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19)

字体:[ ]

  沈文昶率先出来,跳下马车后并没有转身去扶随后出来的陆清漪,而是抱着胳膊笑吟吟地瞧着。
  陆清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沈松懵了一下,硬着头皮搬了下脚凳,在他家少爷火热的目光中放在了陆清漪脚下。
  陆清漪提着裙摆下了马车,目光直视前方,路过沈文昶时看也未看沈文昶一眼,只快速说了一句饱含嫌弃的话:“小气巴拉的。”
  小柔随后而上,停在沈文昶跟前小声道:“您都那么大的文豪了,还为几句话计较,真幼稚。”小柔说罢朝沈文昶做了个鬼脸,快速跑开。
  沈文昶压根没料到,指着小柔,见其跑远笑了:“嘿呀。”随后看向马上的陆庆和一旁的沈松,这二人,一个看天,一个摸马肚子。
  “成!”沈文昶面上有些炸毛,心里却一点气也没有,她家媳妇真会收买人啊。
  沈文昶进了家门,和陆清漪转了一圈回到前院,逮到刚回来的管家。
  “管家,我爹娘人呢?还有小秋儿呢?”
  “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啊。”老管家上前行礼,“最近铺子赔了一笔买卖,老爷这几天常在铺子里收拾烂摊子,夫人她接到少奶奶回程的信后一早就带着奶娘出去采办了,说要做一桌丰盛的饭等着少爷和少奶奶回来吃。至于小姐,一早便去了舅老爷家。”
  “都这么忙啊。”沈文昶嘀咕一句,便对管家道:“管家,让人去接小秋儿回来,我想她了,赶紧的。”
  “好嘞。”管家笑呵呵地离开。
  “少爷。”小敏气喘吁吁地端着洗衣盆跑了过来,瞧见沈文昶身旁的陆清漪,低了低头福身,她再也不敢对眼前的少奶奶不敬,上次少奶奶独自回来,她可以吃了好大一个暗亏,得罪不起得罪不起。
  “小敏啊,这么久不见,你的脸怎么胖了一圈了?”沈文昶一打眼险些没认出来。
  “夫人给了我指了人家,虽说还没过门,但他隔天给我送好吃的,这一吃就停不下来了。”小敏笑道。
  “挺好的呀,这样看富态,是个有福之人。”沈文昶笑道。
  “承少爷吉言,奴婢去给少爷和少奶奶沏茶去。”小敏福身转身离开。
  “喂,小敏看见你时眼睛闪了一下,好似很怕你,来,透露透露呗,做了啥?”沈文昶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陆清漪笑着捋了捋发丝道:“没什么,我只是正当防卫之后趁势进攻一番,好教她知道我的厉害,自此不敢再觊觎我的人。”陆清漪说罢心情十分好地往前厅去。
  此时,前院西头的门开了,陈基允抱着书走了出来。
  “少东家?”陈基允好生打量沈文昶一番,只觉得似乎哪里给人的感觉不大一样了。
  沈文昶和陆清漪对视一眼,叹了口气,虽然不是陈家嫡亲的血脉,也不知道是哪代人收养的,可总归冠了陈姓。
  “先生近来可好?”沈文昶走近笑着寒暄。
  “一切照旧如常。”陈基允恭敬的回道。
  “令尊大人也如常吗?”
  “除了祖上的画都卖尽了没得卖之外,其他依旧如常。”
  沈文昶闻言握了握拳头,她着急揍人,想她前世收藏画受了多少苦,那丫子给她卖的倒干净。
  “先生,是这样的,我此番回来想开家画院,专门教授学子作画习字,先生笔下功夫不错,专门只教秋儿有些可惜,届时是否屈才来我画院做先生啊?”沈文昶笑问道。
  “这.......”陈基允愣了片刻,随后眸子渐渐清明,“承蒙少东家不弃,愿效犬马之劳。”
  “好,到时候把令尊也给我叫上。”沈文昶说罢见陈基允面露不解,便道:“画院么,总得有个看大门的,令尊闲着也是闲着,虽说看大门,但总比他拿着你的辛苦钱去赌强。”
  陈基允大喜,作揖道:“多谢少东家。”
  “甭谢。”沈文昶笑了,潇洒转身牵着陆清漪的手进了前厅。
  “你没那么好心吧?”陆清漪瞥了眼沈文昶,一肚子坏水。
  “我想揍他。”沈文昶从嘴缝蹦出四个字,“要正大光明的揍。”
  陆清漪耸了耸肩,老东西度量越来越小。
  “话说娘去哪里了?怎么还没回来?”沈文昶等了片刻,她心心念念想见的人还不出现,心里有些发急。
  “我同你说,你急归急啊,待会娘回来了,你可要表现的正常点,别激动过度吓坏了娘,以为你中风胡言乱语。”陆清漪在一旁小心提点。
  又被噎了一下,沈文昶转头看向陆清漪笑道:“有本事你今晚锁门别让我进去,不然,让你明日下不来床。”
  陆清漪闻言手里正捏着的瓜子掉了,她完全相信沈文昶真格起来能做得出来。陆清漪心慌了一下,若有若无地往沈文昶身上瞥了一眼,好似她一路上玩笑过火了,这个火得在黄昏日落前扑灭了,不然她这小身板如何承受得住?
 
 
第206章 正文完第二百零六章
  时至晌午,沈夫人带着奶娘从点心铺子出来, 抬头见太阳升至头顶道:“这都晌午了啊, 感觉咱们没走几条街啊。”
  “夫人,您看, 咱采办的这些个东西,没个把时辰也采办不来啊。”奶娘笑了笑。
  “买起东西啊, 这时间还真是过的快, 瞧时辰满仓和惠班也该到家了, 咱们去给惠班多买点瓜子就回去。”沈夫人说罢笑着往瓜子摊上走。
  “夫人心细,总是能记得少爷和少夫人的喜好。”奶娘感慨道,少爷能摊上这样的继母,也是少爷前世修的福气啊。
  “CAO心的命啊。”沈夫人笑着摇了摇头, 走到摊位前买了瓜子,转身时瞧见了身背药箱的秋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