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三冬的献礼+番外 作者:李观妙

字体:[ ]

 
文案:
     娱乐圈新晋小影后陆三冬死缠烂打,终于逆风翻盘把她那青梅小总裁赵云泊睡到床上。本以为从此以都是“爱的供养”,结果对方是她的第一大黑粉。撕b群众每天搞相爱相杀cp真是太累了,直到某一天——
 
国际娱报:本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陆三冬近日与HADES总裁于威尼斯举行婚礼!!!
 
撕b群众:……我搞到真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文又名《全世界都在助攻之我的黑粉真是我真爱》
 
副cp: 
 
孙诺恒:我俩谈钱就谈钱,别谈感情。
 
安润: 喜欢你还不如喜欢路边对着电线杆子撒尿的狗。
 
某一天: 真香。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娱乐圈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云泊,陆三冬 ┃ 配角:安润、孙诺恒,林久安,张玉寒,裴清 ┃ 其它:娱乐圈,青梅竹马,同窗岁月
 
==================
 
  ☆、咫尺天涯
 
  08年是个大喜大悲的年份,然而这些对云城某偏僻庄子上的十岁孩子而言,没有丝毫影响。全国普遍高温的夏天,太阳还是毒辣辣地打在农家劳作的农民背上。穿过大山晒着他们黝黑的脖子,透过鞋底烫着他们粗糙的脚板。他们村里是没有自来水的,若非得说有的话,便是在抗战时期修建的老井边上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了。村里人寻了根两指粗的管子,一端绑着水龙头,一端搁在那井檐上,有水时便“咕嘟咕嘟”往下淌,但大多数时节还是需要靠天上这无根之水的。遇到旱灾时节,这井里的水便深得瞧不见,低头往里望去就只能看见黑黢黢的一片。
  不过今年雨水多,倒不必跟前些年一样逢着三伏天去外边河坝里挑水。小孩子也不用跟着大人去掌瓢或是挑扁担,自然是更加高兴的。女孩今年十岁,在庄子里肯定不算小孩子,但她也是高兴的,第一理由同上,第二是那口井在她家门口。
  “丫丫啊,又帮你老汉冰酒啊?”路过的女人盘着头发,眼袋浓重,“帮我也冰一瓶嘛。”
  自来水不凉,雨水也不凉,但是搁在井里沉淀沉淀自然就凉快了,女孩虽然不知晓这其中的原因为何,但他知道找个吊桶装两瓶啤酒再沉下去,用板砖把吊桶的绳子压好或拴在自来水的柱子上,让啤酒在里面沉个一天半天的,她爸爸喝时,便会长叹一口气,直夸她能干。
  “你把酒拿来。”女孩系好绳子,抹着额头上密密的汗珠对面前的女人说道。
  那花衣服女人撇撇嘴,用手指头挽了挽耳边的碎发,便趿拉着凉拖鞋走了。女孩知道她不会回来,那女人就是想从她这逗她一瓶酒,可是酒两块钱一瓶呢,她才没那么傻。
  她弯着手到后背,勉强地扯了扯她被汗浸湿的衣服,不知道是手短还是衣服粘的太紧的缘故,或许两者都是,这姿势使她极为不舒服,然后气急了突然拍了一掌自己的背,差点使自己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这是她过十岁生日她妈妈买的,粉衣服,碎花边,面前两只小老虎,没有缺耳朵也没有缺尾巴,她很是喜欢——平时是很少穿的,今天是听说她妈要回来了。
  她妈是这村里的村花,村里人都这么说,还说她得亏遗传了她妈,没有遗传她爸那小眼睛厚嘴唇。女孩也不知道她这样子好不好看,不过别人见面都夸“陆老汉你这姑娘生得乖,把给我屋里喂嘛。”那她觉得自己应当是好看的。不过这都是以前说的了,现在她听到的都是“狐狸精啊”,“水星养花”等好多古怪的词,她不愿意想,也不乐意估摸,别人说这话,她爸就会上去打人,既然打人了,那别人说的话就是不对的。
  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人却早就跑到屋檐下头的小板凳上坐着,她今天得把这盆衣服洗了。
