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中)

字体:[ ]

 
第83章 第八十二章
  金殿上每天都会有人被参,实惊不起什么浪来, 上至陛下, 下至朝臣,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没有丝毫的影响。
  来京赶考的学子们也按部就班地来到贡院考试,程意在隔间内写的酣畅, 而她所在隔间的那条通道上, 已经被拖出去四五个学子了。
  程意写罢收笔, 拿起自己写的文章上下通读,读罢小心翼翼放在一旁晾着,生怕弄上一丁点墨汁上去,那样可就白费了。
  “不要, 大人,学生没有作弊, 饶过学生吧。”附近传来学子哭喊的求饶声。
  少时, 那学子便被拖着从程意隔间而过, 程意轻轻一叹,考第一场时心里还是震撼的,如今似乎已是习惯了。
  她只盼着快点收卷, 快些放榜,她也好快些回家。到时候伸冤报仇, 夺回家业,就可以去给丽娘赎身了。
  想到丽娘,程意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而此时的丽娘, 正在程家帮着程大娘捆着柴禾。
  “哎呀,丽娘啊,你这芊芊细手啊是弹琵琶的,这种粗活老身来就好。”程大娘上前拦下丽娘,说也奇怪,以往这丽娘虽然心善,时常在声乐坊照顾着她,可从来也没有上门帮忙过啊,这些日子隔三差五就来了,帮着洗衣服、扫院子、卖布,贴心地跟亲闺女似的。
  “大娘,没事,我做得来的。”丽娘此刻不似在声乐坊那里说着场面话,也不是那个在众男子之间游刃有余的风情妩媚女子,此刻她穿着颜色淡雅的布裙,蹲在地上,十分专注地捆着柴禾。
  “如今像你这般心善的姑娘少见了,也不知将来哪家公子少爷有福气,能娶丽娘为妻啊。”程大娘真心感叹道。
  丽娘闻言手上动作顿了顿,道:“大娘又不是不知,我在声乐坊中谋生,哪户人家愿意娶我为妻啊。”
  程大娘闻言又是一叹,这么好的姑娘,却毁在出身上。丽娘也是个苦命的啊,卖艺声乐坊,心酸苦楚都得自己一个人扛。
  “姑娘,老身儿子上京赶考,若是得中举人,我家必有转机,到时为你赎身,老身再认你做个干女儿,到那时也不愁相看不中好人家啊。”
  丽娘闻言微咬下唇,程大娘还不知道她那‘儿子’想娶她呢,丽娘朝程大娘笑了笑,也不拒绝也不应承,现在事情未定,谁都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应承早了反而两厢尴尬。
  程大娘见丽娘如此,只道姑娘有自己的想法,遂也不再提。
  “大娘,这捆柴禾留下来吧,眼看入冬了,留着自用的好。”丽娘将柴禾分别捆好,单独提了一捆放在草棚下面。
  “嗳,嗳。”程大娘本不舍得自用,可这天冷得夜里也有些熬不住了。
  “那大娘,我先回去了。”丽娘福身。
  “嗳,老身送送你。”
  “大娘留步,指不定明儿个便又来了。”丽娘瞧着程大娘身上的衣衫,寻思给程大娘置办点冬衣,不求多好看,能御寒就行。
  丽娘与程大娘话别,便匆匆离开程家。
  刚回了声乐坊,便见婉儿姑娘打扮的十分靓丽,后面的小丫鬟抱着琴,想是被哪户人家请去弹曲了。
  “丽娘。”婉儿瞧见丽娘,笑着走上前,“过几日鸿飞的兄弟成亲,我被请去弹几曲,你若闲闷,可以一起去。”
  “多谢好意,我就不去了。”丽娘说罢越过婉儿径直上了二楼,近几日婉儿愈发地受欢迎,被点的次数多了,而她,除了那几个老主顾偶尔来听上一曲,几乎没有别的生意了,管事对她也愈发不待见起来,再这样下去,很可能被卖了。
  婉儿耸了耸肩,还不是看丽娘没生意做么,一起去还可以说成是两个人接的生意,可丽娘不领情。
  丽娘回了屋,坐在床上,拿着程意写给她的诗。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说的话可还作数么?”丽娘喃喃自语,她怕等不到程意回来,若是随意被发配了,她这一生可就没指望了,和程意在一起虽不能生儿育女,但她这一生能得安稳。
  另一边,沈文昶正在屋里贴灵活,嘴里还念着道人给她的咒语,她一边念着一边手抖,这妖魔鬼怪可千万别再找上她。
  顷刻,门开了,惊得沈文昶手里的灵符掉在地上。
  “谁?”沈文昶惊慌地看去,只见是奶娘。
  “奶娘,你做什么,走路都没声音的。”沈文昶松了一口气。
  “哎呦,少爷啊,你这是做什么?贴得满屋子里都是。”奶娘惊着了,这是一天闹妖一天不舒坦啊,连老爷在家都镇不住了这是。
  “哎,奶娘,你别碰,碰就不灵了。”沈文昶打掉奶娘想摘灵符的手,“奶娘,我和你说,这屋里闹鬼了。”
  “啥?”奶娘环顾四周,“大白天闹什么鬼,少爷你不会被打傻了吧?”
  “呸,呸,呸,谁傻了,我可是猴精猴精的,要不然怎么想出这个法子镇住妖孽。”沈文昶神经兮兮地,拿着灵符在嘴上一抿,贴到床头上。
  奶娘瞧着这样的沈文昶打了个寒颤。
  “少爷啊,哪有妖孽啊,快别闹腾了,要被老爷知道,准没你的好。”
  沈文昶闻言继续贴了一道灵符,神经兮兮地看了眼屋顶,道:“我宁愿被打死,也不要被妖孽CAO纵着,奶娘,你不知道多可怕,那妖孽CAO纵我的手,让我写下一些匪夷所思的诗句来,那妖孽能这么做,自然也能CAO纵我的手去杀人,比如,这样。”
  沈文昶说罢,两手朝奶娘脖子去,掐住:“就像这样,然后一扭,奶娘,你就没命了。”
  “咳咳,少爷,松手。”奶娘觉得呼吸困难。
  “呀!奶娘,我的手为什么越来越紧?奶娘,我想松开,可是松不开,奶娘,完了,那妖孽上了我的身了。”沈文昶一副惊慌的样子。
  奶娘闻言双眸中透着惊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