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这个元帅本宫的 作者:歧诺诺

字体:[ ]

文案
 
世人皆知南华有位少年元帅燕辞,鬼脸遮面,鲜少有人知其真容
  
  十二岁参军,十八岁拜将,现年仅二十三就已经掌帅印挂帅旗,沙场之上无人能敌
  
  可天妒英才,燕大元帅刚挂帅得胜归来便因旧疾复发,死于元帅府中,南华皇帝亲自安抚三军
  
  对此,燕辞只是呵呵一笑,去TMD旧疾复发,那老皇帝不过是怕她功高震主,又偶然得知她是个女子,所以派人秘密杀她
  
  可她燕辞会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
  
  拎了刀子,杀出重围,谁能拦她
  
  东夏京城中无人不知锦鸾公主叶清灵外出游玩捡回了个长相颇为俊俏的小傻子,那可是放在手心里捧着宠着的,谁都碰不得,堪称是绝世小白脸
  
  公主府内
  燕辞(正经):我不是小傻子
  叶清灵:嗯,不是小傻子(内心:是个大傻子)
  燕辞(正经):我不是小白脸
  叶清灵:嗯,不是小白脸(内心:是个大白脸)
内容标签: 强强 因缘邂逅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灵/燕辞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公主你说她什么时候会醒啊?”耳边传来传来一道声音,软软的,很可爱的感觉。
  
  “不知,不过行浅说了应该就在这几天。”另一道声音柔柔的,很清脆,很好听。
  
  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声音的主人,但眼皮就像是灌了铅似的重到睁不开分毫,好不容易清醒点的脑子也越来越迷糊,直至重新化为了黑暗。
  
  再醒来的时候是第二日的中午,房间里没有人,也自然没有昨天那个声音好听的人。
  
  “嘶…”身上的伤口很痛,她只是想坐起来就牵动了浑身的伤口,痛到难以忍受。
  
  “哎哟,你怎么坐起来了?”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接着一名白胡垂到胸前的老人几步冲到她的面前念叨:“躺回去躺回去,你这伤都还没长好,不小心就扯开了,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老先生,还请问我是谁?这又是什么地方?”燕辞沉默了一下问道,说完又皱了皱眉头。
  
  自己这声音……好难听
  
  老人看着一脸认真的燕辞挑了挑眉,抓起燕辞的手腕诊脉。
  
  没事啊,脉象除了虚弱点也什么其他的问题。
  
  再抬头,看到燕辞头上绑的那圈白纱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把头伸过来。”老人抬手拍了下燕辞的头道。
  
  “哦。”燕辞应了句乖乖把头伸了过去。
  
  嘿,真乖。老人心里乐了句,扒拉过燕辞的脑袋仔细查看,果然在脑后摸到一块硬块,应该是伤到脑子以后留下的,等着硬块没了这脑子也就该好了。
  
  “好了好了,抬起来吧。”老人胡乱在燕辞的脑壳子上胡拉了一把,心里感慨这头发摸得真舒服,软软凉凉的,手感棒极了,那脑壳顶子也舒服,让人忍不住就想摸摸揉揉。
  
  燕辞感受这眼前这个老人一脸享受的在自己脑袋上摸过来揉过去,有些不自然的想躲开,但却又因为身上有伤所以不好乱动只能作罢。
  
  老人看着燕辞可怜巴巴的小模样总算是良心发现松了手,把燕辞按回了被窝盖好嘱咐她不要乱动。
  
  “你还没回答我,我是谁,这是哪?”燕辞出声叫住老人。
  
  “我只能告诉你现在是在东夏二公主府中,至于你是谁,我们也不知道。”老人耸耸肩走出了房间。
  
  “东夏?”燕辞躺在只觉得心里似乎有些发堵,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哈哈哈,我说清灵你可以的,捡了个傻子回来。”另一间明显精致许多的房间中传来一阵大笑,门口的两名侍女听到后都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
  
  哎哟,白小姐啊,大家伙儿都知道你笑声好听,但是也不用笑的这么大声啊。
  
  而房间里,那个老人坐在桌旁一手拍桌一手捂着笑到发疼的肚子:“你是不知道哦,我揉她头的时候她那副不想让我揉却又无法反抗的样子,简直傻到可爱。”
  
  而在她身边还坐着一名女子,坐姿端正一手端着茶杯往口中送去。
  
  “你是说她伤了头失忆了?”女子抿了口茶水浅笑道。
  
  “嗯,脑后一个凸起,八成是伤了脑子。要是我师傅还在的话那治好不成问题,但她现在和我师娘不知道去哪儿游山玩水去了,根本找不到。”老人无奈的摊摊手表示她也找不到人。
  
  “那其他伤呢?”叶清灵还记得那人身上的伤可不止头上一处。
  
  “内伤不算太重,静心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她功夫不错身体底子也好,看样子应该是被寻仇的追杀才会这么狼狈。”白行浅虽然只是初入江湖,但跟在自家师傅师娘身边也知道不少江湖事,自然看得出燕辞身上这伤不是一个人所能做的的。
  
