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6)

字体:[ ]

  “如今是心已死来意已休,爱到尽头伤不言痛,从今后收起温馨夫妻情,任凭那风吹残梦,梦醒无!”
  丽娘唱到此时已然泪流满面,四目相对,流泪眼对着流泪眼,程意有那么一瞬间想不管了,冲下去将丽娘抱在怀里,告诉丽娘,她没有负心,她们一起回家。可脚下犹如千斤重,她不能啊,她的理智不允许她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那样做痛快是痛快了,可后面即将是万丈深渊。
  程意正痛苦时,身侧传来脚步声,程意连忙掩了泪,端起了茶。
  宋溶月提着裙摆回来,坐在程意旁边,瞧向戏台:“咦,铡美案落幕了吗?”
  “嗯,落幕了。”程意低着头,不敢往戏台上看,即使不看,她仍能感受到丽娘的目光。
  宋溶月听声音觉察不对,看向程意,放轻声音问道:“郡马,怎么有哭腔?”
  “哦,班主不知在哪里寻来会唱南通小曲的,我听了乡音念起往事,不免心伤。”程意说罢快速往戏台上瞄了一眼,瞧见丽娘转身时嘴角的一抹嘲讽的笑,顿时觉得骨鲠在喉,想再说话又说不出话来。
  宋溶月闻言了然,握着程意的手道:“郡马思念婆母乃人之常情,父王与我说,已经加派人手去各地寻访婆母,想必不久后就能有消息,婆母虽已疯癫,可若寻回来请太医院精心调理,定能有所回转。”
  程意本就心痛不已,闻言更加气愤,左手紧紧地握着,那王爷为防她以回家探亲为由回南通,竟然编造她母亲疯癫下落不明的混账话,可悲的是她还不能当场反驳,呵呵,可悲呀。
  “多谢郡主宽慰,下官先去如厕,随后陪同郡主回府。”程意说罢站了起来,往下面走。
  走到后帘处,程意瞧见了祝富贵和许进文。
  许进文头一回没有颠颠地跑上前,而是别开脸。
  “丽娘在文阁雅间,你且去吧。”祝富贵说罢也转了身。
  “多谢。”程意抿了抿嘴,快步往文阁走,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缓缓推开门。
  丽娘闻声没有回头,手执帕子擦了擦那不听使唤往外冒的泪水。
  程意关了门,张了张嘴,怎么也唤不出在心里唤了千百遍的那两个字,此时此刻已经出不了声了。
  “恭喜啊,郡马爷。”丽娘久等不见程意说话,便缓缓转了身,瞧见对方的神情时一愣,那神情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那眸子里依旧有她的倒映,好似还是那个深爱她的阿意。
  程意闻言无地自容,良久缓了缓情绪,开了口:“丽娘,我,我实对不住你。”
  丽娘笑出了声,嘲讽道:“除此之外,你就没别的要说了?”
  程意缓缓从衣服里取出一个信封,放在旁边的圆桌子上,闭了眼。
  大大的和离书三个字映入丽娘眸子里,丽娘再也忍不住了,泪眼含恨地看着程意,呵呵,她千选万选,谨慎来谨慎去,还是落了个被休的下场。
  “这封和离书你拿着,程家在南通的所有家产都给你,日后,你若再得良人,望你......”程意侧过身子哽咽,“望你改嫁时带上母亲和,和两个女儿。”
  丽娘听程意提及女儿,心痛难忍,又见程意同样痛苦,眼泪亦是止不住地流,那一瞬间希望这只是个误会。
  丽娘摇了摇头,她实在想不透为什么,她的阿意当不会负她,此刻她仍能感受到程意的心。实在是抵挡不住对程意的爱,上前一步,从程意身后抱住程意,哭道:“阿意,你告诉我,这都是假的,你说,阿意,阿意你不是这样的,你说啊,说啊。”
  程意被丽娘抱住心便乱了,又听丽娘阵阵哭声,实在忍不住,转身抱住丽娘,这久违的感觉让她无比留恋,紧紧地将丽娘抱在怀里,低下头吻上那微张的红唇。
  二人同时闭上泪眸,抱在一处吻着,良久丽娘停了下来,瞧着程意低语道:“阿意,你怎忍心,你怎忍心啊。”丽娘捶打着程意,“阿意,不要当官了,权势有什么好,咱们回家吧,娘和女儿都等着我们呢。”
  此一句话,犹如一盆冷水将程意的满腔激情浇灭,回家,如何回的去。
  “怎么,你不愿意?你当真与那郡主.......”
  程意不舍的松开丽娘,无奈道:“我回不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丽娘紧紧地抓着程意的袍子,“我们有孩子,有孩子啊!!!”
  程意痛心,无力地跪在丽娘脚边:“我不配了,丽娘,我此生对不住你,你,你忘了我吧,回去带着娘和孩子换个住处,从今后别提我,别提我。”
  丽娘闻言冷静几分:“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别问了,快走吧,别再来京城了。”程意站了起来,背过身子道。
  “我如何不问,我怎能不问?”丽娘站在程意面前,“将来,孩子大了,问我要爹,你要我如何说?”
  程意愣了愣,随后闭上眼:“就说死了。”
  丽娘愣了,泪痕在脸上未干,她越发觉得程意有隐情。
  “你有下情未说,今-ri-你不说,我便不走。”
  “能说的我都说了。”程意捂着心口,只觉心口处血流涌动,疼的厉害。
  “我想听全部,你不说为什么,我便不走。”
  程意此刻眸子有些看不清,甩了甩头看向丽娘道:“你要我说什么,非要我难堪么,好,你要我说,我便说,我从西番回来在宫中席宴上喜欢上郡主了,一发不可收拾,纠结数日,我向王爷提了亲。”
  “啪!!!”丽娘瞧着程意说话的神情,她十分陌生,心头怒起再也忍不住,扇了程意一巴掌,“早知女子也不可靠,我当日就该择个农夫嫁了,我原不该嫁你,更不该动情,程意,我当生生世世恨你。”说罢转身就往外跑。
  程意闻言往后踉跄两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