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5)

字体:[ ]

  “郡马府?”许进文和祝富贵进了。
  “不对,不对,我四弟叫程意,不是什么郡马啊。”祝富贵急了。
  “没错啊,程大人就是郡马爷啊,自西番立功回来便娶了郡主了,这你们都不知道?”行人说罢绕开祝富贵走了。
  祝富贵和许进文对视一眼,看向前面的丽娘。
  程月更是懵了,印象里公子对少夫人可好了,她一度以为公子与少夫人便是那神仙眷侣。
  “弟妹。”祝富贵上前瞧着丽娘。
  丽娘仿佛没听见,径直往郡马府走,她不信,她如何肯信,那个人,那个人为她在南通遭受了多少骂名,那个时候山长不喜,士林怒骂,可那个人意志坚定,与她不离不弃,如今,如今怎么会另娶别人,况且那人是女子啊,怎么可能负心薄幸?
  “站住,什么人?”侍卫拦住丽娘。
  “我要找程意。”丽娘抬头看向侍卫。
  “郡马爷的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吗?”侍卫怒道。
  “大哥,大哥,误会误会,我与程大人有八拜之交,此番进京做买卖,想探望一下他,劳烦大哥通禀。”祝富贵上前拱了拱手。
  “郡马爷陪同郡主去望乡楼听戏去了,不在府中。”侍卫听说是郡马的兄弟,态度稍稍好点。
  “多谢,多谢。”祝富贵笑了笑。
  丽娘在听到那句‘郡马陪同郡主去望乡楼听戏’时,身子晃了晃,她想也未想,迈腿便走。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日是真是假,都要见到那个人。
  程月见状连忙跟上,在瞧见丽娘脸庞的泪时不禁心疼几分,少夫人刚刚生下两个小小姐,遭此变故怎不令人伤心。
  此时,望乡楼,二楼,程意正陪同宋溶月看戏,自此那晚,程意为了迷惑王爷,便对宋溶月上心几分,时常一起去赏赏梅花,听听戏,偶尔还会陪同选个胭脂或者首饰。
  “好!!!”楼下有人叫好。
  “郡主,这倒怪了,这陈世美老家有妻室,那公主知道后为什么非但不斩还要进宫求太后赦免呢?”阿婳瞧着台上的公主拦住包大人,心下不解。
  “那你得去问那编戏文的人了,不过我猜测编戏文的人应该是考虑到公主怕守寡吧,纵然知道他老家有妻,但也晚了,毕竟那公主已然嫁给陈世美。”宋溶月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道:“不过,这编戏文的人大概没有接触过皇家,一般遇到这等事,公主的手段是不会让这等丑事流出去的,皇家秘事也是断不可能给老百姓当谈资的。”
  阿婳闻言觉得有理,想了想与自家郡主关系好的几个公主,那一个个的脾气怎么肯容忍驸马爷欺骗她们?
  “咦,郡主,那陈世美这样的人放在咱们朝,一般什么下场啊?”阿婳想了想那些个公主,不太像能继续和陈世美这样的驸马过下去的。
  “秘密处死,以暴病上报。”宋溶月捏起一块糕点,想了想道。
  程意闻言端着茶盏的手抖了抖,她不仅老家有妻有女,还是女子,这样是不是一旦被发现就得被凌迟啊?
  那厢,丽娘一行人踏进望乡楼,恰好戏台上陈世美被斩于狗头铡。丽娘环顾四周,不见程意身影。
  “嫂子,以那人现在身份怕不会在大堂上听戏,许是在哪个雅间呢,你跟我来,我有办法让他瞧见你,咱们不去寻他,引他来见,看他如何回话。”许进文气罢,便带着人往里头走。
  程意刚放下茶盏,往下瞧,瞧见一女子身影,眸子一闪,待要仔细看时,人已经去了布帘后面。
  程意的心扑通扑通跳着,念起丽娘神思恍惚起来。
  ‘莫非我日有所思,眼花了?’
  “郡马,怎么了?”宋溶月轻声问道。
  “哦,无事。”程意朝宋溶月笑了笑。
  “我瞧郡马神色不对,是否是近来公务太过繁重?若是公务多,便不用处处陪着我。”宋溶月缓缓开口。
  “多谢郡主体谅。”程意伸出手握起宋溶月放在大腿处的手,眸子瞬间变得深情款款。
  宋溶月的手被程意握住,惊了一下,随即脸颊微红,碍于公共场合,便将手抽了出来,稍后片刻,见戏台上落幕了,便站了起来。
  “郡主去哪里?”程意问道。
  “如厕。”宋溶月说罢便带着阿婳和阿勤快步离开。
  程意在宋溶月走后,眸子冷了下来,拿起茶盏抿了一口。
  “诸位看官,诸位看官,今天啊,请诸君赏听南通琵琶小曲。”班主说罢将椅子摆好便退了下去。
  丽娘抱着琵琶从帘布走了出来,在椅子处坐稳后便抬起了头,这一抬头瞧见了二楼的程意,顿时呆愣住了,那人果然在这里,此时她仿佛听见心碎的声音,她万万想不到,久别重逢会是这样的境地,心痛的仿佛已经无法呼吸了。
  “咦,怎么不弹呢。”
  “是啊,快唱啊!!!”
  程意一直低着头思忖今后的路,听见下面起哄,抬起头,这一看,瞧见一张日夜思念的娇容和一双充盈泪水的眸子,程意心下一疼,慌得站了起来,往前跨了一步,双手紧紧抓着二楼的栏杆,双眸眨也不眨地看着丽娘。
  “是她。”程意也已泪眼朦胧,此刻人在咫尺,却已相隔万重山。
  丽娘回过神来,见低下哄闹起来,便拨弄了琵琶,珠泪滴落时琵琶声也响了起来,四周静了下来。
  “秦氏女千里迢迢上京寻夫来~”丽娘边弹琵琶边唱,“惊闻薄幸招赘帝王家,她那里东风吹梦上新柳,我这里往事思量怕回首。最怕识人难,最难看不透,看不透飞的高离的远,誓言阵阵随水流,看不透人面咫尺隔千里,知人知心好难求,看不透人往高处走,何以教清纯如初常相筹。”
  程意听着丽娘的唱,只觉得胸口剧痛,嘴里腥甜,跌落在凳子上,掏出帕子擦了擦嘴,瞧见帕子的血一愣,随后默默地将帕子放进袖口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