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28)

字体:[ ]

  “多谢郑叔父教诲。”沈文昶嘴上如此说,可心里却不敢想,她这种身份到京城做官,一旦败露了,沈家陆家都得遭殃。
  “我跟你说说后天的武试,总共分三场,第一场掇石,刀的重要分三等,八十斤、一百斤和一百二十斤。石的重要也分三等,两百斤,两百五十斤和三百斤。第二场步射和骑射,弓的重量亦分三等。第三场比试技勇,刀枪剑戟随便你选。你有中郎将教授,想来这方面的基础不差,趁还有今明两天的功夫,你回去练练。”都司大人边饮茶边道。
  “多谢郑叔父。”
  “对了,你此番进京清漪那丫头有没有跟着来啊?”都司笑问道。
  沈文昶被问愣了一下,随后道:“京中外婆日夜惦记,娘子她便随我一起来了。”
  都司大人闻言朝外面的小丫鬟喊道:“去告诉小姐,她好姐妹进京了。”
  “回老爷,小姐一个时辰前便唤了马车去了刘家。”小丫鬟笑着回话。
  都司郑大人闻言笑骂道:“这疯丫头,消息比我灵通。我这宝贝女儿,就佩服清漪那丫头,哈哈哈哈,也就是她是个女娃娃,要不然我们郑家早早聘下清漪做丫头,也就没你这小子什么事了,哈哈哈哈哈。”
  沈文昶附和地笑了几声,她也是个女娃娃,照样娶清漪。
  “都司真乃豁达之人,这样的玩笑换了别人怕是想都不敢想的。”陆庆恭维道。
  “哈哈哈,这都是,真论起来,我自认比朝中任何一个都看的开。”都司大人说着站了起来,“走,带你们去我的练武场瞧瞧,待会啊,瞧见趁手的兵器,送你俩。”
  沈文昶闻言和陆庆互看一看,眸子尽是欢喜。
  “多谢郑叔父。”沈文昶抱拳道。
  那边,明王府的华玥阁,聚集一众世家千金。
  华玥阁位于王府后中位置,内有九曲河流,假山位于荷花池,荷花池前面是一座雅阁,阁有四层,层层设置风格不同。
  二楼传有琴箫合奏,箫声清丽,忽高忽低,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虽箫声低沉,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此时琴音如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好似鸣泉飞溅,继而如群卉争艳。
  待一曲合奏罢,二楼掌声不断。
  郑家小女儿拍手叫好:“好久没有听清漪和郡主合奏了,此番当真饱耳福了,如今可不似儿时那般天天聚一处,随时可以听见了。清漪,你不在京中,我整日好无聊。”
  陆清漪闻言将手指从琴弦上拿开,起身走到榻上笑道:“不怕,待你出嫁后就不会无聊了。”
  此言一出,众人哄堂大笑,宜郡主宋溶月捂着嘴笑着一颤一颤的。
  郑家小女儿脸颊通红,不舍得捶陆清漪,便把话头引到宜郡主头上。
  “我还小,郡主到了适婚年纪,郡主比我寂寞。”
  宋溶月正笑得眼泪快出来了,闻言一愣,随后咬紧下唇,脸颊飞红霞,忍无可忍,站了起来,提着裙子要去打郑家小女儿。
  那郑家小女儿见状提着裙子便跑,宋溶月不肯作罢,竟是往楼下追去。
  “死丫头,看我饶得了你。”宋溶月追在后面恨道。
  “郡主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张嘴就会胡吣,郡主姐姐饶过敏儿吧。”郑家小女儿边跑上荷花池上面的石桥,边回头讨饶道。
  “哎呦!!!”郑家小女儿回头之际撞到了人,自己向后跌倒在地。
  宋溶月见状,连忙上前扶起,看向来人笑道:“嬷嬷今天怎么有空来?”
  “老奴请郡主殿下安,今日太后命宫人赶做了几面风筝,请郡主去宫中小坐。”太后身边的嬷嬷笑着向宋溶月行礼。
  宋溶月闻言笑道:“请嬷嬷稍待,我换了宫装就来。”宋溶月转身走了两步,想起一事,便回转身看向嬷嬷道:“嬷嬷,皇祖母今日心情想必甚好,我带一昔日好友一同进宫,皇祖母当不会怪罪溶月吧?”
  “太后今日心情甚美,郡主不必担忧。”老嬷嬷笑道。
  宋溶月闻言转身,走到郑家小女儿身边,点了点对方的鼻头:“等回来收拾你。”说罢,快步往雅阁去,拉着陆清漪走了出来。
  陆清漪饶是两世为人,也难免紧张,毕竟一国太后,地位尊贵。她肯陪同宋溶月进宫,完全是郡主那句,当面感谢太后为陆家求情之事,此情确实恩比天高。
  一行人到了宫门口,嬷嬷出示太后腰牌,马车驶进宫门,在乾清殿前门停了下来,嬷嬷带着一众宫女跟在宜郡主和陆清漪身后,走过月华殿,龙宝殿,穿过长长的青石路,来到两旁栽着青松的宫殿。
  陆清漪提着裙摆上了台阶,抬头的一刹那愣了一会,她记得以前匾额上写着不老婵娟宫,怎么如今改成太后住的宫了?越改越简洁明了?
  “禀太后,宜郡主携陆府千金陆清漪前来拜见太后。”老嬷嬷走了进去,弯腰回禀。
  “哦?”太后摸了摸怀里抱着的白狐,爱不释手,“快请进来。”
  “诺。”嬷嬷退着走了出去。
  少时,宋溶月带着陆清漪走了进来,宋溶月福身:“溶月拜见皇祖母~”
  “臣女陆清漪给太后请安,多谢太后为陆家求情之恩。”陆清漪跪了下去。
  太后闻言抬起头,笑眯眯道:“哎呦,都起来吧,赐坐!”
  “谢皇祖母~”
  “谢太后~”
  太后将怀里的白狐交给一旁的嬷嬷,满眼打量陆清漪,啧啧,真是出落地越发水灵了。
  “哀家与你这女娃娃有快两年不见了吧,女大十八变啊。”太后越瞧越喜欢,心里盘算了很多自己的孙子,“你父母没有给你定亲吧?”
  “皇祖母,清漪都嫁人了。”宋溶月笑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