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3)

字体:[ ]

  “做什么呀?”陆清漪惊了一下,挣扎不开,随即一想,想明白沈文昶为了什么, 顿时气笑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 前世的事儿, 说说又何妨?”
  “嗯, 第一天认识你老爷我么,我就小气了。”沈文昶笑出声,将陆清漪扛在肩上, 往床上去。
  陆清漪气笑了,这人仗着力气大, 无法无天了。
  “不要脸,小肚鸡肠,倚强凌弱。”
  沈文昶听陆清漪骂她, 转身去取了毛笔,走到床边,去了陆清漪的鞋袜,那毛笔头去挠陆清漪脚心。
  陆清漪瞬间破功,往后缩着腿。脚心的难受让她又想哭又想笑:“卑鄙,无耻。”
  “娘子说的对,我深以为然,我还有那些缺点,请娘子不吝赐教。”沈文昶抓着陆清漪的脚踝,笑眯眯道。
  陆清漪咬着下唇,随后笑道:“相公,我闹着玩的,相公文武双全,乃是当今的青年才俊,人品贵重的很。”
  “是吗?”沈文昶乐了,还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嗯,嗯,你近前来,我还有好多话同你说。”陆清漪扬起天真无邪的笑容。
  沈文昶闻言笑眯眯地凑上前,请了陆清漪一口道:“说吧,我听着呢。”
  “怪难为情,耳朵凑上来。”陆清漪面露羞涩。
  沈文昶心下一动,乖乖地将耳朵凑了上去。
  “嗷!!!”下一秒,沈文昶发出哀嚎之声。
  陆清漪咬着沈文昶的耳朵,眸子闪过一次得意。
  “给我把手解开。”陆清漪含糊道。
  “解,解,轻点咬,轻点咬。”沈文昶手伸向陆清漪身后,将腰带解开。
  陆清漪顺势松口,抬手就放在沈文昶腰间细肉处:“敢绑我?”
  “嘿嘿,不敢,不敢。”沈文昶连连摆手。
  “夜深了,睡觉,这账啊,咱们明儿个醒来,算算。”陆清漪嗔了沈文昶一眼,扯了被子躺下。
  沈文昶一听算账,脑袋疼,下了床吹了灯,床后便抱着陆清漪道:“明儿个别算账了,好不好?”
  “明儿个再说。”陆清漪笑眯眯地摸了摸沈文昶脸,“早点睡,我的老爷~”
  沈文昶闻言打了个寒颤。
  此时,南通的夜晚,雪花亦在空中飞舞,厢房内,丽娘和程大娘怀里抱着两个刚刚闹腾完的孩子。
  程大娘抱着大孙女,瞧着大孙女熟睡的小脸蛋道:“这两个孩子许是知道她们娘亲要出远门,故而今晚闹腾你呢。”
  丽娘苦涩一笑,抱着小女儿道:“要我说,她们是担心阿意,她们出生至今,还没有见过她们爹爹。”
  “哎。”程大娘闻言叹了口气,“阿意上次来信说一个月就回来,这都这么久了,人没回来,家书也没了。”
  丽娘心里忐忑,她直觉出事了,上次程恩回来她就觉得不对劲。
  “许是忙的脱不开身吧。”
  “哎,丽娘,两个孩子既然睡了,你也早点睡吧,明儿个一早还得赶路呢。”程大娘走到小床旁将大孙女放下,“要不,明儿个你把你程顺叔也带上吧,进文和富贵都年轻气盛,我怕路上有点事他们拿不定主意。”
  “娘,程顺叔留下的好,铺子里的事不能耽搁了。”丽娘起身将小女儿放下,扶着程大娘道:“娘放心好了,进文去过京城好几次,路已经熟了,不会出事的。”
  “那好吧,你早点休息,夜里孩子若闹,便唤耳房的奶娘过来。”
  “嗯,好。”丽娘应着,将程大娘送出房。
  程大娘走后,丽娘靠在门边心绪不宁,她的阿意如今究竟人在哪里,又是否平安?
  此时京城郡马府,程意抱着枕头慢腾腾地走进月亮门,望着主房站立良久。直到谯楼敲响三更鼓,程意方才往主房去。
  程意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少时阿婳便跑出了开门,瞧见来人,惊讶道:“郡马?”
  屋内,身着粉色中衣的宋溶月正靠在床上看书,闻言往门口看去,翻书的手也停了下来。
  “您抱着枕头过来,是........”阿婳满脸惊讶。
  “回房睡觉。”程意回的理所当然。
  屋内宋溶月敛了敛眉头,当初明里暗里让你回房睡你不来,现在倒要回房睡?哪有这样的道理。
  宋溶月朝阿勤招了招手,低语几句话。阿勤便快朝门口走去,对着程意福身道:“郡马请回,郡主已经睡下了。”
  “睡下了?睡下了为什么不灭灯呢?再说,睡下了也没关系,我不吵着郡主就是。”程意说着抱着枕头往里进,今天就是闯她也得闯进去,王爷已经下令让她滚回房去睡,她今晚若不进去,明儿个消息就得传到王爷耳朵里,在没有权势前,隐忍的好。
  阿婳和阿勤见程意闯进去,懵了一会,连忙追了上去。
  宋溶月一直竖着耳朵听,听见脚步声,心下一慌,连忙将书丢下,扯了帷帐躺了下去,这都什么事啊!
  程意进了屋把枕头放在桌子上,见阿婳和阿勤紧跟着,便抬手解着衣带。
  “怎么,两位有看人解衣的癖好?”程意边解着衣带边问。
  阿婳和阿勤闻言对视一眼,阿勤见床上的郡主没有出声,便拉着阿婳往外走。
  “你说,这叫什么事啊。”阿婳出了屋,瞧了眼内间的门,替自家郡主不忿。
  “好了,终归是郡马,你难道想看郡主一直独守空房么。”阿勤拉着阿婳往外走。
  阿婳不服,对程意越来越看不上:“可,可郡马一个大男人,小气巴拉的,不就是郡主之前抹了他的面子,让他睡小屋么,这么点事,耿耿于怀。之前一点事都没有,态度也挺好,这日子久了见郡主对他上心了,他倒自己住厢房给郡主颜色看,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