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03)

字体:[ ]

  “夫人,稳婆和秋禾大夫来了。”程恩的母亲跑进屋里道。
  程大娘抱着小孙女道:“稳婆给点银子让她回去吧,请秋禾大夫进来。”
  丽娘虚脱,目光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秋禾背着药箱进了屋里。
  “大夫,劳烦给我儿媳妇看看。”程大娘将两个孙女交给程恩的母亲,让其清洗孩子身上的血迹。
  秋禾上前把脉,良久收了手笑道:“恭喜恭喜,少夫人身子无大碍,调理一番便可。”
  “哎呀,真是菩萨保佑啊。”程大娘此刻一颗心放了下来。
  秋禾起身写了方子,便带着程顺去抓药。
  床上的丽娘始终睁着双目,微阖之后又立刻睁开。
  “累了就睡会。”程大娘拍了拍丽娘的手。
  丽娘扬起嘴角笑道:“想先看看小挚和小信。”
  程大娘闻言慈祥地嗔了儿媳妇一眼,起身离开,片刻,抱着清洗干净的两个孙女来到床前,放在丽娘跟前。
  “红色棉被包的是老大,橘色棉被包的是老二。”
  “真好。”丽娘笑了,眼睛眨了眨,没再撑住,睡了过去。
  程大娘给丽娘掖了掖被子,一手抱起一个孙女笑眯眯地出了屋。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老管家等一众人候在垂花门处给程大娘大喜。
  “同喜同喜,老管家从账上拨点银子分给大家,再去弄点红鸡蛋,分给左右邻居。”程大娘抱着孙女在阳光下笑得合不拢嘴。
  “娘!”
  一声娘,众人回头看去,挺着肚子的婉儿被陈思允搀扶着往垂花门来。
  程大娘瞧见婉儿,欢喜地抱着孩子迎上前:“婉儿啊,你快来看看,看看你的小侄女。”
  何婉儿瞧见两个娃娃,惊喜道:“娘,嫂嫂生了双胞胎?”
  因程大娘收婉儿为义女,故而婉儿改口唤丽娘为嫂嫂。
  “是啊,是啊,一对儿宝贝。”程大娘欢喜不已。
  “恭喜岳母。”陈思允在一旁道喜。
  程大娘笑道:“同喜,同喜,咱们婉儿也快了,到时候我又做奶奶又做外婆哟。”
  “娘,嫂嫂现在怎么样?”何婉儿往屋里瞧了一眼。
  “秋禾大夫来看过了,说身子无碍,眼下太累了,睡了,走,走,来我屋里看小宝宝。”程大娘笑着抱着两个大孙女走在前面。
 
 
第198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丽娘未分娩之前,陆清漪回南通看望父母时登门看过丽娘, 本想待丽娘产后再去扬河, 一待数日丽娘未有分娩迹象,恐沈文昶回扬河寻不到她, 便启程回扬河。
  陆清漪从南通回来便致力于让后代发家致富,不仅替陈华允筹谋如何卖画, 还替刘昭平盘了地界好的商铺, 请了两个干净的厨娘作工, 不再专卖豆腐,店铺里豆腐、豆腐脑、豆腐干一应俱全,起名河东狮吼,在门旁作了诗。
  陈华允小夫妻短短半月成了富人, 脱去补订衣服,改头换面了。因为家里有钱了, 不用再为生计发愁, 刘昭平的脾气好多了, 虽然急了还会扯开嗓子骂人,但整日笑脸多,对陈华允的关心也多了起来, 陈华允受宠若惊,总觉身处梦中。
  几日前, 陆清漪替陈华文报了十年一度的比画大赛,头两场在怀醉画楼内,陈华文临场画作竟是把当红的四两先生和东山浪人给比了下去, 一时名声大噪,更有人在画楼外设赌,专堵谁胜谁负,投了陈华文者竟然一赌赚百两。
  这比画大赛几百年前是没有的,自从陈季云死后,事迹流传于民间,扬河的官府应民意建了怀醉画楼,自此为了祭奠神笔陈怀醉,便开始有了比画大赛,虽然经历改朝换代,但扬河比画大赛一直流传至今,陈怀醉俨然成了扬河对外打出的文化标。
  这大赛十年一比,设七场,分三天进行。历来都是由扬河县令主持,邀请十里乡绅当红墨客做审。今年,县令进京,大赛迟迟不开,文人们递折子进了临平府,知府大人见文人如此,便亲自来扬河主持。画赛比了两天,陈家的门槛险些被人踏平,扬河也随之流行起一句话来:河东狮一吼,书生抖三抖,河东狮一叫,君子守本分,若想夫君好,悍妇正当时。
  比赛第三天,陆清漪一早便去了陈家,几人一起去了画楼。辰时,沈文昶骑马进了扬河城门,到家时门前落了锁,牵着马走在街市上,见行人三三两两精神烁然地结伴走着。
  “快走,快走,快开始了,你说这次陈华允能不能一举夺画魁啊。”
  “前几场他连四两先生和东山浪人都比下去了,画魁那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么。”
  “你说这陈华允是不是得祖宗庇佑啊,画楼正中央挂着陈怀醉的画像,画像下他的子孙后代在参赛,而且有望成画魁啊。”
  沈文昶听说陈华允三字便停了下来,拦住其中一个人问道:“阁下,这画赛是在哪里比啊?”
  “在怀醉画楼啊。”行人回道。
  “这怀醉画楼不是锁着的么,我来扬河住了一段时间,可从未见画楼大门打开过啊?”沈文昶疑惑道。
  “你不是扬河人自然不知晓其中缘故,这怀醉画楼是祭奠前朝神笔陈季云而建,平日里不开放,唯有五年一度的画赛官府才打开,里面有陈怀醉后代赠于画楼的怀醉遗物,有官府专人打理,百姓平日是进不去的 。”行人脸上神采奕奕,脸上浮现身为扬河人的骄傲,“一起去看看吧,来了扬河不进画楼等于白来了。”
  沈文昶笑着应道:“倒要进去看看开开眼界。”
  沈文昶随着行人一起去了怀醉大楼,踏进大门那刻沈文昶瞧见了台上的陈华允,此刻正聚精会神作画。
  因为人多,沈文昶并未往里身进,在门口的柱子旁站定。
  “爹爹加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