了就要换个思路不要去想让自己生气的事儿,那便好了,可是……好像现实不是这样的。不过既然如此,稍后再哄也没什么的。小南不是一个不分轻重的人,更不是一个在这些事儿上无理取闹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