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

字体:[ ]

  陆清漪咬着下唇,脸颊染了一片霞光,想起被逼迫所说的话万分恼羞,捏着身前的被子盖过头顶。被子里都是刚刚欢爱过的气息,更让她羞的无地自容,连忙扯下被子,呼吸了几口还算新鲜的空气。
  “小姐,要沐浴吗?”小柔提着水,站在门口道。
  “进来。”陆清漪闭着眸子沉声说道,随后缓缓坐了起来,沈文昶这个挨千刀的,别让她逮到机会,不然,有那浑人好受的。
  沈文昶洗漱完毕,便在院子里练剑,上京比武她心里还是重视的,不知道参加比试的人的根底,也只能自己频加练习。
  练了一炷香的时间,身后的门开了,沈文昶连忙将剑收回,转身看去,顿时眼前一亮,此刻的陆清漪貌似更加明艳动人了,这双颊绯红,星眼如波的,看的沈文昶不禁生起一股自豪感,这可有一半都是她的功劳啊,按奈不住欣喜的心,转身将剑轻轻往树上的剑鞘一掷,剑顺着力道与剑鞘合为一体。
  陆清漪下了台阶,情不自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刚才她梳妆的时候照过镜子,竟是有几分柔媚之态。比之她刚到南通之时,个子长高了一点,模样也长开了点,有些贴身衣物也小了,果真应了那句女大十八变。
  “衣衣。”沈文昶喜不自禁地跑到陆清漪跟前,丝毫没有早上逼迫人之后该有的自觉。
  陆清漪抬眸去看沈文昶,见其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往下流,便从袖口取出帕子递给沈文昶。
  沈文昶得寸进尺,并没有去接帕子,反而将头凑向陆清漪。
  陆清漪猛然想起床笫之间,这人汗流进眼睛里,急吼吼地让她帮着擦汗。陆清漪想起那一幕脸红归脸红,可毕竟她们是世上彼此最亲近的人儿,遂攥紧帕子轻轻地替沈文昶将此刻满脑门子的汗擦干净。
  “衣衣,你真好。”沈文昶由衷赞叹,牵起自家娘子的手快速吻了一下。
  陆清漪身后的小柔连忙低下头去,姑爷也忒孟浪了吧,不过瞧那副如此稀罕自家小姐的模样,大抵能稀罕一辈子吧。
  陆清漪轻嗔沈文昶一眼,轻轻勾住沈文昶的小拇指道:“走吧,我饿了。”
  沈文昶闻言连忙牵着媳妇往前面去。
  到了前厅,正好遇见从前衙回来的陆文正,三人一起进了前厅。
  刚坐在饭桌前,陆文正便开了口道:“吃了饭,你们小夫妻收拾几件衣服,便启程上京。”
  “什么?”沈文昶吃了一惊,还真是临时通知,提前不打招呼的。
  陆清漪也是昨天顺口一说,也没有料到父亲真的让她们说走就走。
  “外面什么都准备好了,你们收拾完衣服就能走,还有,你小子路上安分点,照顾好你岳母和惠班,听见了吗?”陆文正对着女婿道。
  “听,听见了。”沈文昶闷声道。
  话音刚落,沈文昶放在膝上的手被人轻轻握住,沈文昶低头一看,见是娘子的手,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她家娘子果然洞察人心,知道她打怵这岳父大人。
  饭后,小夫妻回去收拾一番,携手回沈家辞别亲人,辰时准时陪同陆夫人上了马车,启程往京城而去。
  马车上装着带去京城的礼品,不多但都精贵,一来走到路上不显眼,二来完全可以看出沈家对此次进京探亲的重视。
  驾马车的是沈松,陆庆和陆平骑着马走在前面,后面则跟着两个骑马的仆人,路过付县时,沈文昶叫停了马车,坐在车梁上拉开车帘道:“岳母,我义弟在付县,我去道个别一会回来。”
  “去吧。”陆夫人觉得此乃人之常情,便也应允了。
  沈文昶跳下车,跑进一个胡同里,敲开了程家的大门,边往里走边问程家新聘的小厮:“你家少爷在书房还是在内宅?”
  小厮闻言忙道:“我家少爷去书斋了,眼下不在府上。”
  “她去这么早啊?”沈文昶停下步伐,不待小厮回话,转身又往外走,跳上马车之后对沈松道:“出县城,郊外书斋旁停一下。”
  沈松闻言扬起了马鞭。
  此时的郊外书斋,十多个人的座位上只坐着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程意正细心地交着二人,不多时,郊外说笑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三五成群的少年背着布包进了书斋。
  “夫子好。”少年们瞧见程意纷纷见礼,随后便走到位置上做好。
  之前的那两名少年则将之前还在学的书本收好,拿出了另一本书。他们两个每日来的比众人早,走的比众人晚,因而有机会和时间学得比旁人多一些。
  “今日,咱们不在书斋上课,外面春风习习,万物复苏,拿上书本,咱们在晴天白云之下讲课。”程意站在前面开口笑道。
  众学子闻言无不欢呼雀跃,他们不喜欢老旧的讲课方式,程意讲课新颖生动,容易理解,比老夫子讲课有趣。
  程意在众学子都出去后方才离开书斋,刚关上书斋的门,身后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
  “呦,我当是谁,大家来看,这不是娶了声乐坊的歌妓为妻的程意吗?”孟轲摇着扇子,一脸轻蔑地看着程意。
  程意转身冷冷地看着孟轲,右手微微握拳,她能容忍他们骂她,可是容忍不了他们言语侮辱丽娘。
  “程意,你可知道子辽如今在吏部尚书严大人手下为官?山长特意写了赋称赞子辽,而你,山长至今耻于谈及你,你可知为何?”吴骖在一旁添油加醋,其实山长称赞的时败而不馁,胜而不骄之品姓,是他们私以为张子辽是这般的人。
  他们在张家落难时袖手旁观,可张子辽得志之后依旧拿他们当兄弟,这让他们如何不感动?
  程意用脚指头猜也能猜到吴骖想把话引到丽娘身上。
  “孟轲,吴骖,咱们往事无怨近日无仇,言语奚落是何道理?”
  “咱们几个就是看你不顺眼,之前你在书院还是挺努力的,娶了个被千人摸万人亲的女人之后,怎么没志气了?躲在这书斋教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当真出息。”孟轲嗤笑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