  暗红色圆盆里放着配套的洗衣板,宛如波浪一样地半块板子被浸泡在水里,水面上还有一坨融化得半散开来的洗衣粉。女孩跑进屋里端了一个黑色的木盆出来,咯吱窝下还夹了一本小学四年级的语文书。白白的但手心起着茧子小手在洗衣板上搓着,一下一下地好像使着吃奶的力气。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说说些什么,凑近了听便知道是在背语文书上的古诗。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接天莲叶是怎样的?碰得到天吗?那就是把莲叶从这头走到那头便能瞧见大圣了吗?映日荷花,这荷花也是百花仙子管的吗?等她长大了,她一定要瞧一瞧,虽然书上的画也足够她看的了。
  “哟,妹仔啊,洗衣服呐!”来人说话声音粗,模样丑,下手狠,她不喜欢。
  女孩没抬头,自顾自地洗着她那衣服。突然一下,她拿着衣服就在水里使劲搓,溅起的一把水花正好湿在蹲下来的人裤子上。那人气急败坏地往后一坐,手又摸在被烈日灼热的砖面上,顿时“哎哟”一声搓着手跳起来。
  她闻声仰头,龇着整齐的小贝齿,“四哥啊,不好意思,洗衣服没听到,你什么时候来的?”
  “日妈你聋了啊,没听到。”被叫四哥这人咧着一张歪嘴骂道,嘴里几颗参差不齐的牙齿在说话间往外冒着漏着口水,额头前厚实的在阳光下油的发亮的刘海为其默默呐喊助威。
  女孩正欲开口说话,往右瞥见了黄越朱,眼神一凛,瞬间捡起书起身要屋里跑。
  “妹仔,你搞么子切?刚才,”
  “四哥,四哥,对不起,我脑壳痛,我要进去吃药。”女孩急于摆脱这位叫“四哥”的。但是四哥十五岁,比他高一个脖子一个脑袋。
  “四哥,你也在这里啊?”来人礼貌地打着招呼。
  女孩闻声却浑身开始僵硬起来,比那井水凉透了。
  “弟娃,今天穿得好帅嘛!怎么今天从学校回来了啊?”四哥见着过来的人,拍拍他的肩膀,“你看我弟娃,就是长得帅,学习成绩又好,要是我屋头的,我妈起码天天要在村子里给别个摆。”
  来人客客气气几声四哥,玩闹了几句,便盯着眼前的女孩,眼睛从上看到下,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很满意地笑了笑。
  女孩突然一下,趁其不备猛地推开了挡在她面前的人,前脚刚跨出一步进屋,后脚就被人跟着上来堵住了。
  这个穿着一身白蓝校服的男生面带微笑地看着她,喊道,“四哥。”
  那被叫作四哥的人此时却失去了方才的威风,歪着脑袋慌张地看向四周,“黄哥,黄哥,这不好嘛,大白天的,这妹娃是我四舅的姑娘,再说你那个村干部老爹晓得了不得了。”
  女孩只觉有蛇开始在她脚腕处爬行,吐着信子粘着她,要是她能关上门,哪怕把这只脚压断在门外面也行。她不能哭,这条蛇会舔她的眼泪的,那不如在她死后喝她的血好了。
  “那黄哥你莫搞那一步,真我四舅的姑娘,我四舅凶得很。”四哥霍着一张嘴看了一眼女孩,只见她恶狠狠地瞪着一双眼,四哥舔了舔嘴巴说心虚道,“你晓得个么子嘛,反正你妈不也是这样子嘛!”
  女孩一张嘴,便被一坨布塞住了嘴巴,被人直接从小腿处扛了起来。
  “莫吵莫闹,没关系的。”
  外面噼里啪啦不知道开始吵什么,她听到了他爸爸的骂声,他妈妈的骂声,村里人的骂声,四哥和黄越朱从猪圈后面溜走时惊动的猪叫声。女孩躺在床上,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
  外面有她爸骂她妈的声音,“臭□□,老子不同意离婚,冬冬是我女儿,你莫想把她带走!”
  “你养她。细娃天天跟着你吃现菜现饭,十岁了个子全村最矮,跟着你都晓不得她能不能活下去。”
  “老子的闺女死了也是老子的,不用别个狗男人的钱。”
  “我不想跟你吵,人我是要带走的,随便你怎么说。”
  “打起来了!拉一下啊你们这些被万年日的,出人命嘞!“有女人尖着嗓子喊道。
  黑森森的房间里,女孩咧着嘴对外面笑了笑。她扯着边上的棉花被,把自己闷进里面。被冰在井水里装着啤酒的吊桶绳子啪嗒一声断裂,吊桶沉入井底,酒瓶子咵噹碎裂。
作者有话要说:  放心
 
