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7)

字体:[ ]

  祝富贵和许进文瞧见丽娘哭着跑了出来,连忙跟了上去。
  程意捂着心口出屋,刚想瞧眼丽娘的背影,不料瞧见墙角有一人翻墙而出,顿时一愣,随后大慌,顾不得身子的种种不适,慌乱地从侧门跑了出去。
  程意跑到郡马府,推开书房门,瞧见程恩,吩咐道:“快,拿我调令,去刑部,调一队人去城门口,务必护着你家少夫人安全离京。”
  “什么,少夫人来京了?”程恩大惊。
  “嗯,王爷的人想必已经回了王府,我怕王爷会派人拦截,你马上去。”程意扯下令牌塞到程恩手里,“切记,若遇危险让刑部的人去,你莫现身。”
  程恩拿着令牌手抖了一下,连忙转身跑了出去。
  程意在程恩走后,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程意抓着心口,只觉得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费力走到床边,头一沉,直直地倒在了床上。
  那厢,程恩带着刑部的人往城门口赶,恰好瞧见祝富贵驾着的马车出了城门,程恩心里担心,便带着刑部的人出了城,行至郊外,果见一群黑衣人拦路。
  “程意那混账想学陈世美草庙杀妻吗?”祝富贵头一回如此大怒。
  程恩连忙让刑部的人出去,自己躲在树后,在瞧见他妹妹的那刻,险些冲了过去,可迈出脚后又收了回来,他不能现身。
  刑部的人一出现,那群黑衣人对视一眼,便撤了。
  “官爷,你们快去追啊,快追啊。”许进文慌了,连忙扯着刑部衙役的袖子,他深怕程意杀他灭口。
  “怕是追不到了,你们放心,我们在这一带执勤,眼下,可以护着你们离开。”刑部的捕快按着程恩事先说好的话说了。
  马车上的丽娘闻言掀开车帘,缓缓问道:“你们是程意的人?”
  “这位夫人,我们在此执勤,并不是谁的人。”捕快得了命令,咬死不说是谁的人,“这位妇人,启程吧。”
 
 
第205章 第二百零五章
  次日一早,沈文昶和陆清漪收拾妥当, 准备离开扬河, 一众人送到扬河城门口。
  “师公,你什么时候再来扬河?”陈贻楚抬头看向沈文昶, 小孩子的眸子里充满了不舍,自从师公来了之后, 家里变得欢乐多了, 日子也好了起来。
  “师公闲暇会来看你们的, 若是可以,你们全家也可以搬去南通,咱们做邻居。”沈文昶笑道。
  陈华允的眸子动了动,瞧了眼身侧的刘昭平, 短期怕是不能够的,毕竟她岳父岳母都在扬河。
  “阿楚, 阿洛, 你们日后若想我们了, 便让你爹娘带着你们来南通小住。”陆清漪将两个娃娃抱进怀里,亲了亲娃娃的额头,这么久的相处, 她何尝舍得离别。
  “好。”陈贻楚牵着妹妹的手点头。
  “时候不早了,都回吧, 我会写信给你们的。”沈文昶说罢牵着陆清漪的手与众人挥手作别,二人上了马车后,尘土扬起, 陈华允牵着孩子的手往前送了几步,不知道为何,她心里总十分想亲近沈文昶和陆清漪,好似很亲很亲,这种感觉莫名其妙而又情不自禁。
  此时京城,程意一早便穿戴官服上朝去了,阿婳伺候宋溶月沐浴后,欲言又止,扶着宋溶月坐在梳妆台前,拿起梳子。
  “郡主,您当真决定好了?”阿婳替自家郡主委屈。
  宋溶月闻言戴耳环的动作一僵,其实,昨日床榻之间,褪去衣衫时她有过几分害怕也有过几分犹豫,但那时好似魔怔了一般,就那样顺从了,如今已然没有任何退路。
  “落红你也瞧见了,我没有别的选择。其实郡马她挺好的,她能在千万举子中高中状元,已然胜过天下千万男子,即便我不依她,进宫向太后诉苦,那谁能保证太后将来指给我的夫君是什么样的?成亲这么久,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要我换个生活方式改嫁他人,我怕是过不来那种公婆妯娌一起生活的日子。”宋溶月戴好耳环转过身,拉着阿婳的手继续道:“如今郡马她唯一的亲人已经疯癫且不知去处,已然很可怜了,我不想伤害她。最主要的是,她犯下的这欺君大罪,都是因为我,我不能下狠心去对待她。”
  “郡马犯下的欺君大罪因为郡主你?”
  宋溶月嘴角微微上扬,想起程意昨日深情款款对她说的话,心里泛甜。
  “是啊,从陆家冤案起,她便喜欢上了我,回去后便用功读书,考取状元,为的便是让父王高看她,从而娶我。古时的木兰无可奈何才替父从军,但她,却是为了我,不顾生死考取状元,如此孤注一掷,便冲着这一点我如何能不心动。”宋溶月脸上绯红,瞧着阿婳道:“阿婳,我已决定跟她好好过日子,此生,我认了。”
  阿婳闻言瞥了瞥嘴道:“郡主认了,阿婳还能说什么,只是,咱们这位郡马爷若真如她所说的深爱郡主,那她平日隐藏倒挺深的。”
  “她是怕身份泄露,如此一说倒难为她了。”宋溶月说罢缓缓站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这样假凤虚凰到底对不对,但是,阿婳,我此刻是开心的。”
  “阿婳明白了,阿婳希望郡主一直这般幸福下去。”
  “郡主,郡马下朝回来了。”阿勤急匆匆进来。
  话音落了没多久,程意便走了进来。阿婳和阿勤双双退了下去。
  程意待阿婳阿勤退出去后,摘下官帽缓步走上前,笑着抱住宋溶月,在宋溶月的下巴贴近程意的肩膀时,程意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她能有今日,全败怀中之人的父亲所致,那王爷跟她立下一年之约,行啊,王爷想抱外孙,她便让他抱,只要郡主怀孕了,她便有理由不碰郡主,十月怀胎,熬一下一年就过去了,只要过几年她能压制住王爷,便可不再与怀中之人虚与委蛇。不过在此之前,她必须要郡主生了一个怀下一下,只有这样,她才有大把时间和精力去谋权。
  “郡主昨日劳累,怎么不多睡会?”程意将自己的声音放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