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

字体:[ ]

 
第151章 第一百五十章
  饭后,沈文昶敛着眉头坐在床边给陆清漪读诗解闷, 这在陆清漪看来十分难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 无处话凄凉。”沈文昶一字一句地读着。
  陆清漪正饮着茶,听得沈文昶念了此首诗, 恍惚了一会,念起她前世去世后的两年里陈季云睹物思人的场景, 陆清漪鼻子微微一酸, 抬眸看向沈文昶, 人生自是有情痴啊。陆清漪微微一叹,那首陈季云临终之前做的词也在脑海中回荡起来。
  沈文昶没有发现陆清漪的神情变化,继续敛着眉头读着:“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 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 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
  沈文昶停了下来, 读到后面几句她怎么心里那么不是滋味呢?怪难受的。沈文昶如此一想抬头去看陆清漪, 瞬间愣住,连忙丢掉书爬到床上去替陆清漪抹眼泪。
  “怎么哭?”
  “没事。”陆清漪嘴角微微上扬,“想起一首词来, 有些伤感罢了。”
  沈文昶闻言以为是刚刚读的词有问题,忙道:“哦, 我刚刚读那首词,晃了一下,脑海里刷的闪过一个画面, 我挺难受的。”
  陆清漪听得此言,连忙去看沈文昶,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了,当初沈文昶看了《千竹图》曾经晕倒过,而且沈文昶也时常头晕,莫不是也有可能忆起前世?
  “你刚刚脑海里闪过什么画面?”陆清漪问道。
  “我刚刚......”沈文昶刚想说,又顿住了,“我忘了,奇了怪了,我想不起了。”
  陆清漪闻言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道:“忘了就忘了吧,坐过来。”
  沈文昶闻言脱了鞋,坐在陆清漪身旁,伸出胳膊将陆清漪搂进怀里。
  “我刚刚想起一首词来,我来念给你听好不好?”陆清漪在沈文昶怀里闭上眸子问道。
  “啊?”沈文昶闻言苦着一张脸,刚刚读的那首词她已然难受了,可她家娘子目前身子还虚着,她得顺着娘子心意来,“好,你念吧。”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忆昔西池会。鹓鹭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思如海。”陆清漪饱含深情地念着,念罢看向沈文昶,“这首词,你觉得怎么样?”
  沈文昶皱紧眉头,抬起手擦掉陆清漪的眼泪道:“不怎么样,又惹你哭,别念了。”
  “你听后没有感觉吗?”陆清漪离开沈文昶怀里,打量着沈文昶。
  沈文昶抬起右手苦笑道:“刚才手抖了想拿笔算不算感觉?”
  “当然算了,你就没想起什么来?”陆清漪追问道。
  “我该想起什么来吗?”沈文昶挑眉,不对劲啊,她家娘子很不对劲,如此一想,双眸眯了起来。
  陆清漪瞧见沈文昶此刻的模样,心里翻了个白眼。
  “该想起咱们往日的情意啊,你不觉得这个首词写的很深情,很感人肺腑吗?”陆清漪挑眉看向沈文昶。
  沈文昶闻言撇了撇嘴道:“没觉得,听起来也没什么。”
  “这是丈夫思念妻子的词。”陆清漪心里很感动,可貌似眼前这位上辈子作词的人什么感觉都没有。
  “为什么要思念,守在妻子身边天天见着不就好了。”沈文昶觉得那是文人的做作,好似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你思念妻子似的,想娘子了赶快回去见面啊,有什么闲情写诗。
  陆清漪闻言目光暗淡下去,良久哽咽道:“这是妻子去世两年后,丈夫临终前最后的一词。”
  “那,那写的不错,嗯,用情至深,绝世好丈夫,不错,不错。”
  陆清漪闻言心中的伤感顿时消了不少,哪有人自己夸自己夸成这样的?
  “小姐。”二人说话间,小柔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夫人陪同亲家夫人来了。”
  陆清漪整个人一怔,回过神来连忙推着沈文昶下床,刚下地,笑声已至门口。
  “亲家,惠班人已经醒了,大夫也说并不大碍,应该让惠班好了回府去看望你才对,如今你亲自过来,岂不是折煞小辈了。”陆夫人跨进女儿闺房外间笑道。
  “哪里有这些礼道,孩子还在静养中,我在家中着实放心不下。”沈夫人说着跟着陆夫人走近内屋。
  陆清漪刚好迎到内屋门口,瞧着沈夫人愣了一会,尽力掩饰内心的情感,一声娘在嘴里打转,福身后却换了该有称呼道:“婆婆。”
  “快起来,怎么下地了?眼下还在静养中,这些个礼便免了吧。”沈夫人将儿媳扶了起来,待看到儿媳眸子时愣住了,这眸子饱含太多的深情,沈夫人不禁怀疑,难道病中来看望儿媳,儿媳颇为感动?
  “娘子。”沈文昶觉察出自家娘子不对劲,连忙去扯陆清漪的袖子。
  陆清漪回神,掩去眸子的深情,侧过身道:“娘,婆婆,请坐。”
  陆夫人走过女儿身边时,好好看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女儿并无异样,可能刚刚觉察错了。
  “婆婆,喝茶。”陆清漪颤抖着双手将茶端到沈夫人桌前,而后双手端茶放到自己娘亲跟前,“娘,喝茶。”
  陆清漪上完茶,坐在沈夫人旁边,抑制住想扑进沈夫人怀里的冲动。前世,陈季云母亲她的婆婆,待她犹如亲女,如今方忆起前世,面临如今情境怎不让人又惊又喜?
  “惠班身子还虚,要好好补补才是,满仓啊,待会进铺子跟掌柜的拿些燕窝,好好给惠班养养身子。”沈夫人瞧见那双颤抖的手,只以为儿媳身子虚。
  “嗳。”沈文昶嘴上应着,双眸却瞧着陆清漪,她心中总觉得自家娘子哪里不对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