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06)

字体:[ ]

  沈文昶闻言哭笑不得低声回道:“闭上你那张嘴,吃饭。”
  “哎呦,我肚子痛,上个茅房。”小柔放下筷子跑了出去,她家小姐累成那样,得沐浴解解乏吧。
  “小姐。”小柔轻轻推开房门,陆清漪听见声音,拉开帷幕,“嗯,怎么了?”
  “小姐,你没睡啊?”小柔奇道。
  “嗯。”陆清漪应了一声,随后觉得不对,问道:“你姑爷跟你们说我睡着了?”
  “嗯嗯嗯。”小柔猛点头。
  “她现在怎么那么无聊。”陆清漪笑着摇了摇头,“你去跟你姑爷说,就说本小姐饿了,让她麻溜地带饭过来。”
  “好嘞。”小柔一脸兴奋地开门跑了出去。
  陆清漪一愣,怎么小柔这么兴奋么?
  “姑爷,姑爷。”小柔跑进前厅。
  沈文昶夹了一块肉丢进嘴里,疑惑地看向小柔。
  “我们小姐说,她饿了,让你麻溜地带饭过去。”小柔抑制住脸上的笑容,实在是开心啊,使唤名人啊。
  “咳咳咳。”沈文昶被呛着了,这小柔的语气怎么那么欠揍。
  “你去看过你家小姐?”沈文昶哪能让小柔看笑话,站了起来,“你说你啊,你家小姐平日待你多好,你都不知道带点饭给她,还有啊,你是她的贴身丫鬟,她饿了你就该麻溜地去拿饭啊,你家小姐简直白疼你了。”
  小柔被沈文昶说的一愣一愣的,想想也是,顿觉惭愧:“我,我这就去给小姐端饭去。”
  “站住!”沈文昶背着手叹了口气,“我正好吃好了,我去吧,你坐下来接着吃。”沈文昶说罢转身要走,走了两步,回头看向小柔,“要多记住你姑爷我的善良,这么体恤你们,真是世间少有。”说罢提着袍子悠哉悠哉地往外走,边走边感叹:“我怎么就这么善良!”
  厅堂的三人面面相觑,陆庆扯了扯小柔的袖子道:“信不信,姑爷此刻正往厨房跑呢。”
  “那妆台有令,姑爷敢不麻溜点么。”小柔瞧了眼沈文昶碗里还剩下的大半碗面条撇了撇嘴,她家姑爷明明没吃饱。
  沈文昶跑到厨房,端着饭菜回了房,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唤道:“衣衣,起来吃饭了。”
  陆清漪拉开帷帐,将帷帐挂在银钩上,一双小腿轻轻挪下床,戏谑地看着沈文昶不语。
  “行了行了,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犯贱行了吧,见不得娇滴滴的好娘子饿肚子,你赢了,过来吃饭吧。”沈文昶将饭菜放到桌子上。
  “喂我。”陆清漪笑眯眯地看着沈文昶。
  沈文昶闻言眼珠子一转道:“你是小孩子么,真要我喂啊?”
  “嗯。”陆清漪眸子亮了亮,便是喜欢看沈文昶为她忙活,总觉得幸福地飘飘然。
  “这可是你说的啊。”沈文昶端起面条,走到床边坐下,挑起面条往自己嘴里塞。
  陆清漪脸上的笑容僵住,在沈文昶凑过来时,连忙站了起来:“过分了啊。”
  沈文昶笑着咀嚼着嘴里的面条,吞下后道:“你看看,是你让我喂的,我要喂了你又恼了。”
  “我又不是让你那样喂。”陆清漪嗔了沈文昶一眼,气不过,芊芊细手在沈文昶胳膊上一拧,“故意的你就。”
  “行了行了,不闹你了,快坐下吃饭。”沈文昶说着挑起面条,递到陆清漪嘴边。
  陆清漪笑着张开嘴,沈文昶喂了几筷子后,自己也觉得饿了,便挑起来自己吃了一口。
  陆清漪边吃边笑,拿手挡着嘴,吃完后道:“怎么,前头没吃饱?”
  “我吃了一半,小柔传令,我哪敢耽搁啊,这不撂下筷子就跑回来给你送饭么。”
  陆清漪闻言凑近在沈文昶嘴边亲了一口。
  沈文昶一愣,瞧见眼前自家娘子的面容,心扑通扑通跳着:“那个,快吃,快吃,吃饱了好睡觉。”
  陆清漪嗔了沈文昶一眼,接过碗筷,挑了一筷子递到沈文昶嘴边,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将面条吃了个干干净净,连汤都喝的一滴不剩。
  饭后,沈文昶走到书案前铺了纸张,磨了墨。陆清漪好奇,走上前去,在椅子扶手上坐着瞧了好一阵问道:“你这是要改运笔习惯和画风?”
  “嗯,今天临时被点名作画,虽然有意改运笔,但是习惯很难改难免会留点之前运笔习惯,所以我琢磨琢磨以后画画的运笔和画风,免得被行家起疑。”
  “你这样说,是准备以后吃这碗饭了?”
  “嗯。”沈文昶放下笔,拉着陆清漪的手道:“回来的路上,我想了很多,还是对画放不下,我打算等新来的知县上升后便请辞,回南通守着爹,守着我娘,前世娘走的时候,那种感觉刻骨铭心,人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是不可避免的,早尽孝多陪伴走的时候少一点遗憾。”
  “咱们回南通也劝劝我爹,就在南通做个知府,管一方百姓,全家聚在一起,天伦之乐比高官厚禄更重要。”陆清漪也动容起来。
  “好。”沈文昶笑了,“这样孝敬起两家老人也方便,以后我来作画你来卖画如何?”
  “你还真是不让我闲着。”陆清漪笑着抬起胳膊,坐在椅子扶手上搂着沈文昶的脖子,“相公,你,有没有想过,今生再收集字画?”
  沈文昶一愣,捂着心口道:“不了,我本想着收集那些字画,让其能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不成想,那些价值不菲的字画让后代那些个不肖子孙游手好闲,一幅幅字画卖出去,我想想就心疼,这辈子还是算了。”
  “其实,我也想过,你的想法还是对的,我们回了南通以后可以盖座画楼,买来的佳画便放在画楼上,以后,咱们有了孩子,便立下规矩,代不分画,代不卖画。每月还可以开设画展,让天下爱画之人可以登楼观画学习,这样既可以保存佳画流传后世,也可以让那些寒门爱画者可以近距离看画学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