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01)

字体:[ ]

  程意闻言看向天顺帝,天顺帝显然已经做出让步。
  “陛下仁慈。”程意拱手道。
  “行了,过来帮朕拟旨,杨钦偷盗库银,倒卖税粮,卖国求荣,十恶不赦,虽畏罪自杀但难万死难以赎其罪,即刻株连九族。其妹杨贵妃,念起侍君多年,打入冷宫。杨党一众,除七岁下幼童与五十上老妇外,满门抄斩,今日午时行刑。”天顺帝一边说着,程意一边写着。
  天顺帝说罢对总管太监招了招手道:“另起一份圣旨,升刑部尚书黄显为太子太傅,调为吏部尚书,程意升刑部尚书,明日早朝宣读。”
  此言一出,黄显和程意对视一眼,纷纷走至中央跪下:“谢陛下隆恩。”
  “去办事吧。”天顺帝摆了摆手,本来他还犹豫程意的官升,刚才程意谏言替老弱妇孺求情,那神态赤子之心犹存,这样姓子的人做刑部尚书最好不过,至于黄显,他老了,查案上已显得力不从心了。
  黄显和程意出了御书房在路上寒暄几句,直接奔赴天牢提犯人。
  公堂之上,程意宣读圣旨后,拍响惊堂木:“吴骖,孟轲,去除功名永不录用,当堂释放!!一众杨党即刻押付刑场,午时问斩!!!”
  令一出,衙役们便将杨党们押了出去,行至早市,一城百姓讶然,前前后后几十辆囚车,这在京城前所未有过。
  人群里,沈文昶和唐鸿飞瞧见了马上的程意,程意亦瞧了沈文昶,相视几秒之后程意转了头,夹进马肚子往前走。
  沈文昶顺着人流往刑场去。
  此次监斩人数众多,分批斩首,此刻斩台上跪着杨家人,里面十岁上下的姑娘少年有六人,此刻哭哭滴滴地跪着等死。
  沈文昶瞧在眼里心下不忍,目光从斩台移到程意身上,监斩台上的程意寒着脸目不斜视,身上的气场让沈文昶愣了好久。
  临近午时,鼓响一声,沈文昶转了转身往外走。
  “满仓,哪儿去?”唐鸿飞急问。
  沈文昶好似没有听到一般,脚下未停,唐鸿飞疑惑,跟了上去。
  “满仓,不是要等四弟么,你去哪儿?”
  沈文昶停了下来道:“你留下等她吧,我怕晕血,我在之前的茶馆等你们。”
  沈文昶说罢便离开法场去了茶馆,她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好似都变了,其实她也已经不是当初和他们结拜的那个她了,他们貌似回不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雅间的门开了,沈文昶看向门口,唐鸿飞带着程恩走了进来。
  沈文昶瞧见程恩时已然明白程意的意思了。
  “沈公子,我家公子昨夜一夜未合眼,今日又忙着监斩,眼下太累已经回府休息了,我家公子还说,近日事忙,沈公子离京那天,便不相送了。”
  沈文昶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从袖子取出一封信交给程恩道:“这信是你家公子让我带给丽娘的,我昨夜思来想去我去送不太合适,还给你家公子。另有一言,劳烦转告她,走夜路并不可怕,走着走着天是会亮的,但可怕的是从夜路走上暗路,暗路可是条不归路。”沈文昶断定目下程意与郡主并未行过周公之礼,至少在她看来还未走上暗路。
  “还有,拜托她,务必做个好官,孩子日后大了或许能听闻她为国为民的功绩,行了,言尽于此,让她自己保重吧。”沈文昶说罢摆了摆手让程恩离开。
 
 
第197章 第一百九十六章
  程恩离开后,沈文昶看向唐鸿飞道:“鸿飞, 我下午得走了。”
  “这么快?”唐鸿飞惊讶, “好歹过了今天再走啊。”
  “不了,老大人今天告老归乡, 他同我岳父是好友,又对我颇为照顾, 我想护送一程。”沈文昶说罢拍了拍唐鸿飞的臂膀, “鸿飞, 珍重!”
  唐鸿飞没有料到这么快分别,苦涩道:“咱们家住一个巷,小时候,想喊你出来玩就能喊出来, 如今........”
  沈文昶笑道:“人大难长聚嘛,人生于世, 生理别离都是常事, 鸿飞, 看淡些吧,他年若有机缘,必定还会再见, 保重。”
  “保重。”唐鸿飞笑了,笑着带着无奈, 他们都大了,如今天南地北,不知下次再见是何时了。
  沈文昶笑了笑, 转身离开雅间。
  唐鸿飞站在二楼窗口,面对着寒风,看向楼下走远的沈文昶,喃喃自语:“满仓,珍重啊!”
  沈文昶在街市走了几步,停了下来,回头望向茶楼,果然见唐鸿飞站立窗前送她,她前世经历过生死道别,本该看淡,但此刻依旧感伤,沈文昶故作轻松地朝唐鸿飞挥了挥手,转身大步往前走,她得早点回家,此刻她想她的衣衣了。
  程恩离开茶楼,急匆匆回郡马府复命,书房里程恩将沈文昶的话一字不落地说了,程意闭着眼靠在椅子上,手里捏着给丽娘的休书,神情十分痛苦。
  “为孩子做个好官么?”程意喃喃自语,缓缓睁开眸子,以丽娘的姓子,铁定不会和孩子提及她,若她的官声和清廉足够令百姓尊敬,那她的孩子,或许真的能从别人嘴里知道世上有人清官叫程意,如此,便也足矣。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命能活到孩子长大啊。
  程意直起身子,将休书放进书下面,“对了,吴骖孟轲他们人呢?”
  “进了王府,半柱香后我看见王府抬出两个大箱子。”程恩回道。
  程意点点头,默默不语。
  “砰,砰,砰。”此时书房的门被敲响。
  “谁?”程意看向门的方向问道。
  “郡马,我是阿婳,郡主知道您回来了,特意让厨娘给熬了参汤。”
  程意闻言,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程恩,示意程恩开门。
  阿婳端着参汤走了进来,将参汤端到程意跟前道:“郡马,刚熬好的,您趁热喝。”
  “有劳了,先放书案上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