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三途拾荒者 作者:辰栩

字体:[ ]

 
文案:
     不是每一个亡者的灵魂都能够到达三途川的彼岸,那些破碎的不完整的灵魂会被三途岸边的拾荒者一一拾起,随后进行浇灌,开出鲜艳的彼岸花。
 
  又及:河边拾破烂的以及花田园丁的日常。
 
  本文为幻想原创练笔,第一次写原创,文笔拙略,还望小伙伴们勿怪。
 
  本文晋江独家发表,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完结文:时空系列等
 
  预收文:[全息]《非正常召唤》&《城市异调科》
 
  其他预收完结文,请戳作者专栏查看,谢谢!
 
  微博:辰栩yusa
 
  对蠢作者感兴趣的小伙伴请点击‘作者专栏’收藏我吧!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三途拾荒者 ┃ 配角:阿伊古,伯拉古,都古,宾引渡者,艾法主司 ┃ 其它:三途川,彼岸花,拾荒者,灵魂,轮回,宿命,羁绊
 
==================
 
  ☆、阿伊古01
 
  阿伊古是三途川众多拾荒者中的一员,也是众多不愿投胎者中的一员。可不是每个不愿意投胎的人都能够在这里得到差事,即使是像拾荒者这样在现世令人唾弃的职业。
  阿伊古在得到这个差事的时候老大的不情愿,死之前他勉强算是财务部的领导,如今到了这里,却沦为了一个拾破烂的,纵然捡的东西再特别,仍旧改变不了他在最底层的事实。
  起初,阿伊古是接受不了的。
  阿伊古是自杀的,其实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灵魂并不完整。
  一个好心的拾荒者看着他虽然残缺却趋近于完整的灵魂动了恻隐之心,东拼西凑的用自己捡来的灵魂碎片将他修补好。
  当提心吊胆的阿伊古终于被拼凑完整打算好好感谢一番自己恩人的时候,那个人却已经灰飞烟灭了。因为他擅自挪用了彼岸花的肥料,也就是那些不完整的灵魂碎片。
  无论到了哪里,现实总是这样残酷。
  于是阿伊古就面临了两个选择:一是将用来修补的碎片和他的灵魂进行分离,然后因为灵魂的残缺投胎重生成一只虫子;二是阿伊古接替他恩人的工作,成为一名三途拾荒者。
  阿伊古当然不是笨蛋。
  所以从那一天开始,阿伊古便在三途岸边留了下来,并在众人羡慕和嫉妒的目光里,成为了一名三途拾荒者——河边捡破烂的。
  三途川的世界颜色单一而无味,天空是一望无际的浅灰,地面是一望无际的铁灰,三途川的河水平静的时候是浅灰色,而翻腾的时候是深灰色,天与地之间还弥漫着淡淡的灰白色的雾气。
  在这个颜色晦暗的空间里,彼岸花的红是那样的耀眼与夺目,同样的,也极其的违和。
  用灵魂作为肥料的花,开出了它惊世的美丽,浴血般重生。
  所以有关彼岸花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醒目,哪怕是一小瓣花瓣的凋零。
  阿伊古今日像往常一样拿着抄网到灰蒙蒙的河水里打捞散碎的灵魂碎片,拾荒者的另一项任务便是照看好那些从来就没有人管过的彼岸花田,阿伊古自然也不会例外。
  但是当他提着肥料回来的时候,他简直吓得魂都要飞了。
  有一朵彼岸花枯萎了,变成了难看的死灰色。
  阿伊古的灵魂抖了三抖,他立刻扔下手中的抄网,跑到那朵彼岸花面前。
  阿伊古顿时跪在地上呆楞楞的看着那朵枯死的花,脑袋里想的都是自己变成昆虫以后得景象。
  伯拉古完成了今日的工作正在无所事事的游荡,他记得他们之中有一位新晋的成员,那个通过害死别人争取到这份工作的年轻灵魂。
  伯拉古对那个人很感兴趣,毕竟敢做这种事的灵魂可不多。
  可是当伯拉古看到阿伊古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幻想有些美好。
  毕竟无论谁看到了那副白痴一样呆滞的面孔,都无法和阴险毒辣杀人上位的心机Boy联系在一起。
  直到伯拉古看到那朵枯萎的彼岸花,他几乎瞬间就明白了阿伊古为什么一脸的白痴样,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阿伊古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站着的伯拉古,他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了那颗枯死的彼岸花上,这是他出任拾荒者以来第一次产生这种状况,他完全无所适从。
  不如,就这样将这朵花拔掉?
  只是一朵花而已。自己为何要这样大惊小怪呢,拔掉就好了。
  阿伊古的脑袋里突然转过了这样一个念头,随即鬼使神差的向着那颗枯萎的彼岸花伸出了手。
  “你大概还不知道,河岸两边的彼岸花都是有数量记载的。”
  身后的伯拉古突然出声,吓得阿伊古的手抖了抖,弄掉了几片枯萎的花瓣。
  阿伊古转过身看着伯拉古站了起来,眼神迷茫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想起来他是谁。
  或者说,自从阿伊古任职为拾荒者之后,一直都没有和任何人往来过,有人走到他的这片区域来还是第一次,其他时候大家都是躲他远远的,好像当他是病-毒一样。
  “你好,请问你是……”
  阿伊古迟疑的开口,不过却没有多少戒心,毕竟伯拉古看起来很是友善,比那些用看毒蛇的眼光看他的那些人要友善的多。
  “我是伯拉古。”伯拉古伸手指了指阿伊古旁边很远,远得几乎看不到的地方说,“是负责你旁边区域的拾荒者。”
  阿伊古听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色,虽然在浇灌边缘彼岸花的时候曾经接近过伯拉古负责的区域,可他却没有见过他,最多也只是看过他的背影,不知道今日他为何会到自己这里来呢?
  “我…很少和其他拾荒者接触……不过,还是很高兴认识你。”阿伊古露出一个生涩的微笑,由于交际少,他的脸上已经很少出现其他表情了。
  阿伊古的笑容令伯拉古有些错愕,他不认为不惜害死其他人也要上位的人会对他露出这种笑容。
  还是,正是因为这样的笑容,所以才能够麻痹别人?
  “我也很高兴。”伯拉古不动声色的回了一个温暖的微笑,继续对阿伊古讲,“我也不总从自己的区域走出来,其实这里的拾荒者都差不多,缺乏基本交流。”
  “是嘛。”阿伊古听后安心了些许,然后继续刚才他们没有完成的话题,“请问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彼岸花的数量还有记载吗?”
  阿伊古说完之后望了望河岸边大片大片根本想数也数不完的彼岸花,微微皱起了眉头,露出疑惑的神色。
  “好歹也算是咱们这里的特产,况且它的颜色又是那么的美丽。”伯拉古将眼神投放到一旁的彼岸花田上,露出着迷的神色,“至少对于这片除了灰色就没有其他颜色的世界来讲。”
  “可是、可是有这么多……”
  阿伊古有些无所适从的看了看周围,单是他自己负责的区域,他就已经无法数清花朵的数量了。
  “总之是有那么个东西。”伯拉古想了想,向阿伊古解释道,“上面有那么个东西,新的花朵出现和枯萎,那个东西上都会有显示。”
  “东西?”阿伊古觉得更迷茫了,他仍旧不解的追问,“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伯拉古有些不耐烦,但他完美的隐藏了自己眼中的烦躁,依旧向阿伊古微笑,“我们这些人,是无法理解上面那些东西的。”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见伯拉古也不知道,阿伊古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仍旧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尽管我做这一行的时间不长,但我确实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
  “这种状况确实有发生过。”伯拉古点点头,想起了更早之前的一些事情。
  “那他们都是怎么解决的呢?”
  大概是伯拉古一直以来温和的态度,让阿伊古对他产生了一种本能的依赖。
  “各种各样的原因,你可以挖开刚才你埋肥料的地方,或许可以找到答案。”伯拉古建议道。
  “不过小心不要将花也挖出来。”想了想,伯拉古又补充了一句。
  阿伊古闻言仿佛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他又蹲下身去用手刨开了那颗枯死的彼岸花根部旁边一点的地方。
  很快,那些还没有被消化完的灵魂碎片便露了出来,但是在这些即将变成液态的灵魂碎片中,有一个米粒大小的微光正在闪耀。
  阿伊古眯着眼睛将那颗米粒一样的东西从中间捡了出来,举到了伯拉古面前。
  “这是什么?”阿伊古不解看向伯拉古。
  “这大概就是你的彼岸花为何枯死的原因了。”伯拉古看着那颗米粒大小的光芒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神色。
  
