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罪无可赦 作者:形骸(八)

字体:[ ]

 
第342章 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8)
  联络到刑侦一支队的瞬间,闫思弦和貂芳均是热泪盈眶,貂芳已是语无伦次,闫思弦很想和她一样,尽情发泄情绪,可他忍住了。
  他硬生生让理智占了上风。
  通讯并不稳定,两人听到的话均是断断续续,随时有中断的可能,一秒钟都不敢浪费。
  貂芳在第一时间大声叫着笑笑,让冯笑香马不停蹄地查位置,待冯笑香报出了一个岛名及经纬度,闫思弦终于放下心来。
  同时,他发现信号似乎变得好了一些,至少能够跟貂芳流畅地交谈了。
  原来,冯笑香劫持了两个在他们附近的海上信号基站,调整成特殊信号波段,直接做了他这边的信号放大器。
  闫思弦三言两语说清了此时的急迫状况,让她们赶紧上报,争分夺秒地来救人。
  虽说闫思弦讲了他们暂时没被歹徒抓住,但毕竟没听到吴端的声音,貂芳很是不放心,她很想跟吴端说两句话,但这要求并没有提出口,通讯便断了。
  拿着电话听筒愣了一秒钟,貂芳飞也似地冲向了小会议室。
  “联系上闫副队了!”
  貂芳一边拍门,一边大喊。
  哗啦——
  两个小会议室的门同时开了,闫以仁、徐厅长、赵局同时挤出了门,唯有温以诚慢了半拍。
  他本是事不关己的,可是见领导门都如此积极,自己也不好太过冷漠,便随大流地也涌了过来。
  貂芳将电话内容转述给众人,徐厅长和赵局一同匆匆离开,看样子,是去向上级打报告,联络军方派船营救了。
  闫以仁乍听到这消息,有些不知所措,但他也知道此刻大家都要忙起来了,没空与他闲聊,因此只是向貂芳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待温以诚也想开溜时,闫以仁却叫住了他。
  “温科长,”闫以仁道:“您那边还有什么需要我配合调查的,我一定会全力配合毫不保留。”
  温以诚哪儿能不知道对方这是在敲打自己,皮笑肉不笑道:“那就先谢谢您了。”
  他想远离这滩浑水,所以一边说话脚下一边向着电梯的方向挪动,说完话立即加快步伐,也做出一副没空闲聊的样子来。
  貂芳是在清晨6点半接到的电话,此刻,墨城的天已经大亮。
  因为时差的关系,闫思弦这边的天却还黑着。
  凭借闫思弦对时间的感觉,此刻应该是在凌晨3点到4点。
  他运气不错,一次便修好了卫星电话。
  在闫思弦联络上警方的瞬间,一旁的安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知道,真正的安全就要来了。
  只要他们躲在这林子里,别被歹徒抓住,少则几小时,多则两三天,熬过那么一段时间后,救援一定会赶来。
  吴端和闫思弦的能力很强,职位应该也不低,因此,国家不会不管他们……应该不会吧。
  真的有盼头了。
  通讯中断后,闫思弦对天鸣枪三声。
  这是按照约定给吴端的消息,听到三声连续的枪响,吴端便能知道已经跟外界联系上了,两边各自找地方藏好,无论如何不跟敌人发生正面冲突,只等救援前来。
  开完了枪,闫思弦却问安妍道:“你一个人在林子里躲着,应该没问题吧?”
  安妍紧张地问道:“你要干嘛?”
  “我不能眼看着他们把’猎物’杀光,我去露个面,兴许能救下几条命。”
  “你要去自投罗网?不行!”安妍一把抱住了闫思弦的腿,“那帮雇佣兵没人姓的,你杀了他们的人,他们一定会报复你!”
  闫思弦安慰道:“他们只是为了钱杀人,我有钱。”
  “你有个屁!”安妍骂道:“你当那些人跟我一样蠢?你开张空头支票他们就能乖乖伸手接着?”
  “你一点都不蠢,你是这岛上最聪明的人……”
  可无论闫思弦怎么说,安妍就是不肯撒手,最后,她干脆耍赖道:“你可是我们家的长期饭票,你答应给的钱我还没拿到手,我不能让你送死去。”
  要搁刚认识的时候,闫思弦会毫不犹豫地给她一脚,把人踹开后大步流星地离开。
  可是现在,在共同经历了患难生死后,他知道这个泼辣的女人不过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他的姓命,又怎么下得去脚。
  “好吧好吧,我不去了,”闫思弦服软,“你快撒手,咱们赶紧走,那帮雇佣兵肯定会派出人手往枪响的方向追。”
  “那你可答应好了,咱们快走。”安妍终于撒了手,却还是不放心,眼睛紧盯着闫思弦。
  走了一段路,安妍始终离他很近,两人相距不足一米,只差没在闫思弦脖子上套根绳子牵着走了。闫思弦也是无奈,知道这女人的厉害,她要是一门心思盯着你,你真的会有插翅难逃之感。
  每隔十分钟,便是一声枪响,枪声已经响了6次,这对闫思弦来说是巨大的煎熬。
  知道他人的生命正在遭受迫害,而自己没有任何做为。
  就在第七声枪响的瞬间,闫思弦突然一个弓步,向前窜了出去。
  仅仅凭借体能优势逃跑,这是最为简单粗暴的法子,却也是眼下最有效的法子。
  安妍被吓了一跳,三秒钟后她反应了过来,一边追一边低声喊道:“喂!你别跑!”
  闫思弦也低声道:“你要是想被雇佣兵发现,就尽管追,尽管喊。”
  说完,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明显停顿了一下,又追了几步,却没有之前那么快了。
  安妍在迟疑。
  终于,她停下了脚步,用尽量小的声音喊了一句:“别死!”
  闫思弦回了她一句“借您吉言”,脚下却不停,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