  “我去看看她。”叶清灵放下茶杯站起身。
  
  “走吧,我还想看看那小傻子惊讶的表情呢。”白行浅摸到了耳根处抬手从脸上撕下一张类似人脸皮的东西,露出下面那张还带着些稚嫩的娃娃脸。
  
  白行浅,当世神医白卿然唯一的徒弟,年纪十九就把自家师傅的本事学了个七七八八,就算是差也只是差在没有经验,这次下山也就是为了积攒经验。但她最大的本事不是医术,而是这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只是要她想,她可以易容成这世间的每个人。
  
  而叶清灵,东夏国皇帝最疼爱的二女儿,自幼体弱被皇帝捧在心口疼爱但却向往江湖的自由,所以才会捡回了当时躺在路边身受重伤的燕辞。
  
  到了燕辞的房间门口,叶清灵落了白行浅半步,而白行浅则是直接推门蹦了进去,想看的燕辞惊讶的表情,可结果却不如她愿。
  
  躺在床上的燕辞只是微微偏头看着她,眼中一片清明,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意思。
  
  “你不觉得惊讶?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可是一个老人?”白行浅站到燕辞的面前问,她除了把脸上的东西撕掉了外其他什么都没有换掉,身上穿的也还是刚刚那件。
  
  燕辞诚实的摇摇头:“虽然你有故意掩饰但是你毕竟是个女子,身体轻走路时的声音和男子是不一样的,而且你身上的香味也是只有女子才会有的。”刚刚白行浅揉她头的时候就站在她的面前,那香味虽然淡但却也闻得到一点,那时候她就隐约猜到这个老人可能是女子易容的。
  
  “不好玩。”白行浅觉得没劲了,但心里对燕辞的评价又高了几分,能只靠脚步声就听出她是女子这份功力可不是谁都有的。
  
  燕辞并没有理白行浅,而是直直的看着后进来的叶清灵,或许是因为体弱,叶清灵的长相和气质都给人一种很柔和的感觉。
  
  “诶,小傻子看呆了吧。”白行浅见燕辞呆呆的看着叶清灵调笑道。
  
  “嗯,很好看。”燕辞是一如既往的诚实。
  
  “好了,行浅你就别玩了。”叶清灵知道白行浅玩心重,燕辞这时候失忆整个个看上去都呆呆楞楞的,正好就是白行浅最喜欢戏弄的那种。
  
  听到叶清灵的声音燕辞眼睛突然一亮,是之前迷迷糊糊听到的那个声音,果然声音好听的人都是美人儿。
  
  “诶,小傻子,就是她把你从外面捡回来救了你一命,还不谢谢?”白行浅见燕辞还是呆呆的看着叶清灵拍了一下她脑袋道。
  
  “嗯?”燕辞这才反应过来这位应该就是那位东夏二公主,连忙道:“在下……在下谢过二公主救命之恩,若有需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燕辞的声音有些低哑,带着几分男子低沉却不似男子那般粗犷,一听就给人一种不由自主想要信任,可以安心的感觉。
  
  “北辞。”叶清灵浅笑开口,她在燕辞带血的衣物中无意看到一块玉佩,玉佩的背面就刻着这两个字,想来应该就是她的名字。
  
  “嗯?”燕辞疑惑,但又莫名觉得耳熟。
  
  叶清灵看着燕辞呆呆的样子笑了一下将玉佩拿出递给燕辞:“这是之前在你的衣物中看到的,因为那些衣物都染了血所以就只能先拿出来了。”
  
  燕辞定睛一看,那白玉的后面果真是刻了北辞二字,不过吸引她目光的不是那块质地上好的白玉,而是拿着白玉的那只手。
  
  五指纤细修长,指节不算明显但胜在小巧,比那上好的白玉还要美上几分。
  
  好美的手,燕辞心中惊叹,随即又想到了自己的手,轮廓勉强算得上好看,但那满手的老茧还有零星的几道疤痕却是让人不忍直视。
  
  “嗯?”叶清灵发现燕辞似乎是很容易走神,但那傻傻呆呆的样子也确实可爱,于是也没有打断她的打算,想要看看她到底能走神多久。
  
  “啊,多谢二公主,在下刚刚是……”没多久燕辞回过神发现叶清灵一直望着自己,连忙想要解释却找不到理由,本就有些黑的脸更是憋的涨红,就连耳垂也透着红。
  
  “噗。”叶清灵看着燕辞这幅窘迫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声,难怪白行浅这么喜欢逗弄这个人,这幅样子确实是好玩啊。
  
  “本就是北辞之物自然是要归还北辞,不过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你的刀可否过几天归还。”待笑够了叶清灵把玉佩放在燕辞的枕边问道。
  
  刀对于江湖中人来说可谓就是生命,但以燕辞现在的情况连站都站不起来就跟别说耍刀,所以叶清灵才提议晚些归还,当然如果燕辞要的话她自然也会马上派人拿来。
  
  叶清灵想着,见燕辞皱眉似乎是有些不满的样子正准备派人去取刀就被燕辞一句话说愣了。
  
  “我有刀吗?”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你还是江湖儿女吗?连自己的刀都不要了,我救你干啥。”最先爆发的是一直被忽视白行浅,虽是神医之徒,但架不住自家师娘是江湖第一高手啊,自小她就被自家师娘灌输了一种人可死,兵器不可丢的想法,而现在燕辞就更彻底了。
  
  忘了!
  
  身为一名江湖儿女竟然忘了自己的刀,这让人怎么忍?
  
  “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看着突然暴怒的白行浅燕辞突然有些心虚,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