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20)

字体:[ ]

  秋禾瞧见沈夫人王玥珍先是一愣, 随后笑着走上前。
  “秋禾大夫看诊去啊?”沈夫人寒暄一句。
  “刚看诊回来, 不想与二小姐不期而遇。哦对了, 鄙店开了分号,届时请二小姐赏光。”秋禾从药箱取出请柬递给秋禾。
  “届时一定前往,提前恭贺秋禾大夫。”
  秋禾闻言笑了笑, 此时她们都说着应酬话,可谁又知道她心里藏有千声叹息, 她们的过往终究过去了,往日的亲密也难再找回去,此生从她不辞而别开始便再也回不去了。
  “哎呦, 秋禾大夫真为咱们女人争气啊,这南通啊,女子开医馆开的好的,唯属秋禾大夫啊,真不知道将来哪个男子能有福气啊。”奶娘听说秋禾大夫开分号,上下打量秋禾一眼,真是个有能力的女子啊。
  秋禾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道:“秋禾此生,不嫁人。”
  此话一出,奶娘眨了眨眼有点懵,沈玥珍则心底一颤,不嫁人了吗?
  “秋禾大夫要能力有能力,要模样有模样,怎么就不嫁了呢?”奶娘急问道。
  “秋禾年少时,辜负了一个人,此生只愿在那人所在之地静静地看着她,惟愿上天怜悯,能许我来世之缘,则此生足矣。”秋禾瞧着沈玥珍露出无奈的笑,一念之差做的决定竟让她悔恨终生。
  沈玥珍闻言鼻子一酸道:“秋禾大夫这是何苦,往昔已如烟,何必执着于旧事?我想那人已经有自己的生活了,秋禾大夫何不放下过往?”
  “惟愿今生静候,盼来世之约。”秋禾说罢朝沈玥珍含了含首,越过沈夫人,背着药箱离开。
  沈玥珍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奶娘,咱们快回吧,孩子们想必都等及了。”沈玥珍收拾好心情,带着奶娘和身后两个小丫鬟往家里赶。
  此时一扎着两个发髻的小娃娃迈着小腿跑进东榆巷。
  “小姐,慢点,慢点。”身后的两个丫鬟在后面护着。
  “哥!!!”小娃娃跑到家门口,便兴奋地喊出了声。
  沈文昶正同陆清漪斗嘴,忽听得大门口秋儿的声音。
  “是秋儿!”沈文昶眸子一喜,连忙站起来,往外跑,陆清漪也笑着将瓜子放下,跟了上去。
  “小秋儿!!!”沈文昶跑出前厅,便瞧见跑过影壁的秋儿,小丫头个头长高一点,只是小脸还是圆嘟嘟的。
  “哥哥!”小秋儿挣脱开丫鬟的手,迈着小腿跑前跑,被沈文昶一把抱了起来,举过头顶。
  “嘿嘿嘿嘿~”小秋儿在空中发出铜铃般的笑声,稚嫩的小脸上洋溢着童真纯粹的笑容。
  沈文昶举着小秋儿转了个圈,顺势将小秋儿抱在怀里,亲了一口道:“想不想我?”
  “想啊,可爹说哥哥在外面忙,不准我去看哥哥。”小秋儿搂着沈文昶的脖子道。
  “那,我以后不走,和秋儿常在一处,好不好呀?”
  “真的吗,哥哥?”小秋儿眸子亮晶晶地,“哥哥还会陪我钓小鱼吗?”
  “钓啊,为什么不钓呢,秋儿,我会好好看护你长大的。”沈文昶捏了捏秋儿的脸颊,此刻好似比未恢复记忆之前更爱秋儿了,这可是她娘亲十月怀胎生下的宝贝疙瘩啊。
  “少爷!!!”影壁处,沈夫人带着奶娘等人回来,奶娘瞧见沈文昶,大喜,老泪纵横啊。
  沈文昶瞧见奶娘,只觉有些时日不见,奶娘苍老许多,越过奶娘看向影壁处的母亲,不禁呆愣起来,母亲还是前世印象里的样子。
  “走啊。”陆清漪扯了扯沈文昶的袖子,牵着沈文昶的手,向母亲走去。
  沈文昶走近,将秋儿放下,笑道:“奶娘,一切安好?”
  “好,好。”奶娘摸了摸眼角的泪应着。
  沈文昶缓缓将目光移到母亲身上,想深情点此刻却又难为情,便嬉皮笑脸道:“娘去哪里了?我和娘子回来你们一个都不在,让我们好等,娘莫不是想饿着我们?”
  此话一出,除了陆清漪和小秋儿外,其他人愣了一片。
  沈玥珍更是久久回不了神,身子一颤,刚刚满仓喊出那一声娘,她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个画面,一个挂着侯府门匾的大门前,一个娃娃举着糖葫芦喊她娘,那模样快速闪过,分明是满仓儿时的模样。
  “少爷,少爷长大了啊。”奶娘鼻子酸酸的,上前一步唤着呆愣的夫人,“夫人,你听见了吗?少爷唤您娘了。”
  沈玥珍回神,瞧着满仓,那一声唤得她怎么想哭呢,好似盼了很久,又好似从未奢望过,这一声娘把她叫得六神无主,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陆清漪见状连忙上前抱住道:“娘,我和满仓以后会好好孝敬你,莫哭了,这寒冬天气,哭皴了脸可是要难受的。”
  “对,对,娘,衣衣说的对,咱不哭了,咱快进屋吧,我都饿坏了。”沈文昶强忍着泪,笑道。
  沈玥珍闻言连忙擦了擦眼泪,笑道:“好,好,不哭了。”
  “娘,来。”沈文昶上去扶着母亲的左臂。
  “嗳。”沈玥珍笑了,“走,进屋,那个,奶娘啊,让人去请老爷,就说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让他赶紧回来。”沈玥珍说罢牵着陆清漪的手,三人一起往屋里去。
  “诶,娘,哥,嫂嫂,我呢,还有我呢啊。”小秋儿原地蹦高,看的众人拂去伤感,各个开怀大笑。
  陆清漪见状连忙笑着迎上前,将小秋儿抱起:“对,对,还有咱们小秋儿,咱们进屋咯。”
  那厢,沈仲南接到消息,便放下账簿坐着轿子回了府,他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儿子,如何不想,这时这父子相聚的喜悦被铺子里的烦心生意冲淡几分。
  “爹,你怎么愁眉苦脸的,我回来,您老不高兴啊?”饭桌上,沈文昶给父亲倒了杯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