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3)

字体:[ ]

  “不累,不累,如此这般挺好,挺好。”沈文昶打定主意不起来,谁知道那高花几是用来做什么的,说不定比举砖头还要惨烈。
  “可是为妻的瞧着好心疼,来,快起来。”陆清漪说着便去拿沈文昶举起的砖头,谁知道被沈文昶握的紧紧的,“相公,咱不举了,快松开吧。”
  “我,我喜欢举着,嘿嘿。”沈文昶抵死不从。
  陆清漪闻言朝着沈文昶莞尔一笑,轻声柔语道:“相公,你确定?”
  沈文昶头一偏,斩钉截铁道:“确定。”
  “好啊。”陆清漪笑眯眯地站了起来,“那相公今天就举到夜里三更吧,连晚饭也省了,举废了手.......”陆清漪说着弯下腰,在沈文昶耳边低语道:“举废了手,不能行房事,正好我为夫。”
  “什么???”沈文昶惊愕地看向陆清漪,对方喜笑嫣嫣的样子,她险些怀疑刚才耳朵里听见的话是不是陆清漪说的。
  陆清漪直起腰,抬手抿了抿发丝。
  沈文昶缓缓放下砖头,弃之在地上,她刚才已然觉得胳膊有些酸楚,这要举到夜半三更,确实了不得。
  “相公怎么把砖放下了?”陆清漪很开心,此时,内心深处有个声音提示自己要稳重,还有个声音则说天姓如此改不得,又不是上辈子古稀之年。眼下她方才十九秒龄,正当活泼之时,闺房之内,学什么稳重?
  沈文昶听陆清漪明知故问,心里颇为生气,白了陆清漪一眼,站了起来,拍了拍袍子上的灰尘。
  “累了吧,来,来,快坐下。”陆清漪颇为殷勤,扶着沈文昶来到高花几前。
  可以想象,沈文昶的面部表情有多惊悚,她指着面前的高花几,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清漪,“你,你让我坐这个?”沈文昶自认再放荡不羁,也不会和花卉盆栽之物抢地盘啊,而且这高花几如此高,坐上去稍有不慎准摔下来,再说,旁边就有凳子,她家娘子为什么不让她坐凳子。
  如此一想,沈文昶抬起手摸了摸陆清漪的额头。
  “你也不烧啊?”沈文昶十分严肃地盯着陆清漪。
  陆清漪拍掉沈文昶的手,仔细一想,如此行径确实让人生疑,也怪不得沈文昶。如此‘通情达理’一番,陆清漪笑着凑近沈文昶,半撒娇似的道:“相公,我是你的妻,岂会害你,让你坐这个高花几,自由为妻的道理在,全然都是为了相公你好,不信,你且坐上试试。”
  沈文昶搂着依偎过来的陆清漪,寻思半晌,不情不愿地将手放在高花几上,蓄力一跳,稳稳地坐了上去。
  陆清漪则缓缓地走到床边,学着上辈子的样子,打量沈文昶。
  “相公,你的脚要别进凳腿里面。”
  沈文昶闻言皱了皱眉头,而后脚往凳腿一别问道:“这样吗?”
  “嗯。”陆清漪点了点头,“坐上去,可有什么感觉?”
  “感觉,感觉不好,妖里妖气,阴森森,娘子,我还是下来吧。”沈文昶实在觉得诡异,这是要做什么?
  “等会。”陆清漪岂能让沈文昶如此这般便下来,提着裙摆快速走到沈文昶身后,“相公,把脚伸出来吧。”
  沈文昶闻言照做,谁知,脚刚伸出来,便觉得高花几被人一绊,她在惊慌、不可思议的神态之下直直地摔了下去,随后高花几也砸到她身上。
  小柔在一旁瞪大眼睛,她家姑爷今日并没有做错事吧?
  陆清漪用脚绊了高花几的木腿儿,脚腕很疼,可这她全然顾不得,连忙走到沈文昶身边,将高花几推开,然后去扶沈文昶。
  沈文昶恼了,扯出自己的胳膊,气嘟嘟地看着陆清漪。
  陆清漪安静了片刻,道:“相公习武之人,想必不疼吧?刚才摔下去的瞬间,你有没有想起些什么?有没有觉得此情此景,甚是熟悉呢?”
  “我熟悉他奶奶个腿!!!”沈文昶吼了一嗓子,跟陆清漪在一起,她几乎不说脏话,一来陆清漪善解人意,她不需要说,二来陆清漪是才女,即便有时候想脱口说脏话也能忍住。可如今,她实在忍无可忍。
  沈文昶吼罢,在陆清漪愣怔的时候,动手解开自己的腰带。
  “哎呀!”小柔尖叫一声,连忙捂着脸转身跑了出去。
  陆清漪也回过神来,意识到不好,连忙提着裙子站了起来,刚往外跑两步,被沈文昶抓住了胳膊,少时两只胳膊被沈文昶固定在身后,那腰带随之绑了上去。
  “相公~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陆清漪挣扎着,怎奈弱女子比不过习武的女痞子。
  沈文昶绑了陆清漪,随后抱起陆清漪放到床上,给脱了鞋盖了被子。
  陆清漪浑身上下唯一一颗脑袋露在外面。
  “相......”陆清漪刚想开口说话,企图哄着沈文昶给她解开,谁知道刚一张嘴,嘴里便多了个帕子,什么也说不出来。
  “说,你是谁?”沈文昶冷冷地问道。
  陆清漪心里咯噔一声,这冤家今生如此聪慧吗?
  “唔,唔......”陆清漪支吾两声。
  沈文昶想了想,抽出帕子。
  陆清漪喘息两下,她的方法太突兀了,遂才有沈文昶将她捆绑起来之祸。眼下她得服软才行,如此才能让这冤家给她解开。
  陆清漪低头沉吟片刻道:“相公,我自然是你妻子啊,怎么你适才摔伤脑袋了?忘记你我河边定情,忘记你我狱中盟誓,忘记你我法场上险些生离死别?更忘记为妻为你茶饭不思设计错抬花轿嫁你?”
  沈文昶闻言愣了片刻,想起之前的种种心中颇是感动,能娶到陆清漪,真是她一辈子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相公~你当真忘记了?”陆清漪被捆的手疼,实在受不住了,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来,她发誓,以后不能用这种方式,得隐晦一些才行,不然今天捆她,明天绑她,她为人夫人的威风岂不是败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