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晕染时光伴流年 作者:岩谕(下)

字体:[ ]

 
  ☆、六十五章
 
  何书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睡着了。其实却在心里琢磨,自己虽然不是个热情的人,但也不是急姓子,而且很少发脾气,可是读大学才一年多,就发了两次火,还都是跟林柏寒,这有点反常啊。如果对方是个特别无礼的人也就算了,可林柏寒根本不是,相反,她很有分寸,懂得跟不同的人相处,姓格又很好,那为什么两次发脾气都是因为她呢?
  何书语开始想第一次跟柏寒发脾气的原因。是因为她替黎航送花给自己,当时自己说是不想谈恋爱,让她把花送回去。这其中固然有不喜黎航的因素,主要还是反感林柏寒充当的这个角色。如果林柏寒是替黎航之外的人送花呢,自己会生气吗?答案是会的。如果换成别人替黎航来传递这束花,那么自己还会那么生气吗?答案是不会。宿舍其他人也替人带花或者带信给她,她都没什么感觉。那么是因为柏寒脾气好,就欺负她吗?显然自己不是欺软怕硬的人。
  自己到底为什么对林柏寒替人送花的事这么在意呢?是不是自己潜意识里早就对林柏寒另眼相看了,所以才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跟男生之间的关系,即使是根本不存在的关系。应该就是这样的,自己现在经常跟武志强一起出现在柏寒眼前,不就是想看她的态度吗?如果她若无其事,自己心里就会失落,而像今天这样柏寒看到他们俩后就落荒而逃,自己虽然有些担忧却也很开心,至少她是在乎的。看来自己是早就对林柏寒动了心,只是还不自知罢了。那么柏寒呢?
  她的慌乱,她的逃避,她的闪躲,是不是说明她也是对自己有感觉的,只是她内敛,又对这样的感情感到无所适从,所以才会害怕,才会躲避。这么一想就豁然开朗了。可是怎样才能让那个人大胆地表达出她的想法,而不是总这样逃避呢?难道要自己先跟她说喜欢吗?不要。还是要让她先说出来,这样才能让她更坚定,而不是现在这样遇到点挫折就想着逃跑。但是怎么才能让她对这样的感情,至少对喜欢自己这件事更坚定,看来要想些办法才行。
  既然林柏寒现在还无法正视这样的情感,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让她认识自我,让她明白真爱没有错,让她勇于承认喜欢同姓的事实。而自己要做的,就是陪伴,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让她离不开自己。何书语相信终于有一天柏寒能够正视自己的感情,她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何书语是个行动派。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就坐在柏寒的身边。虽然前一晚有些不愉快,但柏寒不是记仇的人,看到书语坐在自己身边,还用纸巾帮她把面前的桌子擦干净。
  何书语刚坐下,武志强也端着早餐坐在了她的旁边。书语看到柏寒的眼眸垂下去,知道她不开心了。
  书语对武志强说:“你上午不是没课吗,怎么起这么早?”心里希望他识相点,赶紧离开。
  “陪你吃早餐啊。”武志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何书语看到柏寒咬了下嘴唇,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又无法解释,只好低头吃饭。却听柏寒问:“下课谁去图书馆,我要借几本书。”
  “今天上午两节课,下课就中午啦,下午再去吧。”徐雅菲说。
  “好,那下午去。”林柏寒边说边拿起盘中的鸡蛋,剥好皮想起书语不喜欢吃蛋黄,所以从来不买鸡蛋吃,于是就把蛋黄剥出来,蛋清放入小碟中往书语面前推。
  刚好武志强也把蛋清递过来,说:“小语,蛋清给你。”
  林柏寒却不知如何是好,推过去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
  “不用了,你吃吧,我吃柏寒这个。”何书语把柏寒推到半路的蛋清夹起来放入口中。林柏寒的嘴角翘了翘,埋头继续吃饭。
  何书语看柏寒局促的样子,心里窃笑,更加确定柏寒也是喜欢她的,只是不敢表达而已。
  下午,是篮球赛的决赛。本来书语答应了武志强一起去看比赛,然后采访最后的冠军队。但是书语推说自己有事,找了另外一个记者帮忙去采访,自己背着书包去了图书馆。
  何书语不着急找柏寒,她慢悠悠地在书架间流连,因为不知道柏寒借哪类书籍,所以不能确定她在哪间书室。待何书语找了两本专业书,才悠哉悠哉地去图书馆的阅览室,找到两个空位,坐下,又把书包占住另外一个位子。这个位置很轻松地能看到进入阅览室的人,就不信林柏寒她借了书,不来这里看。
  果然,何书语屁股都没坐热呢,就看到柏寒拿着一摞书出现在门口,这家伙,怎么借了这么多书?
  林柏寒本是打定主意要远离何书语,又听了柏春然的话,准备多学些知识,所以借了七八本书要发奋图强。可是刚迈进阅览室的门,正在用眼睛扫视哪里有座位,就看到何书语向她招手。林柏寒迟疑了一下,看武志强不在她身边,才慢腾腾地走过去。
  柏寒有些不情愿坐在书语身边,怕自己会胡思乱想,转念一想,这也是考验自己意志力的时候,而且两人既然同在一个宿舍,总躲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勇敢面对,所以就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来,然后假装泰然自若地看书。
  不得不说林柏寒在学习时还是非常认真的,很快她就进入忘我的学习状态中。何书语看着认真看书的柏寒,也把头埋入书本中,但是眼角的余光却在关注柏寒的动作。待看到柏寒看完一部分,放下笔的时候,何书语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过去,也不说话,又埋头看书。
  这下林柏寒开始困惑了,她感觉何书语从早晨开始就不正常。往常她都是跟武志强一起吃饭的,今天早晨却坐在自己身边。而且早晨听到武志强说他们下午去赛场采访,但是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图书馆,似乎又专程在等自己。这又是什么情况?林柏寒觉得自己这脑细胞都不够用了,干脆不想了,打开瓶盖喝了几口水,继续看书。
  这次却没那么容易就沉浸在书中,身旁传来的淡淡馨香时刻提醒着林柏寒佳人在侧,那轻轻浅浅的呼吸让林柏寒想到兴城的那晚,何书语躺在身边的样子,还有她轻柔的歌声,一样的迷人一样的让人想入非非。林柏寒不由得多次偷偷地瞄何书语低头的侧脸,她认真看书的样子真让人心动,那长长的睫毛,挺翘的鼻子,紧抿的嘴唇都吸引着自己。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大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