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2)

字体:[ ]

  孝王妃闻言推开宋溶月,指着程意道:“程意,你混账!!!”说罢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婆子瞬间发了疯般地朝程意而去,程意整个人愣住了,直到脖子上传来疼痛感后回神,连忙后退。
  “你们愣着干什么。”宋溶月大惊,向旁边的侍卫斥道。
  侍卫连忙将婆子制止,宋溶月缓步下了台阶,走到婆子跟前,冷冷地看着,随后抬起胳膊,啪啪扇了婆子两个耳光。
  “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我的郡马都敢伤?”宋溶月说罢,余光瞥了眼孝王妃,“这事没完,我要进宫面见太后!!”
  孝王妃一听不得了,连忙上前道:“溶月啊,她也是护主心切,这点事情用不着惊动太后。”孝王妃心中后悔,适才在前厅都是宋溶月在迁就她,她一时间忘了她宋溶月不是个好欺负的主。
  “护主心切?适才郡马并未对婶母做些什么。”宋溶月气道。
  孝王妃被噎了一下。
  “郡主啊,郡主饶命啊,老奴一时激愤,为表少爷鸣不平啊,求郡主开恩。”那婆子跪地求饶。
  宋溶月闻言瞧了眼程意,见其捂着脖子,到底是夫妻,宋溶月眸子闪过一丝心疼。
  “鸣不平?他徐凯在早上强抢民女,又一脚踹死了人家父亲,按律就该死,鸣得什么不平。”程意在众人面前面露委屈。
  宋溶月得知真相,心落了地的同时又担忧起来,这下算是和孝王府结仇了。
  “程意,你明知道用钱可以恕罪的。”孝王妃怒道。
  “今早百姓激愤,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程意不卑不亢地回道,说罢不理会气的险些跳脚的王妃,看向地上的婆子,“来人,把这个婆子拉去刑部大牢,按律关一年。”
  孝王妃闻言拉着宋溶月道:“溶月,这事,你可不能不管啊。”
  宋溶月瞥了瞥嘴道:“我管什么,谁叫你们伤了他呢。”说罢袖子一甩转身往回走。
  孝王妃闻言破口大骂。
  宋溶月愤愤转身:“再骂,我进宫见太后了。”
  孝王妃闻言瞬间闭嘴,憋的满脸通红。
  此时扬河,沈文昶正在屋中作画,陆清漪背着手一脸雀跃地进了书房。
  沈文昶抬头瞄了一眼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我爹来信了。”陆清漪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信。
  “哦?岳父说了些什么?”
  “她让你旬休的时候回南通一趟。”陆清漪凑近,眨了眨眼睛,笑眯眯道:“一准是你这名声传到南通了,我爹惊疑,所以让你回去验一验你是真品还是赝品。”
  沈文昶闻言苦笑不得:“真假又如何,他还能不认我这个女婿?”
  “那你回不回啊?”陆清漪站在沈文昶旁边,纤纤细指悄悄在背后沾了沾墨汁。
  “不回,新任县令和主簿刚刚上任,我忙着勒。”沈文昶继续弯腰作画。
  “忙着呢啊?”陆清漪笑了笑,右手从背后伸了出来,按在沈文昶的画上,抬手时留下了两个沾了墨的手指肚。
  沈文昶瞥了陆清漪一眼,弯腰在手指肚的地方几笔画了只展翅高飞的小鸟。
  “啧啧啧啧。”陆清漪一脸可惜,手又往砚台伸出。
  沈文昶脸色一变,拉住陆清漪的手道:“去,去,这么久了,我怪想家的,下个旬休咱就回。”
  陆清漪闻言看向沈文昶,这会脸色没有玩闹的神情,十分认真地看着沈文昶道:“真决定回了?见了娘情绪不要太激动,免得吓了娘,也吓了你爹。”
  “嗯。”沈文昶点了点头,提及母亲,有些感伤,纵然此生母亲没有生她,但能有此母女缘分,她依旧感谢上苍。
  “姑爷,小姐,不好了,你们快去前面看看,陈家公子被那陈夫人打的上树了。”小柔急匆匆地跑进书房。
  “啥?”沈文昶和陆清漪对视一眼,连忙往前面去。
  只见前院,陈华允颤巍巍地抱着顺杆,闭着眼一副死定了的神情。而刘昭平一脸愤怒地举着鞭子,说是往陈华允身上打,可鞭鞭都打在树干上。
  “怎么了,这是?”陆清漪拉住刘昭平,“昨儿个,不是还好好的嘛。”
  “不是我不想好好的,这是浑人背着我藏私房钱,还把钱偷偷塞给前街的寡妇。”刘昭平气急了。
  “怎么回事啊?”沈文昶看向树上的陈华允。
  陈华允委屈,抱着树干道:“师父,事情不是她说的那样,那徐嫂孩子生病了,没钱看大夫,我那天正好卖了一幅画,可怜她们孤儿寡母,便匀出点银子给徐嫂。阿楚她娘平日里对钱抓的紧,我回家便没说这事,今儿个人家上门道谢,这事露了,人家走后她就怒了,我吓的跑出来,她也就拿着鞭子追出来,满大街的跑,丢死人了。”
  “不管你好心坏心,你做这事背着我就不对,我又不是心狠的人,你实话告诉我我还能和你闹不成?”刘昭平气的将鞭子摔在树下。
  陆清漪拉着刘昭平的手劝道:“别气了,好在不是本质的错,你也别怪她了,这种背着妻子使钱发善心的事,人家祖上有根,遗传的。”
  “啊?”刘昭平和陈华允呆愣着,没明白什么意思。
  唯有沈文昶眯着眼看着陆清漪,几辈子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也好意思拿出来重提。
 
 
第203章 第二百零二章
  夜里,刘昭平揪着陈华允的耳朵走了, 陆清漪笑着出去相送, 回来便见沈文昶抱着胳膊在等她。
  “怎么在外面等人啊,都下雪了, 冷不冷啊,快进屋吧。”陆清漪拉着沈文昶的手往屋里去。
  沈文昶任由陆清漪拉着, 进了屋时, 顺手扯下自己的腰带, 反手将陆清漪两只手绑在身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