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09)

字体:[ ]

  她有意在临近月底时缓和缓和她的郡主的关系,但又私心不想缓和太早。
  程意无奈,前不久王爷已经质问过她为何夜晚会睡到厢房去,若是月底寺庙一行,郡主对她冷淡如冰,王爷那儿怕欺瞒不下去了。
  程意左想右想,迈腿走了进去。
  “公子。”厢房门口,程恩瞧见程意,连忙上前,“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公子快进屋用饭吧。”
  程意嗯了一声,刚准备进厢房,想了想又停了下来,问道:“郡主用过饭了吗?”
  “郡主眼下正在前厅用饭呢。”程恩回道。
  程意想了想转身往前厅走:“今天咱们也去前厅用饭吧。”
  程恩张了张嘴,联想今日府上众人的行为,没敢跟上去。
  程意进前厅时,宋溶月愣了一下,随后装作没看见一般继续搅动手里的汤匙喝着参汤。
  “郡主。”程意上前开口行礼。
  宋溶月没说话,一旁的阿婳笑道:“哟,这不是咱们的郡马爷么,今儿个怎么有功夫凑到我们郡主眼前来?”
  程意眉头微敛,看向郡主,等着郡主出言装模作样地训斥阿婳几句,可人家神态自若只字未言,仿佛没听见一般。如今郡主连场面话都不说了,程意的心开始下沉,看来短短几日哄好郡主已非易事了。
  程意也不客套,笑着走到桌子前坐下。
  宋溶月放下汤匙,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道:“郡马的饭菜在厢房。”
  程意厚着脸皮从善如流,对着门口的小丫鬟挥了挥手道:“去厢房把我的饭菜端过来。”
  宋溶月不知道程意突然之间搞什么鬼,只是成亲这么久,她所有的隐忍都用完了,郡马既然对她不上心,她又何苦告诫自己做个好妻子?可身为郡主,她也需保持自己的修养,故而程意挥手让人去端饭菜,她视若罔闻,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少时小丫鬟便将程意的饭菜端上,程意拿起筷子边吃边在心里计较,如今郡主这个态度她该怎样缓和,既能让寺庙一行顺利又能在事后把郡主稳住。
  “郡主,明日下官休沐,听同僚说西山梅花开的正浓,不知郡主可有闲暇一同前去观赏?”
  宋溶月诧异,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郡马向来公务繁忙,往日休沐也都在衙署,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程意闻言一本正经胡编道:“之前每到休沐总有人命案子,实在脱不得身,眼下公事下官都整理妥当,所以想问问郡主明日是否有闲暇?”
  宋溶月面上从容,可心却慌了,她心里很想去,可她和程意眼下的处境哪里像是夫妻?而且程意屡屡以公事为由拖到夜半三更才回家,她不是没怀疑过程意在外面有女人,找人跟踪一阵,那人就跟不是人间烟火一样,窝在衙署屁大点的事也和下属抢着干,这不是不愿回家又是什么?
  既然程意如此态度,她身为郡主再去纠缠岂不是丢了颜面?
  “无暇。”宋溶月思及以往,缓缓吐了两个字,凭什么程意说公务繁忙她就得忍着,程意说看梅花她就得去,哪家郡马像程意这般放肆,简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换做孝王府的郡主,程意早就被打的屁股开花了。
  程意面上闪过一丝诧异,她知道眼下郡主不好哄,可也没料到如此不好应付。
  “哦,也是,眼下地又滑,天又冷,不去也好。”程意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郡主明日无暇,不知要做什么去?”
  “怎么,郡马欲干涉本郡主行踪么?”宋溶解冷眼看向程意。
  程意讶然,几日不见,郡主对她仿佛愈发不善了。
  “郡主误会了,下官有此一问只是想看看下官能否帮上忙而已。”程意笑道。
  “不劳烦郡马,明儿个我与众位皇姐姐夫在孝王府茶社。”宋溶月依旧寒着一张脸,拿着帕子净了嘴角,缓缓站了起来:“我吃好了,郡马慢用。”
  “下官劝郡主明儿个不要去。”程意看着宋溶月的后背道。
  宋溶月闻言怒不可遏,转身看向程意,她明明都说了明儿皇姐姐夫都去,但凡懂点人情世故明儿个也会陪她去,结果他程意不但没个主动请缨的觉悟反而让她也不要去,简直是个固执死板倔驴,让人忍无可忍。
  “怎么,郡马以为,本郡主嫁了你,就该三从四德为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程意绝非此意,郡主若是强要曲解,下官无话可说。”程意觉得眼下没有缓和关系的必要,郡主眼下看她不顺眼,说什么都是错。
  宋溶月瞧见程意如此态度,又怒又意难平,气的转身就走。
  程意计划被打乱,也无心用餐,她知道郡主为什么恼,她又何尝想在此时和郡主关系恶化?可她不得不这么做,不然她死的更快,她身上藏了一个这么大的秘密,接近郡主等于嫌命太长了,所以未免她死的太快她不得不借口公务远离郡主。
  程意叹了口气,起身往外走,行至垂花门,见前面一小丫头急匆匆地往这里跑。
  “郡马爷,南通来信。”小丫鬟将信呈给程意。
  程意一听脸色变了,连忙扯过信,瞧见信封上的署名,心头发颤。
  送信的小丫鬟对程意福身后,欲进垂花门,程意抬头时瞥见小丫鬟手里的另一封信,信封上她瞧见了一个陆字。
  程意瞳孔一缩,瞬间便起到了沈文昶和陆清漪,连忙稳准心神将丽娘给她的信藏进袖口里,缓缓转身:“站住。”
  “郡马爷有何吩咐?”小丫鬟停了下来。
  “你手中的信是给谁的?”程意缓步下了台阶。
  “回郡马爷,是陆小姐给郡主的。”
  程意眸子闪过一丝慌乱,随后伸出手道:“一道给我吧,我正好寻郡主有事,便替你转交。”
  小丫鬟闻言不敢不从,将信交给程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