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4)

字体:[ ]

  “好了,别说了,郡主受了委屈,一没和王妃说,二没对太后说郡马半个不字,你就该知道郡主心里到底儿怎么想的。”阿勤将阿婳撤走,往后房去。
  屋内,程意脱了鞋,轻轻拉开帷帐上了床,紧紧挨着床边躺下,小心翼翼地捏起被角,准备往自己身上好,不料,刚盖到肩头,被子便被人扯了去。
  程意愣了一下,侧头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宋溶月,她知道对方没睡,早知道她自己带一床被子来。程意没吭声,翻过身去,面向外闭上了眼。
  人在京城,心早就飞回南通了,念及家人,程意睁开眸子,如何睡得着,女儿出生她连抱一抱的资格都没有,当初丽娘有喜的时候,她还幻想着如何教孩子读书,如今想起来五味陈杂,她所拥有的转头成空了。
  念及往昔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她现在极其不喜欢夜晚,枕畔没了心爱的人不说,夜晚总是情不自禁回忆起和丽娘的点点滴滴,思而不得,更痛苦。
  “阿啾!”程意打了个喷嚏,双手在手臂处摸了摸,这寒冬天气,纵然屋里升了壁炉,还是觉得冷了。程意看向身后的被子,再次伸出了手,她绝对不能得风寒,以前生病她能换上罗裙去看病拿药,如今,可不行了。
  程意刚拿起被子往自己身上盖,刚盖好,被子又被扯了去。
  程意眯了眯眼,心思一转,凑了过去。
  宋溶月感觉身后程意凑上来,身子一僵。
  程意侧着身子,左胳膊肘撑在床上,伸出右手搭在宋溶月腰间的被子上,冷着眸子,俯下身凑到宋溶月耳边:“郡主没睡,适才让阿勤哄骗我,好生没有道理。”
  “谁说本郡主没睡,我睡了。”宋溶月闭着眸子道。
  “既然是睡了,那我扯点被子盖,你莫回扯。”程意说罢扯着被子一角,要刚拉,便又被人扯回去了。
  宋溶月往前挪了挪身子,程意说话呼出的气喷在她耳后,痒的狠。
  程意眸子闪过一丝怒意,可随即又强压了下来,凑近软声道:“郡主当真忍心?下官若冻出好歹,郡主当真不心疼?”
  宋溶月闻言没了言语,甚至心底生出几分委屈,程意好像头一回温声细语同她说话。
  程意心下有了主意,凑上前,快速在宋溶月额头上吻了一下,如蜻蜓点水,她知道这招对宋溶月有用。
  “今日,孝王妃面前,承蒙郡主相护,下官心里甚是感动,明日休沐,郡主是否赏光同去西山赏梅?”程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真挚起来,甚至最后的询问带了点小心翼翼。
  宋溶月愣了好一会,不仅仅是额头上的吻,还有那陪着小心的话语,难道是她今日作为让程意心中有了暖意?他们夫妻关系因此得到了缓和?
  “嗯。”宋溶月羞涩,不敢转身去看程意,可嘴角却上扬着。
  程意听见宋溶月的声音,心里冷哼一声,扯了被子道:“夜深了,郡主早点安寝。”
  “郡马也是。”宋溶月有那么一瞬间不敢相信,黑暗里无声笑着。
  次日清晨,程意一早起床,在前厅候着宋溶月,二人吃了一顿安生饭,起身往西山去。
  与此同时,祝富贵与许进二人驾着马车带着丽娘往京城而去。
 
 
第204章 第二百零三章
  行至半月,丽娘一行抵达京城。
  “四嫂, 你看那边, 当初我和四哥来京赶考时便住的那家客栈。”许进文坐在车梁上指着街市旁的客栈道。
  丽娘掀开窗帘,瞧了一眼, 客栈从外面看倒是富丽堂皇,想必那人在京那段时日并未吃多少苦。
  祝富贵勒停马车, 面向马车里面道:“弟妹, 我下去打听打听四弟府邸在哪里。”
  丽娘闻言掀开车帘道:“一起去吧。”说罢便弯腰出了马车, 身后程恩的妹妹程月连忙出来跳了下去,扶着丽娘下了马车。
  一行人走至一个小摊前,祝富贵开口问道:“大叔,状元郎程大人的府邸怎么走?”
  “程大人?哦, 你问的是刑部尚书程意程大人吧,往前直走, 在包子铺左拐后直行, 一直往里走。”
  “刑部尚书?”祝富贵吃了一惊, 回头看了眼同样吃惊的丽娘和许进文。
  “大叔,您是说我哥程意做了刑部尚书了?”许进文语气中带着期待和几分喜悦。
  “哎呀,小公子原是程大人的兄弟啊, 失敬失敬啊。小公子有所不知,程大人平杨党有功, 圣旨诏书封为刑部尚书,当日告示栏贴满皇城啊。街坊四邻当时还说这状元郎年纪轻轻的,怕不会审案, 谁知道,件件案子审的人心里心服口服啊,前不久还未百姓做主斩了皇亲国戚呢,令兄小小年纪,断案有理有据,是个为民做主的好官啊。”
  “嘿嘿,我就知道我哥厉害。”许进文面上有几分得意。
  “谢谢大叔。”祝富贵笑着向小摊老板道谢,带着丽娘和许进文往前走。
  丽娘本以为是程意不在京中,此刻知道那人已经做了刑部尚书,提着的心放下一半,只是为什么这么久不往家里寄信呢,这公务忙的连写家书的时间都没了吗?
  “恭喜四嫂,如今都是尚书夫人了。”许进文笑道。
  “是啊,弟妹,恭喜恭喜。”祝富贵附和道。
  “我其实不想她升到高位,只要人平安就好。”丽娘嘴角微微上扬,什么尚书夫人不夫人的,她不羡慕这高官厚禄的,毕竟伴君如伴虎,她家阿意又是女儿身,总归让人提着心,要她说,还是辞官回家的好。
  一行人拐过包子铺,往里走,一路下来,并没有瞧见程府两个字。
  许进文拦住一个行人问道:“劳烦阁下,程意程大人府邸怎么走?”
  行人愣了一下,侧头看着郡马府的匾额,胳膊一抬道:“这不就是么。”
  丽娘顺着行人的胳膊看去,郡马府三个字映入眼帘的同时深深地扎在了她的心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