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伊人千面 作者:茕语

字体:[ ]

 
  文案
  【高岭之花×蒂花之秀】
  蒂花之秀纪灵语,天生放纵不羁爱自由,直到遇见高岭之花伊绵——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不为人知的杀青宴当晚——
  纪某:我喜欢你!
  伊某:……入戏太深?
  纪某:对不起,我重来一遍!
  伊某:哦。
  纪某:哦你个头!再哦我就要亲你啦!
  伊某:哦?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娱乐圈 职场 时尚流行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岭之花伊绵、蒂花之秀纪灵语 ┃ 配角:霸王花任晓忆 ┃ 其它:
 
 
第1章 火锅
  古朴的房间,几乎静止的时间,两人无言相望。
  一个五官清俊,长发高束,一身素锦白袍,未施粉黛,眉眼却冒着几分灵气。另一个五官精致,一身墨绿渐染的长裙,外罩金羽大袖衫,端的是清冷矜贵。忽然,自持身份那个率先动手,只见她冲上前,一掌打破这份沉默。这一巴掌,快准狠,她脸上的犹疑不定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惶恐。
  挨打的当场愣住,打人的哭得梨花带雨:“慕容鋆!你个骗子!本公主不仅要休你!还要叫母后来吞了你这破山头!”
  “翠儿,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翠儿公主连说三遍,心意已决,挣脱对方的纠缠跑到窗前,“慕容鋆,你一定会后悔的!”说罢,她纵身跳出窗外。
  “不——”
  ·
  “哎呀!”
  窗下传出一声轻呼。
  ·
  “卡!”
  纪灵语从窗口探出脑袋:“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伊绵红着脸,站起来时好不尴尬,“我好像扯坏裙子了。”
  纪灵语趴在窗口,忍不住损她:“你这就叫现世报。”工作人员陆续走过来,她指着自己的脸同他们告状,“你们看看伊绵下手多狠!”
  一个工作人员笑:“打是亲骂是爱。”
  纪灵语招手:“你过来,我爱你一下!”
  工作人员乐呵呵走上前。
  “哼,我爱翠儿,我才不爱你。”纪灵语一手推开。
  ·
  服装老师Anne过来检查服装,伊绵担心戏服出问题,提心吊胆的听着。
  Anne上下检查一圈,提醒伊绵:“你平时要注意袖子,袖子长,右边已经划丝了……还有裙摆,刚才裙摆卡到窗户,你看……”伊绵顺着Anne的手看过去,窗户的关合处果然卡住半片羽毛,“羽毛掉了不好补的,掉完就秃了,你要爱惜自己的羽毛。”
  “对不起!”
  “下次注意。”Anne见伊绵态度端正,好感倍增,“你戏不错,能给你做衣服我也很开心。”
  ·
  纪灵语走出片场,回来后,拿着不知从哪找来的创口贴和酒精球,伊绵手破了,忍着不说,纪灵语摇头:候场也是候着,处理伤口的时间总有吧。
  “手。”
  伊绵感动的泪汪汪:“我下次一定跟导演申请给你借位!”
  “吻戏?”
  “打脸借位!”
  “我还以为你说吻戏。”
  “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伊绵一本正经的说着,反应过来纪灵语才是一本正经在胡说八道,红着脸笑她:“纪灵语,咱俩根本没有吻戏好吗!”
  “会有的,都会有的。”
  纪灵语酒精消毒完毕,开始贴创口贴。
  “疼!”伊绵猛地缩回手。
  “下次疼要说出来。”贴创口贴时,听到没有吻戏,纪灵语稍作惩罚按了几下,“疼别忍着,你不说谁知道?”
  “你不单身谁单身。”
  “……”
  ·
  画面回放,王导对着监视器不断摇头:“我觉得不行。”
  “窗户太小,导演。”
  “你动作太丑。”王淼嘴上毫不留情。
  面对面地,王导亲自对伊绵示范起来,“背要躬起来,‘啪’展开,明白吗?”王淼的双臂健美有力,伊绵默默模仿他的动作,结果又被训斥,“不是叫你跳舞,用力!我要‘啪’一下,展开的那一瞬间,定住!你明白吗?你要飞出去……对!定住。”
  伊绵模仿了几下,茅塞顿开:她之前大概演的像只胡蝶,优美有余,力量不足,怪不得感觉怪怪的。
  “可是导演,我的手会打到窗户……”
  “肯定会打到窗户,窗户就这么大。”王淼转身,指着镜头那扇窗的方向比划着,“为什么不走门,因为你要从那里冲出来,管它窗户不窗户,‘本公主管你窗户不窗户,想飞哪就去哪’,你能明白吗?你现在演一只鸟,飞是你的本能,明白吗?”
  导演好凶,伊绵有点懵:“差不多明白点。”
