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0)

字体:[ ]

  程意拿过信便打发小丫鬟离开,自己则把信揣进袖口,急匆匆地去了书房。
  一进屋,程意便将门关死,急匆匆走到壁炉前,往里加了炭火,又取了茶壶提在壁炉上方,渐渐地茶壶开始冒气,程意便将陆清漪写的信拿出来,将信封封口处对着热气一点一点打开,随后迫不及待地打开,越往下看手越抖,最后跌落在椅子上。
  呆愣良久,程意回过味来,这信上并没有言说她是女扮男装,而且即便郡主知道了,王爷也怪不得她,左右信不是她写的,事不是她说的,至于郡主过来质问,她完全可以哭诉,到时候是郡主休了她这个假郡马,王爷能奈得了郡主?
  如此一想,程意大喜,连忙将信重新装好,封好口后,程意这才取出丽娘寄来的信,屏住心神缓缓打开,读罢大喜,丽娘平安产女,且竟然是双胞胎,她程意一下竟然有了两个女儿,顿时合不拢嘴。
  “等我。”程意激动起来,将信叠好放进书里,拿着陆清漪的信准备此时让人送到郡主眼前,虽说刚才闹了不愉快,可这更加说明她程意心系发妻啊。
  程意拿着信还未走到门口,书房的门便被来人踢破了一扇。
  程意捏着信的手一抖,随后故作镇定地看向来人:“父王,何故动怒?”说着缓缓走到桌子前,将信扣着放在书案上,随后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双手呈给明王。
  明王挥手将茶盏打翻,茶盏落在地面上四分五裂。
  “你明知故问,你是糊涂了还是没脑子,那徐凯是孝王妃的侄子,你杀他干什么?”明王只觉得肺要气炸了。
  孝王爷和孝王妃进宫寻陛下哭诉,陛下无法按先斩后奏为由罚程意一年俸禄,这明显就是偏袒,在宫里没占到便宜的孝王妃,一路哭闹进了明王府,闹的王府鸡犬不宁。
  “他杀人了,按律就该斩。”程意不理明王的震怒,一点俱意都没有。
  “你,你闯下这么大的祸,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
  程意闻言笑道:“父王,我是秉公而断为民做主,陛下都没说我错了,父王就这么着急让我认错?”
  明王爷抬手指着程意,良久道:“你有种,你最好保证你日后被把柄落在孝王手里,日后被报复你别到我跟前哭。”
  明王说罢甩袖往外走,临走时快速瞥了眼书案上的信,不动声色地大步离开。
  程意明白得罪了孝王,可她一点都不怕,皇亲国戚,只要犯罪,她必按律斩杀,没道理皇亲国戚的命是命,百姓的命便不是命,哪来的王法道理。
  程意缓了片刻,一炷香后拿着信出了书房,寻了个小丫鬟道:“郡主有信到,我给捎过来了,你拿给郡主吧。”
  “是,郡马爷。”小丫鬟接过信急匆匆地沿着走廊往里走,刚出了月亮们,被来人吓了一跳,“王,王爷。”
  “嗯,信给本王。”明王伸着手。
  小丫鬟吓坏了,将信颤抖地交了出去。
  明王爷拿着信背着手道:“收拾东西回王府当差,立刻马上。”
  小丫鬟闻言不知道出了何事,可她本来就是王府的下人,听了王爷的话,不敢多问,连忙回耳房收拾东西。
  明王爷行至假山后,取出信,读罢眯着眼,这个程意果然还心存侥幸,看来是时候给他点颜色瞧瞧了,别以为做了尚书就无法无天了。
  明王爷没有见自家女儿,阴沉着脸大步走出郡马府,瞧着门卫道:“日后,但凡有信给郡主郡马,一律拦下,交予本王,听见没有?”
  “喏。”门卫站在门口恭敬地领命,他们本就是王府的人,自该听出王爷。
 
 
第202章 第二百零一章
  程意将信送出去,便等着郡主传唤, 可等了一个时辰也未见郡主寻她, 不由地急了起来,踌躇良久出了书房, 看似在院中闲逛,实则在寻找那个送信的小丫鬟。
  找了一圈下来, 没找到人, 程意急了, 那封信若是流出去,被旁人知晓,可就遭了。程意手心出汗,不得已, 让管家召集了府上所有的丫鬟。
  程意在院子里一一看过,并没有发现那个送信的小丫鬟。
  “管家, 府上的丫鬟都到了?”
  管家点头道:“回郡马, 全部到了。”
  程意寒着脸, 看着眼前一众丫鬟道:“你们互相看看,你们中间少了谁?”
  丫鬟们闻言互相看了看,纷纷低头不语。
  程意眼尖, 发现几个小丫鬟眸子闪烁不定。
  “不说?”程意在丫鬟中间走动,“管家, 把府上月钱发放的账簿拿来。”
  程意有命,管家不得不从,自己亲自取了账簿。
  程意翻开账簿, 数了数丫鬟的人数,随后扬着账簿问道:“管家,这倒奇了,这账簿里丫鬟十八名,怎么我眼前的只有十七名啊,另一个哪儿去了?堂堂管家连府上有多少丫鬟都不知道吗?你之前是怎么在王府当差的。”程意说罢将账簿摔在管家身上。
  管家见程意当真怒了,连忙跪了下去道:“老奴失察,老奴失察。”
  “失察?我记得你有个儿子,莫不是你儿子贪色强撸了去?”程意眯着眼,“府上丢了人,本官身为刑部尚书不能不管,来人啊,去刑部传话刑部侍郎,让他带人请管家公堂叙话。”
  “郡马,郡马,老奴冤枉啊。”管家急了,心想王爷要个人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便道:“那丫鬟是王爷带走的,王爷说瞧那丫鬟机灵,要回去伺候王妃了。”
  程意闻言向后踉跄两步,拳头在袖子里握的紧紧的,她明明在屋里待了一炷香方才让人送信,王爷怎么会在她府上逗留这么久,程意忽然想起王爷踢门而进时她手里拿着信,莫不是那个时候王爷已经察觉?
  程意很快冷静了下来,书信落在王爷手里,总比流落他人之人要强点,起码王爷那里,她还有回旋的余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