  ☆、发火
 
  陆三冬没想到赵云泊会在这个时候闯进来。
  “赵小姐,对不起,现在是私人时间,陆小姐正在休息,您不能进去!”工作室的小王伸手拦着来人,却在被眼前的人斜睨了一眼后慌忙缩回手,眼睁睁地看着她踏进休息室。
  紧接着,便是一阵“噼哩啪啦”玻璃碎地的声音和“哐当”几声酒瓶子落地的声音。价格不菲的红酒顺着干净的瓷砖从敞开的玻璃门里流出来,带着几粒玻璃渣子。
  坐在深黑色真皮沙发上的女人无奈地按了按眉心,她的眼角还勾着细长的眼线,低垂着头可以看到她纤巧挺立的鼻子。她抿着红唇,像两片淡红的、闭合的玫瑰花瓣。
  她顺着眉心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甚是无奈地睁开一双褐眸,嘴角却噙了半分笑容,“赵小姐,有什么事吗?”
  来人模样打扮得简单,一件白色T恤和深蓝色牛仔短裤,带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饶是如此,也没法忽视她的明艳动人,纯顶着素颜和一双白嫩的大长腿,就足够pk掉半个娱乐圈的小花们了。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叫陆三冬,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影视小花一朵,凭借饰演金牌导演陈声明《救赎》影片中的女主角甘梓踏入观众视野,被称为“最具灵气的新生代演员”,再凭借饰演《以爱之名》中的女二一角走红,成为当下众人追捧的新晋女神。
  站在边上的这个一脸怒气的女人叫赵云泊,算不得娱乐圈里的人,确是娱乐圈里谁也不愿轻易得罪的人。祖辈军人世家,父亲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娱乐公司“盛洋”的老总,母亲是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常邀评委和国际名导。
  “东西谁给的?”赵云泊盯着她的眼睛,冷着脸问道。地上是刚刚被她踢翻的红酒瓶子、玻璃杯子和几根女士香烟。当红影星被爆出吸毒一事,现在都还在微博热搜上爆着,而当事人却还十分悠闲地坐在这里。
  “我没吸。”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终于站起来,她仅穿着一身单薄的纱裙,嘟起嘴时倒显得有些俏皮可爱。她伸手环住站立不动的人的脖颈,仿佛撒娇似得凑到那人的唇边,带着玫瑰花的芬芳,“你闻闻看,我可乖了。”
  “滚开。”赵云泊偏过头,眼神阴骘,刚好避开她的吻。
  陆三冬倒是丝毫不介意眼前这人的冷言冷语,搂着对方的脖子,“赵小姐,你都来找我了,不如一块儿睡一觉吧。”她低着头嗅了嗅怀中人的锁骨,低头轻轻咬了一口。
  赵云泊没抱她,冷笑了半声,依旧板着那张脸,“陆三冬,你听好了,我说过不许碰的东西,你要是敢碰一下试试。”她说完,便掐着眼前人的下巴将人推开,然后盯着她那张还没上好妆的脸道,“接的什么破电影。”
  陆三冬也不生气,只是笑,“王新风导演的《北国之声》也算破电影的话,你也不会因为那玩意生气到我这里来了。”
  陆三冬弯腰把地上那块较大的玻璃碎片拾起来,“有一个片段是女主角为了不暴露自己,在敌人营帐里跟着一块吸食那玩意的画面,片花流露被人摆了一道而已。”
  等明天露个面义正言辞红着眼眶指责那些造谣的人,再由王新风导演出面正正经经地介绍该电影,前期噱头就够了,至于其中是不是有打击对家艺人的意图,她才没功夫做这些猜想。
  陆三冬将手中的东西丢弃在桌子边上的垃圾桶里,坐下来靠在沙发上,天鹅颈呈现出好看的弧度,眼里带着笑意说道,“赵云泊,你担心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