 
  ☆、阿伊古02
 
  阿伊古正捏着米粒大小的光芒坐在河边发呆。
  他很难想象,这样一颗米粒大小的东西竟然也是一个完整的灵魂。当伯拉古告诉他这个米粒是一颗死婴的灵魂的时候,阿伊古差点将这颗米粒再度掉到刚刚挖出它来的坑里。
  阿伊古抬头望向河边依旧飘荡着的不肯离去的灵魂们,无论男女老少,至少他们的轮廓是他可以接受的范围。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死婴的灵魂,他也没去想过,世界上有无数个刚刚出生就已经死亡的婴孩,为何河岸边却一直没有看到它们的灵魂。
  他一直以为,婴儿的灵魂就是婴儿的样子,所以并未做其他多余的想法。直到伯拉古告诉他,死婴的灵魂是没有资格行走在三途川的岸边的,因为他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归属,也无法被利用,所以会直接沉入三途川的河底,或者成为河底的淤泥或者转世轮回。
  而彼岸花之所以凋零,也是因为这个米粒大小的灵魂。
  彼岸花无法接受完整灵魂的浇灌,如果有完整的灵魂混入其中,那么它就会枯萎,甚至化成灰烬。
  所以才说,死婴的灵魂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因为它既无法成为肥料也无法成为成为任何有用的东西。
  阿伊古的运气算好的,幸亏他早先发现了枯萎的彼岸花,不然这朵彼岸花大概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而阿伊古,他很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的阿伊古不禁打了个冷颤,伯拉古告诉他,养死了彼岸花是要受到惩罚的。具体情况视情节轻重而定,他告诉阿伊古,等到上面发现有彼岸花凋零的时候,就是他该倒霉的时候了。
  阿伊古再度想起了昆虫。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将自己和昆虫化上等号,单单就是因为他残缺的灵魂被拼接完整,他就要投胎去做昆虫。又不是他自己要得到完整的灵魂的!
  为什么总有些人喜欢多管闲事呢?如果他的灵魂没有拼凑完整,那么他是不是就可以摆脱投胎成为昆虫的命运!?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当初听到阿伊古这个想法的伯拉古笑了起来,只是这次的笑容多出了一些阿伊古看不懂的东西,“如果你的灵魂没有被拼凑完整,那么你只能被作为彼岸花的肥料了。”
  成为肥料,或者成为一只昆虫,老实说阿伊古并没有想好他更加希望自己成为哪一个。
  但凡一个正常人,投胎转世才应该是他最终的归宿吧?为什么他的命运这样多舛呢?为什么就连到了这里,他也无法好好的,安心的生存呢?
  阿伊古捏着米粒望着三途川的河水,一张脸变成了难看的死灰色,就好像那朵枯萎的彼岸花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