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相似暗恋 作者:丹歌惊鸿

字体:[ ]

 
  文案:林蒹葭:“我的名字取自诗经。”
  舒窈:“我的名字也取自诗经。”
  林蒹葭:“我的成绩很好,一直都是年段前十。”
  舒窈:“我的成绩也很好,一直都是年段前十。”
  林蒹葭:“我未来的目标是考上Q大。”
  舒窈:“我未来的目标也是Q大。”
  林蒹葭:“我喜欢用橘子味的香波,因为楼底下超市的橘子味香波经常买二送一。”
  舒窈:“哎哟!巧了,我最喜欢闻橘子味儿了,尤其是林蒹葭你身上的。”
  林蒹葭:“......舒窈你脸呢?”
  北方转来的新学生,个高颜正姓格好成绩棒,运动神经也出色得不像话,还格外喜欢逗女孩子玩,尤其是班级上最高冷的数学课代表。
  只是众人万万没想到,高冷无比的数学课代表,是个天然弯。
  又撩又皮转学生x外冷内甜课代表。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窈 ┃ 配角:林蒹葭
 
 
第1章 诗经里的那片蒹葭
  海城二中,高三组办公室。
  王宣琳捏着一张薄薄的通知书,细长的柳叶眉紧紧皱起。
  通知书边角的照片区贴了张一寸红底的证件照,照片上面的姑娘五官端正,头发整齐的扎成马尾,高挺漂亮的鼻梁上落了几粒深褐色的雀斑。照片旁边端正的写着几排小字。
  名字:舒窈。
  姓别:女
  民族:汉族
  ......
  底下还有一些零星的资料。
  旁边的数学老师好奇的探过头来看了一眼:“哟!转学生啊?现在都高三了,转学对孩子的学习不好吧?”
  王宣琳叹了口气:“是啊。”
  她把通知书递给数学老师,低声抱怨道:“是帝都那边的学生,据说是在原来的学校闹了事,才转学过来的。上面发了话,硬塞进来,想推都推不掉。”
  数学老师接过通知书,带上自己的老花镜仔细看了看,安慰王宣琳道:“我看照片,这女孩子长得挺精神的。说不定人不错呢?而且你看她这履历——这些奖项,可真漂亮。”他注意到底下详细信息那写着的几栏得奖汇总,心想:这还有国家级的奖项呢!再坏能坏到哪里去。
  王宣琳闻言苦笑:“徐老师,你还是仔细看看她得的是什么奖比较好。”
  徐老师已经年近六十,老花眼本就严重,刚才也没有仔细看。直到王宣琳提醒,他才注意到,得奖汇总那一栏赫然填着:全国青少年武术大赛第一名,帝都散打市赛第一名......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奖项。
  徐老师扶着老花镜的手微微颤抖,良久,他才抬起头来,恰好对上王宣琳痛苦的表情——他长叹了一口气,把通知书放回王宣琳桌上:“唉,王老师,这个...你们年轻人嘛,多经历一些大风大雨,多积累一些经验,其实也没有什么坏处的。”他已经放弃安慰王宣琳了。王宣琳苦笑,心想: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而此时,老师们议论的主角,正走在去学校的路上。
  因为是第一天去报道,还没有来得及领校服,所以舒窈仍旧穿着自己的便服。生活助理张越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跟在少女身后,速度却丝毫不比穿着运动鞋的舒窈慢。她怀里抱着一个文件夹,一边紧跟着舒窈的脚步,一边还能不紧不慢的和她说话,连气音都不带打颤的。
  “林教授他们的讲座要明天中午才能结束,晚六点的飞机,我建议你上门拜访的话最好等后天上午吃过早饭之后。”
  “给你定制的校服已经到了,我今天早上和你说过。”
  看着舒窈身上格子衬衫和高腰黑色短裙,张越好心的提醒;她虽然看上去面无表情,但其实心里并不怎么愉快。因为就在今天早上,她这位任姓的小雇主拒绝了她开车去学校的建议,坚持晨跑去上学。
  见鬼!她们临时住的酒店距离海城二中足足有好几千米!
  张越看着自己十厘米的高跟鞋,内心近乎崩溃。
  舒窈慢下步子,张越立刻心领神会的拧开一瓶水递给她。舒窈仰头喝了小半瓶水,圆润的猫儿眼被晨光一照,便折射出细碎而漂亮的光辉,宛如群星。
  “可是我给你打车了呀。”
  她笑眯眯的把水递给张越:“喝口?”
  张越摇头:“我不渴。舒窈,你应该知道,你现在在法律上是未成年,按照合同上面的规定,我接送你上下学是我的工作内容,我不可能自己坐车,然后让你独自跑去学校。”
  她说着,接过水瓶拧紧然后放回自己的包包里。舒窈闻言失笑:“所以你就让那个司机一路龟速跟在我后面,一直到这边的路口?张大助理,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的专车费用是按时间算的?”
  张越丝毫不觉得尴尬,义正言辞道:“这笔钱我会当做公费报上去的!”
  “行了行了,和你开玩笑的。”舒窈随意的摆了摆手:“前面转个弯就是二中的南门了,你回去吧,不用送我了。转学手续这些东西我知道怎么弄——哦对了,车费就当是我请你的,你可别真报给我妈。”
  舒窈话音刚落,就听见对面街道传来乒乒乓乓的动静!随之而来的,便是尖叫混乱笑骂。她微微皱眉望去——在街对面,有个瘦小的男生连人带自行车被推倒在地,身边还围着三个叼着烟流里流气的年轻男人。
  一个穿着黑色短袖的大背头一脚踩在自行车龙头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小男生:“哟,小蛋糕,牛奶,这早饭不错啊!”
  地上,蛋糕已经被摔坏,雪白的奶油站了灰尘。袋装牛奶也沾了灰,滚落在脏了的奶油里,就同它的主人一样狼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