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负负得“筝” 作者:桐暮

字体:[ ]

 
文案
 
H大学著名教授孙筝,享年55岁,终身未婚,她的得意门生顾负整理遗物时看到了一个笔记本,写道“我生君未生,遇君我已老”和满纸笔迹凌乱的“负负”。顾负泣不成声。同年,H大学前途光明的顾教授辞职,行踪成谜。十年后,南方小镇里一位优雅冷清的女姓去世,她的遗书里写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如果有来生,阿筝,我希望能叫你阿筝,我希望能陪你长大···”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负(顾负)、孙筝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遗憾
  H大学生物医学系系主任办公室内,一位齐肩短发,穿着职业套装的温和女人对地中海主任说:“杨主任,这是我的辞职信,我打算出国,近期内不会从事任何工作。”
  “这……,顾教授,你不再考虑考虑吗?学校可以给你放个长假。”杨主任试图对这位年轻的教授挽留,虽然他也知道希望不大。
  “还是不了,谢谢学校的好意,不过我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不适合继续留在学校从事研究教学工作,如果回国,我会尽量回到咱们学校。”说完顾负顾教授转身走出办公室,不知为何,顾教授清瘦挺直的背影显得格外疲倦。
  手机铃声响起。
  “你什么时候来美国?你的病情要尽快控制了。”电话那边的林童童担忧地询问这位悄悄患上抑郁症的好友。
  “我已经上交辞职信了,我会尽快过去的,不用担心,这几天不会出什么意外的。”听着熟悉的关怀,顾负眉间的倦意稍稍散去,步履不停地走向停车场。丝毫没有留意到身后一位看着年纪稍大的女人瞬间变了的脸色。
  “辞职……,负负,躲了你这么久,你……终于要离开了吗?”说完在原地沉思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走向办公室去一探究竟。
  “杨主任,负……,顾教授要辞职?为什么突然要辞职了?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咦……,孙教授,你事先也不知情吗?怎么说顾教授也是你的得意门生,不通知你这可有点儿说不过去呀,具体原因她也没说,不过我还是希望孙教授你劝劝顾教授,毕竟咱们学校还是不错的……”不等他说完,孙筝脚步慌乱地走了。
  打开家门,孙筝立即瘫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想要给那人打过去,却又突然将手机关机。抱腿而坐,泪流满面。负负她现在好不容易要离开了,孙筝,你现在打过去做什么呢?劝她不要走,还是祝她一路顺风?无论哪一个都那么违心……
  如果不说谁也看不出这位看着三十出头的孙教授这年已经五十三岁了,岁月对她格外优待,不仅没在她的眉间刻下风霜,反而留下了不谙世事的通透。
  顾教授和孙教授相遇那年,顾教授还只是H大一位普通的大二学生,孙教授是当时H大最年轻的教授,当时顾教授二十岁,孙教授四十岁,顾教授是孙教授的学生。顾负对当时看着只有二十八九岁的孙教授一见钟情,孙教授对这个稳重的学生很满意,因此也格外温柔包容,如果孙教授对顾负也像对其他学生那样冷静疏离的话,顾负也不会愈陷愈深,也不会有这个故事了。
  顾负在明白自己的心意后便默默努力,花了十年时间完成了从孙教授的学生到孙教授的得意门生再到孙教授的同事的转变,即使她不喜欢科研。这十年里,孙教授与顾教授相知,并且在一方纵容一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相爱,直到在双方醉酒之后的意乱情迷,孙教授突然明白自己为何对这个小女孩格外纵容。只是在她们相爱的同时又注定了她们将走向陌路。比顾负年长二十岁的孙筝自认龌龊,默默疏离顾负,顾负以为这是孙教授的拒绝,一声不吭地接受没有孙教授的生活。三年时间里,顾教授伤身伤心,患上了抑郁症,原本想要远远看着孙教授的她,现在即将避开众人赴美治疗。
  两年后,B市机场,顾负久违的看着这个阔别两年的城市,心底默念着“阿筝,我回来了,你还会躲我吗?”突然孙筝专属的手机铃声响起,顾负心底升起淡淡的不安“阿筝怎么会突然联系我?”
  “你好,这里是B市中心人民医院,您是机主的紧急联系人,请问您认识这部手机的机主吗?”随着电话里的声音响起,顾负几乎要拿不稳手机。
  “我认识机主,请问机主现在怎么样了?她为什么会在医院?”
  “机主在去机场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现在在急救室抢救,请家属立即到医院办理相关手续。”
  挂断电话后顾负疯狂赶向医院,到达急救室却听见医生宣布“抢救无效”。顾负眼前一黑,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跟随着孙胜,与孙筝关系不太密切的哥哥,办完手续来到孙筝的家中。孙胜开口道:“你和
孙筝的事情我大致知道一些,她说过,如果她等不到你回来她的一切都让我转交给你,结果却在去接你的路上出了意外……”说完转身走进书房拿出孙筝未顾负准备的一切放在桌上。沉默半晌,孙胜说:“你……为了孙筝……也要坚强一些。”
  孙胜走后,顾负颤抖着双手翻开一个笔记本,最新的一页写着“今天负负要回来了,希望她没有忘记我,希望她能够原谅我,希望我还能叫她一声‘负负’,无论怎么样,负负回来就好,她好好的就好。”往前翻,更多的是娟秀的字体有些潦草地写着“负负”。顾负突然怆然大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