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121)

字体:[ ]

  “臭小子,我不高兴我能这么快回来么。”沈仲南饮了一杯酒,叹了口气。
  “你爹是为铺子里的生意犯愁。”沈玥珍一边给小女儿布菜一边道,“来,满仓,吃块鸡爪。”
  “谢谢娘。”沈文昶笑着接过。
  沈仲南挑菜的手一顿,惊讶地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自家夫人,随后眸子闪了闪,真是难得啊。
  沈文昶一边吃着鸡爪一边问道:“爹,铺子里出什么事了?”
  “啊?哦哦,嗨,别提了,咱们家的之前那个大掌柜的和盛记勾结,咱们折了笔买卖,被我辞了,辞了半个月后我回南通才知道那老东西三个月前给我买进一大批马,我本想着西番与大周通商,卖到西番去,谁知道西番那边的整个通路被胡家劫了,胡家军队有亲戚,两国通商,咱大周驻边的军队只放胡家商队进。这一大批马放在咱们手里,只会越放价越低,真是赔死了。”沈仲南说罢眉头稍稍展开,“此事啊,我也去找过你岳父,你岳父正找同僚沟通这事,只是还没有结果啊。”
  陆清漪听沈父说罢,细细一想道:“爹,您知不知道胡家往西番送货用得谁家的马队啊?”
  “城北刘家的啊,怎么了?”
  “咱们是不是也可以组建马队啊?”陆清漪想了想问道。
  此话一出,沈文昶眸子一亮,看向陆清漪笑道:“衣衣,真聪明啊。”
  沈仲南走南闯北是老江湖了,听儿媳妇这么一问,脑子通了。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沈仲南乐了,儿媳妇一句话就解决了他的心头大患啊,不可思议地打量儿媳一眼,赞叹道:“惠班聪慧,聪慧啊。”
  既然驻边的军队只让胡家商号进,那么他们沈家组建马队可以拉胡家的货,到了西番,胡家卸了货,他们就可以就地把马卖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啊,惠班脑子灵光啊。”沈仲南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这儿媳妇比儿子可聪慧多了。“之前总想着怎么疏通让咱们的马进去,可谁能想到去拉胡家的货啊,哈哈哈哈,天夜佑我啊。”沈仲南大乐。
  “可是,咱们怎么让胡家同意用咱们的马队呢?”沈玥珍问道。
  陆清漪笑道:“娘,胡家是生意人,生意人没有不喜欢减少成本的,咱们马队初建,可以广贴告示,对外只说,建队三月免费给人拉货,消息传到胡家,胡家焉能不心动?保险起见,这个告示,有衙门来出,更万无一失。”
  “好!”沈仲南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兴奋道:“咱们说办就办,走,惠班,跟爹去你家,满仓也一起来,带着东西去看你岳父岳母。”
  “啊?”沈文昶嘴里嚼着东西,“饭还没吃完呢,这么着急。”
  “你怎么就知道吃,你看看惠班,脑子多灵光,走,走,惠班,跟爹走。”沈仲南不等沈文昶,叫了儿媳妇就急匆匆往外走。
  沈文昶往嘴里扒拉两下饭,不顾的嘴边还有米粒便站了起来:“娘,你和妹妹慢慢吃啊,我先去了。”
  “路上慢点,别急吼吼的。”沈玥珍嘱咐道。
  “知道了。”沈文昶头也不回地应着,提着从马车卸下来的东西追上父亲和媳妇往陆家去。
  到了陆家,正逢陆家在吃饭,陆青喆瞧见沈文昶和陆清漪,放下筷子,跑了出来。
  “沈伯伯,阿姐,姐夫。”陆青喆走近,一一问好。
  “亲翁来了,吃过没有?”陆文正走到前厅门口,隐晦地瞧了眼女婿,笑着请众人进了前厅。
  “哎呀,实不相瞒,亲家,我们刚从饭桌上下来,但只吃了几筷子,肚子还空着呢。”沈仲南并不客气,自从两家结亲以来,陆家除了不受沈家银子,其他的吃的用的都会收下,亲家亲家么,亲如一家。
  陆文正笑了笑,转身对一旁的小丫鬟道:“去给亲家老爷和姑爷小姐添双碗筷,顺便取瓶竹叶青来。”
  “岳父,岳母,此番回来,给你们带了些扬河盛产。”沈文昶上前将东西搁在厅上的小茶几上。
  “姑爷有心了,快过来坐。”陆夫人笑着朝沈文昶招了招手。
  “满仓倒是长高了些。”陆文正瞧了眼女婿,同一旁的沈仲南道。
  “嗯,长个头不长脑子。”沈仲南看不上自家儿子,摆了摆手道:“亲家不提他了,此番过来了,是马匹的事有解决法子了。”
  “哦?亲翁有何法子?”陆文正想不出,他的折子刚到京城,有关衙门正查着,还未给信呢。
  “亲翁生了个聪慧的女儿啊,哈哈哈,亲翁也知道,马匹的事是我心头大患,我积压很久,恰逢满仓小夫妻回家,我喝了点酒就唠叨起来,谁知道,惠班听后,出了一招,这招妙啊。”沈仲南笑的舒爽,一扫连日来的晦气。
  “哦?虽说惠班自小聪慧,可我从不知道她在生意上还能想妙招么,那我倒要洗耳恭听,我女儿的妙招了啊。”陆文正看了眼夫人,满心好奇。
  “惠班说,用咱们的马组建马队,拉胡家的货去西番。”沈仲南说罢,拍了拍桌子,“这招绝不绝?”
  陆文正愣了,这个思维是挺巧的。
  “我儿的确聪慧啊。”陆文正叹道。
  “亲翁啊,此事还得劳烦你出个告示,马队组建前三个月,与人拉货不收分文。”
  “这倒没问题。”陆文正说着,瞧见丫鬟将碗筷和竹叶青拿上桌,便道:“来,先吃饭,吃了饭我便去出个告示。”
  沈文昶见已长辈说完,便起身给长辈倒酒。
  “亲翁啊,我还有一事,你也知道,我呢,只有一儿一女,儿子不成器,女儿也还小,我沈家商号急需一个正儿八经的少东家。惠班上次回来,我瞧了她带回来的日常开销的账本,再加上这次语出妙计,我想,让惠班做这个少东家,届时难免抛头露面,不知道亲家可介怀士林闲言碎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