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2)

字体:[ ]

  “你再说一遍。”程意眸子里透着冷意。
  “我说你娶个□□还当宝........”孟轲收起扇子指着程意开始羞辱。
  程意闻言再也忍不住,勃然大怒,握起拳头,在孟轲张开羞辱之后冲向孟轲,一个拳头砸在孟轲脸上,孟轲被程意打倒在地,还没有回神,嘴角便又受了程意两拳。
  吴骖愣了一秒,连忙招呼其余三个同窗去打程意。
  双拳难敌四脚,程意被揍了几拳,跌倒在地。
  “夫子。”那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冲了出来,跑到程意身边替程意挨了几脚。
  “竟然敢打我,找死。”孟轲说着拽起两个少年,五个人一起朝程意打去。
  程意嘴角被打了一拳,闷哼一声,嘴角微微渗出血丝。
  “你们干什么呢!!!”不远处的官道上传来一声怒吼。
  众人闻声看去,便见空中一道人影,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便被重重踢了一脚,孟轲刚站稳待要看清楚来人时,被来人的脚踢在左脸,摔倒在地。
  “沈文昶!!!”吴骖捂着胸口怒道。
  程意见是沈文昶,嘴角扯出笑来,牵动伤口疼得又闭上了眼。
  “还有力气喊?再受我一拳?”沈文昶看向吴骖,动了动拳头。
  “你,你不要以为岳父是知府,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吴骖往后退了两步道。
  “你岳父连知府都不是,都可以没有王法打人,我为什么不可以打你?”沈文昶走近两步。
  “吴兄。”孟轲爬了起来,捂着脸走到吴骖旁边,“这里是南通,打起来没咱们的好,天地下没有岳父不向女婿的,咱们不吃眼前亏,走。”
  吴骖想想也是,况且,打怕是打不过。
  几个人拍了拍身上的土,看了眼沈文昶和程意,面带不愤地走了。
  沈文昶见几人走了,便回去去瞧程意,程意被两个学生扶到一块石头上坐着,瞧见沈文昶走过来,便苦笑道:“幸亏三哥来得及时,不然我这小命不死也得丢半条了。”
  “嘴角都流血了,还有心思说笑。”沈文昶在程意身旁坐下,“他们几个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是专门来欺负你的?”
  “瞧样子是游春的,不像专程而来。他们言语侮辱丽娘,我气不过。”程意说罢握起拳头,恨不得再打他们几拳。
  沈文昶闻言道:“你一个文人,手无缚鸡之力的,这不是讨打嘛,听我的,你回去买一两个伸手好的,别等我回来你小命没了。”
  “回来?三哥要去哪儿?”
  “去京城,我去见见你嫂子的外婆,顺便考个武试,希望能中个武举吧。”沈文昶说罢看向程意,“我都成家了,不能和以往那样混日子了,我爹和岳父那儿我都得给个交代。”
  “如此,三哥一路顺风,我们等你回来给你接风洗尘。”程意忍着嘴角的痛意道。
  沈文昶笑了笑,站了起来道:“成,那我走了,你也赶快回家上药,回去赶紧雇个伸手好的跟班。”
  “听三哥的。”程意也跟着站了起来。
  郊外,绿色茵茵,一个走向马车,一个站在原地挥手作别,此时的她们尚有几分意气风发,殊不知再见时,已然道不相同了。
 
 
第157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程意站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目送沈文昶, 直到马车消失在视线里, 方才收回目光。
  “夫子,请快些回去上药吧, 我们上午可以自行攻读。”程意身后的少年怀里抱着书,语气透着对程意的关心。
  程意闻言转身, 朝少年笑了笑, 牵动嘴角的淤伤, 抬手碰了碰道:“好,我先回去,子澈和由汇带大家学习新篇。”
  “是,夫子。”子澈和由汇同声道。
  程意的心情着实不好, 身上和嘴角的疼时不时地提醒她今日所受的侮辱,读书人都知道士可杀不可辱, 今日吴骖孟轲与她之仇怨已然定下了。
  其实, 南通士林对她早就颇为不满, 违抗师长求娶丽娘,不思进取放弃仕途,每日她耳边总能多多少少听见几句不中听的, 可听见的都是指责她的,还从未由人当着她的面侮辱丽娘。
  程意走着走着, 意难平,扶着旁边的杨树独自喘息着,右拳紧紧地握着兀自朝树杆捶了几下。今天到底儿是她冲动了, 被人言语所激怒竟是先动了手。可纵然明知不敌,她也不能放任他们羞辱丽娘,丽娘是她,是她内心深处最后的柔软。
  “吴骖,孟轲。”程意低声呢喃,这二人的姓子她知道,有仇必报,睚眦必较,纵然她忍下一腔愤怒,那二人也未必肯放过她,看起来雇护院已迫在眉睫。
  程意如此一想加快脚步,急匆匆地进了付县城门,刚想往家的方向走,摸了摸嘴角,如此回家,必然让母亲与丽娘担心,不若先去药铺买点跌打药,再去雇聘护院。
  那厢,沈文昶一行人已然出了南通,马车行驶在土路,稍稍有些颠簸。沈文昶坐在车梁上观看沿途风光,土路两旁是一片小树林,树枝上俱都长了嫩绿的新叶子,树下的绿草生机勃勃,春风一起,沈文昶便嗅到了青草香。
  沈文昶抬眸瞧见两只燕子,开春了,这燕子也飞回来了。
  兴致一起,开口高声道:“天空中,两只燕,忽飞来,忽飞去。道旁树,有鸟巢,小鸟一群,树间飞鸣。”
  马车内的陆清漪本陪着母亲说话,乍听沈文昶高声说第一句时便竖起耳朵听,听罢嘴角扬着笑意,到了客栈她可得拿出笔墨让这人写下来,她保存好,待哪年这人恢复记忆,拿出来好好羞一羞她。
  陆清漪心情甚好,弯着腰走到车帘处,撩开车帘抚着裙子蹲下,看向沈文昶揶揄道:“相公如今都出口成章了,当真可喜可贺。”
  “哈!是吗?哈哈哈哈。”沈文昶也觉得朗朗上口,竟没有发现陆清漪话中深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