  “这个窗户小,你胳膊又长,肯定会打到,但我就要胳膊长,你明白吗?我这么矮我过去演也会打到,谁在那‘飞’都会打到……你怎么保护自己是你的问题,我就要一个冲破的姿态,你得给我演出来。”
  ·
  伊绵忍着委屈,提着裙子跑回到屋子里,准备重新跳一次。
  “我的翠儿。”纪灵语来到窗外,“导演叫你出来,窗户太小。”
  “哦。”
  “加油!翠!”纪灵语双手比心,立于胸前,左眼一记wink杀。这招虽烂,但纪灵语生动活泼的小表情为之增色不少,让伊绵成功破涕为笑。
  ·
  当服装老师抱着一个大家伙走过来时,伊绵笑容僵在脸上。
  “哇——”纪灵语一旁发出惊叹。
  服装老师抱着两块巨大的金色的羽毛翅膀,一路金光闪闪,闪到人眼花,伊绵背上它们,心态又崩了:“这……也太沉了吧。”
  如果按导演方才说的去表演,那“飞”起来可真不是件轻松的事。
  纪灵语比心:“加油!我的公主!”
  导演喊开机,伊绵一个深呼吸,迅速进入角色状态,过,无论如何这条也得过!
  ·
  白天的拍摄结束,伊绵筋疲力尽,好在夜戏没她,可以早点回去休息。纪灵语留下来拍夜戏,她独自回到酒店,饭也不吃,衣服也没脱,直接躺床。
  武戏还要拍两周,这才第一天,真是要了老命。
  ·
  不知睡过去多久,伊绵猛然惊醒:糟糕!忘卸妆!
  腰背一阵酸痛,她勉强抬脑袋一看,洁白的被褥果然被留下一抹口红印,还有一些粉底……啧啧,臂膀酸楚,伊绵从兜里掏手机都费劲,打开屏幕一看,微信消息蹦出不少,大都来自一个人。
  竟然睡到晚上八点了。
  纪灵语·慕容鋆:
  -过来吃饭不?今天导演请吃大餐
  一堆食材的图片刷屏,还有锅和底料,竟然是火锅!
  纪灵语·慕容鋆:
  -接电话
  -???
  -你不会真的睡了吧??
  伊绵肚里馋虫动了,可她的身体不允许她起来,见对方发消息的时间是一小时前,她懒懒地回语音:“你们都吃完了吧……”
  纪灵语秒回:“快来呀!刚吃!”
  一堆图片刷屏,看样子食材竟然比刚才还多,摆了两个桌。随即还有一段视频,镜头正对着咕咕冒泡,火红鲜艳的锅底,只听纪灵语的声音从视频里传出来:“今天和隔壁剧组联谊——”
  绵绵:
  -隔壁剧组?
  纪灵语·慕容鋆:
  -咱们导演和《校花》导演是同门师兄弟
  -你来不来?我给你占着碗呢
  绵绵:
  -你吃吧,你多吃点
  -威亚吊的我难受,吃不动
  纪灵语·慕容鋆:
  -你太弱了
  绵绵不甘示弱,迅速回了一个自己的鎏翠表情包,配字——本公主看你是想挨打!
  纪灵语·慕容鋆:
  -哈哈哈哈哈哈
  伊绵起身开始卸妆,手机屏又亮起来。
  纪灵语·慕容鋆:
  -叫声爸爸,给你涮点肉回去当宵夜。
  绵绵:
  -???
  纪灵语·慕容鋆:
  -开水!
  绵绵:
  -[爸爸,是我啊.jpg]
  纪灵语·慕容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乖
  伊绵洗完脸,拍水乳,纪灵语又发来第二段视频。镜头里,她拍了拍自己的碗,接着镜头上移,快速拍下对面的人。
  纪灵语·慕容鋆:
  -看她装
  -你到哪了?
  绵绵:
  -谁?
  纪灵语·慕容鋆:
  -醒了?
  -酒店离药房不远,我回去给你买点膏药吧
  伊绵打开手机地图搜了一下,药店并不远,才1.6公里。
  纪灵语·慕容鋆:
  -卧槽,发错人了
  打开聊天页面,纪灵语已经撤回视频和那几句消息,伊绵一头雾水,发了一连串问号过去。
  纪灵语·慕容鋆:
  -那是《校花》的女一
  纪灵语下一秒把这句撤回。
  这是什么CAO作?
  伊绵无语,把对话框里没发出去的“谢谢你”迅速删掉,改发语音:“我自己去买,你好好工作吧,别老玩手机。还有,你戏服是白的,小心油!”
  ·
  影视基地这种偏远的地方,不比市里的步行街热闹,伊绵站在自己的电动平衡车上,吹着冷风,打上一个哆嗦。
  初春,夜还是有点冷,伊绵走进药店,买了几大盒云南白药的膏药,扫码结账。
  “姐姐,你是演员吧?”柜台小护士忽然问道。
  伊绵愣了一下,没否认。
  “姐姐,你拍的什么戏呀?你们戏招群演吗?”小护士问这话时,两眼冒光,对上伊绵探究的眼神,又忽然有些紧张,“我,我想去当个群演……”
  “我们剧组好像不需要群演。”伊绵对此感到抱歉,“小剧组,请不起群演。”
  “我不要钱。”小护士有些急切,又从柜子拿出一盒膏药给她,“我喜欢表演,所以才来这边打工,姐姐,你给个机会吧。”
  “这样吧,你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如果我们剧组需要群演,我联系你。”
  说话间,一阵引擎的轰鸣声由远至近。
  有人进店,小护士匆忙掏出手机,扫下伊绵展示的二维码,“姐姐,这盒你拿着。”小护士把那盒膏药推到伊绵面前,伊绵没拿,提着袋子扭头离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