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00)

字体:[ ]

  “程意,你要干什么?虽说我是和张子辽一起去南通,可我们初入仕途,之前他干的事,我们都不知道,按律法我们罪不至死。”吴骖站了起来。
  程意点了点头道:“所以,我只是来拿赌约啊,你们把手指留下,明日圣旨下来你们自然无罪释放,虽然功名被除,但命可以保住。”
  孟轲闻言看向吴骖,虽然断指很疼,但是命能保住。
  吴骖不信:“你能这么好心放了我们?”
  “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睚眦必报?我断案以律法为准不涉私怨。今天过来就是让你们兑现南通赌约,把手指留下后对天发誓,替我永远保守休妻另娶的秘密,那么,明天你们就自由了。”程意说罢将匕首丢在吴骖脚边。
  吴骖眯了眯眼,瞧了眼孟轲,缓缓蹲下,将匕首拿在手里。
  “你真的会放过我们?”
  程意闻言背着手道:“我发誓,真的会放过你们,只是,你们可得保证,出去后老老实实的,我的事一个字都不能说,尤其不能让王爷知道,不然,我可得送你们下去见张子辽咯。”
  吴骖嘴角微微上扬后立刻制止住,将左手放在床上,右手一扬一落,闷哼一声,小拇指断了。
  “还有一只。”程意提现道。
  吴骖弯着腰跪在地上疼的冷汗直冒,良久道:“程意,看在同窗面上,一只算了吧,我们已经心有悔意了,出去必定老老实实做个读书人。”
  “你知道么,我立赌的时候想的是断你右手拇指和食指,让你们再也拿不了笔,书生拿不了笔痛不痛?”程意上前弯腰看向吴骖。
  吴骖惨白着脸,给程意磕头道:“痛,痛,程大人,你大人大量,饶了我们吧。”
  “是啊,程兄,程,程大人,我们,我们都是受张子辽蛊惑,我们其实,不想和你作对的,你饶了我们吧。”孟轲跪在吴骖旁边,疯狂地朝程意磕头。
  “好啊。”程意说的轻松,“给你们留条生路,一人留下一只小拇指此事便罢了,明日出去后可得感恩啊。”
  “是,是。”吴骖说着将匕首递给孟轲,孟轲狠了狠心,闭着眼手起刀落断了小拇指。
  程意点了点头道:“好了,你们收拾一下睡吧,明日一早堂审便放你们出狱。”
  “谢程大人。”吴骖说罢拉着孟轲磕头。
  程意笑了笑,转身离开。
  出了邢狱大门,程恩开口道:“公子,就这么放了他们,我怕日后........”
  “谁说我要放过他们了?按律他们的确罪不至死。我若要杀他们名不正,只能借刀杀人。”程意说罢转身看着程恩,“为以防万一你明早盯着他们,他们一身囚衣身无分文,我若料的没错,明儿个一早出了狱他们就会去王府告发我,若是他们进了王府你就回来,若是没进你去告诉王爷,剩下的事就不用咱们CAO心了。”
  “王爷会杀了他们?”程恩心内吃惊。
  程意苦笑道:“王爷比我自己还在乎我的名声呢,走吧,去找御林军。”说罢走到轿子前上了轿。
  此时郡马府,主卧还亮着灯。
  阿婳打了个哈欠道:“郡主,睡吧,刑部的人说今夜有大事,郡马可能得忙活到天亮了。”
  “大事?皇叔父交给他什么大事啊,要白天黑夜的忙?”宋溶月看着门口道。
  “刑部的人不肯说,嘴严着呢,郡主,时辰实在不早了,睡下吧。”
  宋溶月摇了摇头道:“我睡不着,阿婳,你说,郡马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阿婳闻言急道:“怎么会,郡主你别多想,书生么,腼腆,自傲,又胆小,您是郡主,您发话让分开住先培养感情,那郡马还能违背郡主么,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等郡马回来,您给郡马下个命令就完事了。”
  “什么话都让你说了,先前说夫妻互相尊重,现在又让我端起郡主架子命令郡马,这不是互相矛盾么。”宋溶月瞪了阿婳一眼,“你净出馊主意,昨儿个让我把小屋床搬走,还给我找了个蹩脚的理由,我羞都要羞死了。”
  “可,可郡马好歹来主榻睡了啊。”阿婳小声嘀咕。
  宋溶月嗔了阿婳一眼:“行了,去把前面的灯也点上,今夜郡马不回来,我便不睡。”
  “啊?”阿婳吃了一惊,见郡主瞪过来,撇了撇嘴,去前面点灯。
  程意从牢里出来去寻御林军,查封其余杨党,清点脏污家产,又整理罪证,弄完天已亮了,早饭未吃,便同刑部尚书急匆匆进宫请旨。
  天顺帝翻看刑部尚书递上来的折子,不禁叹气连连。杨国舅在昨夜的抵抗之中,觉察难逃一死,在屋里上吊自杀了。天顺帝瞧罢刑部尚书的折子,便把程意的折子打开,读罢心里一惊,抬头问道:“你要为杨党一众的老如妇孺求情?”
  “是,经查,他们的确不知情。”程意回道。
  “可按律法,她们不知情也得死,万一她们寻求报复,后患无穷,你不能妇人之仁。”天顺帝虽如此说,心里却放松下来,程意的心肠不狠,他心里颇为欣慰。
  “回陛下,臣昨夜查抄一众杨党,见到不少孩童,甚至,有刚出生的婴儿,陛下,婴儿无罪,臣不忍看他刚来人世便因父罪而死,还有那宅中妇人,并未参与卖国行径,臣请旨陛下宽恕老弱妇孺,将其发配边疆。”程意想起昨夜那啼哭的婴儿心生不忍,她内心的那处柔软被牵动了,她的孩子算时日也即将出生,所以她还是做不到,做不到把无辜的人送上断头台。
  “发配边疆怕是生不如死,都是过惯了富贵生活的人,怎么受得了?再说,这和其他情况不一样,是群党做案,你不怕他们寻仇,朕却忌惮,这样吧,七岁以下幼童可以免死,去处朕来安排,五十以上老妇也可免死,发配边疆,其余的还是按律法来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