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情深自此不负gl 作者:锦潇竹幻

字体:[ ]

 
文案:
本文略虐!还有一个字,爱。
受不住虐的,勿喷,竹子老了,受不住......
全文存稿!全文存稿!全文存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商清是一个托儿带老的女人,丈夫车祸变成植物人已经两年,完美的家庭瞬间破碎,善良的公婆怕耽误她,就代表她丈夫跟她诉讼离婚,拗不过公婆的她虽然离了婚,但是她依旧全力的照顾她前夫和年迈的公婆。如果不是遇到了顾予纯,她依旧在褶皱的命运里继续爬行。
可是,让她依靠让她心动的顾予纯,却是一个小她十岁跟她同姓的女孩。
生活连续的错待,她该怎么去原谅?
一心想玩的顾予纯意外的陷进了商清的世界里,从此豪情不再,从此潇洒不再。推翻自己以前的所有,只为担起商清身上的重担,把商清护在怀里。
然而,灰色幽默写下了歇斯底里,爱得越深,痛得越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予纯、商清 ┃ 配角:梁凤鸣、凌翎 ┃ 其它:
==================
 
  ☆、楔子
 
  “哥,为什么我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都感觉到我身边站着一个呢”顾予纯望着天空,心中很是不解,为什么她总是看到一个跟她长得很相似的人?虽然长得很相似,但是她知道,那个人不是她,镜子里的那个女人,比她更加成熟优雅。那个女人总是出现,对那个女人她有一些莫名的情愫。顾予纯自己也说不清楚。
  “可能是你病还没有好吧,所以才出现的幻觉,以后会好的。”顾予睿并未多疑,顾予纯撞到了头,本来脑袋就不好,出现幻觉也是有可能的。
  “是吗?但是,我怎么感觉,那些都不是幻觉呢?其实,感觉到她很亲切,让我想接近,可是每当我想触摸她的时候,她就不见了。哥,是不是很奇怪?你说,这个世界上会不会真的存在那么一个人?”顾予纯偏头问向顾予睿。
  “我不就跟你长得很像吗?”顾予睿玩笑的回答,不过他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难道顾予纯失忆了,还记得那个女人?这可如何是好?顾予纯说的见到跟她相似的那个人,会是商清吗?不会吧?顾予纯醒来的时候,连他自己是谁都不认得,怎么可能还记得商清?而且,从她醒过来后,就没有在她面前提过商清。
  “呵呵,哥,虽然我们是兄妹,但是我觉得她比你跟我还像。”顾予纯不以为意的笑笑,并没有察觉顾予睿脸色的变化。
  “那可能是你的幻觉。”顾予睿很像压下顾予纯想到那个人存在的念头。他不能让顾予纯知道商清的存在。要不,顾家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她们那么辛苦才把顾予纯救醒,而且听说商清现在也已经恢复了,并没有在寻死寻活的。
  以后,她们两个应该会有各自不同的生活,只要她们两个不再遇到,时间会治好她们的。她现在只想顾予纯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不想再看到顾予纯或者商清任何一个痛苦的活着。她只是希望她们都好好的,就好。
  “可能吧。”顾予纯也没用再去追究。
  那个人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每天都会看到她,她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知道自己很在意她。每一次她出现的时候,她都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快乐。每一次那个人消失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失落。
  她喜欢那个人,很喜欢。但是她不想在跟顾予睿说了,那种感觉,顾予睿是不会知道的。多说无意。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归来.....不想多说,就想问,是否还有人记得竹子,嘿嘿.....
本文,虐!不喜勿喷。
 
  ☆、初见倾心
 
  顾予纯喜欢旅途,特别是一个人的旅途。一个人的旅途,虽然早已经习惯,但不知道为什么踏上火车之后,顾予纯就感觉这一次有些不对劲,虽然已经忘记了在旅途上应该有什么样的感觉,但心中终有说不出的滋味。
  车厢里拥挤着各式各样的人,老人、小孩。喧喧闹闹。这是一辆长途的卧铺列车,各式的鞋子在铺位下撒了一地,拥挤着各种气味。
  微微皱了皱眉头,顾予纯淡然一笑。虽然卧铺的空气没有软座的空气好,但是其实都还可以。还可以的意思是在顾予纯的承受范围内。顾予纯很多时候喜欢在拥挤的人群里当一个普通大众,而不是顾家的大小姐。在这个慌乱的和平时代里,随遇而安才是真正的自在。还好叫人买到的是下铺的位置,可以看窗外的风景。她就是喜欢一个人背着把自己隐藏在人群里。
  旅途,是顾予纯最享受的过程,虽然每次她上下火车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些狼狈,但是她就是喜欢坐火车,一路的山山水水,顾予纯不需要去长时间的凝视,一眼而过就好,她喜欢一眼而过的感觉,因为,美好的东西总是一瞬间的。
  “到了,就是这里。累死了我,妈,都怪你,动作那么慢,害我跑得那么累!”一个嫩稚的小女孩的声音传到顾予纯的耳朵里,让顾予纯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顺着那个声音望去,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气喘吁吁却还是双手插腰的怒视她身旁的女人。顾予纯皱了皱眉头,女人脚边放着两个箱子,肩上还背着一个书包和一个皮包。这两人,显然是一对母女。只是,女孩的声音让顾予纯很反感。
  顾予纯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骄纵不知感恩的孩子,作为孩子,怎么可以以这种语气跟自己的母亲说话?这个时代的孩子,很多都是被家人宠坏了,所以顾予纯很不喜欢现在比自己小的小孩。还好自己除了老哥顾予睿之外没有什么朋友姐妹。
  顾予纯突然想看看是怎样的父母何以教出这样的孩子,可以用这样的语气跟大人说话?从小到大,顾予纯从未有过跟母亲吼话或者吵架之类的经历。顾家的家教严明,但也很温馨。顾老爹骨妈妈从未对顾予纯兄妹或打或骂。想到家人,顾予纯时不时还是会幸福的一笑。因为她记得母亲每一次跟她讲话都是很温柔很和蔼的。因为那是顾予纯唯一的幸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